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秦天忆父亲秦基伟的长征故事:三次爬雪山 两次过草地

秦天中将正在接受紫荆杂志记者采访。冯琳 摄

虽然从未钻研过党史军史,但也知道红军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与长征之初的湘江之战、抗战期间的皖南事变,是“共军”历史上的三大败绩之一。有人加上1949年的金门之役,说四大败绩也可以。所以,尽管有小时候看程世才将军写的《悲壮的历程》,对红军西路军将士英勇牺牲精神留下的深刻印象,却还是难以面对西路军的惨烈失败。最初看表现那段历史的电影《惊沙》的介绍,我也不是很感兴趣。难却苏铁山大哥的盛情邀请,很勉强地走进放映《惊沙》的电影厅。想不到这样一部写红军“走麦城”的片子,竟如此惊天地泣鬼神,荡气回肠,催人泪下。更想不到一部《惊沙》电影,折射出两代革命军人的英雄魂!作为《共和国名将系列》的重点片之一,描写秦基伟将军的电影,大可以去演他的辉煌战史:赤手空拳在山西太谷建立起抗日武装,以后又威震晋中;以及坚守上甘岭,带出15军这样赫赫有名的王牌军;等等。然而,《惊沙》却偏偏要写可能是老秦将军戎马一生中最低谷的西路军经历。笔走偏锋!而这偏锋,却走得极为精彩。电影攫取的,是西路军无数苦战中的一个,也是那场以惨烈失败而告终的西征之中的一个亮点。《惊沙》聚焦于“临泽突围”,时任西路军总部侦察科长的秦基伟率领少数作战部队与西路军总后勤部一起行动,临危受命担任西路军后方梯队作战总指挥,率领连后勤、妇女团一个营等加起来不到300人的队伍,与数十倍于己的马家军浴血鏖战,坚守临泽三昼夜,最终突围。《惊沙》第一个精彩,就是成功表现了红军西路军将士在“惊沙扑面,呵气成冰”,敌众我寡,后继无援的绝境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有我无敌、视死如归的钢铁意志。它没有去纠缠西征的大背景——西征的失败,指挥者乃至中央决策的失当,肯定脱不了干系。而这其中的纠结有许多至今都难以解开。但是不管是怎样的情况,红军将士的英勇都是不可磨灭、可歌可泣的!《惊沙》精彩地讴歌了红军的精神,当真值得称道。《惊沙》第二个精彩,是它有情有义有细节。在看似粗线条的战争片中,战友情、夫妻情、兄妹情、父女情,种种那时红军队伍中的革命深情,表现得酣畅淋漓,感人至深。《惊沙》第三个精彩,在于它塑造了红军的英雄群像。尽管它是以秦基伟将军为主线,但是并没有浓墨重彩地去突出他一个人。《惊沙》中无论是誓死不做俘虏的女营长桂芳,还是她小错不断却英勇战死的兵工厂副厂长丈夫老韩,还是戴着眼镜看似书生气十足最后却坚持留守掩护大部队突围的政工干部彭定山,亦或是稚气未脱的小红军战士米娃以及一直跟着红军的川妹子幺妹,个个都令人印象深刻。这些精彩,又恰恰证明了笔走偏锋的高明。因为在《惊沙》的英雄群像中,我分明看到了英勇的15军的影子。虽然有人说“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但是从失败中不屈不挠走出来的军人和军队,才真正是不可战胜!推出这所有精彩的,则是小秦将军——秦基伟将军之子秦天。是他,坚持这部影片避开秦基伟将军的“辉煌”,而聚焦于红西路军悲壮历程中的一次小战。也是他,用他守卫过老山前线的手,以“小滨”的笔名,写出《惊沙》的剧本。我以前从不认识秦天,对他也鲜有了解。我也从不相信英雄的基因可以遗传。但是透过《惊沙》,我感到小秦将军不愧将门虎子!走近秦天,印证了我这个印象。他担任团长时,为了去守老山前线最前沿也最难守的一个阵地,“走了老爷子的后门”,争取到了这个任务。那是“走后门”上前线!这种事,很少听到有人说道,现在也不时髦了。而那场战争给众多国人留下的印象,则是《高山下的花环》中那个差点要当逃兵的干部子弟赵蒙生。我坦率地告诉秦天,我对那场战争持否定态度。但是,无论如何,在战争中流过汗水血水乃至英勇捐躯的军人,都是我们不该遗忘的共和国英雄。秦天当然不赞成我对那场战争的看法,不过我们对英雄的看法是一致的。我们都认为,我们不能忘记所有为铸就共和国今天繁荣英勇献身的英雄,我们今天的时代也需要呼唤英雄,筑起“精神的高地”。这个情感,在秦天为《惊沙》所写的主题歌的歌词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化作星辰伴随着你——电影《惊沙》主题歌作词:小滨
作曲:关峡昨天的风,昨天的雨,昨天血染的戈壁!今天的天,今天的地,今天高扬的国旗!不要说,我已倒下,看不到黎明的晨曦,不要说,我已离去,听不见胜利的乐曲,啊,我看到了,你已傲然站起!啊,我听到了,你在自由呼吸!来,我们集合,去参加祖国生日的赞礼!来,我们出发,铿锵的脚步惊天撼地!昨天的风,昨天的雨,昨天血染的戈壁!今天的天,今天的地,今天高扬的国旗!亲爱的,我不会倒下,化作星辰伴随着你!亲爱的,我绝不离去,永远守卫你精神的高地!啊,我看到了,你正傲然崛起!啊,我听到了,你在长空搏击!来,我们集合,铸成祖国刚健的躯体!来,我们出发,像惊沙呼啸,狂飙万里!(《惊沙》将于3月12日在全国各大院线公演。)
图片 1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该片以武警部队真实故事改编,编剧正是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秦天中将,影片主题曲也由他作词。

