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你,又怎会有我今天。

  真的很想你……怎么办?

三年算什么,于人生而言太短暂,但是三年又那么漫长。

我和你闹翻了。你和安安在一起,我总是找不到你。偶尔两个人一起散步的时候,却都觉得彼此好像隔了千山万水。一次,寝室里另两个人叫我们一起去骑单车,我开心地答应了,你说自己有事不想去,结果我也没去。后来我们一起去吃饭的时候遇见安安,她叫你去骑单车,你马上就答应了。

  想你,想你,泪水,言语似乎不能表达我的感情,文字对我而言竟然可以那么的苍白无力,每天的思恋,让我的心每时每刻都属于你们那里,我从不走过,不是吗?

在家一呆就是四个多月,经历了很多起起伏伏,最后终于静下心来不去想那些是是非非。而他也成了只有在入睡前偶尔想起的陌生人,只有眼泪还替我记得他曾那么真实的存在。

电视里台上F4深情合唱,台下观众泪眼朦胧。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因为想起了12年前的年少时光,天真,幼稚,盲目,却很珍贵。他们代表的不仅是一个偶像团体,更是一段令人无比怀念的青春岁月。想起上一篇文章的一段评论,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他是回忆,是青春的痛楚,是美好的幻觉,是你最爱的年少和最稚嫩最热切的自己”,与其说我们是伤感某些人或事,不如说我们更怀念的是那时的自己。生命就像一片绿叶,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渐渐的变得枯黄,但它的脉络还是那么的清晰可见。当你的朋友比你自己都要关心你的感情问题时,这也是一种幸福。而我认为最好的感觉,是有人懂你的欲言又止。就像真正了解你的人,是能从你的笑容里看见伤痛的人,是当你说你很好她/他却说你不好的人。

  教我怎么办?我想给你们写信,每天写每天写,不厌其烦的写,可不知怎么给你们,我希望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每天每天飞过去看你们。你们知道吗?真的好想好想哦。

第一次见面,是开学第三天,他穿一件衬衫,没错,只是恰好穿了我喜欢的衬衫。而我穿了一袭白裙,后来他告诉我,被我的装扮吓到,以为见到女鬼——他不知道,下楼前衣服换了好几套。

那些汹涌的灵魂暗流,是激情,幻想,敏锐,漂泊和悲壮的理想主义。和生命一样不息。

  没有你的日子陪伴我的只有孤独和寂寞,喜欢静静的想你。想你,拿着以前的回忆想你,想着以前的回忆,你们的话语,你们一切的一切。突然发现你对我原来是那么的重要,以前的我总是那么不懂得珍惜,以为这一切会永远属于我,没想到我会失去的这么突然,让我不敢去接受,不敢去相信。

我不等,因为我害怕一个人空等,我不等,因为我不想再辜负自己三年,我不等,因为我想,也许我等不起,未来谁能说得准,谁知道着等待究竟谁负了谁,生活不是偶像剧,已经过去的过去就不要再纠缠,不要辜负下一个人。

我想在你心里或许没有谁是无可替代的,在你没有丝毫的犹豫说出那句话之后,无可替代的只是曾经那段时光,因为它是永远回不去的纯粹和美好。

  我真的好孤独好孤独,没有你们的日子我好不习惯,好不习惯,没有人关心我为什么今天心情不好了,没有人关心我今天中午有没有吃饭了,没有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了,没有陪我一起哭一起笑了,没有人鼓励我了,没有人相信我了,没有人……好像我失去了好多好多哦,变得那么落魄,不习惯没有你们的日子怎么办?

如果你还记得我,那我一定比你记得我还要记得你。如果你已想不起我,不要担心,我恐怕也忘记了你。

我问你为什么,你说:“没什么,就是不想跟你一起去。”

  但是我要坚强对吗?我知道我要微笑,因为曾经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我虽然哭过可是我也走过来了啊,所以我不可以怕对吗?

现在我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没有人陪,一个人逛街没有人参考,一个人发呆没有人关心,一个人坐车没有人接,一个人的日子很恬静,不用担心他吃的饱不饱,他过得好不好,也不会有人一天三次问我吃了没,一天五个电话问我在干嘛,更不会有人在我被石头绊的时候嘲笑我,也没有人随时递上纸巾。

想再多来日方长,也不如体贴退让。我多想只做取悦自己的事。

  想你,真的很想你,把以前不快乐的事通通抛在脑后不顾一切的想你,想到我流下了泪水,在你的面前哭我竟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丢脸。我的泪水似乎总是为你们而流,想你们了怎么办?

