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本身5名边防战士被困哨所 靠6个饼百折不屈守边7天

中国军视网7月19日电
带走的只是无华石块的边关追忆,留下的却是革命精神的珍贵传承。

再敬一个军礼,请边关记住我最帅的样子。迟 博摄 最重的离别 ■本期观察
陈小菁 陈大帅 边关哨所的寒冷与孤寂,不是我的文字所能描述的。
那些简单的词语,无论如何不能够承载那些心灵的厚重。而那样的厚重,穿透孤寂的营房、冰雪覆盖的山坡、战士冻红的双手,直接砸在心头,是一种复杂的情感——特别,是在离别的时刻。
距离队的日子还剩3天,新疆军区某红军团即将退伍的老兵最后一次走上巡逻路。四级军士长赵阳特意带上一个塑料瓶,每到一处点位,都装上一抔泥土。他说:“回家以后,看到这些泥土,就会想起我的戍边岁月,想起仍坚守边关的战友。”
与赵阳一样,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上士吴涛,也希望此刻的离别充满“仪式感”。这些天,吴涛在营区留下珍贵记忆的地方拍了上百张照片:当新兵时站了4个小时军姿的台阶,10年前亲手种的樟树,流过血的障碍训练场……
年底离队的这批退伍老兵,大多在边关服役8年以上。他们将最美好的青春,留在边关一条条巡逻路、一座座哨楼、一个个演训场上。在戍边岁月里,他们流过血、流过汗,甚至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对他们来说,边关的记忆实在太厚重。
一张照片、一抔泥土,老兵带走边关记忆,边关也留下老兵的故事。
初冬,西藏高原寒气逼人,驻守在这里的第77集团军某旅四级军士长田玉磊定下一个目标:退伍前攻克某型发电机高原燃油不充分的难题。这位曾在军旅生涯中多次摘金夺银、在技术领域独当一面的老兵,虽已临近离别,依旧在维修间里挥汗如雨。他彻夜加班的身影,被战友用相机记录下来,挂进了连队荣誉室。
“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秒”是许多即将退伍老兵的共同选择。北部战区某边防旅上士王国退伍前,连续一个多月利用休息时间,将自己这些年来积累的教案重新梳理了一遍,作为礼物送给连队战友。每当战友翻开教案,就会想起这个爱钻研、肯吃苦的老兵。
年复一年,一批批老兵告别边关,踏上返乡的旅程。行囊里,多了几件褪色的军装;内心中,留下的则是无以言说的戍边记忆。
难忘一位老兵的故事。在世界级大风口阿拉山口流传着一个“魂归边关”的故事——1962年8月,经中央军委批准,阿拉山口边防站建立,吴光胜被任命为首任站长。他带领官兵们迎狂风、战严寒,在荒无人烟的阿拉山口经历了“三峰骆驼一口锅,顶风冒雪住地窝”的戍边生活。在这里,吴光胜一守就是21年,完成了7000多个日夜的守防任务。
1984年,吴光胜离开部队。回到老家扬州后,他仍念念不忘自己曾经守卫过的阿拉山口边防线。2001年底,吴光胜在弥留之际反复叮嘱家人:“死后让我回‘家’,把我的骨灰带到新疆边关,撒在阿拉山口边防连官兵巡逻的路上!”当年12月26日,家人不远万里从扬州赶赴阿拉山口,和连队官兵一起把吴光胜的骨灰撒在了茫茫风雪边防线。
老兵的记忆,源于深厚的爱国情怀,来自肩头沉甸甸的责任。
一次偶然机会,我和几位边防战士聊天,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真想家”。我问他们:“家里出现困难,而恰逢部队工作离不开的时候会怎么办?”他们的回答,无一例外都是舍家为国。
一位边关战友告诉我,在阿拉山口边防连了望哨,有一面雕刻着祖国地图的墙。地图两边配有这样两句诗:“祖国在心中,故乡在梦里。”这是着名军旅诗人周涛为连队题写的。祖国重于泰山,永远放在心坎上;人人思念故乡,却只在梦里相见。
和平岁月里,边关军人的故事普通而平凡,他们日复一日践行戍边使命;他们又是崇高而受人敬重的,在默默坚守中,体现了军人的价值。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亲爱的老兵,边关永远镌刻着你们的名字。相信经过边关岁月的洗礼,行得再远,边关还是你们温馨的家!

图片 1
  在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深处,驻守着甘肃省军区东风泉边防连。到今年6月26日,他们在这里已经整整坚守了50年。记者王传顺摄

临走时,老兵们几乎都找了块的普通戈壁石,却当作宝贝一样紧紧攥在手里,望着这座孤独的边关警营,依依不舍却又满怀欣慰地相互念叨着,“这块边关的石头,有着我曾经戍边生涯的印记,今天就带回去,好好给以后留个念想。”

  在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深处,驻守着甘肃省军区东风泉边防连。到今年6月26日,他们在这里已经整整坚守了50年。

这天是7月16日,几名阔别了30多年的退伍老兵重回到昔日战斗过的甘肃酒泉公安边防支队明水边防派出所。

  50年忠于使命守卫和平,一代代官兵在“生命禁区”创造了骄人的业绩,捧回48块奖牌。军委首长称赞该连:既是一个艰苦奋斗、戍边卫国的好连队,又是一个全面建设、全面过硬的好连队。