长征是中国革命史上不朽的丰碑,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史诗,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壮举中,涌现出了众多可歌可泣、功勋卓着的高级将领,开国中将、国防部原部长秦基伟上将无疑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人物。
时值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本刊记者专程采访了秦基伟次子、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参谋长秦天中将,请他讲述其父秦基伟在长征途中,是如何奇迹般地克服了恶劣到极点的自然环境和匮乏的物资供应环境,又是如何与战友们一起战胜了国民党的重兵围堵,最终取得红军长征伟大胜利的传奇故事。
三次爬雪山、两次过草地
秦基伟,湖北红安县人,1914年11月出生。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是中共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曾任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原北京军区司令员等重要职务。1955年,秦基伟被授予中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97年,秦基伟在北京病逝。
一代名将秦基伟,走过革命年代的九死一生,荣立无数战功,彪炳青史。虽然他曾指挥千军万马下太行、逐鹿中原、驰骋淮海,更曾血战朝鲜战场,但是,据秦天介绍,父亲向子女讲述自己的戎马一生时,说的比较多的还是长征时期的故事。
秦基伟任国务委员、国防部长期间,一次出访交流时,他曾掷地有声的对周围人说:“经历过长征的人,比谁都更懂得什么叫军人、什么叫战争。不信你把麦克阿瑟叫过来,我们两人一同到地狱里走一趟,我能活着回来,他未必。两万五千里长征对于中国军人是意志的锤炼,是10个西点军校也培养不出来的。”从这段话中不难发现,秦基伟将军对长征情怀与长征精神的那份坚定与执着。
秦基伟10岁时,家乡连年灾荒,瘟疫流行,父母先后病逝,成了一个孤儿。1927年,13岁的他,拿起梭标就参加了着名的“黄麻起义”。1929年8月,还不满15周岁的秦基伟,就来到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正式成为红军的一员。
第一次参加战斗,对手是国民党第二十军郭汝栋的部队,秦基伟由于表现勇敢,被提拔为副班长。后来他对儿孙们讲述,第一次真刀真枪,当时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想如何在这次战斗中搞到一支枪。
战斗打响后,他见老战士趴在土堆上射击,而自己只是拿着一根梭标,就很着急。等到敌人开始撤退,红军发起冲锋时,秦基伟才手持梭标,向敌人冲去,机智勇敢地缴获了一支汉阳造单套筒枪。
1935年4月,为了策应中央红军北上,红四方面军放弃川陕根据地,踏上了漫长的征途。长征途中,秦基伟先后担任过红四方面军补充师师长和梯队长,他带领着战士们三次爬雪山、两次过草地。
秦基伟曾鲜活地记录下了这段生死难忘的经历:一路艰辛,一路熬煎。再往西南,又遇上个横卧在前进路上的大巴山。当地人说,大巴山,路漫漫,风如刀,雪似箭,寒冷腊月走一遭,十有八九不回还。翻越大巴山,寒风像刀子,雪粒打在脸上当当地响。在山上宿营人挤人搂在一起,胸贴胸都是凉的。白天还稍好些,半夜里狂雪飞舞,人都成了雪人。天亮上路,一清点人数,许多人没有了。
扒开雪,人都在里面,已经硬了。没有棉衣,没有棉鞋,没有棉被。上山之前,每人发一捆稻草,穿是它,盖也是它。稻草怎么能挡住风雪啊!肚子里没食,心胸里没火,人身上那点体温,狂风一刮,全没了。翻越大巴山,冻死了多少人啊!
大巴山再冰冷再险峻,也未能熄灭中国红军炽热的信仰以及在信仰下爆发的惊人毅力。秦基伟没有倒下,硬是挺过来了。多年之后,秦基伟谈起这段经历时,他认为是意志救了他,是信念给了他顽强的生命力。当他从死亡线上摆脱后不久,19岁的他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部警卫团的团长。

