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第二节 开辟疆土,御驾亲征

在芒市河与缅兵遭遇,由此上演了一场着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元缅芒市河之战。

忽必烈在统一中国之后,又开始了新的开疆扩土的征伐战争。在随后的时间里,他多次御驾亲征,先后征伐日本,高丽,安南等国,虽然多次征战都是无功而返,但是,蒙古帝国的影响力已经威震世界。
元朝人最初也是想要把东南亚热带雨林地区,纳入到他们的统治版图之内。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元朝最后和这些东南亚的国家友好相处。在这当中,有占城、缅甸等诸多国家。
占城地处今越南南部一带,当时在安南南方独立立国。元军攻陷南宋首都临安以后,进军闽广,扫荡宋朝残余势力,至元十六年,最后灭亡宋朝。
元朝大将唆都在扫荡宋朝残余势力期间,于至元十五年派遣使者进入占城,进行招抚工作。使者回来以后,说占城有归附之意。于是,忽必烈下诏颁
给占城国王虎符,授以荣禄大夫,封为占城郡王。
至元十七年占城国国主就派遣使者到元廷称臣纳贡了。
至元十七年,忽必烈封占城国国主为占城国王,同时在占城设占城行省,以作为对外扩张的据点。当时,占城国王摄于元朝威力,甘愿称臣,
可占城王子补的不服,不愿意受制于元朝。就在占城国王正式向元朝称臣的那一年,元朝派遣何子志、皇甫杰出使遣国,派遣尤永贤、亚阑出使马八儿国,
进行招抚。当元朝使者之船经过占城时,均被占城王子补的所扣留。忽必烈听说自己派出的使者被扣,大怒,立即发江浙、福建、湖广兵五千,海船百艘,战船二千
五百艘,由唆都率领,自广州航海,大举征伐占城。忽必烈声称老王无罪,逆命者乃其子与一蛮人耳。苟获此两人,当依曹彬故事,百姓不戮一人。占城听说元
朝大军来攻,兵治木城,四面约二十余里,起楼棚,立梢炮百余座,严阵以待。占城国王也亲率大军屯于木城之西,以为应援。
至元二十
年正月,唆都指挥元朝大军进攻木城,占城兵虽然奋力抵抗,仍然不是元军对手,木城很快被攻破,占城国王退保大州西北的鸦候山,一面集结兵
力,一面遣使诈降。前来诈降的使者声称,吾祖父、伯、叔,前皆为国王,至吾兄,今孛由补剌者吾杀而夺其位。斩我左右二大指,我实怨之。愿
禽孛由补刺者吾、补的父子,及大拔撒机儿以献。请给大元服色。元军信以为真。后来,居于占城的唐人曾延前来元营说,占城国王逃于大州
西北的鸦候山,聚兵三千余,并招集他郡之兵,遣使安南、真腊等国借兵,不日将与官军交战,害怕唐人泄漏其事,将尽杀之。至此,曾延等人才逃出来。元军不信
曾延等人的话,将其交于宝脱秃花,宝脱秃花诬蔑曾延为占城奸细。元军又相信不疑,并随宝脱秃花进讨占城国王,亲脱秃花并非真降元,而是占城的奸细,他诱使
元军深入大州城西林地,突然不见,元军方知上当受骗。这时,占城军兵蜂拥而出,截断元军归路,元军殊死战斗,方得突围而出,驻守待援。忽必烈又令皇子脱欢
