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嘉禾春拍|荣华灼烁-杨文萼先生旧藏明清瓷器和铜佛像

图片 1

图片 2

“清三代”瓷器是指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瓷器。在历史上被称为“康乾盛世”,当时社会开放,文人墨客加入进来,欧洲的彩绘技法也得到借鉴,瓷器制作工艺达到了极高的水平。有趣的是,三位皇帝的性格差异不但表现在各自鲜明的执政风格中,还影响到了官窑瓷器的制作。

瓷器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康熙时期,在瓷器发展上有两项重要的制度安排。其一是恢复了景德镇御窑厂,其二是设立了专门的督陶官。其中,郎廷极就是江西巡抚。代表康熙瓷器艺术顶峰的“郎窑红”就是在他的督造之下烧制成功的。

是中国古代的伟大发明之一,

『中国陶瓷考古之父』陈万里曾经说过:『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龙泉窑是中国瓷业史上最后形成的一个青瓷名窑,其文化内涵丰富,生产规模极为壮观,是南北两大瓷业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典范,是官民瓷业相互关联、相互激荡的结果,是中国青瓷工艺发展的历史总成。

雍正虽然执政时间只有短短13年,但其历史地位却无庸置疑。雍正继承了康熙景德镇督陶官制度。雍正六年,他派出现在人们熟知的督陶官唐英。雍正官窑工艺妩媚、秀丽端庄,制作十分考究。其大器不显厚重,小器隽巧玲珑。不论是器型的比例关系,还是线条、画工,都有很高标准。

既是百姓的日用品,

明永乐 龙泉窑刻缠枝花卉纹梅瓶

乾隆官窑与康熙、雍正相比,其风格既一脉相承,又独具特色。乾隆不同于其父,也不同于其祖,他喜欢繁缛热闹、华贵亮丽之风。所以,乾隆官窑瓷在厚重方面不如康熙,隽永方面不及雍正,但是具有华美多姿、繁华似锦的特点,不但精巧新奇,而且极尽工雅细丽之能事。

又是王公贵胄的奢侈品,

瓶圆唇,直口,短颈,溜肩,腹部向内斜收,胫部外撇,圈足,平底。釉面呈豆青色,颈部刻一圈缠枝花卉,肩部刻一圈藤叶纹,腹部饰缠枝花卉纹。腹部足端涩胎,胎与釉面相接涩胎处呈火石红,全身及器底施釉。

精彩拍品欣赏

还曾是中国最为主要的贸易出口产品,

龙泉窑经过五代、北宋早期的不断发展,至北宋中期即已初具规模,这一时期的代表性器物就是淡青釉瓷器。这种淡青釉瓷器,胎质较细,器型规整端巧,胎壁厚薄均匀,底部旋修光滑,圈足高而规整,釉面光洁,透着淡淡的青色,釉层稍薄。产品除碗、盘、壶、瓶、罐等日用品外,尚有专供随葬的冥器多管瓶及长颈盘口壶等。碗、盘类器壁内外常常施以繁缛的刻划花草并间以篦状器刻划而成的点线或弧线纹。纹饰题材有蕉叶、卷草、莲瓣、云纹、飞鸟、鱼虫和婴戏纹等,以线勾图,十分生动。

Lot 1663 / 清康熙 青花山水人物纹笔筒

一度被欧洲的贵族疯狂追捧,

明洪武-永乐 龙泉窑剔刻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

尺寸:H: 15 cm; D: 16.5 cm

拥有一件中国瓷器是富有和高贵的象征。

撇口,细颈中央收束,垂腹,圈足微外撇,平底。釉面呈翠绿色,通体施釉,足端刮釉。颈部刻蕉叶纹,颈部下端装饰弦纹及回纹一周,接缠枝牡丹纹于腹部,胫部有莲瓣纹,圈足外壁有回纹一周。垫烧处有火石红。

RMB:80,000-150,000

杨文萼

玉壶春瓶修复件

说明:康熙时期,景德镇制瓷工匠纯熟地掌握了珠明料的呈色技术,烧出了被誉为“翠毛蓝”、“宝石蓝”的康熙青花,这种多色阶青花层次分明,故又有“五彩青花”之称,是青花器制作史上的重要创新。拍品即仅用一种青花色料,便充分表现出画面的阴阳向背,远近疏密,在白腻胎骨的映衬下,具立体层次感,尽显康熙青花之神韵,堪称文玩中的佳作。

