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联教导旅女兵:有伞兵有狙击手 徒手杀鬼子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绵延的乌斯浑河浪涛奔涌,依旧冰冷刺骨的河水,激荡起历史深处的悲壮记忆。

她们个个百战余生 浪漫不属于这支部队

东北抗联剧照

这里是位于黑龙江林口县刁翎镇三家子村西北的柞木岗山东麓。震撼几代国人的“八女投江”一幕,就发生在这片山水之间。

曾给一位导演看了一张照片,顿时引发连珠炮般的追问。对方一定要弄清楚,这位头戴贝雷帽、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的确是抗战时的中国军人吗?

■彭真:我们党20多年领导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东北抗联十四年苦斗即为其一

1938年10月上旬,冷云、杨贵珍、安顺福、胡秀芝、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等八位抗联女战士,在此背水而战。在她们弹尽援绝之时,面对日伪军的逼降,誓死不屈,最终集体沉江、壮烈殉国。目睹这一幕的日军指挥官这样喟叹:“连女人都不怕死,中国灭亡不了!”

我告诉他,这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无线电营教导员王一知上尉。1940年,在数十万关东军压向中苏边境的情况下,这个清秀的中国女军官却跟随着游击队长单立志(原东北抗日联军干部,2012年去世)毅然渡过黑龙江,在枪林弹雨中寻找她仍滞留在南岸和日军苦苦鏖战的丈夫。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各族人民和东北军部分爱国官兵,在中国共产党抗日号召的影响和推动下,纷纷组成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统称东北抗日义勇军。中共满洲省委指示各地党组织,加强与抗日义勇军的联系,组织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从1932年起,先后组织了十余支抗日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为进一步加强党对抗日游击队的领导,1933年1月,中共中央指示满洲省委要加强党的领导,克服“左”倾关门主义、建立反日统一战线,扩大游击战争。

硝烟远去,英魂永恒。在昔日血色浸染的战场上,一座颇具规模的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早已拔地而起。

东北抗日联军?那么她是共产党了,怎么共产党在抗战的时候会穿这样的军服?怎么她还会有一个上尉的军衔?我国不是1955年才开始实施军衔制的吗?

于是,中共满洲省委作出决定,以游击队为基础,组建东北人民革命军。1936年2月,东北人民革命军改称东北抗日联军。此后,发展到11个军,30000余人,游击区扩展到70余个县境,建立了东南满、吉东和北满三大片抗日游击根据地,成为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中坚力量。全面抗战爆发后,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东北抗联各部队团结各族人民,坚持游击战争,继续在白山黑水之间同日、伪军进行顽强的斗争,受到中共中央高度评价。

“在长达14年的残酷殖民统治中,侵华日军对东北人民犯下滔天罪行。”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原馆长于庆淼介绍说,1933年春,日军侵占刁翎地区,持续不断围剿抗日武装,残杀了大量抗联将士和平民百姓。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她们那支部队都是这样的军服。甚至按照条令,这支部队的女兵无论在怎样的寒冬都是只穿裙子的。另外,我指了指王一知上尉左侧衣兜上方,您看得出这是什么吗?

1939年,东北抗日游击战争进入极端困难的阶段。由于日、伪军不断加强殖民统治和疯狂“讨伐”,再加上抗联没有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部队屡遭挫折。1940年,各部队的活动更加困难。

离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不远的道路西侧,是侵华日军当年修建的古城机场。纪念馆讲解员康晓玉告诉记者,当年日军从林口县大肆盗采黄金,每天都会从这里用飞机运回日本本土。而道路东侧,便是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162细菌支队旧址。

好像,是一枚勋章。

1月24日,中共吉东、北满临时省委代表周保中、冯仲云和赵尚志等在苏联伯力举行会议,决定采取逐渐收缩、保存实力的方针,将抗联三路军缩编成支队分散活动。此后,东北抗日联军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依靠汉、朝、蒙古、回、鄂伦春、达斡尔等各族人民,继续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到1940年冬,仅剩下不足2000人。

图片 4

这是跳伞纪念章。这个旅的官兵人人都能跳伞、会攀登、会游泳和滑雪,部分同志会使用电台收发报、会照相、测绘、制图、爆破等技术。

图片 5

“日寇的野蛮侵略,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奋勇反抗。”74岁的退伍军人、林口县原政协主席于春芳告诉我们,面对侵华日军的暴行,林口人民没有屈服,先后有1000多人参加了抗联,“八女投江”中就有6位林口籍女战士。至今,林口县所有176个行政村,全部都是老区村。

人人都能跳伞?!

