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经典战役

<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IMG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W020140813547664850041.jpg” OLDSRC=”W020140813547664850041.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5/W020090504/W020090504586399211893.jpg”
/></FONT></P><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李训亭的“日记”</FONT></P><P>  1949年5月16日-17日,解放军进入武汉市未费一枪一弹,是什么震慑白崇禧部仓惶而逃?解放军又是如何进的城呢?在武汉警备区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曾记录下这段历史的李训亭老人,他以“日记”的方式,揭开了这段珍贵的史实——  </P><P>  在干休所见到李训亭老人时,已是师级干部的他,仍念念不忘以“小指导员”自居。老人虽然心脏支撑着八根支架,但精神矍烁,非常健谈,时不时还爆出一阵军人式的爽朗笑声。</P><P>  就是当年这个小小的连级指导员,虽仅有高小学历,却在20岁时率领部队,带着“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豪情,驻扎汉阳鹦鹉洲;在张轸任湖北军区副司令时,他任职参谋;后又被调至北京从事军史的编纂。</P><P>  <STRONG><FONT
size=+0>一个小时</FONT><FONT size=+0>打垮敌军六连
</FONT></STRONG></P><P><STRONG>  <FONT
size=+0>四月廿七日
义堂</FONT></STRONG></P><P>  敌514团由长江埠撤退,经过下辛店一线做饭吃,六连向长江埠警戒,在敌撤走时剩下六连未撤。</P><P>  这时,我只知道二分区部队由长江埠过河尾追敌人,但情况不明。</P><P>  我今以一团三营由常付团长率领尾击由长江等地南逃之敌……]</P><P>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毛主席、朱总司令遂在次日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P><P>  对于当年的命令,甚至于每个字,李训亭老人仍记忆深刻。此时的湖北武汉,四野先遣兵团解放了浠水、汉川等地,继续向江边推进……长江防线完全崩溃,驻守武汉的白崇禧部已纷纷南撤。</P><P>  原以为白崇禧的部队已撤走,就在4月27日,其所在的部队进抵汉宜公路时,发现敌军514团二营六连,并没有逃走,依然驻守在长江埠下辛街。</P><P>  发现敌人后,部队迅速进行了部署,一个排阻击公路,一个排控制敌右前方防敌逃走。此时,敌人顺公路向南跑,在两个村湾里负隅顽抗。</P><P>  部队立即用两个排向敌人发起进攻,一个连向三源镇及东北方向警戒。战斗在4点钟打响,激战一小时,将敌六连全部打垮,俘敌36人。大家乘胜追击,由公路上追击至湖边,敌人此时想从湖里逃走,却淹死了50多个,敌军的两门六O炮也落水。</P><P>  下辛店战斗打完后,解放武汉的序曲也由此真正奏响。</P><P>  <FONT
size=+0><STRONG>一晚上跑掉5名新兵
</STRONG></FONT></P><P><STRONG>  <FONT
size=+0>五月六日
义堂</FONT></STRONG></P><P>  我奉命去花园与鄂豫、桐柏合编。</P><P>  <FONT
size=+0>五月九日
花园</FONT></P><P>  我一、二旅原地进行紧张的入城政策学习。</P><P
align=center><IMG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W020140813547665034228.jpg” OLDSRC=”W020140813547665034228.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5/W020090504/W020090504586399540081.jpg”