浙江杭州人,1941年于杭州教场路因开设“天禄鞋庄”而闻名商界,先生嗜古玩、精鉴赏、富收藏。后居住上海,为人谦和低调,所藏书画、瓷杂、文玩多精品,一些文博界的前辈都知道其人,从仅有的一点资料了解到,南京博物院镇馆之宝之一的徐渭《杂花图卷》即是1954年得自于杨文萼先生。据先生文孙回忆,文革期间,家中所藏悉数被抄走,至1981年开始,落实政策逐步返还,但已是片羽吉光了⋯

明永乐 龙泉窑刻缠枝花卉碗

图片 3

此批拍品,由杨文萼先生家属友情提供!

盘圆唇,敞口,深腹,圈足,平底。釉面呈豆青色,质地莹润。通体施釉,底部刮釉一圈,露胎处呈火石红。腹部内壁外壁分别刻划缠枝莲纹,底部内壁刻划莲花纹,圈足外壁刻划回纹。胎青白色。

笔筒胎质细腻,白釉温润。外壁以青花通景绘山水人物图。画面构图疏朗有致,人物形神兼备,笔法飘逸自如,颇具水墨韵色,立体感强又颇有意境。

/

明成化 龙泉窑刻缠枝莲花宝相花纹盘

Lot 1669 / 清康熙 郎窟红葫芦瓶

底部

北宋覆灭后,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移,北方人口大量南迁,北方的汝窑、定窑等名窑又受战火影响,其制瓷技术传入南方。由于熟练掌握了胎釉配方、多次上釉技术以及烧成气氛的控制,釉色纯正,粉青釉和梅子青釉,达到青瓷釉色之美的顶峰。这时期龙泉窑的品种除日用瓷外,新增陈设瓷、文房等,如瓶、炉、尊、塑像等,其他尚有祭器及冥器,并且仿造铜器、玉器等,如鬲、鼎、觚、琮之类的器型大量出现,品种式样可谓应有尽有。

尺寸:H: 42.5 cm

“考55212”

元代龙泉已是外销瓷的重要产地之一,元政府先后在广州、泉州、杭州、庆元、上海、澉浦、温州设立市舶司,浙江占四处。随着社会的稳定、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元代龙泉窑创烧出了许多适应当时社会生活习俗和审美情趣的器物种类,特别是海外市场的开拓及贸易繁盛,使产品供不应求,龙泉窑产区不断扩大,数量大增。除了大量外销至亚非欧各地,元代龙泉也为宫廷烧造用瓷。《元史》祭器篇有中统以来,杂金宋祭器而用之,至治初,始造新器于江浙行省,其旧器悉置几阁,在当时青瓷生产以龙泉最负盛名。

RMB:80,000-150,000

南宋 龙泉窑露胎刻绍兴花口盘

香港苏富比1981年5月23日LOT.1275

明代 铜鎏金戴冠弥勒佛坐像

盘心露胎刻绍兴铭款

香港佳士得1990年10月8日LOT.599

H:43cm D:31cm

南宋 龙泉窑鬲式炉

图片 4

注:上海博物馆馆藏编号”考55212”

元代龙泉窑风格从南宋的雅向元代的俗、从南宋的釉装饰向元代的胎装饰、从南宋的厚釉乳浊釉向元的薄釉透明釉发展。产品种类繁多,纹饰题材广泛,山间花卉、水中游鱼、神界八仙等应有尽有。装饰手法如贴花、刻划、印花等,为加强观赏性,甚至把中断八百余年的点褐彩、红斑技术也恢复使用。装烧方式上也有了很大的变革,一些器物由于胎体厚重,特别是大型盘类开始采用器物外底托烧的装烧方式,多数器物匣钵单件装烧,有一些采用砂圈叠烧,内底出现一圈呈酱黄色的露胎涩圈,大型器物内套烧小型器物。窑具有柱形、饼形、钵形等多种样式。