起初,《惊沙》剧本一直没有达到理想状态,电影拍摄拖了两年多。秦天决定担纲编剧,从制片、编剧、作词,到掌控和把握整个项目的运作,都是他与导演安战军一起进行。

展露军事才干的临泽保卫战
临泽之战,可谓是年轻的秦基伟充分展露军事指挥才干的得意之作。秦基伟指挥西路军总供给部在无后方,且兵力和武器装备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成功抵抗了敌人三天三夜的疯狂进攻。河西走廊,1937年1月21日,马家军以五个团的兵力攻打临泽县城,参与此役的马家军,分属马步芳八十二军和马步青骑五军两个系统。
此时,西路军主力部队已转移,留下掩护的只有一个警卫连的兵力和总部机关的勤杂人员及妇女团的一些女战士。
秦基伟临危受命担任守城总指挥,他对战士们说:“我秦基伟不死,临泽必在。如果突围,秦某殿后!同志们听我的指挥,就是我的好兄弟姐妹。现在向部队说明白了,我秦基伟打仗有两支枪,一挺机关枪一把手枪,机枪是打敌人的,这手枪嘛,是专门打逃兵的!”秦基伟双手叉腰,高声发问:“大家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战士们回答得丝毫不含糊。
次日拂晓,马家军即在马元海指挥下发起猛攻。秦基伟和战士们奋起抵抗,一起血战三天三夜,死守城墙,马家军始终未能攻破。在最后一天的战斗中,秦基伟第二次负伤,四个指头被削伤,他当时毫无觉察,直到最后完成掩护任务,按照方面军总部命令弃城撤退。
临泽之战是西路军为创立甘、肃二州根据地任务而进行的一次重要的战役,也是秦基伟将军戎马生涯的经典之战。纵观秦基伟长征的脚步,他一路走来,参加过“反围剿”、转战鄂陕川、浴血长征路、风雪祁连山等无数次血与火的残酷战斗。
众所周知,红军长征结束后,秦基伟在抗日战争时期又率部参加了着名的百团大战、反扫荡和大反攻;在解放战争中,他又经历了挺进中原、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两广战役、进军西南;抗美援朝时又主动请缨,上甘岭一战,不仅打出了国威军威,更使他名扬世界。
长征把人类精神抬高到了新境界
武警部队参谋长秦天中将虽然有着一位声名显赫的父亲,但是他却像所有战士一样,从最基层的位置起步,从班长、排长成长为后来的团长、副师长,2013年升至国防大学科研部长,直到晋升至如今的武警中将参谋长。
据秦天介绍,他正在筹划拍一部《向前向前向前》政论片,片中“土地革命”版块生动讲述了“红军飞夺泸定桥”的故事。有一位以色列退休中校武大卫,重走长征路时来到泸定桥,望着滔滔的江水,他沉思了很久,最后摇着头说了一句话:“当时能在那么一个状态下过这座桥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神仙,一个是红军。”秦天专门把这个片段收录进了新片里。
通过拍摄《向前向前向前》,秦天再次实地感受到了长征的极限。父亲是80年前亲历过长征的老红军,自己又是新时代下的军队将领,秦天对长征故事和长征精神的解读似乎多了一份真切的味道。
秦天认为,长征是整个人类崇高精神和意志在最高境界的展现,是20世纪影响世界的重大事件之一。在那样一种极致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所做出来的一切都是在向传统的观念以及方方面面的观念进行挑战,包括对人类的信仰和理想究竟能够达到一种什么样境界的考验。“长征不是一次、不是一天也不是一个人。各种生死的挑战、极限战斗的挑战,各种极端困难、极端折磨的挑战,以及心理和生理的挑战,这样的群体能够完成这样一种挑战,可以说把整个人类的精神都抬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长征过后依然需要“不忘初心
在《向前向前向前》的开篇有这样一句话——“我们从哪里来、为何而来,我们到哪里去、应怎样去,历史始终在记录着我们的回答。”这其实是秦天一直在思考和感受的一件事,“习近平主席也提过‘我们为什么出发’,所以光是想‘我们从哪里来’还不行,还要想‘我为何而来’。”
秦天的理解是:关于“从哪里来”,中国共产党是从中华民族快亡国灭种的时候来;关于“为何而来”,中国共产党是为了要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才来;至于“我们到哪里去”,是要到共产主义那里去;至于“应怎样去”,就要通过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去。秦天认为,这是一对不可分割的问题。