/> </P><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李训亭</FONT></P><P>  1949年3月27日,李训亭所在的部队,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接触到国民党白崇禧的主力军,双方在花园干了一场“硬仗”。</P><P>  双方打得非常惨烈:消灭了白崇禧部的一个团,但我军的伤亡也很大,四连总共百余号人,伤亡就达80余人,剩下的就是炊事班的几位了。其次就是李训亭所带领的九连及六连。</P><P>  部队伤亡很大,亟须补充人员。李训亭回忆说:“当时,参军并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在抓获俘虏后,部队就必须说明解放军的政策:愿意回家的,可以直接走;不愿意回家的,部队仍可以接受。</P><P>  李训亭称,一些俘虏根本回不了家,还有一些军官假冒士兵,甚至一些兵痞,都混进了解放军队伍。这就需要仔细鉴别,以防带来麻烦,也不便于管理。</P><P>  5月6日,接到命令整编队伍,为进攻武汉作准备。作为连队指导员的李训亭,负责队伍的政治思想工作,讲解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由于在打应城时,对市政设施破坏很严重,这次休编还专门学习了《入城政策》。</P><P>  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天晚上,5个“新兵”逃跑了。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部队首长的关注,李训亭被营长叫去训话:“你们部队还有多少人?……一晚上跑掉5个,一个连队经得几个晚上就跑没了?”年轻的李训亭只得一再作检讨、表决心。</P><P>  回到连队,李训亭就开始对每一位新兵逐个谈话。此后,九连再也没有发生逃跑事件。进城后,李训亭在“入城政策”的前提下,专门加上了“不准上街”、“枪不离身,身不离枪”……</P><P>  <FONT
size=+0><STRONG>五月十三日</STRONG></FONT></P><P>  一,敌情:汉口驻58军两个师,并分一个营至舵落口,鄂保旅开汉阳;汉宜公路从汉口除辛安渡桥外,余均破坏;</P><P>  二,我东野四十三军拟由沂水至阳逻段渡江,要我主力作有效配合,我拟以二旅开沙宜,以四分区配合行动,一旅开汉阳,廿旅开孝感。</P><P> <STRONG> <FONT
size=+0>五月十六日</FONT></STRONG></P><P>  我东野四十三军昨在皖保旅五个营起义配合下,已渡过长江,今占大冶、鄂城、黄石港、段家集,另一部午三时占汉口。]</P><P>  1949年5月15日,先遣部队已发回消息,汉口的守敌已全部逃往江南,只有汉阳还有守敌留下来的少量保安部队。部队上级决定,李训亭所在的一旅配合主力作战,前往接收汉阳。部队当晚即多做了一些饭,捏成饭团留待次日行军之用。</P><P>  次日,一旅由云梦出发,向汉阳方向开进。虽然已经南逃,守敌为了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沿汉宜公路埋下了很多“钉子”。路旁边只要有树的地方,都被守敌将树砍掉,设置了很多路障,而树下面则埋着地雷。</P><P>  中午,队伍吃干粮休息时间,年少的指导员李训亭,干脆带着几名战士,跑到路中央去扫雷。他们找来一些绳子,将地雷的两个耳串起来,然后用树做支架,将地雷从地里拔起来,突然一放手,地雷瞬间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爆炸声。</P><P>  声响惊动了营长,李训亭再次被叫去训话:你是怎么当指导员的?一旦失误了怎么办?把战士炸伤了怎么办?谁叫你去排雷了?……营长带着情绪的一串问话,像一梭子弹射向李训亭。</P><P>  部队要尽快赶赴武汉,当时只要由工兵排出一条路就可以,并不需要将所有的雷都排掉。昨日,李训亭爽朗地说:“那就是玩,像放鞭炮一样!”</P><P>  5月17日,武昌被东野进占,李训亭所在的一旅占领汉阳,除了伪县政府被抢外,秩序安定,商铺照常营业。而李训亭和战友们在汉阳受到了群众的夹道欢迎。</P><P>  李训亭带领的连队进驻鹦鹉洲,每天守着汉江上的船只,以防进入长江。直至6月14日,李训亭在接到上级命令后,才从武汉向宜昌开进。</P><P>  在采访李训亭老人时,记者脑海里出现一个疑问:仅上高小的他,如何能够胜任编纂军史的任务,又如何写就了这样的“日记”?</P><P>  1928年出生的李训亭,正值中国烽火连天。他仅读了高小,受日本侵华的影响,学校被迫解散。新四军4师在其家乡开辟了根据地后,他也顺利进入绥东抗日中学,可随着局势的紧张,他们几十个孩子,只得随着八路军,从河南步行到山东。</P><P>  一路上,李训亭学的是游击战争,并没有学文化。参军后,李训亭随着部队走南闯北,融入了解放全中国的洪流中。我们在老人的家中,看到了一页页发黄的“军中日记”,居然是用水笔一个字一个字描出来的。</P><P>  李训亭老人解释称,尽管自己没有读很多书,但在解放后,他在张轸任副司令的湖北军区作参谋,办公室里有一位大学生,虽然级别比他低,但他却主动拜其为师。每次写完报告,先让这位大学生看,看后重新再写,如此反复几遍,才会交上去。</P><P>  平时,同事们参加舞会,李训亭坚决不去,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拿出小说看,学文中的修辞手法。由于文化水平的提高,加上自己在实践战斗中磨炼出来的对战略的熟悉程度,李训亭被军区调至北京编纂军史,就是在编纂过程中,李训亭记录下了这部“日记”。</P>

<DIV><P
