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2189万的西汉银碗领衔佳士得London神州最先金牌银牌器专拍

图片 1

图片 2

摘要: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陈小利 黄金涨!涨!涨!
黄金又涨回了六年前的价格,当年打败华尔街的“中国大妈”终于开始赚(jie)钱(tuo)了。

纽约时间2019年9月12日,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 –
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专场圆满收官,本场共101件金银器上拍,成交率高达85%,斩获12,211,250美元,不少拍品超估价成交。其中,本场封面拍品、一千克的唐代鎏金花鸟纹莲瓣式银盌以29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349.5万美元成交,被1312号藏家竞得,摘得本场桂冠。第二名是元金刻缠枝牡丹纹龙首柄杯253.5万美元成交,超拍前低估价4倍多。公元前6世纪至5世纪金蟠虺纹刀鞘首和元代金刻牡丹纹盘均以59.1万美元成交,并列第三名。

原标题:战报 | 50万-100万美元,能在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买下什么?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佳士得纽约2019秋亚洲艺术周各专场成交情况 今秋,…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陈小利

此专场释出的拍品,多为卡塔尔王子萨德于2008年伦敦蘇富比购入的卡尔坎普旧藏。可惜,这位艺术收藏家在2014年辞世,终年48岁。萨德生前是卡塔尔文化及文物部长,总计花逾10亿美金购买艺术品。

原标题:战报 | 50万-100万美元,能在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买下什么?

  黄金涨!涨!涨!

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 – 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专场高价拍品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黄金又涨回了六年前的价格,当年打败华尔街的“中国大妈”终于开始赚(jie)钱(tuo)了。

No.1

佳士得纽约2019秋亚洲艺术周各专场成交情况

  黄金,谁见了都想囤,特别是兼具艺术性、历史文化价值的古代金银器。

今秋,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中国书画”、“金紫银青 –
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珍藏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等6场拍卖现已结束,816件精品上拍,共诞生3件两百万以上拍品和一场白手套,收获41,641,250美元,约合人民币2.95亿元。

  回望2008年,金融风暴背景下,张晓刚、岳敏君、徐冰等多位当代艺术家刷新其作品的拍卖纪录,特别是曾梵志《面具系列No.6》以6700万元成交,创造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高;纵观整体行情,当年最热的竟不是“当代艺术”,而是金银器!

而2019年春季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共8大专场,取得成交总额79,285,375美元,折合人民币逾5.3亿元,总成交率达到87%,共有856件拍品成功拍出,其中46%的成交价超过拍前高估价;14件拍品单件成交超过100万美元。可见中美贸易战对今秋纽约亚洲艺术周的影响不小,最直观的一点就是美元走强,藏家付钱时会再三斟酌,同等品质的拍品是否值得在纽约交易?

  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宽18.5cm、重量1.28kg

佳士得纽约2019秋亚洲艺术周成交高价排行榜

  香港蘇富比2008年春拍

卡尔‧坎普

  成交价:116,807,500港币

对总成绩贡献最大的是“金紫银青 –
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专场
,101件拍品,86件成交,成交率达85%,总槌价996万美元,几乎是510万美元总估价1倍。全场总成交额近1220万美元,有4件拍品进入成交高价前十榜单。今次上拍的卡尔坎普旧藏,大多都在2008年的拍卖上释出,并被已故卡塔尔王子萨德购入。这些金银器在他逝世后,再次现身拍卖场。

  创下中国金银器世界拍卖纪录,至今无人超越

佳士得CK旧藏金银器:让顶级古董商埃斯卡纳齐念念不忘

  这件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在香港蘇富比2008年春拍
(2008年4月11日)“帝廷金辉—珍贵明清御制金器”专场上以1.16亿港币成交,创下中国金银器世界拍卖纪录,至今无人超越!拍品以咨询价形式上拍,从5000万港元开拍,5200万、5500万、6500万港币,很快加价至1亿港币,加佣金最终以1.168亿港元顺利易主,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创下中国金银器世界拍卖纪录,远高于6000万港元的底价,据传得主为伦敦古董商Richard
Littleton。

非常罕见的鎏金莲纹银盌,唐朝,直径为24.5厘米‘

  Lot 104牡丹纹龙首金杯,宋代

估价:2,000,000-3,000,000美元

  2008年伦敦蘇富比成交价£692500

成交价:349.5万美元

  571元 金刻缠枝牡丹纹龙首柄杯

唐朝鎏金莲纹银盌局部

  宽11.2厘米 72.1克

本场封面拍品、一千克的唐代鎏金花鸟纹莲瓣式银盌以29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349.5万美元成交,由佳士得中国艺术品部专家高丽娜替客户投得,摘得本场桂冠,亦是本次纽约秋拍的最贵拍品。此银碗于2008年上拍时,连佣以114万英镑成交,事隔11年后升值880万元。

  估价:60-80万美元

元 金刻缠枝牡丹纹龙首柄杯

  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2019年9月12日举槌

估价:60万-80万美元

  一个月后,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举行了最为惊人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中国珍贵金属作品杰作:
早期黄金和白银”
,销售额总额为930万英镑(约合1809万美元),126个拍品仅有3件未售出。

