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新闻出版业注入新活力迈新台阶

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让整个出版行业的生产能力获得极大解放。没有这么大的产业规模,就没有出版繁荣发展的局面,不可能充分满足广大读者对阅读的需求,中国出版更不可能逐渐走到世界舞台上参与国际竞争。

力度大,行动快,措施实,成效显……长期以来,新闻出版体制改革走在了文化体制改革的前列。如果说2009年是新闻出版业的改革攻坚年,2010年则是决胜之年。从此,一大批出版单位将以全新的企业身份进入市场,为整个产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我国新闻出版将迈上新台阶。

其三,加强新闻出版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目前,国家已经制定实施了《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公共图书馆法》《电影产业促进法》,发布了关于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保障设施建设、提供标准化均等化服务的实施意见,加大了各级财政公共文化服务的经费预算。

到2020年,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值占当年全国GDP的5%左右,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基本实现全国年人均消费图书6册、期刊3.2册,报纸每千人日130份以上;数字媒体等新兴产业的发展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其二,坚持融合发展。“整个新闻出版业就在体制、机制、内容、形式、技术、平台、渠道、产业、产品、市场、服务和资本、人才、机构等方面,开始全面、深度的融合。”

1990年到2005年,时任社长的李朋义把销售码洋不足1000万元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发展成为销售码洋达12亿元、拿下中国大学英语教材市场半壁江山的大型出版社。1999年,陈昕成为中国家出版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

“这次确定的9个地区和35家文化单位,重点都在新闻出版行业。9个地区都是以新闻出版行业为重点,35个文化单位中21个是报社和出版发行单位。由此,可见新闻出版担负着主要改革任务。”柳斌杰评论。

新闻出版产业实现快速发展

由此,2015年8月以来,辽宁出版集团在新一届领导的带领下,再次举起改革创新的大旗,以总体战略改革起步,要将前两次改革红利持续释放,全面开启了再次创业的新征程。

2009年12月,袁淑琴已在青岛市新华书店总经理的岗位上工作了16个年头。在她经营的7万平方米图书卖场里,书架上摆满的书、中外名著、儿童读物等30万种各色图书让读者沉浸在书的海洋中。袁淑琴说,今年书店销售总额将突破8亿元。

市场改革的弄潮儿

2009年,全国新闻出版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0%,图书销售增长20%,新媒体出版增长42%,投资总额增长35%。

“我们追求质量,压缩品种,看似量的减少,但却是另一种量的扩大,读者的需求会更大范围地被激发起来,市场的能量会更大程度地被撬动起来,从而形成新的更大的也是更好的出版规模。生产的高质量,刺激着传播的高质量。传播的高质量又催化着生产的更高质量和更大规模。”谭跃将此称之为,“出版人观未来大势应有的眼光”。

一连串大刀阔斧的改革,一系列历尽市场的考验。积极推进转企改制后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自2006年连续3年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2008年,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成为我国总资产与总销售双双突破百亿元的出版传媒集团。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地方出版集团将经营手段发挥到了极致,正是反映了部分地方出版集团在内容积累上的劣势。如前所述,规模和经济实力的发展壮大,是过程,是手段,而非目标,如何以产业规模服务于文化影响力的提升,才是中国出版业深化改革的“深水区”。

2009年,一场意义更为深远的变革正在渐渐铺开。新中国首部《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出台,次将文化发展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新的“改革窗口期”

“我国要用十年时间,从出版大国走向出版强国。”柳斌杰说。当今的中国,已当之无愧地进入到世界出版大国行列。

其二是不断深化发行体制与发行单位改革,增加出版物发行网点,构建新型的出版物流通体系。图书发行改革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不断推进新华书店改革。新华书店管理权经历了一个统—分—统—分—统的过程,1957年前,全国新华书店实行的是统一管理,总店、省店、县店三级核算模式,1957年改为省市区统一管理,省市区店与县店二级核算模式。1978年,财政部与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联合发文,恢复县店由省市区店统一管理的模式。1986年开始,相当多的省市区新华书店又把管理权下放给区县,2000年前后,在组建新华书店集团的背景下,下放的权利再次上收到省市区店。在不断改变县级新华书店管理权的同时,新华书店还进行了“一主三多一少”(即构建以国营新华书店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多条流通渠道,多种购销形式,少流转环节的图书发行网)、“三防一联”(即放权承包,搞活国营书店;放开批发渠道,搞活图书市场;放开购销形式和发行折扣,搞活购销机制;推行横向经济联合,发展各种出版发行企业群体和企业集团)、“三建二转一加强”(即重视批发市场建设、建立新型购销关系,建立和完善市场规则,转换出版社自办发行的观念和机制,转换国有书店的经营机制,加强农村发行)、组建省市区新华书店集团与实行连锁经营等改革。