align=left>  编者按:说到抗美援朝战争,就不能不提到上甘岭。当年的老电影《上甘岭》让许多人知道了这次战役,但是真实的上甘岭战役,远比电影要惨烈得多。在不到4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双方投入兵力达到10万人,反复争夺了43天。</P><P
align=left>  在真实的战斗中,一个朝鲜老乡赠送的白萝卜,成为了当时严重缺水的坑道中仅有的“珍品”,但它却被重伤的战士们一再地拒绝……</P><DIV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IMG
src=”./W020140813547655889640.jpg” border=0
OLDSRC=”W020140813547655889640.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3/W020090413586608700157.jpg”
/> </FONT></DIV><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上甘岭阵地一角 资料图片</FONT></P><DIV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IMG
src=”./W020140813547655959055.jpg” border=0
OLDSRC=”W020140813547655959055.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3/W020090413586609130201.jpg”
/> </FONT></DIV><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上甘岭战役要图</FONT></P><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  </FONT><A
href=””
target=_blank
_fcksavedurl=”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IMG
src=”./W020140813547656120494.jpg” border=0
OLDSRC=”W020140813547656120494.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3/W020090413586609736787.jpg”
/> </FONT></DIV><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志愿军老战士吴世金</FONT></P><DIV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IMG
src=”./W020140813547656200984.jpg” border=0
OLDSRC=”W020140813547656200984.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3/W020090413586609980624.jpg”
/> </FONT></DIV><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吴世金与战友在朝鲜战场前线</FONT></P><P
align=left>  <STRONG>衣服写上姓名地址,随时准备牺牲</STRONG></P><P>  我们在金城阵地的前面进行动员,在衣服上写上姓名、家庭通信地址。这个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一次的战斗跟平常不一样。我们在金城前线一年了,都没有在衣服上写自己的名字和通信地址。
</P><P> <STRONG> 在坑道中险些被活埋</STRONG>
</P><P>  我到连指挥所,为一个伤员包扎。突然听到一排炮弹打下来,把石崖给炸塌了,土和石头都下来了,把我埋到那个战壕里面了。一个战士赶快拿铁钳刨,我躺在那儿已经不行了,耳朵里面流血,鼻子流血,耳鼓膜被打穿了。
</P><P>  <STRONG>还原电影情节:分不出去的白萝卜</STRONG>
</P><P>  我剩了一个白萝卜。当时一个战士的左腿被打断了,很严重,我把我剩下的白萝卜给他吃,他说你把这个萝卜给比我伤更重的同志吃。当时有很多的伤员,就这一个白萝卜,给谁谁不吃,这个白萝卜就分不下去。最后没有办法,我就拿剪刀,把它切成一片一片的,分给重伤员每人吃一片。
</P><DIV align=center><IMG
src=”./W020140813547656253806.jpg” border=0
OLDSRC=”W020140813547656253806.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3/W020090413586612104403.jpg”
/><FONT color=#333399> </FONT></DIV><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志愿军老战士马发泉</FONT></P><DIV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IMG