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早对日作战、条件最艰苦、历时最长的一支抗日武装,东北抗日联军经历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最为惨烈、最为悲壮的14年历程。根据日伪统计数字,十多年间,东北抗日联军和日伪军发生大小战斗66611次,消灭了18万名日伪军,牵制了70多万日本关东军,为全民族抗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八位牺牲的抗联女战士,最大的23岁,最小的仅13岁。”于春芳说,1938年10月上旬,抗联五军一师的百余名官兵在乌斯浑河畔遭遇日伪军包围偷袭。

对,这也是抗日红色武装中唯一的一支伞兵部队,他们曾在东北对日军发动过一系列的伞降作战……

彭真在谈到东北抗联的艰苦斗争时曾这样说:“我们共产党20多年领导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二件:红军长征后,南方红军的三年游击战争;第三件:东北抗日联军的十四年苦斗。”

危急时刻,为了掩护大部队突围,原本处于隐蔽位置的八位女战士,毅然开火吸引敌人。

图片 6

在长期的抗战中,东北抗日联军将士抵御着难以想象的严寒和饥饿,挑战着人类生存的极限,不怕牺牲,顽强战斗,涌现出一大批民族英雄。敌强我弱的形势,使东北抗联蒙受了巨大的牺牲。据不完全统计,先后参加东北抗联的5万多将士大部分血染疆场。在敌人的无数次“讨伐”中,120多位师以上干部战死,除我们熟知的杨靖宇、赵尚志外,还有王德泰、许亨植、童长荣、夏云杰、陈荣久、汪雅臣、祁致中、宋铁岩、金正国、魏长魁等40余位军以上干部为国捐躯。

时值秋汛,河水猛涨,八位女战士中已有多人负伤。面对绝境,指导员冷云慷慨激昂地说:“咱们是共产党员、抗联战士,宁死也不当俘虏!”说罢,不会凫水的八位女战士相互搀扶着,向汹涌的河道走去……半个月后,闻知此事的抗联第2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在日记中写道:“乌斯浑河畔牡丹江岸,将来应有烈女标芳!”

30分钟以后,这位导演拍案而起——我要拍这支部队!我要让这段历史的浪漫重现银幕,题目就叫《黑龙江畔的风之子》!

■在战争环境非常艰苦的条件下,东北抗联一度进入苏联境内并被编入苏联军队序列,称“苏联远东方面军步兵第88旅”

英名辉千古。如今,在乌斯浑河畔的八女投江遗址纪念馆大堂内,八位女战士的塑像一字排开,“八女英魂,光照千秋”八个大字,映照着她们青春的面庞,也映照着她们用生命守护的土地。(本报记者
宋歆、牛辉、特约记者 李帮宏)

导演的激情无法感染我。因为,浪漫不属于这支部队。这支部队中的中国人,无论男女,每一个都是百战余生。他们战友的墓碑,至今还屹立在西伯利亚的白桦林中,在风中眺望着咫尺之遥的故国!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彻底消灭东北抗日联军,于1940年大规模向各抗联部队“讨伐”。在这种情况下,东北抗联在斗争中迫切需要与中断数年的中共中央取得联系,还迫切需要有个休整的地方,希望共产国际和苏联能给予协助。1940年1月至3月,中共吉东和北满党代表会议在苏联伯力召开,会议除了决定采取逐渐收缩、保存实力的方针外,同时抗联与苏联有关方面达成协议,在坚持中国共产党对东北抗联领导的前提下接受苏方的必要援助,通过共产国际争取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