新闻出版体制改革也全面提速。“早改早受益,晚改就被动,不改被淘汰。”柳斌杰说。对已到期没有完成转制的出版社,将注销出版许可,没有例外。

2002年,党的十六大召开,提出了加强文化公共服务和发展文化产业的任务,更提出了文化体制改革的思路。在国家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出版单位的改革进入政企分开、转企改制的新阶段,其中也包括放松所有制的管制,让民营也能够得到长足发展;接下来就是兼并重组,集团化发展,对接资本市场,出版企业上市。到2010年,除人民出版社、盲文出版社、藏学出版社、民族出版社等少数出版社外,其他出版社已经转制为企业。截止到2017年,我国已有出版传媒上市公司43家。

用十年时间打造出版强国

而产业质量,谭跃的定义是,“重点在业态”,经济是其表,新业态是其神,关键是业态的数字化,而关键的关键是内容的数据化。

中国出版集团版权输出161项、中国国际出版集团330项、上海世纪出版集团82项、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135项、中国科学出版集团162项……数据显示,本届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中国图书版权贸易输出达2417项,创历史新高。

2013年以来,江西出版集团并购重组10余个科技型项目,总投资达40亿元。2016年,并购项目的利润超6亿元,超过2012年全集团的利润总和,相当于再造了一个集团。并购项目对集团发展的贡献率达40%以上。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一串串逆势飘红的数字背后,是新闻出版行业云水激荡、搏风击浪的改革历程。

党的十八大之后,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在一份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目标的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单之下,转企改制后的中国出版业的深化改革,才正刚刚启幕。出版规模和经济实力的发展壮大,绝不能停滞,因为在市场经济的海洋里,在世界的经济舞台上,航母和小舢板不具备同等冲撞的实力(拥有独家精品内容的“小舢板”除外),产业规模是文化实力和影响力提升的基础;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规模和经济实力的发展壮大,是过程,是手段,而非目标,如何以产业规模服务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服务于“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才是中国出版业深化改革的“深水区”。一份融合发展指导意见,一份社会效益优先、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更为中国出版业深化改革的路线图提供了两大支点,其一就是精品内容,其二就是融合发展,前者是后者之魂,后者是前者之体。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1月13日举行的全国新闻出版工作会议上表示,2009年,中国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值已突破1万亿元,进入世界出版大国行列。

市场数据支撑了谭跃的观点。图书的单品种平均印数从1994年的6万册下降到2017年的1.8万册,下降了70%,这说明单品种的边际效益逐年在下滑;目前,一本新书在货架上的动销时间大概在3个月左右,如果3个月没人买或者销量比较少,就基本回仓库了。这样的书在整个市场的占比恐怕不是个小数字。这说明,产品的平均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不仅如此,市场上的重复跟风之作、粗制滥造之作层出不穷。大家日益感觉到,书的品种越来越多,可好书越来越少。这些都说明,出版业依靠数量扩张的增长方式越来越难以持续。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谭跃是这样认识改革的:“改革是让企业改强不是改弱,导向是改正不能改偏,人心是改稳不能改乱,企业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是改大不能改小,员工收入是改多不是改少。这是改革的要义,也是改革成败的关键所在。”

近年来,江西出版集团依托并购企业的团队和技术,设立了多只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出版企业要做好资本运营,就是要善于把资产变资本、资金变资本,然后通过资本,把国内外的优势企业与出版的产业链、价值链、产品链,链接到一起;通过期权、股份等方式把内容与技术、人才与技术、产品与资本构建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是赵东亮的建议。据了解,目前,江西出版集团已经实现智明星通挂牌“新三板”,正在推进并购企业瑞章科技、华章汉辰的股改上市工作,集团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再推动实施主导2-3家上市企业。

2009年,在德国举办的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是继北京奥运会之后我国重要的对外文化展示活动。中国出版走上了世界舞台,发布中国声音,展现中国形象,“软实力”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同。

在赵东亮看来,一个出版集团和上市公司,就是要聚资源、构要素、建机制,打造经营平台。江西出版集团近三年来着力打造了四个平台,构成一个运营服务商的目标。即率先打造了国际文化行云平台、出版传媒物联网运用平台、教育应用服务平台,以及目前在推进的版权交易平台。这四个平台虽然还在不断实践,但是其战略目标定位就是促进传统出版转型升级。

然而,与世界强国相比,从发展规模、格局、方式、质量来看,我国新闻出版业发展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都存在着很大差距。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27家出版集团中,资产额在50亿元以上的有11家,还有10家在20亿元以下。

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了文化体制改革的思路,党中央组织了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调研,在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文化体制改革的试点方案,为期3年的试点后,将总结经验,全面推开。

148家中央各部门各单位出版社转制全面展开,103家高校出版社和268家地方出版社转制工作基本完成,29家出版企业集团公司已组建完成,453家图书出版社已完成或正在转制。报刊出版单位分类改革稳步实施,全国已有1069家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转制或登记为企业法人。30个省级新华书店系统完成了转制,出版、报业、发行等上市公司达到39家。