成交价:253.5万美元

  548唐 银局部鎏金镂空鸳鸯莲纹钗一对长28厘米

第二名是蒙古人达官贵族使用的元代金刻缠枝牡丹纹龙首柄杯253.5万美元成交,超拍前低估价4倍多。此金杯于2008年上拍时,连佣以872,550英镑,11年后升值815万元。公元前6世纪至5世纪金蟠虺纹刀鞘首和元代金刻牡丹纹盘均以59.1万美元成交,并列第三名。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拍品都在11年后升值,对比两次成交总额可以发现,差距甚少。

  估价:4-6万美元

佳士得纽约“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珍藏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

  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2019年9月12日举槌

行方于拍前,突然把多件拍品转为无底价

  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差不多100件唐宋年间的银器、还有一小部分更早的金器,其来源被蒙上了一道神秘的面纱。这些藏品的主人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尽管在市场上这方面的藏品并没有出现过。

佳士得纽约“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珍藏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不负众望,带来84件拍品,全部成交,以明、清瓷器为主,斩获500万美元,比拍前最低估价超出310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行方于拍前,突然把多件拍品转为无底价上拍,这或许是促成好成绩的原因之一吧。

  伦敦蘇富比图录中,紧接着封面页出现的一则短消息加重了这种神秘气息。标题是“卡尔?坎普博士(Dr。
Carl
Kempe)”,这则短消息写道:“本目录和2008年4月11日在香港销售的另一册目录中展示的这批中国金银制品,是于20世纪上半叶组建而又硕果仅存的一个中国珍贵金银器藏品序列,由瑞典实业家、成功的商人约翰·卡尔·坎普博士
(1884-1967年) 组建的收藏。 ”

763 清乾隆 青花龙穿花纹大天球瓶 六字篆书款 高度:62.3cm

  547唐 金银箔鸟兽形饰一组32件最大者宽4.3厘米

来源:

  估价:3-5万美元

Carrie H. (1859-1937) and Martin A. (1856-1932) Ryerson旧藏,芝加哥

  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2019年9月12日举槌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937年入藏

  这场拍卖空前成功,总成交额远超拍前估价,主要归功于卡塔尔王子Sheikh
Saud,他把大部分金银器以估价的数倍收入囊中。

估价:300,000 – 500,000美元

  “当手持L090号牌频频举牌,单枪匹马轻松独揽前20件藏品的时候,可能就连初学者都能意识到一场史无前例的传奇拍卖即将诞生。那些认出举牌的卡塔尔王子Sheikh
Saud的行家们也都感到十分惊讶,因为海湾艺术买家从未亲自如此高调的公开涉足拍卖领域。”

成交价:519,000美元

  著名古董商朱塞佩·埃斯卡纳齐

这场专拍,多件拍品超估价成交,成交三甲也就是原本最高估价的三位,最后均高于估价落槌。封面领衔的乾隆
青花龙穿花纹大天球瓶以51.9万美元成交,稳居冠军之位。此瓶尺寸巨大,典雅大气,饰有缠枝莲纹,两条钴蓝色五爪飞龙凌驾其上。“莲纹在古中国文化中代表纯粹无瑕,五爪飞龙则象征至高无上的皇权。”

  509 公元前5-3世纪 金彘形饰一对

拍品710:明万历 五彩鱼藻纹大蒜头瓶,拍品711

  长3.2厘米 9.8、9.5克

均以39.9万美元成交

  估价:4-6万美元

来源:

  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2019年9月12日举槌

Russell Tyson (1867-1963) 旧藏,芝加哥,1954前入藏

  这是Sheikh
Saud这场拍卖买下众多藏品的第一件。当朱塞佩·埃斯卡纳齐试图拍下一件公元前5世纪带有强烈
“斯基泰”影响的作品时,卡塔尔王子将其碾压并把价格抬到了33.41万英镑,超出估值区间高值的13倍以上。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954年入藏

  镶金箔铁镜,东汉-六朝

本场第二名、第三名是分开上拍的一对明万历“五彩鱼藻纹大蒜头瓶”。分别高56.5cm与57cm,瓶口均有“大明万历年制”单行六字楷书款。两瓶纹饰、来源相同,高度只差0.5cm,估价同为20万

  佳士得纽约“金紫银青-中国早期金银器粹珍”2019年9月12日举槌

  • 30万美元,最后均以39.9万美元成交。

  拍卖进行了很久以后,才有竞争对手成功从王子的手上抢得藏品。朱塞佩·埃斯卡纳齐是卡塔尔王子购买的其中八件的Underbidder(第二名)。埃斯卡纳齐把一个3-4世纪的嵌金铁镜从估价
4000 至 6000 英镑抬到 90500
英镑让王子买下,在王子的持续压力之下,Eskeanzi随后又不得不忍痛放弃了一件13世纪的金盘,最后价格为
41.25万 英镑,是最高估价的9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