南方的夏天很热,每天他都会带我去买西瓜,他永远都是这样,怕我热,怕我渴,怕我累,甚至我只要不笑了,他都会担心。

后来,我们还是和好了,只是,我的心已经变得无比的脆弱,我们拥抱,可是,我却觉得莫名的忧伤。再也回不到以前,终于是不能再那么坦然的交付全部的真心了,怕会被刺伤,而你也不一样了,你对我的世界保持着距离,以便随时能够抽离,也不再对我那么关心,甚至不再能包容我的敏感与多愁善感,你的世界有了许许多多的别人,而我只是其中之一,可我的世界却始终只有你能走进来。


那天我们全班一起去参加一个万米跑的活动,班上很多平时玩的好的朋友互相搂在一起叫她帮他们拍照,只有我一个人定定的站在那里,除了你之外我再没有走得很近的人,你过来帮我拍了一张,我傻傻的笑,叫了你一声:姐姐。

而现在这首歌成为我永远都不想再听的歌。我们分开之后我终于懂了,一首歌可以比匕首更残忍。

我不敢再任性,不敢再开过分的玩笑,只能时时提醒自己要注意,因为我发现我之于你或许什么都不是。你可以说“你好烦”就转身离开,从不回头;你可以看着我蹲在地上哭,然后拉着别人的手离去;你说“如果我觉得和你在一起不开心,我就会走”。你没有牵着我的手,你是不是觉得我可有可无?我从不怀疑你的决绝,当你已经不爱我的时候。

那条长长的路,我已经好久没有在走过,听说330的终点站变了,81好像已经停开了,而我们也在没有遇见。

我不曾质疑,和你在一起的几年于我学生时代将是最美好的光景。在你那里,我学会了爱,明白了宽容,即使以后不在一起不曾联系也无法忘却时刻惦念希望你一切都好。我也明白即便再难的往事,也只是形同虚设的慰藉。

那一次我离开,他站在车边,一直没有走,我流着眼泪看着他,他漫不经心。可是车子发动机的轰鸣声一响,他的眼泪就开始断了线。车子走,他也跟着跑,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为我做的傻事。所以说告别要用力一点,也许一别就是一辈子了。

【苏和】

那个人知道我最讨厌吃葱姜蒜辣的人,那个知道我吃饭会加很多很多醋的人,那个知道我最爱的零食是台湾脆皮肠的人,那个每次路过留夫鸭都会给我来点鸭脖子的人,那个每次吃饭都允许我搭一条腿在他腿上的人,那个为了我第一次削苹果的人,他给了我朋友和家人都给不了的呵护。也许于他而言,这不过是恋爱的平淡内容,但是试想一个人,他不求任何回报,忍受你所有的任性和小脾气,他知道你的喜好甚至超越父母,他倾听你的心事比朋友更耐心,他给了你幸福到不真实的幸福,然后或许有一天,他突然就是这世界上最陌生的那一个了。然后在外人看来你们都已相安无事了,只有自己知道心已经空了一块。

我的孤独落寞势必落在了你的眼里,但是你再也温暖不了我。


一个人唱着夜夜夜夜,灵魂真的一片片凋落,不再渴望被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这样成了陌路,站成了两个世界,你是白天,我是黑夜。

但是心里永远有那么一个人,忘不掉,却也永远也不敢记起。偶然的一个动作竟然都会想到他,然后眼泪完全像是预谋好的夺眶而出,你完全无能为力。你想起他,心不会疼,也不会恨,更不会思念,你只是想起他,可是你已泪流满面。

那种一个人在黑夜里拼命奔跑的孤独,那个曾经温暖我的人再也不会陪伴在左右,我们甚至互相伤害,再没有人懂我的天真可爱,没有人保护我柔软的心,没有人把我当小孩般疼爱,我只剩下孤寂的自己,那种反差有多大呢,你就这样硬生生的抽离,只给我留下了黑夜。

第二次见面,是朋友当选团支书请大伙唱歌。他骑着单车来接我,那一晚他除了唱歌,一句话也没跟我说过。来唱歌的朋友都和他一样是新生群里的某某,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大家的真容,还有好几个小伙。只是可惜,当初的我们太不成熟,专注在所谓爱情的世界,和朋友越走越远,竟和他们慢慢断了联系。

我真的在心里暗暗发誓,我再也不要跟你和好了,因为,我无法再承受这样的失去。

他嘱咐我要是遇到个好人就嫁了吧。

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我突然很想再像以前那样上去悄悄地拍一下你的肩膀,可是,我却迈不出那一步……我觉得我们之间隔的不是那一小段距离,而是隔了一段时光,我们曾经是那样亲密无间,现在却硬生生的隔了一颗心的距离。

我的力气比以前大,我的心也比以前坚硬,我比以前成熟很多,我比以前乐观很多,偶尔我想起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来描述那心情。

那些日子里,惟有书陪伴着我。一百多年前的灵魂似曾相识。

后来他搬去别的校区,我们开始挤校车,追公交的日子。

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