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胡锦涛:从五方面大力培育当代军人核心价值观

抗日战争中我军官兵价值观培育研究时间:2015-09-23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本文字数:4232字
图片 1

  ■新华社记者 贾永 曹智 白瑞雪 人民日报记者 袁建达 朱思雄

  新华网北京12月30日电
(新华社记者徐壮志、解放军报记者曹瑞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近日在军队一次重要会议上提出,要围绕强化官兵精神支柱,大力培育“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抗日战争时期,我军紧贴时代要求,明确了军人价值观的核心内容,并在实践中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军人价值观培养与塑造活动,激发广大官兵不断追求人生理想,自觉在战争实践中践行军人价值观,使其在烽火硝烟中不断得到了完善和升华,成为传承红军光荣传统和中华民族精神的强大载体,为我军发展壮大和赢得抗战胜利奠定了深厚基础。

  一个民族拥有了崇高的价值追求,就拥有了走向振兴的航标;

  胡锦涛指出,军人核心价值观对军人思想道德和行为方式起着主导作用。我军作为一支无产阶级性质的新型人民军队,从创建之初就确立了体现我军性质和宗旨的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这是我军战斗力的重要源泉,是我们必须十分珍视的政治优势。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我军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并赋予新的时代内涵,着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这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方面,是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的现实需要,是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必须作为思想政治建设的重要基础工程抓紧抓好,使我军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得到传承和发扬,为官兵全面发展和履行使命提供强大精神力量。

  一、抗日战争中我军官兵价值观培育的历史回顾

  一支军队拥有了崇高的价值追求,就拥有了立于不败之地的精神支柱。

  胡锦涛强调,忠诚于党,就是要自觉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信念,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党指挥。热爱人民,就是要忠实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视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重于一切,永葆人民子弟兵政治本色,与人民群众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为人民无私奉献。报效国家,就是要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把个人的前途命运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贡献力量。献身使命,就是要履行革命军人神圣职责,爱军精武,爱岗敬业,不怕牺牲,英勇善战,坚决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的新世纪新阶段军队历史使命。崇尚荣誉,就是要自觉珍惜和维护国家、军队、军人的荣誉,视荣誉重于生命,自觉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弘扬革命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精神,提高素质、全面发展,争创一流、建功立业,贞守革命气节,严守军队纪律。

  抗日战争中,我军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制定了具体的军人价值规范,并通过灵活多样的价值观教育,为官兵价值观的培育提供了明确目标,营造了良好舆论氛围。

  新世纪新阶段,人民军队建设和发展的历史条件发生了深刻变化: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的当今世界,国际政治和思想文化领域斗争日趋激烈;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国际国内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

  胡锦涛指出,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五个方面是相互联系的整体,是反映我军官兵与党、人民、国家、军队的关系以及我军官兵相互间关系最基本、最核心的价值观念,体现了我军优良传统、时代发展要求、官兵价值追求的统一,必须全面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并大力加以倡导和培育。要坚持不懈地用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引领官兵的思想和行为,引导官兵始终保持政治坚定和思想道德纯洁,真正做到打得赢、不变质。要把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融入部队建设的方方面面,抓好思想教育、舆论引导、文化熏陶、典型示范、实践养成、制度保障,使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为官兵普遍理解认同、自觉培养践行。

  (一)毛泽东思想的完善和提升,为培育军人价值观奠定了理论根基。抗战时期,毛泽东思想走向系统化和成熟化。毛泽东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紧密结合中国革命实践,对中国革命的许多重大问题进行了多角度、多层次的阐述和论证,为我军军人价值观的培育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支撑。首先,提供了革命军人人生价值目标。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等文章中,对革命军人的人生理想进行了阐述,提出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人崇高理想。1937
年 10 月 19
日,在纪念鲁迅逝世一周年大会上,毛泽东作了《论鲁迅》的着名讲话,把被誉为“民族魂”的鲁迅先生看作是当代中国新人格的完美典型,并号召军民学习这种精神。其次,提供了革命军人行为准则和规范。刘少奇对毛泽东思想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他撰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针对军人人生理想与道德修养的必要性、内容、具体途径作了全面阐述。朱德在其一系列着作中重点论证了革命英雄主义,揭示了军人遵纪善战的理想信念,进一步丰富了革命军人的人生价值观。这一切,都为引导广大官兵坚定革命理想提供了正确方向。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如何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确保我军始终成为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确保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确保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

  (二)紧贴时代背景开展教育活动,增强官兵对军人价值观的感性认同。1943
年开展了作为整风运动成果之一的拥政爱民运动,涌现出许多爱民模范集体和个人,在有力促进党政军民大团结的同时,也让“拥政爱民”思想深入军心民心。1944年我军结合学习《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突出强调改善官兵关系,普遍进行官兵关系的检讨,开展尊干爱兵运动,将官兵一致原则内化到军人价值观中。发挥革命军事文化“齿轮和螺丝钉”的作用,大力开展战地文化宣传活动,是抗战时期我军进行军人价值观培育的重要方法。在战火不绝的年代,我军着力构建了立足现实、讲究速效的“革命功利文化”.

