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2019西泠春拍·征集 | 绚烂长空:致敬中国二十世纪现代主义绘画先驱

图片 1

图片 2

“五四”前后,我国最早的一批有志青年东渡日本、西赴欧洲学习艺术,接触到当时处于世界绘画艺术领域领军地位的西方现代艺术流派的艺术作品。他们中的大部分,回国后都在个人创作和教学活动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个人艺术特点,并深深影响了自己的学生们,成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20世纪现代主义的绘画先驱,也成为了中国绘画艺术从传统向现代多样化转型的奠基者、开拓者。正是他们,开启了我国20世纪现代主义绘画“文化自信”的大门。

民国时期,是一个社会转型动荡、政权变更、战事不断的特殊时期,但也恰恰在这个时期,艺术的发展虽时常受到国情的影响,但却一直保持着蓬勃的生命力,为整个20世纪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民国时期,人们对民主和科学的追求从来不曾停歇,以此为宗旨的思潮和运动接连不断。率先举起这两面大旗的,是五四新文化运动。

一度被遗忘的吴大羽,便是这些先驱中的先驱,他被称为:中国抽象绘画的奠基人。他不仅在13年的一线教学,教育出并影响了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一批中流砥柱;还是在个人创作方面,在长达三十多年不被聘请不被理解,却坚持对中国现代抽象绘画的探索,我们都应该称他为“吴师”。

五四前后,我国最早的一批有志青年东渡日本、西赴欧洲学习艺术,接触到当时处于世界绘画艺术领域领军地位的西方现代艺术流派的艺术作品。他们中的大部分,回国后都在个人创作和教学活动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个人艺术特点,并深深影响了自己的学生们,成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20世纪现代主义的绘画先驱,也成为了中国绘画艺术从传统向现代多样化转型的奠基者、开拓者。

通过系统的学习和耳濡目染,大师们不仅从绘画语言上掌握西方艺术的技法和规律,也从中西文化对比中去体悟这些对他们来说全新的艺术文化和其背后的人文历史,尤其是从中感受到艺术于社会的重要功能,这些都在无形中坚定了他们的初衷和使命,他们要把学习到的好的东西带回自己的祖国,振兴艺术发展,丰富文化内涵。

正是他们,开启了我国20世纪现代主义绘画文化自信的大门。

吴师独坚,

终得春风拂清香

▲2019西泠春拍吴大羽 《春风拂清香》布面
油画约1960年出版:1.《吴大羽作品集》P156,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年。2.《羽诗》P36,辅仁书院,2016年。展览:1.吴大羽文献展被遗忘、被发现的星,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2015年5月。2.飞羽掠天吴大羽的诗与画,北京画院美术馆,2016年10月至11月。51.338.4cm说明:本拍品由画家家属提供。

一度被遗忘的吴大羽,便是这些先驱中的先驱,他被称为:中国抽象绘画的奠基人。他不仅在13年的一线教学,教育出并影响了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一批中流砥柱;还是在个人创作方面,在长达三十多年不被聘请不被理解,却坚持对中国现代抽象绘画的探索,我们都应该称他为吴师。

吴大羽留学法国时的照片

吴大羽是最早留学法国的艺术类学生之一,也是杭州国立艺专创办时首届西画系主任。他的留学之旅不仅为自己打开了一扇窗,一扇通往现代主义绘画的窗,也为中国美术带来了新鲜空气和全新的艺术教育理念、方法。他的一生跌宕起伏,1938年-1947年,1950年-1960年,1966年-1976年,吴大羽先后因为抗战爆发学校西迁过程中合并引发的学潮,流派不合,文化大革命等历史、人事变动原因经历了三个人生低谷时期。从1940年夏天开始,吴大羽夫妇便在当时上海延安中路岳父家的房子里一直长期居住到去世,独自坚守着对艺术的热爱,和对势象抽象艺术的探索。

中年吴大羽夫妇在上海寓所

眼前这幅画所处的创作时间,是其作品得以保存下来中年代较早的,且总体数量较少。此时吴大羽的作品已经处于半抽象的状态,已经有别于他年轻时较为具象或表现的作品,走向了以厚涂颜料及由此形成的笔触痕迹来造型,来营造视觉质感的表现风格。这件《春风拂清香》的主色调,是充满生机的浅蓝色,让人感受到历经人事风雨的吴师并没有放弃对抽象艺术的追求和探索,没有丧失生活的兴趣和对美好事物的向往。窗前的瓶花一如既往的熟悉,让人如沐春风,只是今天的色调和心情,都格外亮丽、清新如洗。吴师对蓝色等原色的运用和变化,对事物的抽象性造型上,在主观情感的渗透上,极度自信且超前,让我们在现代艺术的世界里目不暇接且流连忘返。

天生良公,

东渡西访开创新风

▲2019西泠春拍关良 《史塔尔桑教堂》布面
油画1957年签名:关良《Stralsund教堂》出版:1.《新美术》1981年12月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关良百年纪念展》P20,大未来画廊艺术有限公司,2000年。3.《关良》P115,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4.《大未来文化主体性的新东方美学》P59,大未来画廊艺术有限公司,2007年。5.《关良》P69,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年。6.《二十世纪中国西画文献关良》P117,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年。7.《一代宗师艺坛巨匠纪念关良诞辰110周年关良油画作品精选》P94-95,四川美术出版社,2010年。8.《海派百年代表画家系列作品集关良》P59,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9.《艺术巨匠关良》P60,河北教育出版社,2013年。10.《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研究》P188-189,北京画院编,广西美术出版社,2015年。展览:1.关良油画水墨画展,富丽华酒店太平洋厅/博雅画廊,香港,1981年12月28日至1982年1月9日。2.关良百年纪念展,大未来画廊,台北,2000年4月19日至5月14日。3.北京开幕展,大未来画廊,北京,2006年4月21日至5月21日。4.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北京画院美术馆,北京,2015年4月10日至5月9日。54x67cm说明:此画作为艺术家1957年代表国家出访德国时所绘,属于关良传世甚少的油画作品中有名的德国风景系列。

《关良回忆录》中,画家本人有关1981年展览的记录

与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不同,关良去的是日本。17岁的他随兄东渡日本,学习素描和油画,但因当时的日本也流行欧洲艺术并深受其所影响,关良尤其喜爱凡高和高更的绘画风格。回国后的关良,不仅在多个艺术院校任教,还为杂志担任美术编辑,并坚持自己的创作,逐步形成了有着鲜明个人特色的艺术风格。油画家倪贻德对关良的油画推崇备至。他认为关良是最早有意识把水墨画的写意技巧、精神、构图运用到油画中来的。他对油画的民族性探索做得很早。良公说:学画要进得去,又要出得来,对于学到的东西要加以消化,逐步变成自己的东西,形成自己画风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学的东西很丰富,但又不易看出原来的痕迹,便能够创造自己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