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山城堡一战胜利结束长征

1936年11月22日,红军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成功打赢山城堡战役,歼灭国民党军第1军78师主力。这场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有力指导的结果,也是红军主力会师后的革命洗礼,使蒋介石“剿灭红军于立足未稳”的企图彻底破产,为开辟陕甘宁根据地创造有利历史条件。

山城堡战役发生在1936年11月,也就是红军3大主力长征会师之后。但实际上,这场发生在长征之后的战役,才是真正意义上万里长征结束的标志。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造成了横跨黄河两岸发展,接通苏联,雄峙西北的战略态势,对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的统治造成严重的威胁。一心灭共的蒋介石感到十分震惊,他急令胡宗南、毛炳文、王均等部共十几个师的兵力向北大举进攻,企图乘红军立足未稳、正从会宁地区北移时,将红军歼灭于黄河以东的甘肃、宁夏边境地区,他把这个计划称为“通渭会战”。

图片 1

陕甘苏区大敌当前

中革军委根据敌我态势,于10月11日发布《十月份作战纲领》,对夺取宁夏的各项准备和各部任务作了具体部署。其要点如下:红一方面军主力应逐次转移到同心城地区休整,红28、红29军集中于定边、盐池,以一部逼近灵武,侦察宁夏情况。红二方面军进至静宁、隆德线以北地区休整,并威胁胡宗南部侧翼,迟滞其西进,尔后准备以主力或一部接替红一方面军在固原北部的防务;红四方面军要以一个军进至靖远、中卫地段,取得攻击中卫与定远营的渡河点,11月10日前完成渡河准备;主力在靖远、会宁地区筹粮、休整,迟滞敌人前进时间,尽可能在10月份前保持西兰大道于我手中。从11月中旬起,以红一方面军主力和红四方面军的3个军,进攻宁夏;以红四方面军的另两个军、红二方面军全部和陕甘宁独立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必要时抽一部参加进攻宁夏。