说明:葫芦瓶为南宋后期所创烧,瓶体似葫芦,故名,又因名与“福禄”谐音,自古以来为人们所喜爱,遂成为传统器型。且器形像“吉”字,又名“大吉瓶”。此瓶形制规整,造型端庄秀美,似葫芦,直圆口微敛,斜肩,束腰,腹部浑圆,浅挖足。通体施郎窑红,釉面滋润肥厚,釉色富力堂皇,底部罩透明釉露白胎,细巧精致,质地上乘为康熙罕见佳品。

说明

南宋 龙泉窑青瓷粉青渣斗

Lot 1672 / 清康熙 茄皮紫釉暗刻龙纹盘

1.此尊佛像施以精湛的“失蜡法”铜铸制,底呈铜红,精工巧琢,刻划劲道,线条流畅,是明代典型“鎏肉不鎏衣”的工艺特征。

丽水南宋墓葬出土

尺寸:D: 25 cm

2.大肚弥勒佛坐像,鼻宽口阔,弯眉细长,双目微啟,相容喜悦,大耳垂肩,笑口常开,袒胸露腹,身披袈裟,双手扶膝,左手紧握乾坤袋,自袋中散落各种宝贝,右手持念珠一串,衣缘刻划莲纹为饰,头戴五叶佛冠加持。其面部表情塑造细腻,慈笑常开,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笑世间可笑之人,满脸笑容感染力极强,观之身心愉悦。

元-明早期 龙泉窑刻海水模印四鱼纹大洗

RMB:300,000-600,000

明代早期的龙泉窑生产,与同时期的景德镇青花瓷器的器物种类、造型和装饰等方面,均相类同。青瓷胎体仍十分厚重,胎呈灰白或灰色,大部分器物只施一次釉,釉层较薄,少数厚釉者,釉色深、有玉质感,釉色多数呈青绿或豆青色,黄釉比较少见。明代中期谓化治以后,质粗色恶。题材丰富多样,以缠枝莲纹为最多,以及植物花果纹样和吉祥语清香美酒、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等。

款识:“大清康熙年制”青花六字两行双圈楷书款 康熙本朝

清乾隆 均红蕉叶花觚

元 龙泉窑浮雕缠枝牡丹三足炉

参阅:《上海博物馆藏康熙瓷图录》第339页,图224,两木出版社,1998年

D:13.5cm H:21cm

除了生产日用陶瓷器外,明代龙泉窑仍然为宫廷烧制器物。据《大明会典》卷一百九十四载,洪武二十六年,行移饶处等府烧造,在枫洞岩窑址就出土了明代洪武和永乐两朝的官器。明洪武官器有大型刻花大墩碗、菱口盘、折沿盘、五爪龙纹盘、高圈足碗和刻花执壶、梅瓶、玉壶春等,明永乐官器有墩碗、斗笠碗、洗、五爪龙纹盘、高足杯、卧足盅、梅瓶、玉壶春、执壶等,基本都有刻花装饰。天顺八年正月,宪宗帝即位,下诏:上即帝位以明年为成化元年,大赦天下江西饶州府、浙江处州府,见差内官在彼烧造瓷器,诏书到日,除已烧完者,照数起解,未完者悉皆停业,差委官员即便回京,违者罪之。由此可见,明成化以前龙泉窑仍在烧造宫廷用瓷,这是文献最后一次所见龙泉窑为皇家烧造瓷器。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卷一》第60、61页,图3,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

注:上海博物馆馆藏编号“53312”

南宋-元 龙泉窑七弦纹盘口瓶

说明:此件茄皮紫釉暗刻龙纹盘,其内外壁均暗刻双龙赶珠纹为饰,盘心则刻一云龙纹。刻工娴熟流畅,所刻行龙苍健凶猛,气势恢宏,方尺之间,犹有排山倒海之势,难掩皇家气派。所施茄皮紫釉,浓妍鲜亮。底施白釉,书写康熙青花楷书官窑款。