这一天,他们心心念念盼了30多年,其中有多少次是梦回明水,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从热血男儿念到了知命之年,今天终于圆梦,弥补了多年来一直想要重回边关的缺憾。

  “信念之泉”滋养官兵扎根大漠

当天,戈壁中的烈日高照,常常惹得飞沙走石的狂风居然少有的变得温和起来。得知消息的全所官兵早早地便列队站在营区,精神抖擞地等候着老战友回家。

  孪生兄弟邹文、邹杰去年底从美丽的滨海城市青岛入伍,被分配到东风泉边防连。下了火车,又坐汽车,走了7个多小时的“搓板路”,才到了连队。望着连绵起伏的沙丘,狂风卷起的沙砾打在身上,也打在了他们的心上。

图片 2

  放下背包,兄弟俩直奔网络室,“百度”的结果:连队驻守在肃北蒙古族自治县马鬃山地区,方圆4.2万平方公里荒无人烟,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生命禁区”。

图片 3

  新兵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驻大漠守边关的路该怎么走?

图片 4

  第二天,连队组织新兵参观荣誉室。指导员张贤明深情的讲解,把新战士带进了历史的岁月。

图片 5

  连队刚组建那会儿,用水要到250公里外的马鬃山镇去拉。遇上道路不通、雨雪天气和拉水车“抛锚”等,连队断水三五天是常事。

图片 6

  没水,连队难以在这里扎下根。时任副连长王治顺看着战友们干裂的嘴唇,向连队党支部立下誓言:“找不到水,我就不回来!”他留下遗书,带上两名体力最好的战士,骑着骆驼闯进了茫茫戈壁。6天6夜,干粮吃完了,水喝光了,骆驼也累得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可他们找水守边关的信念没有动摇。第7天,他们终于在一处长有红柳的沙窝里找到泉眼,挖出了泉水。

图片 7

  这眼泉被命名为“东风泉”,连队依泉而建,也因泉得名。

下午2时,4名退伍老兵及其家属乘坐车辆稳稳地驶入了营区,等到老兵全部下车后。教导员嘹亮地口令立即响起,整理队伍后向老兵们郑重地作了报告“欢迎老兵回家”,将军营中阳刚之气全面展现,老兵们立即受到了感染不由自主地将身体挺了又挺。看到面孔很陌生,也互不相识的现役官兵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回家,老兵们立即被温暖的战友情所包围,感动地不由地红了眼眶。

  找到了生存之水,也开掘出“信念之泉”:再苦再难,戍边卫国的信念绝不动摇!

“这个篮球场一看就是我们那时建的篮球场啊,”老兵们与官兵热情地寒暄后,还未进门便一眼看到营区的篮球场,虽然篮球场经过多年的改修,但一直都在原址的基础上,所以一眼就让老兵记了起来。

  “东风泉”滋养着一代代官兵扎根大漠,忠诚戍边:当兵第二年以优异成绩考取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分配时一连给学校写了7份申请,坚决要求回到老连队任职的“优秀基层干部”高勇青;在边防已坚守9年,耐心说服希望他退伍回家帮助打理生意的父母,表示“只要边防需要我一天,我就一天不离开连队”的驾驶员李辉……一个个戍边官兵的感人故事,就像汩汩的泉水流进新战士的心田。连队紧密结合边防实际,开设“东风泉小讲坛”,运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优良传统熏陶、身边典型感召,坚定官兵戍边卫国的理想信念。每逢新兵下连、新干部报到,连队都要组织住一次地窝子、尝一口苦咸水、栽一棵扎根树、听一堂身边典型事迹报告,打牢听党指挥、不辱使命的思想根基。

明水边防派出所地处戈壁深处的中蒙两国边境,这里水源奇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气候无常。因自然环境恶劣,这里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检测中心列为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生命禁区”。

  置身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邹文、邹杰眼前的戈壁不再荒凉,矗立的是神圣的国门、庄严的界碑,光荣感、责任感就像戈壁的红柳,对党忠诚的根在心中越扎越深,戍边守防的信念越来越牢。他俩在学习、训练、生活中互帮互助,成长进步很快。今年6月,兄弟俩被上级表彰为“边防之星”,事迹还登上了连队的“好汉墙”。

在这人迹罕至,交通通信一度中断,几近与世隔绝的恶劣自然环境下,历代官兵坚持听党指挥,甘于奉献,在求真务实中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用热血青春扎根戈壁荒漠,坚守“生命禁区”。

  大风口屹立“钢铁哨”

图片 8

  6月20日中午,记者随巡逻分队来到距连队20多公里的前哨班。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大风口,每年刮8级以上大风的日子有100多天,夏季地表温度达50多摄氏度,冬季严寒时气温低至零下40多摄氏度。为了便于观察,连队哨所设在最高的山顶上,用巨石和钢筋砌成。

图片 9

  “钢铁哨”屹立大风口,哨所官兵更有着钢铁意志和刚强秉性。

图片 10

  2010年3月初,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雪突袭边境地区,封住了所有上山的道路,哨所成了“孤岛”,执勤的5名官兵被困,情况危急。上级组织展开的各种营救行动,都因风雪太大而没有成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