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2008东京创作布署”正式开发银行 友好的城市让作家们觉获得亲昵

再访上海的引力:中国故事道不尽写不完

欢迎仪式上,来自保加利亚的作家、出版商格奥尔基格罗兹戴夫递给作家赵丽宏一份礼物赵丽宏散文选《鹭鸶》的保加利亚语译本,由格罗兹戴夫所在的出版社推出。这实在是个惊喜!散文选的译者是保加利亚女作家伊蒂莫娃,她也是此前上海写作计划的参与作家,我们在上海结识后,她翻阅了我的作品英译本,表示很有兴趣译介。赵丽宏谈到,上海写作计划直接促成中国文学与国际文坛的互动,为外界提供了感性了解上海文坛的机会,中文作品藉此平台,插上不同语言的翅膀。

9月2日晚上,上海市作家协会“爱神花园”灯火辉煌,中外作家们在欢迎酒会上的共同举杯,宣告“2009上海写作计划”正式开始。王安忆、孙颙、叶辛、赵长天、王纪人、赵丽宏、陈村、秦文君、臧建民、王小鹰、竹林、沈善增、郭在精、徐芳、陈丹燕等30多位上海作家,热情欢迎国外同行们来到上海,共同生活、交流。爱尔兰驻上海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兰海翔先生和挪威驻上海总领事馆代总领事孟培尔先生也参加了酒会。上海市作家协会主席王安忆致欢迎辞。
上海作协从2008年起开始实行“上海写作计划”,首届邀请了3位国外著名女作家参加,两个月的上海市民生活让她们感到亲切愉快。3位女作家在上海参加了一系列文学交流活动,访问了作家和市民家庭,并且翻译出版了她们的小说。去年参加写作计划的澳大利亚作家盖尔·琼斯回国后将在“上海写作计划”期间翻译出版的中文书籍赠送给了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爱尔兰科克市文学中心邀请上海作协选派了青年作家苏德作为驻市作家于2009年8月份去科克市生活两个月;加拿大作家玛德莲·邓在参加美国爱荷华写作计划时也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介绍了上海写作计划和在上海的生活情况,日本的茅野裕城子回国后在杂志上和大学里多次介绍了她参加“上海写作计划”的经历,后又专程携摄影师来沪作专题摄影采访活动……
2009年的“上海写作计划”为期两个月。期间除了安排一系列文学交流活动外,主要的活动有两场——“2009上海写作计划报告会”,主题是“你从哪里来”,其中9月9日的诗歌专场将由赵丽宏主持和点评,10月12日的小说专场将由王安忆主持和点评。今年邀请来沪的国外作家有《丝之谜》的作者、英国作家的欧大旭。《丝之谜》曾入选2006年布克奖、都柏林文学奖和英国卫报首作奖复选名单,已被翻译成20种文字出版发行;有几乎获得过挪威国内所有最重要的文学大奖的挪威作家拉格纳·霍夫兰德先生;著名的希腊小说家和诗人亚历克斯·斯坦麦提斯;爱尔兰小说家、剧作家及纪录片制作者科纳·克里顿和年轻的爱尔兰诗人爱尔兰莲娜·苏里梵。

■2018年“上海写作计划”的主题是“众声喧哗”,此次邀请了13位海外作家齐聚沪上。自2008年起,上海作协主办的这一计划每年策划一个文学主题,累计邀请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91名作家驻市。本月和下月,这一批海外作家将定期在作家书店与读者分享创作感悟,和中国作家探讨文学的魅力与困惑

一年一度的上海写作计划再次启动。在日前举行的欢迎仪式上,上海作协大厅云集来自法国、保加利亚、英国、泰国、斯里兰卡、印度、土耳其等地的11位作家,他们成为今年新一批驻市作家,参加多项文学活动、拜访上海作家家庭、与大学生交流,体验并参与发展中的上海,当一回阿拉上海人。

■“上海写作计划”正在搭建中外作家文学交流的平台,不仅让海外写作者走进上海,也能助力中国作品走出去。比如,作家陈村发现,他的小说《象》被翻译成英文后,有驻市作家认真读完并写来一封长长的信,堪称一篇扎实的文学评论。保加利亚作家、出版商格奥尔基·格罗兹戴夫曾送给作家赵丽宏一份礼物,里面有他的散文《鹭鸶》的保加利亚语译本