诱敌深入创造战机。山城堡战役是我军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不利形势下打出的“破局之战”,既考验红军主力会师后的凝聚力执行力,也考验红军的战略指挥能力。当时,红军三大主力刚刚会师不久,蒋介石调集第1军、第3军、第37军、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共5个军的优势兵力,一路尾随追击,妄图趁红军立足未稳又十分疲劳之际,把红军尽早拖入决战,一举歼灭。相比之下,红军总兵力不过3万多人,武器装备更无法与敌人相比。面对十倍于我的敌军,红军唯有发挥内线作战优势,集中优势兵力,弥补红军兵力和武器装备劣势,才能寻机歼敌一部,以最小代价、最快速度把敌人打疼打狠。所以,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红军先向甘肃打拉池、海原地区退避,敌人紧紧跟踪。红军又继续向预旺堡、同心城地区转移,敌军接着分别向同心城、预旺堡迂回,红军又再次改变计划,继续向东转移,寻求新战机。
国民党军方面对我诱敌深入之计并非没有防备,最初计划也是各路部队保持一致、相互策应。但随着红军大踏步向东转移,国民党军一路进军顺利,蒋介石认为,“目前已是剿匪的最后5分钟,胜利已然在望”。蒋嫡系将领胡宗南误判红军溃逃,贪功心切之下既不向西北“剿总”请示,又不顾友邻后续部队跟进速度,下令分三路追击红军。敌78师师长丁德隆更是自诩装备精良,还有飞机支援,根本不把红军放在眼里,一路紧紧追赶。红军抓住胡部孤军深入这一战机,选择在陕、甘、宁三省交界附近的山城堡地区设伏。为确保此战胜利,红军计划集中3个方面军主力歼灭冒进的敌78师,同时以红28军打击敌另两个师。在山城堡战役的兵力对比上,我军形成以3万多人对敌4000余人的数量优势,且我方以逸待劳、敌方长途跋涉,敌我力量对比发生根本性逆转,歼敌战机终于出现。山城堡战役的诱敌过程,正如《孙子兵法·始计篇》所言:“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骄傲轻敌的敌78师在红军引诱下,一步步踏进埋伏圈。
政治攻心分化敌营。山城堡战役胜利,是我军两条战线同时努力取得的战果,一条是真刀真枪的军事战线,另一条则是争取人心的政治战线。历史证明,蒋介石枉顾国家民族利益,不思抗日,一意孤行剿灭红军的做法,在政治上不得人心。我党我军团结抗日的政治攻势,贯穿山城堡战役全程。早在此役打响前,我党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主张,在全国人民中得到积极响应,即使在进攻我根据地的国民党军队中,也引起日益强烈的反响。我军高级将领一再联名发电,要求国民党军停止围剿红军,枪口一致对外。被迫与胡宗南部一同进军的右路东北军王以哲部受我军抗日主张感召,在山城堡战役中一直与红军保持联络。我军坚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积极对王以哲部做好统战工作,双方及时通报消息、避免开战。我军主动放弃预旺堡后,提前告知王以哲部,使其能够抢先占领,以便王以哲部向蒋介石“交差”。在战役发起前两天,彭德怀又发电给王以哲,告知“红军举行此次战役,目的是歼灭胡宗南的部队”“请贵军推迟进军的速度,以免引起误会”,王以哲心照不宣地放慢追击步伐。在78师陷入我军包围后,国民党军西北“剿总”参谋长晏道刚和胡宗南接连发电给王以哲,请他火速增援,王部以“电台故障”为由默不作声,实际上一直与彭德怀保持联络,连续3天按兵不动,坐视红军歼灭78师主力。多年后,聂荣臻在回忆山城堡战役时指出,这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和统一战线策略思想的胜利。
比拼意志勇夺胜利。山城堡战役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场歼灭战,同时也是我军以疲惫之师对精锐顽敌的战场逆袭,充分证明红军将士经长征后革命意志的无比坚定。当时,红二、四方面军刚结束长征,粮弹被服供应等都很困难,红一方面军自会师以来,一直担负掩护任务,转战一个多月,已十分疲劳,参战部队普遍枪弹缺乏、食不果腹。山城堡战役期间正值严冬,夜间十分寒冷,红军指战员冒着风雪严寒向预定战场集中。山城堡地处干旱地区,饮水有极大困难。当敌军78师先头部队贪图泉水水源驻扎在山城堡,不顾侦察地形、敌情只顾大睡时,红军指战员们身着单衣、脚穿草鞋,冻得浑身发抖,许多人由于喝山水患上腹泻、浮肿,却依然克服极端困难条件,保持战斗状态。
战斗打响后,红军将士怀着对革命的理想、对胜利的渴望,充分发扬不怕疲劳、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优良传统,一声令下扑入敌阵,充分发扬我军夜战近战优势,借着夜色勇猛穿插分割,与敌人肉搏拼杀。红军干部带头冲锋、身先士卒,为部队作出表率。红1军团2师第5团政委陈雄亲率一个排,在敌阵中打开缺口,最后不幸壮烈牺牲。当敌人凭借优势武器装备和有利地形负隅顽抗时,红军没有重武器,打得十分艰苦。红1军团4师作战参谋彭雄带领小分队爬到后山,出其不意出现在敌人背后,一顿手榴弹炸得敌人晕头转向。在我军勇猛攻势下,敌军抵抗一阵后,很快就土崩瓦解,向山腰溃退逃跑。经一夜战斗,78师主力几乎被全歼,大量武器弹药被红军缴获。参加这场夜战的红军1师13团政委魏洪亮回忆说,胡宗南的所谓“精锐”,白天打阵地战还有一套,可是,夜战碰上红军这些夜老虎,他们就绵羊也不如了。在山城堡战役胜利第二天的庆祝胜利大会上朱德讲道,三大红军西北大会师,到山城堡战斗结束了长征,给追击的胡宗南部队以决定性的打击。长征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而告终。

1935年11月的直罗镇战役后,中央红军正式在陕北落脚。但国民党军对陕甘苏区的军事行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而此后近一年时间,中共中央围绕陕甘苏区的生存发展,进行了多次军事斗争。红军先后发动了东征和西征战役,不仅将进入陕北进剿的晋绥军击退,同时打击了西北军阀的马鸿逵、马鸿宾等部,陕甘宁边界开辟纵横各200余公里的新区,为策应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3大主力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共中央决定,在三大主力红军会合后,为团结对敌、统一作战指挥起见,由朱德、张国焘分别以总司令、总政委名义,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组织指挥3个方面军的前线作战事宜。