而邓小平同志1992年的南巡讲话和进入新世纪前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两个重要关口,也是中国新闻出版业改革开放的重要关口。“国家一是以党报、省级以上电视台、重要出版社为主体,分别组建了一批报业集团、广播电视集团和出版集团。全国一共组建了130多家这样的集团,初步触动了原来分散的新闻出版单位。二是放开了书报刊、电子出版物发行市场,除总批发和批发外,所有经营环节都向民营和个体书商报商开放,准允他们办店设摊。”柳斌杰回忆。如此,出现了所谓的“二渠道”,一下催生了上万家民营书店、出版工作室、音像经营(出租)公司,街头巷尾都有书报刊、光盘销售点。

随着2009和2010年《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新闻出版总署关于进一步推动新闻出版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等重量级政策的出台,新闻出版全行业站在了新的历史关口——

其一,不断深化书刊出版单位的改革,激发出版活力,提高出版物的供给能力。比如,转变思想观念,推动出版单位由单纯的生产型向生产经营性转变,从面向地方生产转向面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生产;扩大出版单位自主权,由大锅饭向承包制、目标责任制转变;实行考核制度与奖励制度,调动编辑出版人员的积极性等。2000年以后,在国家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出版单位的改革进入新阶段,主要的做法一是推动出版单位转企改制,二是组建出版企业集团,并推动出版单位上市融资,出版的产业化水平大大提升。

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全面铺开

不可否认,出版业已经全面进入了资本时代。随着资本的介入,出版产业集中度提升,集团化经营格局形成,新的业务形态、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出版产业的空间和规模迅速扩大。尤其,通过并购和孵化,资本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着出版业的融合发展和转型升级。如果说,此前,我们更多强调资本和市场对出版产业化、规模推进的正面效应,近年来,则对资本和市场对出版事业所造成的双面效应认识更为全面。

作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转企改制为股份制有限公司,一举一动都成为业界的焦点和范本。2000年,任慧英辞去辽宁新闻出版局长一职到出版集团干产业,一时间成为新闻。10年里,他领导的出版集团公司从转制到改制,从改制到上市,成长为具有“中国出版传媒股”之称的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把一代出版人做大做强的梦想带入资本市场。

从1977到2017年,我国图书品种由12886种增长到499884种;百万人均图书品种13.57种增长到361.52种;图书总印数由33.08亿册增长到90.37亿册(张);每人每年可分得图书3.5册增长到6.53册。全国报纸品种由180种增加到1894种,总印数由123.74亿份增长到390.07亿份;每千人每天分得报纸由35.7份增长到77.4份。数字的背后,是几代出版人的奋斗与改革史。

激荡文化的创意,飞越体制的关山,改革路上,又何止是谭跃。

党的十八大之后,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在一份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目标的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单之下,转企改制后的中国出版业的深化改革,才正刚刚启幕。产业规模是文化实力和影响力提升的基础;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规模和经济实力的发展壮大,是过程,是手段,而非目标,如何以产业规模服务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服务于文化影响力的提升,才是中国出版业改革的“深水区”。

“质的飞跃”,柳斌杰用4个字描绘了今后十年从出版大国到新闻出版强国的发展目标:形成科学合理的新闻出版产业结构,形成能够创造出更多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俱佳的新闻出版产品的生产机制,形成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知名品牌、国际竞争力突出的骨干出版传媒企业,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新闻出版创新体系,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健康繁荣的新闻出版大市场体系。

其三就是引导、支持非公资本进入图书出版发行领域。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改革的深入与开放的推进,非公资本渐次进入发行、印刷、出版等领域。非公资本进入数字出版、网络出版领域的数量更多,影响也更大,在2004年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首批50家互联网出版单位中,网易、新浪、搜狐三大门户网站名列其中,目前中国影响最大的数字出版企业多是非国有的。

1979年9月,青岛市首届书展在沧口区新华书店举行。那一年,袁淑琴是青岛市沧口区新华书店的普通营业员。她回忆说,改革开放带来了文化解禁,各种图书是出一本火一本。每次新书到货时,书店门口都有上千人排队,能把书店大门挤破。

四十年路线图

60年来,图书出版增长34倍,期刊出版增长37倍,报纸出版增加6倍……新中国成立60年来,党中央始终把文化建设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把建设先进文化的能力作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重要方面,形成并不断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新闻出版事业作为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

党的十八大之后,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全面部署了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目标的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中央先后多次部署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工作,新闻出版改革开放在既往的基础上,又走上了新时代的新征程。在柳斌杰看来,这个时期的新闻出版改革开放主要围绕几个重点问题展开。

2009年,我国图书出版品种27.57万种、70亿册,销售额1456亿元,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印刷复制业总产值达到5746亿元,位居世界第三;数字出版总产值达到750亿元,年增长50%以上。另外,我国已成为世界发行总量大的报业市场,日报出版规模已连续9年居世界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