与李恒等率兵增援。并领导征伐木城之役。脱欢等假道安南,安南不允,于是,脱欢等变征伐-与城为征伐安南。征伐占城的唆都以接济困难,领兵撤还,与脱欢会
合共伐安南,结果为安南所败。唆都撤离占城以后,江淮行省派遣的援军由忽都虎率领到达占城,忽都虎见营舍烧尽,才知唆都大军已经撤退。
至元十一年,忽都虎派遣百户陈奎招抚占城国王来降。占城军队虽然一度打败元军,但损失惨重,自知难与元军对抗,遂派遣通事使元,表示愿意
纳降。忽都虎见占城愿降,很高兴,但仍按忽必烈的旨意,令占城国王父子奉表进献,占城王表示来年派遣嫡子入朝。占城再次臣服于元朝。后来,忽必烈曾想再次
出兵征伐占城,但没有施行,双方一直保持和平相处的关系,东南亚局势基本稳定。
缅国,即今缅甸。在忽必烈即位前后,缅国势力逐步强盛起来,缅王联合建昌、金齿诸部,成为雄踞西南的一个比较强大的政权。
至元八年,忽必烈派遣使者出使缅国诏谕蒲目王朝那罗梯诃波土归附纳贡,没有结果。至元十四年,金齿千额总管阿禾归附元朝,缅王十分不满,遂提兵进攻,金齿千额总管阿禾派兵来攻,自知难敌,赶忙告急于元朝。
忽必烈得讯,即派遣大理路蒙古千户忽都和大理路总管信直日出兵增援。忽都与信直日昼夜兼行,很快与缅军相遇于一条河边。当时,缅军约有四五万人,战象八
百,马万匹,而忽都和信直日的军队则只有七百人,力量十分悬殊。缅军很快摆开阵势,大象皆披铠甲,背负战楼,两旁夹大竹筒,竹筒内放置短枪数十,乘象者可
以随意取出击刺。整个布阵严整雄伟,排列有序。元军从来来见过这样的象队,忽都认真观察缅军象队后,下令说:贼众我寡,当首先冲击太河北边的军队,等到
河北军队一乱,乘势冲杀,可以败敌。于是,忽都将军队分成三队,他亲自率领一队,信直日率领一队,脱岁脱孩率领一队。当各队进入有利地形之后,忽都一声
令下,与缅军冲杀起来。元军起射,一排排箭支有计划地飞向象队,象队很快死伤过半,负伤者奔逃,散入林中,楼甲等一切战具尽毁。缅军狼狈败退。信直日率军
追击三里多路,到达一寨门前,突然从南面涌出万余缅军,绕到元军背后,有形成前后夹击之危险。信直日马上返回忽都处,报告了这一消息,忽都认真分析了军利
弊,并,命军人进至河岸,以骑兵快速出击,大败缅军,接着,乘胜追击三十余里,连破数寨。缅兵与象马自相蹂践。死者无数,装满二条大壕沟。元军虽然受伤者
较多,但死亡者极少。随后,云南行省卫派遣纳速刺丁率军3840余人征缅,兵至江头城,招降磨欲等百余寨。
至元十七年,纳速剌丁上奏说,缅国地形势都在我的眼中。原来奉旨,如果重庆诸郡平定,然后有事缅国。现在四川已经平定,请增加兵力征讨缅国。忽必烈征求大臣的意见,皆谓缅国可伐。于是,忽必烈开始积极进行大规模征伐缅国能准备。
至元二十年,忽必烈准备就绪,特命宗王相吾答儿、参知政事也罕的斤等率领军队大举进攻缅国,相吾答儿派遣一军取道阿昔江,到达镇西阿禾
江,顺流而下,包围江头城,以切断缅军水路。又遣一军从骠甸直驱其国,与另一支扫罗碧甸进军的部队相会合,攻破江头城,接着又拔太公城。元军进展顺利,建
都及金齿十二部望风而降。缅王一看形势不好,遣使赴元首准备纳款请和,孟乃甸白衣头目裎塞则反对纳款,阻其道路,不准通行。缅王纳款请和的愿望落了空。