src=”./W020140813547656322543.jpg” border=0
OLDSRC=”W020140813547656322543.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3/W020090413586613590744.jpg”
/> </FONT></DIV><P align=center><FONT
color=#333399>马发泉在上甘岭战斗中,从美国兵那里缴获卡宾枪</FONT></P><P>  在马发泉面前,副指导员的头被敌人炮弹打掉
</P><P>  到了釜山前线以后,一个副指导员来带我们走了。上去到了阵地以后,当时那个心情确实非常激动,感觉有点害怕。敌人的飞机不停地投炸弹,我们的副指导员走在前面,突然一发炮弹把他的头打掉了,就在我的面前,离我只有20、30公尺。
</P><P> <STRONG> 母亲误以为儿子已死,烧了两年香</STRONG>
</P><P>  我的外甥也负重伤了,我二哥的脚被打瘸了,打了好几个洞,他们就回国了。
</P><P>  后来不知怎么搞得,我母亲以为我也死在了战场上,就给我设了一个灵堂,在外面的天井下烧香、拜佛,给我烧了两年。
</P><P>  <STRONG>用水奇缺,只能喝同志小便</STRONG>
</P><P>  当时我们吃水很困难的,别人可能都想象不到的。有的时候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喝同志的小便,真是没办法了,因为嘴肿起来,都不能讲话了。晚上在洞里,就把舌头贴在洞里的石头上,弄一点湿气,这个水就这么困难了。
</P></DIV>

<DIV><DIV align=center><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color=#333399><IMG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FONT-SIZE: 10.5pt;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W020140813547658220230.jpg”
OLDSRC=”W020140813547658220230.jpg”
_fcksavedurl=”/webpic/W0200904/W020090414/W020090414522961816143.jpg”
/></FONT></DIV><DIV align=center><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color=#333399>资料图: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FONT></DIV><DIV
align=center><FONT style=”FONT-SIZE:
10.5pt”></FONT></DIV><DIV align=center><FONT
style=”FONT-SIZE: 10.5pt”></FONT></DIV><DIV
align=center><FONT style=”FONT-SIZE:
10.5pt”></FONT></DIV><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罗铮</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此后,日军分兵出击东南亚各地,连接中国和外部世界的两大运输线——滇越铁路和香港通道相继被切断,西方援华物资只能先运抵缅甸仰光,然后经过滇缅公路辗转运抵昆明。“倘若日寇进犯缅甸,我后方军民则无异困守孤城,坐以待毙。”</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1年12月,侵泰日军第15军先头部队进犯缅甸南部,直逼仰光。中、英、美三国当月在重庆召开军事联席会议,决定中国“不日将出兵缅甸,与日寇决战”。</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STRONG style=”FONT-SIZE:
10.5pt”> 十万大军挥师南征</STRONG></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对正处在艰苦抗战时期的中国人来说,保证缅甸的安全直接关系着抗战大后方的安危。可对英国而言,缅甸充其量不过是印度的一道外围屏障。虽然已经自顾不暇,但殖民缅甸的英国人还不忘盘算自己的“小九九”——如果中国军队在缅甸打跑了日本人又赖着不走怎么办?就这样,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被英国人一拖再拖,丧失了趁日军在缅甸立足未稳、“击其半渡”的大好战机。美国总统罗斯福决心说服英国人,因为他明白,只有中国在亚洲坚持抗战,英美才能集中力量在欧洲对付纳粹德国。1941年底,盟军决定将缅甸、泰国和越南与中国战区合并为中缅印战区。