说明

元-明早期 龙泉窑剔刻缠枝莲狮纹大罐

图片 5

1.觚原为商周时期之重要酒器,后世转为插花之用,故有花觚之名。据《清文件》记载,乾隆二年「七月初五日,司库刘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毛团交……汝釉飞脊花觚一件,……传旨:磁器七件,俱各配一座,……钦此。」乾隆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高玉交……汝釉蜚戟花觚一件,……传旨:交与烧造磁器处唐英,……俱照样烧造送来。烧造完时再将交出原磁器缴回,仍交磁器库,此磁器内有大器皿应画样带去,其小磁器皿俱各带。钦此。」证明此类花觚于清宫是为陈设而制,并有「飞脊花觚」及「蜚戟花觚」之清宫名称。历史上鲜红釉瓷器曾倍受人们以及历代帝王的珍爱.其中清代的乾隆皇帝对鲜红釉瓷更是喜爱有加。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敬天法祖为历代皇室之大事,往往直接表现在祭祀先祖和天地之上,其中的祭器则为礼制之体现,不可缺失,因此对祭器本身的形制与质地均有严格要求。明朝立国之初就明文“祭器皆用瓷”,盛放各式供品的簋改以瓷盘代替;嘉靖初年礼制改革,对祭祀重新厘定,对祭器的功用与外观色泽均作明确规定,《大明会典》“器用”记载“嘉靖九年,朝廷规定四郊各陵瓷,圜丘青色,方丘黄色,日坛赤色,月坛白色。”其以青、黄、红、白四色象征天、地、日、月,与之相应的蓝色、黄色、红色、白色的瓷质祭器就依此烧制,而祭祀当中使用最广的祭器是为四色瓷盘,故在各项祭器之中烧造数量最多。

2.此均红蕉叶花觚喇叭口,长颈,圆鼓腹,足胫外撇,颜色深邃不俗,烧制时均红色釉不脱口,极为难得。自古以来均红釉瓷都极受器重,视为珍品,价如黄金,有”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红一片”的赞语。

清承明制,依然非常重视祭祀及祭器的制作,顺治时期官窑虽未曾全面恢复烧造,然在仅有的传世品当中就有茄皮紫釉和黄釉暗刻龙纹祭祀瓷盘,景德镇珠山御窑遗址亦曾出土多件类似的茄皮紫釉暗刻龙纹残盘,当为祭天之礼器,由此可见,清廷对祭祀大礼的尊崇和对瓷质祭器的倚重。后至康熙帝平定三藩之乱后,四海升平,康熙帝参考前朝,复位礼制,对宫中各项用瓷明确功用与法度,遂有康熙二十年朝廷派员至景德镇恢复御窑厂的烧造之事。据康熙二十二年本《饶州府志》卷之十一“陶政”记载:“康熙十九年九月内,奉旨烧造御器,差总管内务府广储司郎中徐廷弼、主事李延禧、工部虞衡司郎中加三级臧应选、六品笔帖式车尔德于二十年内驻厂督造。每制成之器实估价值,陆续进呈御览。”

在此次正式烧造中,作为祭器的四色瓷盘亦在其中,此件茄皮紫釉暗刻龙纹盘典承顺治时期制度而成,纹饰与尺寸一致,其内外壁均暗刻双龙赶珠纹为饰,盘心则刻一云龙纹。刻工娴熟流畅,所刻行龙苍健凶猛,气势恢宏,方尺之间,犹有排山倒海之势,难掩皇家气派。所施茄皮紫釉,浓妍鲜亮。底施白釉,书写康熙青花楷书官窑款。而此类器物最早可上溯至嘉靖时期,故亦可从实物上反证文献记载嘉靖九年重订礼制之事。

明早期龙泉莲瓣纹暗刻花大盘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满清虽初得天下但对中国古代的礼教文化吸纳迅速,此盘正承载着清皇室对先祖与天地的无限敬畏与尊崇之情,见证了内廷一次次至高无上的重要祭祀,意义非凡。而此类祭器亦仅曾烧造一次,往后康熙御窑再无出品,故同类器物传世稀罕。

D:41cm H:8cm

Lot 1670 / 清康熙 豆青釉葵瓣洗

注:上海博物馆馆藏编号“53296”

尺寸:D:14cm;H:3.5cm

说明

RMB:100,000-200,000

1.龙泉窑是宋代六大窑系之一,以厚釉青瓷著称。此器型始于元代,而与中西亚陶制和金属制大盘十分相似,是为适应中西亚伊斯兰国家需要所制。元代至明初中西海陆文化贸易交通发达,明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极一时之盛,故此器堪称中西文化交流的宝贵见证。而尺寸较之元代更大,亦是明初龙泉窑对元代龙泉窑青瓷大型化风格的继承与发展。

款识:“大清康熙年制”青花六字三行楷书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