2012艺术品市场深度调整

  在过往的经验之下,对于近年来艺术品市场的表现,上述业内人士颇感担忧地认为,“涨得过了,未来就必然要为此埋单。”

2012年,全国交易所清理整顿工作接近收官。根据证监会公告,全国36省区市中已有16个通过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的验收,清理整顿交易所的工作已基本完成。经此整顿,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将被摒弃,各地文交所通过份额回购化解风险成为主流模式。

  同时开始变得火热的是“艺术品份额化”。2010年7月3日,中国第一个基于权益拆分模式的艺术品资产包——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1号艺术品资产包正式推出,到2011年,天津文交所首批份额化艺术品《黄河咆哮》《燕塞秋》自1月26日上市至3月16日收盘,涨幅一再被刷新,每份额从初始的1元皆已涨至17元多,在30个交易日里暴涨近17倍。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调整”,从2011年秋拍起便显露端倪,进入2012年,市场状况持续低迷。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披露的数据,2012年春拍期间,中国嘉德[微博]北京保利、北京翰海、北京匡时[微博]等市场前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总成交额为97.67亿元(含买方佣金),与2011年春拍相比全面下降,基本回落到2010年春拍水平。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2012春拍市场报告》计算出的数据也显示,截至去年6月30日,春拍市场成交大幅萎缩34.27%。

  事实上,艺术市场上是否有水分,答案应该在拍卖行内部寻找,也就是艺术品的二级市场。

查税风波引发业内震荡

  ●未来谁为曾经的透支埋单?

“如此高额关税,降低了国际画廊入境设点营业的热情,阻碍国内艺术博览会向国际化发展的路线,更降低国内美术馆扩充国际馆藏的可行性。”美国哈佛大学艺术史博士黄文睿如是说。

  而在2017年胡润艺术榜出炉后,同为著名画家的史国良在《新快报》副刊上评论建议,胡润艺术榜数据统计时忽略了参与拍卖的拍卖行数量,他个人认为:“如果一些艺术家作品只在五个拍卖行有成交而价钱都是天价,那么,就有作假嫌疑。”

2012年4月,中国海关发起一轮猛烈的艺术品查税行动。这场查税风波,缘于一桩自上海入关的大宗艺术品货运数量众多,却报关价奇低,大概只有进货价的千分之一,引起上海海关的关注。

  2013年前后,非正常需求(雅贿、炒作)和金融投资(私募股权、信托)的需求减弱给过热的市场吹了冷风,这股冷风一直吹过了2016年。就整个中国书画市场来说,年总成交额在2011年达到580.08亿的顶峰遭腰斩,2013年迎来第二轮大幅下滑,此后一直在200亿元附近上下调整。

10月和11月,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的香港首拍分别落槌,取得总成交额4.55亿港元和5.2亿港元的成绩。内地两家领军拍卖公司的这两场香港首拍,被业内视为内地拍行进军境外市场的重大举措。

  在类似的规定下,拍卖公司的运作难言透明。在2011年,雅昌艺术监测中心的年度报告中,就曾将包括“关联交易”“虚假成交”“迟付拒付”等现象写入其中。

做好”过冬”准备

  崔如琢拍出其第一幅亿元画作《盛世荷风》的时间是2011年,从这一年开始,到2017年春季,其一共有9幅作品被卖出上亿元。

据曝料,因为此事,IFAS艺术品运输公司的高层被控制,北京诺亚艺术品运输公司的负责人和部门经理被海关请去协助调查。而这两家都是承担中国藏家及机构进出口艺术品的主要运输公司。海关突然针对此事进行调查,涉及艺术圈内众多收藏家、拍卖行、经纪人及画廊,很多人被要求协助调查或补交税款,一时间,艺术圈谈”税”色变,并引起一场关于艺术品进出口税的大讨论。

  然而,繁荣背后是暗流涌动:天价画作被指出造假、文交所艺术品价格遭猛炒……一系列事件显示,2011年也是艺术市场的泡沫膨胀之年,随后的艺术市场似乎早已超出了艺术的范畴。

而经过了一轮清理整顿风暴的洗礼,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此前深圳文交所成为文交所首个获得备案的案例,因此,未来文交所转型方向势必会被业内所借鉴。据了解,深圳文交所的新业务包括中央文化产权指定进场业务、文化企业上市孵化及股权交易业务、版权创新交易业务、艺术品银行业务、专门针对文博会优质文化产业项目的投融资配套服务等。

  资本进入艺术领域后如何包装艺术家,提升艺术品市场价值,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部分。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副主任刘尚勇[微博]则认为,艺术品资源目前进入到一个相对”枯竭”的时期,市场上好拍品减少,拍卖公司征集作品困难。未来应从宽度和广度两方面考虑解决:广度上,拍卖行业应引进新的拍卖品种、艺术资源;宽度上,拍卖公司应直面挑战,挖掘艺术品背后的文化价值。

  如今,艺术品信托已因风险高饱受市场质疑,艺术品份额化则更早走了下坡路。文化交易所亦受到整顿,在2011年的疯狂之后,2012年1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成立,之后全国各地文交所遭遇整顿。

文交所清理整顿收官

  而同样在2011年,艺术与金融经过萌芽阶段后,开始变得越来越难解难分,比如当时的艺术品信托业、艺术品份额化、文化产权交易所……

对于拍卖行的南下与北上,西沐表示,内地拍卖行向香港乃至欧美发达国家的艺术品市场进行延伸,符合我国艺术品市场战略大趋势。一方面,中国艺术机构要走出去,与国际接轨;另一方面,国际艺术机构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既是双向互动,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国际化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与佳士得[微博]和苏富比等国际拍卖巨头相比,内地拍卖行缺少国际化经验、专业化操作和高端人才等问题将显得异常突出,如何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保持优势并存活下来,将是内地拍卖行面临的一大挑战。

  ●“来无影去无踪”的二级市场

由此,业内人士展开了希望国家进一步降低艺术品进口关税的呼吁。”中国台湾、香港地区和美国、加拿大、新西兰、韩国、白俄罗斯等国家对艺术品实施零关税,摩洛哥王国的艺术品进口关税才1.25%。”长期在两岸三地从事艺术品交易的黄文睿认为,惟有实施进口零关税才是符合产业需求的治本之道。

  每经记者 岳琦 实习生 肖达明 每经编辑 文多

雅昌艺术品市场监测中心最新监测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19日,大中华地区艺术品秋季拍卖成交总额为255.9亿元人民币,较2011年同期下降约50%。与此同时,衡量市场热度的高价拍品数量也急剧下滑,以亿元拍品为例,2010年秋拍,成交价上亿元(含佣金)的拍品有16件,2011年春拍有15件,而2012年秋拍仅有1件。

  ●“与艺术关系不大”的艺术市场

“按照其他文交所以买入平均价格退款的标准,总发行价在4.3385亿元的份额交易产品,天津文交所或原始持有人要拿出近6亿元左右的款项还给投资者,有近1.7亿元的资金缺口将难以填平,但如果以原始发售价格退款,那些在价格高位时买进产品的投资者肯定不满意。”有投资者透露,这也是天津市政府一直强调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不能停牌,也不能盲目进行善后退款的最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