为了协调英中军队的关系,罗斯福还派出史迪威将军担任该战区参谋长。</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就在罗斯福忙于在中英之间穿针引线的时候,日本人也没闲着。1941年12月23日,日军拉开了全面侵缅的序幕,次年1月英国守军土崩瓦解,3月8日仰光陷落。然而,日本人没有想到,此时中国远征军第5、6、66军的10万大军正在向缅甸开进。中国国民政府拿出全部15个机械化师中的9个赴缅作战,可见对此役的高度重视。</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2年3月,戴安澜率领第200师千里跃进,抵达缅甸南部重镇同古。</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同古位于仰光以北260公里处,扼陆路、水路要冲。当第200师赶到这里,他们首先看到的并非日军,而是大量从仰光溃败的英军。这些英军的确被日本人吓破了胆,其中很多人连同古都不敢停留就仓皇往北面的曼德勒方向逃去,道路两边留下了大量被他们遗弃的武器。就在此地,中国远征军与日寇进行了入缅以来的第一场恶战。从3月19日开始,孤军深入的第200师与北上的日军第55师团杀得昏天黑地。24日,日军敢死队百余人摸入最杯阵地,排长马立成身中六弹死战不退;26日,屋墩阵地两度失守,597团3营与日军反复肉搏,全部壮烈殉国……尽管日军每天出动百余架次飞机对同古城进行狂轰滥炸,但同古防线仍然没有被突破。然而11天后,日军撕开了第200师的防线。究其原因并非是第55师团长竹内宽中有了什么惊人之举,而是他们的援军第56师团突然出现。30日晚,第200师在新22师掩护下,杀出一条血路成功突围。最终,同古大战以中国军队主动撤退宣告结束。</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2年4月,中国远征军摆开阵势,准备在缅甸中部平满纳地区与日军主力决战。大战在即,可战线西侧的英国人又掉链子了。16日,日军第33师团快速穿过英军的三道防线,将近万英军包围在仁安羌。17日傍晚,就在英军指挥官开始向上帝祈祷的那一刻,奇迹真的出现了——一支中国军队突然出现,并消灭日寇一个联队,为被困英军打开了一条撤退的通道。这支部队就是中国远征军第66军新38师。为感谢中国军队的解救,英国女王向新38师师长孙立人将军颁发了“帝国司令”勋章。虽然仁安羌之战的胜利不能被称为“辉煌”,但这毕竟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的第一场胜仗,狠狠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FONT></P><P><STRONG><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协作不力千里溃败</FONT></STRONG></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由于西路英军的溃逃和东路中国远征军的失利,平满纳会战计划化为泡影。可当时盟军在缅甸的实力仍比日军强,计划以缅甸中部重镇曼德勒为依托,集中中国第5、6、66军和英国5个师,共25万人的兵力与日寇决战。然而,英国人再次抛弃了他的中国盟友。1942年4月20日,曼德勒正面防线的英缅军又一次在没有通知中国友军的情况下开始撤退。背信弃义的英国人彻底动摇了中国军队仅存的信心,远征军被迫将曼德勒会战计划改为“纵深防御”,御敌于国门之外,将防卫重点放在腊戍。</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腊戍是滇缅公路的门户和远征军回国的通道。1942年4月28日,由日本本州造船工厂工人组成的第56师团奔袭1500公里绕到了盟军防御空虚的后方,对腊戍发起了猛攻,当天腊戍失守。此时中国远征军被三面包围,留给他们的出路只有撤退。然而,日军第56师团并没有停止进攻。4月30日,该师团分兵两路,一路扑向缅甸密支那,以切断中国远征军的退路,另一路沿滇缅公路向中国境内推进。一周后,密支那被攻占,中国远征军回国的最后一条通道被掐断了。</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此刻,摆在远征军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往北杀回祖国,要么往西退入印度。以师长孙立人为首的新38师果断撤往印度,实力得到较好保存。而远征军指挥官杜聿明则坚持把部队带回祖国,其心情亦可以理解——回想当初远征军是以消灭日军为目的开赴缅甸的,而今不仅没能歼灭日寇,还被追得狼狈不堪,要是连所剩部队都没带回国内,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江东父老?于是,杜聿明带领主力大部队向北进发。1942年5月10日,当他们来到缅北境内的野人山附近时,侦察部队传来消息:日军正张网以待。杜聿明决定扔下重武器,率部队一头扎进野人山,而这个决定竟成为生还远征军军人心中永恒的噩梦!