忽必烈在统一中国之后,又开始了新的开疆扩土的征伐战争。在随后的时间里,他多次御驾亲征,先后征伐日本,高丽,安南等国,虽然多次征战都是无功而返,但是,蒙古帝国的影响力已经威震世界。
元朝人最初也是想要把东南亚热带雨林地区,纳入到他们的统治版图之内。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元朝最后和这些东南亚的国家友好相处。在这当中,有占城、缅甸等诸多国家。
占城地处今越南南部一带,当时在安南南方独立立国。元军攻陷南宋首都临安以后,进军闽广,扫荡宋朝残余势力,至元十六年,最后灭亡宋朝。
元朝大将唆都在扫荡宋朝残余势力期间,于至元十五年派遣使者进入占城,进行招抚工作。使者回来以后,说占城有归附之意。于是,忽必烈下诏颁
给占城国王虎符,授以荣禄大夫,封为占城郡王。
至元十七年占城国国主就派遣使者到元廷称臣纳贡了。
至元十七年,忽必烈封占城国国主为“占城国王”,同时在占城设占城行省,以作为对外扩张的据点。当时,占城国王摄于元朝威力,甘愿称臣,
可占城王子补的不服,不愿意受制于元朝。就在占城国王正式向元朝称臣的那一年,元朝派遣何子志、皇甫杰出使遣国,派遣尤永贤、亚阑出使马八儿国,
进行招抚。当元朝使者之船经过占城时,均被占城王子补的所扣留。忽必烈听说自己派出的使者被扣,大怒,立即发江浙、福建、湖广兵五千,海船百艘,战船二千
五百艘,由唆都率领,自广州航海,大举征伐占城。忽必烈声称“老王无罪,逆命者乃其子与一蛮人耳。苟获此两人,当依曹彬故事,百姓不戮一人”。占城听说元
朝大军来攻,“兵治木城,四面约二十余里,起楼棚,立梢炮百余座”,严阵以待。占城国王也亲率大军屯于木城之西,以为应援。
至元二十
年正月,唆都指挥元朝大军进攻木城,占城兵虽然奋力抵抗,仍然不是元军对手,木城很快被攻破,占城国王退保大州西北的鸦候山,一面集结兵
力,一面遣使诈降。前来诈降的使者声称,“吾祖父、伯、叔,前皆为国王,至吾兄,今孛由补剌者吾杀而夺其位。斩我左右二大指,我实怨之。愿
禽孛由补刺者吾、补的父子,及大拔撒机儿以献。请给大元服色”。元军信以为真。后来,居于占城的唐人曾延前来元营说,占城国王逃于大州
西北的鸦候山,聚兵三千余,并招集他郡之兵,遣使安南、真腊等国借兵,不日将与官军交战,害怕唐人泄漏其事,将尽杀之。至此,曾延等人才逃出来。元军不信
曾延等人的话,将其交于宝脱秃花,宝脱秃花诬蔑曾延为占城奸细。元军又相信不疑,并随宝脱秃花进讨占城国王,亲脱秃花并非真降元,而是占城的奸细,他诱使
元军深入大州城西林地,突然不见,元军方知上当受骗。这时,占城军兵蜂拥而出,截断元军归路,元军殊死战斗,方得突围而出,驻守待援。忽必烈又令皇子脱欢
与李恒等率兵增援。并领导征伐木城之役。脱欢等假道安南,安南不允,于是,脱欢等变征伐-与城为征伐安南。征伐占城的唆都以接济困难,领兵撤还,与脱欢会
合共伐安南,结果为安南所败。唆都撤离占城以后,江淮行省派遣的援军由忽都虎率领到达占城,忽都虎见营舍烧尽,才知唆都大军已经撤退。
至元十一年,忽都虎派遣百户陈奎招抚占城国王来降。占城军队虽然一度打败元军,但损失惨重,自知难与元军对抗,遂派遣通事使元,表示愿意
纳降。忽都虎见占城愿降,很高兴,但仍按忽必烈的旨意,令占城国王父子奉表进献,占城王表示来年派遣嫡子入朝。占城再次臣服于元朝。后来,忽必烈曾想再次
出兵征伐占城,但没有施行,双方一直保持和平相处的关系,东南亚局势基本稳定。
缅国,即今缅甸。在忽必烈即位前后,缅国势力逐步强盛起来,缅王联合建昌、金齿诸部,成为雄踞西南的一个比较强大的政权。
至元八年,忽必烈派遣使者出使缅国诏谕蒲目王朝那罗梯诃波土归附纳贡,没有结果。至元十四年,金齿千额总管阿禾归附元朝,缅王十分不满,遂提兵进攻,金齿千额总管阿禾派兵来攻,自知难敌,赶忙告急于元朝。
忽必烈得讯,即派遣大理路蒙古千户忽都和大理路总管信直日出兵增援。忽都与信直日昼夜兼行,很快与缅军相遇于一条河边。当时,缅军约有四五万人,战象八
百,马万匹,而忽都和信直日的军队则只有七百人,力量十分悬殊。缅军很快摆开阵势,大象皆披铠甲,背负战楼,两旁夹大竹筒,竹筒内放置短枪数十,乘象者可
以随意取出击刺。整个布阵严整雄伟,排列有序。元军从来来见过这样的象队,忽都认真观察缅军象队后,下令说:“贼众我寡,当首先冲击太河北边的军队,等到
河北军队一乱,乘势冲杀,可以败敌。”于是,忽都将军队分成三队,他亲自率领一队,信直日率领一队,脱岁脱孩率领一队。当各队进入有利地形之后,忽都一声
令下,与缅军冲杀起来。元军起射,一排排箭支有计划地飞向象队,象队很快死伤过半,负伤者奔逃,散入林中,楼甲等一切战具尽毁。缅军狼狈败退。信直日率军
追击三里多路,到达一寨门前,突然从南面涌出万余缅军,绕到元军背后,有形成前后夹击之危险。信直日马上返回忽都处,报告了这一消息,忽都认真分析了军利
弊,并,命军人进至河岸,以骑兵快速出击,大败缅军,接着,乘胜追击三十余里,连破数寨。缅兵与象马自相蹂践。死者无数,装满二条大壕沟。元军虽然受伤者
较多,但死亡者极少。随后,云南行省卫派遣纳速刺丁率军3840余人征缅,兵至江头城,招降磨欲等百余寨。
至元十七年,纳速剌丁上奏说,“缅国地形势都在我的眼中。原来奉旨,如果重庆诸郡平定,然后有事缅国。现在四川已经平定,请增加兵力征讨缅国。”忽必烈征求大臣的意见,皆谓缅国可伐。于是,忽必烈开始积极进行大规模征伐缅国能准备。
至元二十年,忽必烈准备就绪,特命宗王相吾答儿、参知政事也罕的斤等率领军队大举进攻缅国,相吾答儿派遣一军取道阿昔江,到达镇西阿禾
江,顺流而下,包围江头城,以切断缅军水路。又遣一军从骠甸直驱其国,与另一支扫罗碧甸进军的部队相会合,攻破江头城,接着又拔太公城。元军进展顺利,建
都及金齿十二部望风而降。缅王一看形势不好,遣使赴元首准备纳款请和,孟乃甸白衣头目裎塞则反对纳款,阻其道路,不准通行。缅王纳款请和的愿望落了空。