至于今人还要不要继承长征精神,秦天直言,也许我们今天确实是不需要像当年他们那样去流血牺牲了,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长征路上,对于共产党人信仰、信念和精神品质的种种考验,比战争年代更复杂、更隐蔽、更经常也更尖锐,我们依然需要“不忘初心”,正如习近平主席讲的,“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不论我们的事业发展到哪一步,不论我们取得了多大成就,我们都要大力弘扬伟大长征精神,在新的长征路上继续奋勇前进”。这份“不忘初心”包涵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不能忘了共产党的初心。就是共产党成立之初是为了什么,如果忘了这个也就是忘了为什么出发了。秦天进一步阐述道,当时中国共产党不仅仅是要救国救民,更是要带领整个中华民族彻底地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民族的复兴。中国共产党是为了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才成立的,如今需要反思现在是否心如始初。秦天注意到,有的人已经不是为了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了,包括一些位高权重的所谓专家学者,公开宣扬资本主义都羞于承认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有的人甚至还公开说“政府如果偏袒穷人就会使社会失去动力,我就是要旗帜鲜明地替富人说话”,等等,这些乱象都出来了。这还是当时的共产党员吗?很明显已经不是了,所以党的初心不能忘。
第二个层面是不能忘了共产党人的初心。这是泛指不是特指。中国共产党人为了党的理想而抛弃自己的一切,据不完全统计,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有名可查的党员烈士就有370万,这相当于每天都有362位共产党人为革命理想献出生命。放眼世界历史,没有哪一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为践行和坚持自己的初心,付出过如此巨大而惨烈的牺牲。这样的牺牲让秦天不禁思考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救国救民这件事如果不是中国共产党,别人是否干得了?其它党能不能干?秦天说,不站在共产党的立场,客观地来分析,答案是别人真干不了。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就错了,他们不是为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所以也不可能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如果得不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革命怎么能够成功呢?根本不可能成功。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不是这么一些共产党人,革命能不能够成功?答案也是否定的。
秦天激动地说:“当然我们到今天是不需要这样的牺牲了,但是这样的牺牲精神我们也不需要了吗?”当时正是靠着这样一种牺牲精神,中国共产党硬是把一个已经徘徊于亡国灭种边缘的民族和国家彻底地改变了命运,直到今天,这都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大事件。所以,秦天指出,今天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仍有若干个大坎要翻,虽然不需要流血牺牲,但是牺牲精神是必须要有的。
第三个层面是不能忘了自己的初心。秦天认为,现在我们一些共产党员和革命战争年代的共产党人是不能完全划等号的,两者之间虽然没有鸿沟但的确有落差。与那些早已被历史赋予了丰富内容和崇高品质的“共产党人”相比,一些差距是明显的甚至是巨大的。秦天深刻地谈到,共产党员,是组织上入了党的人,而共产党人,是思想上入了党的人。一字之差,品质之别。过去党的力量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那时的共产党员,基本就是共产党人;今天某些地区和领域党的力量之所以受到削弱,就是因为那里共产党员虽然多了,但真正的共产党人却少了。秦天深情地说,面对这样的现实,每一名共产党员都应该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办?党之兴亡,责在党员。在新的长征路上,就要像习近平主席讲的那样,“全党同志都要自觉坚持和维护党的领导,自觉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对党忠诚、为党分忧、为党担责、为党尽责,竭尽全力完成党交给的职责和任务,通过全党共同努力,使我们党永远同人民在一起、永远走在时代前列。”