</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远征军主力遁入野人山后,担任后卫的第200师被敌人分割开来。戴安澜临危不惧,果断指挥部队突围,激战中他不幸身负重伤,于1942年5月26日壮烈殉国,年仅38岁。和第200师一样,中国远征军其他北撤部队同样在野人山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变化莫测的气候、毒蛇猛兽和瘟疫与饥肠辘辘的队伍如影随形,这片黑色的丛林吞噬了数万远征军官兵。根据战后盟军公布的数字,中国远征军首次入缅兵员为10万人,伤亡总数达61000余人,其中有近5万人是在撤退途中死亡或者失踪的。</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远征军在野人山苦苦挣扎的同时,日军攻入滇西。从1942年5月2日开始,日寇相继攻陷畹町、遮放、腾冲等地,所幸惠通桥守军及时炸毁了这座连接天险怒江两岸的唯一通道,日军前进的铁蹄才被迫停止。不久前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龙文章带领大伙在南天门抵挡日军,讲述的应该就是这段历史。之后,中国守军和日本侵略者在怒江两岸对峙了1年多。剧中炮灰团在祭旗坡上的那段“安逸”日子,也正源自于此。</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STRONG style=”FONT-SIZE:
10.5pt”> 重整旗鼓痛击日寇</STRONG></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2年5月2日,史迪威在给美国总部的一份急电中,首次提到在印度建立基地训练中国军队和反攻缅甸的计划。随后,中国国民政府将退到印度的新22师、新38师残部整编为X部队,将撤退到云南的远征军与新增派的部队整编为Y部队。</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3年,为提高部队战斗力,中国的昆明、大理和印度的兰姆伽等地分别设立了干部训练团和训练学校,对官兵进行兵器、射击、战术等训练,并配备盟军提供的新式装备。</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1943年10月20日,在中国远征军曾经的伤心地——野人山,孙立人率领的新38师对素有“丛林作战之王”之称的日军第18师团发起攻击。上午11时,新38师搜索连在行进途中与日军的一个大队遭遇,双方几乎同时向对方开火。从前,日军一个营的战斗力相当于或超过中国军队一个师。所以,此次战斗一开始,日军根本没把中国士兵放在眼里,立即发起冲锋。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此时的中国军队已今非昔比:搜索连配有迫击炮12门,反坦克炮3门,轻重机枪25挺,300余名士兵人手一支美制“汤姆逊”冲锋枪。战斗一打响,手持“三八大盖”的日本人便被密集的子弹打得血肉横飞。</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接下来,X部队势如破竹,连克欣贝延、达邦加、孟拱、密支那等战略要地。“孙立人”这个名字更是让日寇闻风丧胆。值得一提的是,曾有名军官请示孙立人如何处理一个被擒的日本兵,孙立人大喝:“你去审审,只要到过中国的一概枪毙,以后都照此办理。”</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与X部队相呼应,1944年5月中旬,中国远征军Y部队近20万人也渡过怒江向日军据点发起雷霆般的攻势。《我的团长我的团》结尾描写的攻击南天门战斗,应该是取自Y部队发起的松山大反攻。和剧情相比,真实的战斗更加惨烈——</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7月的一个清晨,远征军一个连接到命令急赴前线与敌决战。炊事班老崔拿出最精湛的手艺,准备用一顿美餐迎接弟兄们凯旋。饭菜做好后,老崔从中午等到傍晚,前线终于传来捷报。他激动地大喊:“还等什么?走啊!”说完便带领炊事兵们挑着饭菜往前线送。夕阳下的松山血流成河。炊事班转过好几个山头,也没碰到一个弟兄。突然,有人惊叫:“弟兄们都在这里!”老崔急忙走过去,泪水却簌簌地流了下来。只见弟兄们一个个血肉模糊,和他们躺在一起的,是成倍的日军死尸。仔细一数,全连141名官兵全部牺牲……炊事兵们一个个都哭成了泪人。老崔一抹泪水,叫道:“不能让弟兄们当饿死鬼,就是喂,也得喂饱了送弟兄们上路!”</FONT></P><P><FONT
style=”FONT-SIZE:
10.5pt”>  在远征军反攻滇西缅北的过程中,像这样催人泪下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正是这种勇往直前的精神,让中国远征军连克数城、毙敌数万,取得了滇西缅北反攻作战的胜利,也正是这种同仇敌忾的气节铸就了中华民族的不屈魂魄!历史不会忘记,我们也不应该忘记60多年前在滇缅战场上这群气壮山河的中国军人!</FONT></P></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