金沙国际登录网址,芒市河之战指元至元十四年,元将忽都等率军于芒市河,云南龙陵西南流入龙川江)击败缅军进攻的作战。此战,元军充分发挥骑兵优势,分三队合击,取得了以少胜多的战果。

中国元世祖至元年间,随着元王朝在云南行省统治的日益稳固,统治者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云南行省西南的缅国,意图将其纳为藩属贡国。

至元八年,世祖遣乞台脱因等出使缅国,诏抚缅王。缅国蒲甘王朝那罗梯诃波帝派使者价博到达大都,随后元廷派使回访,两国间建立了初步的联系。至元十年,世祖又以“乞台脱因充礼部郎中,与勘马剌失里及工部郎中刘源、工部员外郎卜云失充国信使副,持诏往谕,征其子弟大臣来朝。”元使到达缅国后,因为不愿依从缅俗,脱去马靴赤脚觐见缅王,结果被妄自尊大的缅王下令处死。

此时的元廷因为消息的阻塞,对使节们的悲惨遭遇一无所知,不过云南行省见使臣经年不归,而缅方又毫无通问的表示,便向朝廷建议出兵征讨缅国。世祖则示意先观其动向再做决定,不久云南传来“遣金齿千额总管阿禾探得国使已达缅,俱安”的消息,元廷更无意战争,坐候使节回还报信。于是,就在这元朝君臣以为事态得宁静等喜讯之时,缅国却率先发动了对元朝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