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如果来武康路的巴金故居,你会带走哪样东西

如果可以选择从巴金故居里带走一样东西,你会带走哪件?巴金故居里共有5张书桌,你能都找得到吗?这样的问题看似奇怪,但它们意在提醒观众:只有自己参观过,细细观察过,才能给出正确答案。4月9日,猫博士带你品故居巴金故居系列互动体验课程首批观众走进巴金故居,体验了这种新颖的参观方式。

图片 1

扫二维码答题带来别样体验

图片 2

参观者。图片均为巴金故居供图

尽管阴雨绵绵,当天仍有不少观众聚集在巴金故居,拿着手机四处寻找。他们在寻找什么?记者在故居进门处扫描二维码,跳出一个名为巴金的书桌页面,页面上有关于故居的三道谜题。第一道题就让人有些崩溃:在巴金故居里,有很多东西,都是巴金先生当年使用过的。其中有哪些吸引到你的注意、令你印象深刻呢?如果可以选择一件带走,你会带走什么?要知道,故居里几乎所有物品都是文物,在参观时,连上楼都要小心翼翼,怕损伤近百年历史的楼梯,更不要提带走这样的非分之想。然而,提出问题的猫博士袁坚微微一笑,想想有什么不可以?

巴金故居。 周立民摄

巴老书桌上的恐龙瓷雕、太阳间书架上的《鲁迅全集》、经萧珊批注的读者来信……在位于上海武康路的巴金故居,如果你能带走一件东西,是什么?在哪里?为什么?

如果观众用心思考,会发现,许多东西是导览文字里找不到的。比如巴老书桌上那个恐龙瓷雕、太阳间书架里的《鲁迅全集》、展厅角落那台雷明顿打字机、餐厅边柜上的老式多士炉一会儿工夫,已有不少早来的观众来找袁坚交卷。有人答:我选择的是那枚但丁国际奖徽章,感觉比较酷。也有人说:背单词的小本子很可爱,让我们回到了学生时代。这些答案都让袁坚拍手叫好。不过说到第二道谜题:寻找巴金故居里的5张书桌,不少观众就卡住了。楼下客厅里有1个,太阳间有3个,还有一个我不是很确定,打算返回去再看看。

雨果故居博物馆拟与巴金故居互办展览 巴老的家,复原斑斓的历史

图片 3

我就是想让你们返回去走,这样就实现了我设计的动机。袁坚笑着解释,寻找书桌是为了让观众通过这一关键物品,了解巴金在这个房子里的生活状态。因为写作是他的主体状态,所以沿着书桌就可以看到他人生的各个不同阶段。

  今年是巴金先生诞辰110周年。记者昨天独家获悉:法国一家文化公司受巴黎雨果故居博物馆的委托,近日专程拜访巴金故居,希望促成中法这两位文坛大家的故居互办展览。

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袁坚

浸入式参观获得探索的愉悦

  巴金故居对外开放两年多来,人气持续火爆、活动连续不断,已成为上海文化地标之一。

都说参观博物馆或故居最乏味,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袁坚却在与巴金故居共同开发的“互动体验参观”中提出这样的“三连问”,让参观者“一起来玩个免费的游戏”。

其实,巴金故居一共有6张书桌,除了二楼卧房那张是萧珊使用的,其他5张都是巴老曾经写作的地方,其中还包括一台缝纫机和一把轮椅。当你看到某张书桌时,就会知道巴金当时的生活状态。比如在太阳间里有3张巴老的书桌,可以想象,巴金坐在那里,阳光洒下来,看着外面的草坪,那是一个很舒服的写作状态。一楼客厅也有1张巴金的书桌,在那个角落他既可以写作,又可以和人聊天。看到书桌就能想象:巴金在那儿坐着,周围有谁,他们在谈论什么,那个场景刷的一下鲜活起来。

  让文学朝圣者如同回家

图片 4

带走物品同样是为了启发观众主动探索。以往参观名人故居时,都会有一个讲解员来讲述,但他说的东西往往和故居有关,但和观众无关,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让物品和观众发生一种主观上的关联。比如你觉得奖章很酷,那就是巴金的物品和你发生了一种很个人化的沟通。作为名人故居,最重要的就是物品和空间,我希望观众可以用这种方式和物品、空间发生关系。袁坚说。

  上海武康路113号这幢普通建筑的铭牌上刻的是“巴金故居”,但这个小小庭院在读者的话语中有一个更恰当的名字:巴老的家。记者翻开留言本,发现了诸多读者的热情留言:“坐在你的阳光屋,也感受你每日的心境”;“走进巴金先生的家,感受到思想的静谧与美好”。巴金故居筹备之初,巴老的女儿、巴金故居馆长李小林就提出要让屋子内外始终都有“家”的氛围,不收门票,鲜花常换。

二楼书房

作为一个6岁孩子的家长,袁坚平时喜欢带孩子去博物馆参观,想想要带走什么,也是她教给孩子的观展方式。为了寻找一张最喜欢的画或是展品,他会在其中自由、反复地观看。其实,观众进入美术馆、博物馆,往往会有标准化线路、标准化解释或是所有展品都要看到的误区,由此带来的糟糕的观展体验,也形成了所谓的博物馆恐惧症。袁坚建议,参观美术馆或博物馆,不如带着主观、私人化的视角去和它发生碰撞,有点像最近流行的浸入式戏剧,所有空间都可以走进去,每条线索都可以去跟,在其中获得探索的愉悦。她打算今年上半年在巴金故居不断调整细节,等稳定后,将这一套参观体验方式搬到上海其他故居和博物馆。

  根据问卷调查结果分析,巴金故居的一多半参观者是巴老的文学爱好者。这里就像他们与巴老共同的“家”,一草一木都有人关切,从院里的紫藤,到窗下的腊梅。就连故居里养的小猫,也被游客们亲昵地取名“李二咪”,有了自己的“粉丝团”。

和这里的物品主动发生关系

袁坚和几位观众兴致勃勃地分享交流,一位从打浦桥赶来的老先生在故居门口几次欲去还留:我外孙6周岁,一直想领他进来开阔眼界,可是他就是不感兴趣。老先生有些无奈。你就跟他说,故居里一共有5张书桌,爷爷找不到,你来帮爷爷一起找好不好?袁坚笑着说。

  2013年全年,巴金故居共接待7万多人次,这样的参观人次在国内的名人故居中可以说是名列前茅的。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对记者说:“故居刚开张时游客每天达到七八百人,我们原以为这就是顶峰了,接下来该越来越少了,这是一般名人故居的规律。没想到不降反升,纪录不断被打破。”

4月9日是该互动体验活动的内测场。袁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作为一个故居来说,其实就只有物品和空间。我做这样一系列的互动体验设计,是希望来到这里的人能够主动和这些物品及空间发生关系。”

  细节拉近与普通人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