同时,中共中央加紧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1935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在陕北子长县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就是著名的瓦窑堡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指出:目前党的策略任务就在于发动、团结和组织全中国和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的主要敌人日本帝国主义。瓦窑堡会议解决了遵义会议没来得及解决的政治策略问题,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

10月20日,国民党军近20个师兵分四路沿兰州、陇西、秦安、固原的弧线,向红军展开全线进攻。22日,蒋介石亲赴西安督战。至23日,敌毛炳文、王均两路相继攻占红军控制的通渭、马营、华家岭、会宁等要地,胡宗南部进到静宁地区,向红军展开追击。红四方面军第4、第5、第31军等部英勇作战,顽强抗击,担任主要任务的第5军受到较大损失,副军长罗南辉壮烈牺牲。

为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中共中央加强了与东北军、西北军等部的接触、沟通、交流和团结工作,并取得了积极进展。经过不懈努力,张学良、杨虎城等爱国将领与红军取得共识,相继与红军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这为陕甘苏区的发展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到1936年8月,陕甘苏区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0万,设有30多个县和1个特区。在陕北,红军、东北军和西北军已心照不宣地形成了三位一体的局面,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壮大。

宁夏战役计划还未实施,西北战场的形势就对红军越来越不利。中革军委决定红军各部队采取逐次转移、诱敌深入,伺机打击胡宗南部的方针,在西兰大道以北、海线以南地区,坚壁清野,构筑防御阵地,准备在该地区与北进之敌进行决战。10月23日,朱德、张国焘率领红军总部到达打拉池,同先期赶到的彭德怀会晤。在共同商定作战计划后,命令红四方面军部队开始西渡黄河。

1936年10月,红军3大主力胜利会师,万里长征胜利结束。此时,蒋介石已对西北的形势十分不满。在蒋委员长看来,各路红军主力会师,数万赤匪俨然在陕北另立了新中央苏区。而东北军、西北军等各地方实力派明显只求自保,对剿匪心不在焉。于是,为了扭转西北局势,蒋介石调动260个团,以中央军为主力,兵分4路集中围剿,企图借红军长途跋涉立足未稳之机,一举解决陕甘苏区。红军3大主力刚会师,就突然面临着巨大压力。

10月25日凌晨,红四方面军第30军由靖远附近四渡黄河成功,控制了河西一片土地。26日,红9军过河。接着,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也渡过了黄河。这时,国民党军胡宗南等部在飞机掩护下向红军阵地猛扑,已先后占领会宁、通渭、静宁等地,向打拉池进逼。朱德、张国焘根据中革军委的指示,决定将作战重点置于击破南面进攻之敌,红四方面军除已渡河部队外,其余各部停止过河。朱德、张国焘的作战部署,得到中共中央及中革军委的批准。为阻止南敌追击并加强对各部红军的统一指挥,中革军委于10月28日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参谋长,准备组织海战役,重点打击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

资料图片:山城堡战役纪念广场。

10月30日7时,彭德怀根据中革军委的指示,下达了海打战役计划,规定红一方面军主力六个师集结于古西安州、麻春堡、陈家湾地区,红四方面军第31军集结于打拉池以东干盐池地域,以上两部为突击集团,准备从东西两面求歼胡宗南先头的一两个师。第4、第5军主力集中于郭城驿、靖远、打拉池之间占领地,钳制毛炳文、王均两敌,保障红军突击集团右翼安全;红二方面军主力转移到海原以北、西北地域,保障突击集团的左翼安全。

胡宗南主动送上门

海打战役计划,是红军为击破胡宗南部而部署的一场关键性战役。然而,张国焘却命令红4军撤至贺家集、兴仁堡,第31军撤至同心城、王家团庄,加之红5军已经于28日西渡黄河,致使进到古西安州、麻春堡、海原城北之龙池湾地区的红一、红二方面军等部队侧翼暴露,海打战役的计划未能实现。这对阻滞国民党军北上、重新恢复河东河西红军部队的联系,产生了严重的不利影响。