  党中央、中央军委纵览人民军队成长壮大的历史和当今世界发展大势,明确提出:必须把大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作为思想政治建设的重要基础工程抓紧抓好,使我军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得到传承和发扬,为官兵全面发展和履行使命提供强大精神力量。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我党就各根据地实际情况加强了战场宣传队伍建设,结合日寇暴行和军民抗战事迹创作了大量现实感强、民族性鲜明、阶级立场坚定的作品,利用报刊、戏剧、歌曲等短平快的形式进行军人理想道德与价值追求宣传,想尽一切办法活跃部队文化生活,甚至把舞台搬到了阵地前沿。

  (一)

  战地文化宣传活动的普遍开展,增强了官兵的革命荣誉感、责任感和使命感,极大地激发了官兵的立功热情。

  核心价值观是一支军队具有强大战斗力、能够有效履行使命的精神支柱,是军队的灵魂、官兵的“精气神”。

  (三)发挥先进典型示范感召作用,引导官兵自觉升华理想信念。1937 年 10
月 23
日,毛泽东给陕北公学题词:“要造就一大批人,这些人是革命的先锋队,这些人具有政治远见。

  我军作为一支无产阶级性质的新型人民军队,从创建之初就确立了体现我军性质和宗旨的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这些人充满着斗争精神与牺牲精神,这些人是胸怀坦白的、忠诚的、积极的与正直的。这些人不谋私利,唯一的是为着民族与社会的解放。”这就鲜明地勾勒出了军人的人格形象。当时,我军把革命的道德理想具体化、典型化、形象化,在树立先进典型时注重类型的全面性,发现和树立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类型的榜样,充分发挥了其对军人价值观的引导、教育和示范功能。例如,为人民默默奉献而牺牲的张思德、与敌人血战到底的狼牙山五壮士、通过艰苦奋斗创造了“陕北江南”的
359 旅等。我党我军的领导人也在以各自的良好形象影响和教育着广大官兵。1942
年 12 月 15
日,邓小平撰写的《庆祝刘伯承同志五十寿辰》一文,刊载于《新华日报》华北版特刊上,以祝寿的名义称赞刘伯承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党并为之奉献了全部精力,向社会各界展示了八路军高级将领的良好形象。周恩来提出“:要把思想改造看成像空气一样,非有不可。”1943年,他把自己长期自我修养的经验加以概括,写下了《我的修养要则》,主要内容包括加紧学习、习作合一、同不正确思想作斗争、不脱离群众等具体修养方法。

  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同志为我军确立了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提出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大力倡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革命精神;

  二、抗日战争中我军官兵价值观培育的主要特点

  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邓小平同志强调我军“始终要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发扬“五种革命精神”,培育“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革命军人;

  在抗日救亡的烽火硝烟中,为使广大官兵保持良好的政治觉悟和高昂的战斗意志,各级党组织十分注重培育和塑造军人价值观。这个时期的培育活动,呈现出三个鲜明特征。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江泽民同志要求我军做到“打得赢、不变质”,强调铸牢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军魂,倡导开展“爱国奉献、革命人生观、艰苦奋斗和尊干爱兵”教育……

  (一)在本质层面,与革命理想紧密相联。一般而言,人是从其他社会关系中汲取养分而形成自身人格的,经济关系是人最基本的社会关系。由于军队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因而军人的价值观在本质上表现为军人特有人格属性的同时,政治属性是其更为显着的标志,它决定了军人特有的价值追求。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灵魂,也是我军官兵价值观政治性的集中体现。抗日战争是在国共两党结成民族统一战线的特殊条件下进行的,这就涉及党要不要掌握对军队绝对领导权的问题。毛泽东指出“: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后,必须加强党的领导,保持和发扬十年斗争的光荣传统,坚决执行党中央和军委会的命令,保证红军在改编后成为共产党的党军。”面对国民党向人民军队进行渗透的企图和党内右倾投降主义的不良影响,党和军队高层始终清醒地认识到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极端重要性,及时加强和改进政治教育方式,提高官兵的政治觉悟,保证了我军的无产阶级性质,最终把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推进到了人民军队建设根本原则的高度。“听党指挥”的政治要求成为我军官兵价值观的第一准则,也成为军人人生修养的最基本要求。

  进入新世纪新阶段,国际国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我军历史使命有了新的拓展。胡锦涛同志着眼我军永葆政治本色、实现科学发展和有效履行使命,高度重视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二)在内涵层面,与民族情感高度融合。价值观根源于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具有社会历史的本质。不同的历史时期,军队的性质、宗旨不同,军人价值取向的原则、规范、特征也不同。中国古代军队倡导“德治”,以“仁”为本,强调“杀身成仁”“先国后家”的献身精神。抗战时期我军价值观最显着的特色,是传承和发扬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中华民族传统精神。“七七”事变后,亡国灭种的危机促使国内两大阶级由对立转为携手抗战,国内形势的转变直接导致我军官兵价值追求的指向、基本原则、主要规范发生了变化。中共中央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开展国民精神总动员运动告全党同志书》中,对爱国主义进行了提炼,号召全国同胞实行“对国家尽其至忠,对民族尽其大孝”的最高民族精神。我军在战场上充分体现了这种民族精神的价值,并将其融合成独具民族特色的抗战精神,具体表现为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张思德精神、南泥湾精神等,这就为民族精神注入了新的时代内容。

  2004年9月20日,胡锦涛同志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强调指出,我军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包含着我军建设的一系列基本原则和根本制度,包含着我军特有的革命精神和革命作风,是我军70多年发展积累起来的宝贵精神财富,也是我军的传家法宝。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社会环境如何变化,我军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永远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