东北抗联教导旅传奇

抱着枪支入眠 武器是她们生命的一部分

图片 7

西伯利亚,亚洲最荒凉的旷野,70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却是一支特殊中国军队的栖身之地。这支叫做“东北抗联教导旅”的部队,从这里发起对故国的反攻,如同被遗忘的雪豹。

了解这些女性,首先要了解她们所在的部队。

1940年11月至1941年12月,抗联部队相继越界,到靠近中苏边境的苏联境内组成南、北两个野营,进行休整。1942年8月,经苏方同意,苏联境内的抗联部队集中组成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亦称苏联远东方面军步兵第88旅,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政治副旅长,崔石泉任参谋长

图片 8

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最初的名字叫做中国特别旅。1942年成立于苏联远东的维亚茨克小镇,旅长周保中,政治副旅长李兆麟。它的成员除了部分苏方补充人员和从当地征召的中国战士外,均为撤退到苏联的原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官兵。

。抗联教导旅装备由苏联供给,服装按苏军配发,干部战士被授予苏军军衔,薪金等待遇与苏籍官兵相同。

由于兵力不足,身经百战的女战士几乎都被编入了这支作战部队。她们在小分队中和男兵混编,有的担任侦察员,有的担任电台员,在和日军的作战中同样屡立战功。这是一批十分熟悉武器的女性,她们在战斗中凶猛异常,冷酷无情。她们有且必须具有这样的气质,她们是真正的特种兵。

在这里,他们接受了苏军提供的服装、武器,按照特种部队的标准进行训练,甚至使用了与苏联军队相同的军衔制度。

1945年8月9日凌晨,百万苏联红军在华西列夫斯基指挥下,进军中国东北,向日本关东军发起猛烈进攻。

采访一名年迈的中国特别旅女战士时,她双拳虚握举过头顶,比出了一个下劈的动作,而后平静地告诉我,当年袭杀对手的时候,都是双手持刀,从背后刺入颈椎的,这样鬼子根本不可能发出叫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标准的苏军特种兵徒手战刺杀手法。

在“喘过一口气”之后,他们迅速重返战场,活跃在黑龙江两岸,建立了一种新的对日作战方式。

在短短不过10天的对日作战中,苏军共缴获飞机925架,坦克369辆,炮1260门,机枪4830挺,步枪30万支,俘敌将级军官148名及其以下官兵60万名,毙敌8万,一举摧毁了日本帝国主义借以进行顽抗的战略基地,解放了中国东北。

最后,我终于明白了她们和今天女兵的区别。“熟悉武器”并不足以形容她们的气质,这是一批可以把枪口贴在腮上,抱着枪支入睡的女兵,武器是她们生命的一部分。

面对猬集于黑龙江畔的数十万关东军,这支独特的部队以小部队的方式反复入境发起破袭和攻击,以微弱的兵力显示着中国抵抗者在东北地区的存在。

■东北抗联在解放东北斗争中与苏军配合密切,作出了独特贡献

在那个时代存留下来的照片上,这些女兵都给人异常灿烂的感觉,那种青春的绽放和传统中国女子文静的气质大不相同,也不同于热情的俄罗斯姑娘。如果说俄罗斯的姑娘像堆烈火,教导旅的中国女战士眼神中则有一种仿佛冬日阳光般的温暖。

在盟军大反攻的前夕,抗联教导旅付出重大牺牲,完成了对日军在东北地区作战部署的全面侦察,并以伞降和突击的方式引导盟军发起对关东军的进攻,最终凯旋祖国、光复家园的壮举。

首先,抗联小部队的侦察活动为苏军对日作战的顺利进行奠定了坚实基础。东北抗联教导旅在苏联境内进行系统的军事训练和政治学习的同时,还派遣十多个小分队返回东北,在北满、吉东、东满和辽吉边区进行游击活动,侦察敌情。

这些汇集了东方与西方魅力的女战士,有着令人惊奇的感情世界。她们的爱情通常炙烈而稳定。教导旅的官兵曾说对他们这支部队有两个自豪:第一,这是一支在抗战中没有出过叛徒的部队,只出过两个逃兵;第二,这支部队的女战士,没有一起离婚的记录。

