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清朝·努尔哈赤】雄才大略的后金首领

后金的创始人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他出身于女真族,也就是满族的前身。女真族曾在北宋末年兴起,建立了大金王朝,相继攻灭了契丹族的辽朝和北宋,疆域横跨东北与中原地区,曾显赫一时。努尔哈赤幼年时在明朝辽东经略李成梁家为奴,经历了艰苦生活的磨练。他胸有大志,决心要改变女真各部落间四分五裂互相仇杀的局面,统一整个女真。当时女真部落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东海女真三大部分,努尔哈赤属于建州女真。明朝万历十一年,努尔哈赤以父祖留下的13副甲胄起兵,开始了统一女真的战争。

图片 1萨尔浒之战示意图
1619年,明朝与努尔哈赤领导的后金发生了一场萨尔浒战役,最终后金大胜,掌握了战略主动权。明军主帅杨镐兵败之后立即引咎辞职,后被处决。那么在萨尔浒之战前夕,双方实力如何?
后金方面
北宋末期,女真完颜等部建立金朝,从东北进入黄河流域,另一些部落仍留居东北。明朝初年,这些留居东北的部落分为海西、建州、东海三大部。1583年至1588年(万历十一年至万历十六年),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各部,又合并了海西与东海诸部,控制了东临大海、西界明朝辽东都司辖区、南到鸭绿江、北至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等广大地区,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确立了兼有军事、行政、生产三方面职能的八旗军制。八旗士兵出则为兵,入则为民。开始时只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1614年又增编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每旗可出兵7千5百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等城堡,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
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年号天命,称金国汗,以赫图阿拉为都城。
明朝方面
明朝统一中国后,在东北设官置治,建卫设防。万历时从鸭绿江至嘉峪关设置“九边”即九个重镇,其中辽东辖今辽宁大部地区。明朝对女真各部的统治,一面以羁糜政策笼络其首领,封官晋爵赏赐财物;一面分化女真各部,使其互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
在明与后金对抗中,居于开原附近的女真族叶赫部,为避免被努尔哈赤吞并,依附明朝,反对后金。鸭绿江以东的朝鲜李氏王朝,也倾向于明朝。蒙古察哈尔部,住在归化城与承德之间,与后金对立,但同明的关系也好坏无常。住在大兴安岭南部的蒙古科尔沁部与住在大凌河以北的蒙古喀尔喀部,倾向并依附后金,常与后金配合,袭扰辽东。
明朝晚期,因忙于镇压关内农民起义,无力顾及辽东防务,驻守辽东的明军,训练荒废,装备陈旧,缺粮缺饷,虚额10余万,实有兵不过数万。加上政治腐败,守备分散,军队战斗力差。

努尔哈赤是明朝末年我国东北少数民族女真族的一位杰出首领,是后来清王朝的奠基人。

图片 2

那时候,女真族主要分为建州部、长白山部、扈伦部和东海部。每个大部又分成许多小部,这些小部落为了扩大势力,掠夺财物,
经常互相攻打。1583 年,
扈伦部的尼堪外兰说动明朝的辽东总兵李成梁攻打建州部的阿台。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想劝说阿台投降明军,没想到明军攻打得很急,
他们还没有说服阿台,明军已打破城寨杀进来,觉昌安和塔克世都在混乱中被杀死了。

努尔哈赤是一个天才军事家,他采取了先内后外、先弱后强、远交近攻等策略,历经了兆佳城之战、马尔敦城之战、浑河之战、鄂尔浑城之战、克山寨之战,首先统一了建州女真部落。然后拉拢分化了海西女真中较强的叶赫、乌拉二部落,趁机灭掉了孤立的哈达和辉发部落。在暂时无后顾之忧后,努尔哈赤又进兵进攻比较分散的东海女真,经17年不停进攻,全部征服了东海女真,海西女真的乌拉部也闻风归降。至此,除叶赫部外,努尔哈赤已征服其它女真各部,占有了东到日本海,西到辽河,南到鸭绿江,北到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的广大地区。在统一女真各部的过程中,努尔哈赤建立了八旗军制,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后来增编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每旗设一首领,叫固山额真,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平时生产,战时从军,每旗可出兵7500人左右,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通过八旗军制,努尔哈赤将女真人紧紧团结在一起,保证了生产和战争的需要。

那时候, 努尔哈赤还不敢同明军开仗,
他就把复仇的目标,对准了尼堪外兰。他把那些对尼堪外兰不满的部落都联合起来,没费什么力气就打败了尼堪外兰,
不久, 就统一了女真建州部,
势力越来越大。到了公元1587年,他就在呼兰哈达山角下修了一座城,叫费阿拉城,把大本营迁到那里。

努尔哈赤的兴起,引起了周围部族的惊慌。公元1593年,叶赫、哈达等9
个部落联合起来,分兵3
路围攻费阿拉城。努尔哈赤听到这个消息,一点儿也不惊慌,他让部下只管放心大胆地休息。将士们不知道他葫芦里藏的什么药,就半夜里悄悄摸到努尔哈赤的屋子外面,想探听点消息,没想到努尔哈赤早就睡着了,他们只听见努尔哈赤的打鼾声,又平稳又香甜。第二天,
他们问努尔哈赤: “敌人大军就要压境,你怎么还能睡得这么踏实呢?
”努尔哈赤说:
“我早就料到迟早要打这一仗。过去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倒是担着一份心,要时时提防着,
现在知道他们已经来了,我还操什么心呢? ” 将士们还不放心,又问道:
“敌人人多,咱们人少, 你有把握对付他们吗? ”努尔哈赤说:
“敌人人数虽然多,可是各有各的打算, 决不会同心协力地攻打咱们,
卖力气的只是少数跟咱们有仇恨的首领,咱们只要能把那几个首领杀了,9部的兵马肯定会不战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