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古代书论中“取象喻书”的思维方式

图片 1

提要:中国画百年教学体系实际上是关于写实形的探究,近年又提出了诸多教学方案,但都没有在本质上解决中国画自身造型问题,只是技术性改进,造型因素研究与样式无关,与观念有关。要想解决中国画问题,解决的不是采取何种形式、手段或方法,而首先要解决的是观念。本文认为目前的中国画教学,作为造型观念应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像的阶段,是深入于物,解决关于形的问题与怎样发现自然中多样性美的因素;第二阶段是象的阶段,也即是情与理的阶段,是寓意于物就是超越形本身的束缚,以类万物之情,得物之理,从而寻求挖掘中国画自身的造型观念。我们可以通过对象的观念来认识来把握中国艺术的造型,创造一个符合自身发展的具有民族特征的教学体系。

人类的思维具有超时代、超地域的共性,但同时又有各个时代、各个地域、各个个体的特性,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思维习惯会自然的反映在他的构思设计、言语表达、行为处事之中,
由此而形成各自的特色。这方面的不同最典型的体现在中西方民族思维性格的差异。季羡林说:“中西文化之所以有差异,
根源在于思维模式之差异。”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对书论中“取象喻书”的广泛运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要探究“取象喻书”的思想根源,不可不涉及到中国传统的独特思维方式的探究。相对于西方人习惯站在自然及事物的对立面去冷静、客观的分析研究,将艺术看作是对自然的模仿,中国从一开始就以“天人合一”的精神为思想本源,万物与我为一体,通过感受、体验、领悟融入自然,以感性认知的方式对世界进行整体直觉式的感悟,而不是将世界万物分解离析为一个个独立存在的认知对象。艺术不是对外物的模仿,而是本源于心,此“心”
融合着万物之情与神明之德。具体而言,中国传统思维方式主要有直觉感悟式、取象比类式、浑然一体式三个主要方面。

关键词:像、象

直觉感悟式思维

象字最早见之于甲骨文,它的本义指作为动物的大象。《说文》象:长鼻牙,南越大兽。甲骨文、金文都突出了象的长鼻子,象形字,象字无论是横形还是竖形,都是象的侧视图。秦小篆规范笔画时模糊了象的形状,隶书《乙瑛碑》以平直的笔画使象字脱离了画的阶段,成为今字。象最初是名词,以后才引申和转化出现象、象征、想象等意思,汉代以后,又产生了一个像字,表示肖像、相似,加上人有人为之意,指形象、塑像、肖像、模仿等意。《周易系辞下》说: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南怀瑾解释认为:像与象在古时有些地方是通用的,其实象是代表抽象的,像是代表实质的。像诉诸视觉效法与模仿,象则诉诸心灵的感悟。

直觉感悟式思维是指面对自然万物时,内心进行的深层次的直觉体验和感悟,而非进行逻辑严谨的理性分析和表达。这种思维方式所得到的结果看似浅显和朦胧,但却突破了概念、定义的无形的限制,超越了理性分析的束缚,保持了情感的张力,扩张了审美想象的空间。直觉不是玄虚的浅层感觉,而是借助于过去经验、知识的积累以及思维训练作为产生直觉感悟的必要前提,犹如神助的灵感。艺术作品的审美意境不是用逻辑分析和理性推理所能够表达和言说清楚的,而是通过直觉感悟式的思维和言说来传递的。这是一种提示诱导式的美感传达,而非教条讲述式的生硬表达。

宋人卲雍认为:夫所以谓之观物者,非以目观之也。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也,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理也。以目观物,得物之形;以心观物,得物之情;以理观物,得物之性。(《观物内篇》上)

宋 苏轼 治平帖 29.2cm×45.2cm 故宫博物院藏

本文认为:中国画教学造型观念应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像的阶段,也即是以目观物,诉诸视觉效法,得到的是物之形;第二阶段是象的阶段,诉诸心灵的感悟与认识。象的阶段分为两个层面,第一是以心观物,得到的是物之情,第二个层面是:以理观物,得到的是物之性、物之真。也就是说像的层面得到的是物之形,而象的层面得到的是物之情、性、真。

一、像

结合《汉语大词典》与《辞海》,像,可以归纳为如下:

(1)、模拟,仿效。(2)、形象,形状。(3)、肖像,雕像,实像。(4)、映像、影像、镜像、幻像。在绘画中是通过透视、明暗、光影等再造一个与自然相比拟的像。

像是按照人之所见,塑造一个理想的形象,或通过各种手段接近自然,追求视觉的真实,可以说像是西式对待自然的一种观念。西方艺术是建立在对客观视觉的尊重之上的,力图表现眼睛所见的真实世界。正如苏格拉底所说,绘画是对所见之物的描绘,他们不断探讨着视觉同客观自然之间的真实。

从古希腊开始由数建立起的理性的科学意识,由数而产生的比例的和谐与模仿说共同支撑着希腊及西方的审美。西方传统文化主客对立、两分的思维模式根深蒂固地影响着西方雕塑与绘画的发展,尤其影响着创作主体的思维模式,西方传统以雕刻为基础,把对画面立体感和空间感的营造作为艺术的主要目的,力求追求对现实空间的真实再现,为了能深入研究接近自然便借助比例学,解剖学,透视学等手段,使雕塑成为现实人体的实像,使绘画成为现实的逼真幻象与镜像。