由于他们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斯大林曾专门发布对他们的表彰,而日本关东军则借用苏联传奇将领的名字称他们为“伏罗希洛夫部队”。

他们的侦察范围包括关东军的工事位置、数量、质量、人员住所、弹药库、飞机场、桥梁以及军队的数量、调动情况等,侦察范围达东北地区30余个县,基本摸清了日伪在中苏边境苦心经营建立起来的17个筑垒地域的防御体系。对日作战前夕,苏军最高统帅部绘制了边境地带日军防御工事详图,下发给连以上军官人手一册,如果没有小部队的军事侦察活动是不可能做到的。

被命运翻弄的蒲公英

从中国特别旅留下的照片中,我们依然能够感到这些百战余生的中国人,有着怎样坚韧不拔的意志。

其次,配合苏军直接参加对日作战。东北抗联教导旅和进攻东北的苏军一起制定了反攻东北的作战方案,并随苏军一起行动。直接参加对日作战的抗联部队分为三部分:其一是伞降到东北的先遣小部队。1945年8月8日夜,数十个抗联先遣小分队乘苏军飞机伞降到东北,最先投入战斗,承担起解放东北的先锋作用。

近年来,我一直在整理东北抗联老兵的口述史资料。我曾给一位导演看过一张照片,顿时引发对方连珠炮般的追问。导演一定要弄清楚:这位头戴贝雷帽、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的确是抗战时的中国军人吗?

而其中,几乎有关女兵的每一张照片都让人感到震撼:难道那个时代中国已经拥有这么多明显属于战斗部队的女兵?

其二是在苏联各方面军中执行向导任务的抗联小分队。由于抗联战士熟悉东北地形,能够准确指引作战方向和目标,这就使苏军能得心应手地行军作战。其三是原来一直在东北坚持游击活动的抗联小部队。他们在大反攻开始以后,立即向日军发起猛烈进攻,有力地配合了苏军的行动,加速了战争的进程。

我告诉他当然了,这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无线电营教导员王一知上尉。1940年,数十万关东军压向中苏边境的情况下,这个清秀的中国女军官跟随着游击队长单立志(出身东北抗联的厅级离休干部,2012年去世)毅然渡过黑龙江,在枪林弹雨中去寻找仍滞留在南岸和日军苦苦鏖战的丈夫。

那不是她们的选择,是那个残酷的时代造就了她们别样的青春。由于中国特别旅的兵力不足,这些身经百战的女战士几乎都被编入了作战部队。她们在小分队中和男兵混编,有的担任侦察员,有的担任电台员。

再次,先机抢占57个战略要地,打击日伪残余。日本投降后,中共东北党委员会立即讨论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将反攻东北改为接收东北,确定了57个战略要地,准备派员接收。从8月底到9月9日,抗联指战员先后进入东北57个战略要地。

“东北抗联?那么她是共产党了,怎么共产党在抗战的时候会穿这样的军服?怎么她还会有一个上尉的军衔?我国不是1955年才开始实施军衔制的吗?”

这是一批十分熟悉武器的女性,她们在战斗中勇猛异常,是真正的特种兵。在和日军的作战中屡立战功,有的亦长眠沙场。

这57个战略要地包括东北三省省会及三省一切重要的战略城镇,为中国共产党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她们那支部队都是这样的军服。甚至按照条令,这支部队的女兵无论在怎样的寒冬都是只穿裙子的。另外,我指了指王一知上尉左侧衣兜上方:“您看得出这是什么吗?”

一名年迈的中国特别旅女战士曾在采访时,双拳虚握举过头顶,比出了一个下劈的动作。她平静地告诉我,当年袭杀对手的时候,她们都是这样双手持刀,从背后刺入颈椎的,这样鬼子根本不可能发出叫声。这是标准的苏军特种兵徒手刺杀手法。

所以,东北战事结束后,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向抗联教导旅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他说:“第八十八旅英勇的中国战士们,感谢你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情报,为我们远东军进攻中国东北起了重大的作用,特别是对日本关东军戒备森严的要塞、堡垒进行的侦察和营救活动,高度体现了中国战士的优秀品格和顽强的战斗精神。”(作者单位系哈尔滨学院副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