从军事部署角度看,当过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对此次围剿可谓精心策划。中央军第37军、第3军为两路,由会宁向靖远方向分进合击;以嫡系胡宗南的第1军为主力一路,由静宁向海原方向进击;而东北军67军的何柱国部及其骑兵师为一路,则由隆德向黑城镇方向压迫。老蒋以更可靠的中央军为作战主体,以东北军为辅助,明显是向张学良、杨虎城等施压,甚至有借机派兵进入西北监军的意味。

10月31日,蒋介石发布了对红军总攻击令。国民党军进至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打通了增援宁夏的通路,并隔断了红一、红二方面军等部与河西红四方面军主力的联系。根据情况的变化,11月8日,中共中央被迫决定放弃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同时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计划设想,其主要内容为:三个方面军主力11月份在关桥堡至金桥、灵武之间作战,求得在一两个战役下消灭敌之一部,争取休息与准备,以示红军欲渡黄河,引敌北进。12月上旬以后,红一方面军主力、红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组成北路军,分别经陇东进陕西,于适当时机再渡河入晋,寻求直接对日作战,或在晋、冀、鲁、豫、皖、鄂、陕、甘等省机动作战,扩大党的政治影响,扩大红军,争取同南京政府订立共同的抗日协定。计划还确定,由徐向前、陈昌浩指挥已过黄河的红30、红9、红5军组成西路军,在河西创立根据地,以直接打通苏联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据此,西路军挺进河西走廊,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歼敌两万,策应了河东红军的行动,但由于敌我众寡悬殊,终于翌年3月失败,大部分红军指战员悲壮地牺牲。

面对敌军大规模进剿,红军方面也遇到了问题。为了反围剿,3大主力会师前,中央就提出旨在消灭胡宗南的《静会战役计划》;10月11日中央军委发布《十月份作战纲领》,计划实施宁夏战役,意图集中3个方面军主力向北发展,巩固和扩大根据地。但由于多种原因,静会、宁夏战役计划相继流产,迫使红军不得不放弃豫旺以西的大片土地。国民党军则趁势从静宁、会宁追至陕甘苏区的门口,形势十分危急。

按照新的战略计划,红军主力于11月12日开始由同心城、王家团庄、李家堡之线东移。至15日,红一方面军主力移至豫旺堡以东山区;红二方面军移到环县及其西南地区;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移到豫旺县城以东的萌城、甜水堡地区。此时,国民党军毛炳文部正准备西渡黄河追击红军西路军;同红军有统战关系的东北军王以哲部前进缓慢;曾万钟第3军在进到同心城后停止前进;唯有胡宗南之第1军行动积极,孤军冒进,分三路向豫旺县城进攻。这就为红军歼击该敌提供了有利时机。

当时,红军所在的陕甘宁交界处,是黄土高原最贫瘠的地区,人口稀少,干旱少雨,物产有限。数万红军云集此地,不仅难以补充兵员、筹集物资,且作战空间十分有限。而红军刚刚会师,红二、四方面军经过长途跋涉,红一方面军则刚经过连续作战,都十分疲惫。一旦反围剿失利,红军甚至会被迫离开陕甘,东渡黄河,再次战略转移。类似情况在长征中就发生过,红二、六军团在贵州毕节本想建立根据地,结果在军事压力下不得不继续转战。因此,红军必须痛击中央军,方能确保陕甘苏区的安全。

中革军委根据敌情和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的建议,于11月14日和15日接连下达指示,指出:“敌既继续向我进攻,目前中心是打破敌之进攻,然后才能开展局面,才有利于统一战线。否则敌以我为可欺,不但局面不能开展,与南京之统一战线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军主力“应即在豫旺县城以东,向山城堡迅速靠近,集结全力,准备打第一仗”。中央军委还规定,各兵团首长须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之命令。据此,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决定发起山城堡战役,狠狠打击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已经到达前方的周恩来与朱德、彭德怀等共同指挥了这次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