近百年中国画的革新实际上是以西画改造中国画,是以西方写实的像的造型方法与观念改革的中国画。本人认为百年中国画改革至今为止,在素描上也没有哪幅作品能超越徐悲鸿那几幅经典的素描人体这令人深思。如果说是模仿说,确切地说是亚里斯多德的遵循自然的模仿说给希腊艺术灌入了生命,那么引进的西方写实血液也给中国画造型灌入了生命,但同时也灌注了迷药,那就是百年以来的教学体系基本上是西式写实的,而抛弃或遗忘了中国自身的艺术规律。中西方艺术同是遵循自然,但其对待自然的观念却大相径庭。正如日本美学家今道友信认为:东、西方关于艺术和美的概念,在历史上的确是同时向相反展开的,西方古典艺术理论是模仿再现而东方的古典艺术理论是写意即表现。写意是通过象来表达的,追求的是大象无形,而中国人的象是超越西洋人的形的。象是中国特色的艺术造型观。

现行的素描教学体系实际上已经是经过改造的中国化的写实素描了,但还没有形成自身完善的教学体系,其观念还是西方的,对中国自身的写意观念还缺少足够的认识,现行的素描教学还不具备自身的灵魂,还谈不上是中国画,至少谈不上是具有传统民族造型精神的中国画,所以写实性的观念与中国画写意性的造型是完全不同的,那么在学生练就成了写实性素描之后再想写意的时候仍面临着巨大的困惑,索性就用毛笔画素描或所谓的书法用笔画写实人物或对人物做概念的夸张、变形,也就成了素描式中国画、速写式中国画、变形式中国画了。

近年又提出了诸多教学方案,诸如结构素描、线性素描等,这些都丰富了中国画基础教学的体系,但在认识自然时,最怕用一双概念的眼睛去看,用概念的形式生硬地套用。起步阶段可以是光影的,也可以是光影与线性结合的,基础训练应少受专业观念局限,造型因素研究得要全面一些,造型样式可以多样丰富。

在教学中,第一阶段应针对于素描本体解决问题,放下中西,放下专业限制,放下样式与框框,学习素描的本质。像是自然形,要在看上下功夫。形包括三方面,一是比例;二是外形;三是内形。内形是型,即体与解剖结构关系。体,是立体的型,解剖与结构,一定要附着在型上。在基础教学中,本人坚持培养感觉的准确与表达的准确。在基本练习中坚持形准的要求实际上得到训练的却是眼和手的准确性,是感觉的准确,是眼、手、感觉的一致与协调,是一丝不苟的造型习惯,是从物象观察到形成感受、从感受到组织画面的全过程的训练。这些只是我们在借助像来认识发现美的一个过程,最终目的是用自身的观念与自己的眼睛看世界。造型与样式无关,与观念有关。

像的观念对待自然时必须依据透视的原理来审视。西方的模仿艺术主要是建立在空间信赖基础上的,阿恩海姆认为中心透视法为正确地模仿自然提供了一套新的和合乎科学的标准,但同时却又排除了人的一切自由和任性。这是西方思想史上的一个危险时刻。而要创造柏拉图所反对的那种模仿王国,他们还需要另外一种语汇。西方以单点透视为标准来完成的与原物肖似的逼真画面,但中国人并不是按照西方的标准来看待世界的,并不想把自然描绘成从单一的角度看到的样子。

中国艺术的观物方式强调: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系辞下传》)由此可见俯仰观照的根本点不是在观本身,而是与万物相通,以类万物之情。

所以,我们在中国艺术中的各个方面,都不是对物本身的直述,不是单视点所看到的像,不是要表现看上去是什么,而是表现在自然生活中(自己认为或社会共识)应该是什么样的。是在生活中对自然本身的理解、认识,也即是象。古文字之象的观照是依类象形,故谓之文,象形本意实指俯仰取形。中国山水画强调山形步步移,山形面面看,学画花者强调以一株花置深坑中,临其上而瞰之,则花之四面得矣。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卷十七云:大都山水之法,盖以大观小,如人观假山耳。

中国艺术观物方式的以大观小与仰观俯察并不只是对物象的一种观照方式,而是一种体认方式。

西方以单视点的透视所形成的是获取自然之真实的艺术规律,而西方之造型亦以人体为主,注重视觉所看到的真实,并以科学的解剖、比例、结构为准则以达到所见的与自然最近的真实,是以自然人本身为模仿对象,建立一个与其相应的理想的真实或更现实的真实的像。

象的观念是一种文化观念,一种社会共识,同时亦是个人的一种体验,个人在社会共识的文化观念中对世界的独特理解,从而产生了与西方不同的对自然的认识与理解,也即产生了不同的造型意识及不同的造型形式。

中国艺术从观物方式到造型观念都与西方不同,这不同的背后是中西造型观念及艺术思想的不同,是两个系统的文化体系的不同。

二、象

1、同道。老子以道喻象,由象显道。2、象是认识万物的一种方式,是一种认识与观念。即立象以尽意。这个观念有文化的共识,也有个人的体验。象以简来概括万物之理。这里的象一定是简括之象。3、属于意想、想象范畴。是人心营构之象,是由记忆与心灵感知体验的。4、类。触类而长之、异类而求之,是在象征范畴中。5、象的造型崇尚自然而然、混沌、素朴、不雕琢、造型在乎有形与无形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