上海写作计划今年再邀外国作家驻沪交流文学

昨天的分享会现场,一些海外作家坦露,这是他们第一次造访上海,但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张开双眼,打开双耳”。从事幻想小说创作的希腊作家卡特琳娜·穆里基,陆续为6-16岁少年儿童写了85部书,她表示将十分珍惜在上海的两个月驻市机会,会“如饥似渴地领略城市风情,捕捉到更多灵感和素材,并体现在作品中,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体验。”她和中国同行分享了一句希腊经典里的名言,大意是说:去那些你不能去的地方,不断逾越障碍,实现自我超越。

仪式上,作家陈丹燕、路内分别朗读《成为和平饭店》《少年巴比伦》片段,法国作家奥利维埃罗兰、印度作家卡费瑞南比山用各自母语诵读代表作《纸老虎》《和我们一样的小镇》摘选,坦桑尼亚女诗人夏洛特奥尼尔阿卡,现场演奏了一段非洲传统乐器,她用这种古老的说唱形式吟诵诗歌、讲述故事,有声亦有形,呼应了今年上海写作计划的主题城市之光。对此,上海作协主席王安忆自有一番阐释:我们,城市之光里面的人,是形还是影?是影还是魅?是魅还是烟尘?答案或许就藏在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两个月驻市生活中。

以色列诗人埃德娜·史密什前几年当过上海的驻市作家。她说:“在过往上海的日子里,我尽量抓紧时间去观察、去学习、去了解,不想错过任何机会。”她发现,上海乃至中国是一座学无穷尽的巨大宝库,这也让她越发意识到两个月的驻市时间只是浅尝辄止,还有许多内容等待着写作者去体验探索。她认为,反复造访上海,是因为中国故事道不尽写不完。

在一定程度上,城市是被人工照明塑造的空间,不是有不夜城的说法?然后再重新塑造人,一个新物种产生了。这个新物种昼里睡觉,夜里开花。花呢?又是镜中花,也是通过灯光的投射,开在玻璃幕墙,开在橱窗和高清数字荧光屏里。继前两年的呼吸时时刻刻主题后,王安忆对今年的城市之光主题给出了充满哲思的解读。王安忆期待,有更多外国作家,以文学点亮城市之光,上海写作计划的初衷,正是希望在上海的生活经验能够成为驻市作家文学的养分,请外国的作家进入到上海生活的芯子里,做两个月上海市民,了解上海正在进行的历史,品沪上日常风情,感受城市发展的脉搏。这群外国作家是通过文学机构、使领馆、出版社推荐或作家互荐、自荐等方式,获得驻沪写作生活的机会的。

“上海写作计划”的一大特色,就是安排外国作家住进与民居比邻的普通公寓。他们走街串巷,乘公交地铁出行,在公园看广场舞,到石库门弄堂瞧一瞧老房子,浸染在这座城市独特的市井气息中。“头几届选择范围很小,后来慢慢扩大了,最困难的,就是在申请人中挑选出值得请的、有前途的、对文学有诚意的、能带来新东西的作家,请他们与上海这座城市发生文学上的接触。”王安忆说,2008年首届上海写作计划仅有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的3位女作家,近几年,外国作家的参加面越来越广,多了不同的文化背景,也能听听不一样的声音。

图片 1

图片 2

看得出,文学全球化的景象日渐亮眼,势不可挡。参与今年上海写作计划的外国作家中,法国知名作家奥利维埃罗兰、英国80后新锐乔邓索恩等人都曾数次来华,并已出版自己小说的中译本,在国内拥有一定影响力。斯里兰卡女作家苏纳什正创作的小说,灵感就源自中国。故事主人公是移居斯里兰卡的第四代中国家庭,他们经历岁月变迁后打算返回中国寻根,我希望此次在上海多搜集一些相关素材,与当地同行聊聊,力争完成这部作品。她说自己已迫不及待要到上海的不同角落去兜兜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