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 —从文物特征看汉唐中西文化交流

图片 1南阳画像石上的骆驼

胡人与骆驼的大量出现,反映了丝路贸易、对外开拓的精神成为当时社会普遍的追求东西方之间的中亚地理环境恶劣﹑气候变化莫测,当时只有骆驼才能穿越那些令人生畏的沙漠戈壁。汉代关于骆驼的艺术形象较少,而且显得有些稚拙,骆驼蹄子与马蹄无异,形象塑造与真实的骆驼存在差距,似乎是对骆驼并不十分了解。除了时代变化,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西北出产骆驼的地区,骆驼的形象塑造并不精致,反而越靠东方不出产骆驼的地区,骆驼形象塑造越多、制作更为生动,显然是在向往、猎奇后的创作,是把骆驼作为一种符号,象征当时“丝绸之路”的兴盛。

没有外来文化的参照,我们很难看清楚自身。了解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与共性,不同文化之间的借鉴乃至融合,古人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和方向。

  没有外来文化的参照,我们很难看清楚自身。了解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与共性,不同文化之间的借鉴乃至融合,古人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和方向。

骆驼;文化;考古;胡人;西域;张骞;记录;突厥;对外交流;贸易

公元前2世纪发生的“张骞通西域”事件,动摇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一传统观念。张骞历经千辛万苦的西方之行,直接原因是要联合大月氏攻打匈奴,然而却成为一次放眼看世界的突破,意外的收获是使中国开始逐渐勾画沟通欧亚的蓝图。此后不断派出的庞大使团常常带着牛羊、金帛等礼品,不再完全以政治军事为目的,改变了过去把异态文明看作是自身敌人、采用一些极端的方式加以对付的做法。许多国家的使者也纷纷来到中国。“张骞通西域”开创的与西域诸国政府间的往来,使对异态文明满腹狐疑的防范心理逐渐增添了试图了解和求知的渴望,一代代肩负重任的使者,穿梭于异常艰难的戈壁沙漠通道,寻找着东西方文明对峙中的调解办法,从而促进了东西方文明间的交流,促使社会的物质文化不断推陈出新,精神资源也不断丰富发展,给人类社会进步带来巨大影响。

  公元前2世纪发生的“张骞通西域”事件,动摇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一传统观念。张骞历经千辛万苦的西方之行,直接原因是要联合大月氏攻打匈奴,然而却成为一次放眼看世界的突破,意外的收获是使中国开始逐渐勾画沟通欧亚的蓝图。此后不断派出的庞大使团常常带着牛羊、金帛等礼品,不再完全以政治军事为目的,改变了过去把异态文明看作是自身敌人、采用一些极端的方式加以对付的做法。许多国家的使者也纷纷来到中国。“张骞通西域”开创的与西域诸国政府间的往来,使对异态文明满腹狐疑的防范心理逐渐增添了试图了解和求知的渴望,一代代肩负重任的使者,穿梭于异常艰难的戈壁沙漠通道,寻找着东西方文明对峙中的调解办法,从而促进了东西方文明间的交流,促使社会的物质文化不断推陈出新,精神资源也不断丰富发展,给人类社会进步带来巨大影响。

作者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对外交流不断深入的历史,可从文献记录与考古发现中得到印证,但二者有所不同,文字记录通常是一些事件和特例,而考古发现的多是日常生活器物

  对外交流不断深入的历史,可从文献记录与考古发现中得到印证,但二者有所不同,文字记录通常是一些事件和特例,而考古发现的多是日常生活器物

没有外来文化的参照,我们很难看清楚自身。了解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与共性,不同文化之间的借鉴乃至融合,古人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和方向。

从交流的性质上看,汉代“丝绸之路”的商贸常常在政府的直接控制之下,更多地附属于军事政治目的;南北朝时比较单纯的商业交往增多;隋唐时期又在物资交换的基础上更注重文化方面的交流。

  从交流的性质上看,汉代“丝绸之路”的商贸常常在政府的直接控制之下,更多地附属于军事政治目的;南北朝时比较单纯的商业交往增多;隋唐时期又在物资交换的基础上更注重文化方面的交流。

公元前2世纪发生的“张骞通西域”事件,动摇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一传统观念。张骞历经千辛万苦的西方之行,直接原因是要联合大月氏攻打匈奴,然而却成为一次放眼看世界的突破,意外的收获是使中国开始逐渐勾画沟通欧亚的蓝图。此后不断派出的庞大使团常常带着牛羊、金帛等礼品,不再完全以政治军事为目的,改变了过去把异态文明看作是自身敌人、采用一些极端的方式加以对付的做法。许多国家的使者也纷纷来到中国。“张骞通西域”开创的与西域诸国政府间的往来,使对异态文明满腹狐疑的防范心理逐渐增添了试图了解和求知的渴望,一代代肩负重任的使者,穿梭于异常艰难的戈壁沙漠通道,寻找着东西方文明对峙中的调解办法,从而促进了东西方文明间的交流,促使社会的物质文化不断推陈出新,精神资源也不断丰富发展,给人类社会进步带来巨大影响。

在对外交流不断深入的历史进程中,文献记录与考古发现出现了不同,文字记录主要是对卫青、霍去病、王方翼、苏定方等将士们的歌颂。考古发现却以大量的外来艺术品或商贾和驼队的形象来默默地缅怀昔日丝绸之路的盛况。文字记录通常是一些事件和特例,而考古发现的多是日常生活的器物,更反映了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风貌。

  在对外交流不断深入的历史进程中,文献记录与考古发现出现了不同,文字记录主要是对卫青、霍去病、王方翼、苏定方等将士们的歌颂。考古发现却以大量的外来艺术品或商贾和驼队的形象来默默地缅怀昔日丝绸之路的盛况。文字记录通常是一些事件和特例,而考古发现的多是日常生活的器物,更反映了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风貌。

对外交流不断深入的历史,可从文献记录与考古发现中得到印证,但二者有所不同,文字记录通常是一些事件和特例,而考古发现的多是日常生活器物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