秦天

秦基伟在国庆35周年大阅兵仪式上担任阅兵总指挥

图片 2

图片 3

比如在剧本创作阶段,他特地前往甘肃,在当年的战地一带进行采访,并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从写下第一个字开始,整整三个月的剧本创作阶段,秦天几乎夜夜难眠。

图片 4

栏目主编:顾万全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影片资料图 图片编辑:邵竞

图片 5

秦天出生于1957年,1973年入伍,曾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武警部队参谋长,2016年7月晋升中将,后任武警部队副司令员。他的父亲是开国功臣秦基伟上将。

子女眼中“铮铮铁骨、寸寸柔肠”的秦基伟
也许秦基伟本人并不知道,他品格的力量,对儿女们产生了多么至深的影响。秦天回忆起1986年他所在部队将要开赴老山前线时父子间的一次谈话。儿子向父亲表态:“上了前线,我决不会给您和妈妈丢脸。如果遇到意外,我就不能给你们尽孝了。”原以为父亲会说一些安慰的话,没想到父亲却说:“作为一个军人,首先要想到胜利。我打仗打了几十年,经历了多少恶仗、硬仗,你们这个仗算什么!”父亲的这番话当时儿子还有点不理解,后来才真正懂得他的良苦用心。久经沙场的父亲不想在儿子出征前被离愁别绪所影响,而是想用军人的气概激励他,给他战胜敌人的必胜信心和力量。
秦天的长兄秦卫江,2012年晋升中将军衔,曾任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现任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秦卫江与秦天两兄弟,尽忠职守,表现优异,不仅践行着父亲对他的谆谆教诲,还在思索着如何在当下继承与发扬长征精神和中国军魂。“我们从小到大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他对我们子女的教育也是潜移默化的,并不是拉开架势给我们讲讲长征、讲讲红军。但是我父亲言传身教,我们就看父亲是怎么做人做事的,自然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也是一种无形中的规范。他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格,对子女的教育也是一点一滴的。”父亲对子女的教育,秦天感受到的是无形的力量。
在秦天看来,父亲秦基伟是一位感情和人格魅力非常丰满的将领。在秦基伟八十大寿时,秦天为父亲写了生日献词,其中包括两句话——“铮铮铁骨、寸寸柔肠”。秦天解释道:“他对敌人、对恶势力从来都是铮铮铁骨,而他对亲人、对战友、对朋友、对子女却真是寸寸柔肠。”秦天从父亲身上不仅看到了老一辈革命者对中国共产党的无限忠诚精神,同时也看到了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是怎样一位大写的“人”,这个“人”的方方面面都应该很优秀,否则由这么一群人组成的政党也不可能取得天下。
红军将士在漫漫征途中,不仅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而且铸就了彪炳千秋的长征精神。一代战将秦基伟正如长征画卷中的一颗璀璨明星,他的事迹与精神不仅传承给了子女,也深深地影响着广大后辈。秦天对长征精神指引当下中国的解读,不仅流露着血脉亲情的赤诚,更承载着一名当代中国共产党人与中国军人对国家的无比敬仰与殷切期望。80年光阴匆匆流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神圣之光,还将继续照耀着我们迎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中国梦的顺利实现。

军嫂庄小红看望守卫青藏铁路爱人,遭遇车祸,需要截掉右腿。为确保能生下健康的军人后代,她坚决不打麻药做完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