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藏家活跃纽约的背后:喜悦还是担忧

3月17日至21日“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纽约佳士得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佳士得展览空间举行“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意外的是,这场拍卖吸引了众多的国内藏家。不仅拍卖会现场中国面孔随处可见。对于艺术行业的从业者,更直观地反映是,几乎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都被安思远藏品刷屏。

  文/李晟旻

安思远私人珍藏

  导语

不负众望的安思远

  “锦瑟年华——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会在七天的火热竞拍后落幕,中国藏家的趋之若鹜及令人乍舌的高额拍价是拍卖会最被人津津乐道之处。拍卖会为何受到中国藏家的如此追捧?这大手笔背后,似乎有不少问题值得我们探讨与反思。  

在3月17日晚间举行的首场拍卖,安思远私人珍藏就以百分之一百的成交率取得6110.75万美元的成绩,刷新了四项世界拍卖纪录。

  “锦瑟年华——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会在纽约的大获成功,除安思远的名气之外,拍卖会上不得不说的还有中国藏家的惊人表现:包机前往纽约参加拍卖、拍场90%的中国面孔、众多天价藏品的买主是中国藏家。

“从去年四季度宣布推出安思远旧藏专场到3月份的成功拍卖,在佳士得一整套缜密的宣传推广计划之下,无数国人被这场拍卖吊足了胃口,我有幸全程参与了佳士得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的三次推广活动,一时间,安思远的名字成为了圈内时尚的代名词,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诸多业内人士有意无意的为安思远专场宣传造势,其中的绝大部分人还都是自费掏了机票酒店费自愿为佳士得市场部打工。以至于到了拍卖现场,有人这样调侃:这哪儿是在买古董,这就是在买摇滚巨星的纪念物啊!”
知名媒体人项立平撰文指出。

  “明十七世纪  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被来自中国北京的藏家以968.5万美元成交,成交价超最低价12倍之多,不仅是全场拍价最高的拍品,更是创下了黄花梨家具的全球拍卖记录;同样创下世界纪录的,还有一尊“西藏十一/十二世界铜瑜伽士坐像”,被上海知名藏家刘益谦以486.9万美元的成交价拍得。

从中可见,六场现场拍卖系列成交总额超过1.3亿美元,中国藏家对此成绩的贡献也在情理之中了。

  许多人惊呼:中国藏家怎么了?如此大规模、大手笔在纽约散财,有什么样的背景和结果?对此,业界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四张,估价80-120万,落槌价850万美元。这件拍品创下当晚的最高成交价实在令人感到有些意外。它从几十万开始起拍,直接被场内买家跳价到300万和500万。竞价过程中,来自中国的现场买家操着十分Chinese的English,诸如竞价的时候来一句‘hello’‘it’s
mine?’喜感十足。”项立平评论。据他透露,最终的买家应该是来自中国江苏的藏家朋友。

  品牌效应成就高价拍品

项立平同时也指出,四张圈椅850万美元落槌,这样的纪录恐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被打破。“说实话,安思远旧藏的明式家具尽管都十分开门和整齐,但似乎并没有任何一件称得上是令人惊叹的绝世藏品,但由于安思远对于明代家具研究的名气太大,因此,现场的黄花梨都拍得不错。”

  “安思远的品牌效应使他藏品的拍价升上去至少五倍。”马未都如此直观形容此次拍卖的高额成交价。“3月17日的首个夜场,57件拍品,登记拍卖号码牌的有500位,据佳士得透露,有四成是第一次登记的新买家,几乎全是中国人。500个人去争50件东西,而且一个号码往往是几个人一起用,加上电话委托席,等于是至少20个人去争一个东西,价格能不高吗?”

“一张明代的椅子就240多万美元,这在过去是完全不可想象的,比我的心理价位高出了5倍多。这么多中国艺术品以超过底价10倍的数目成交,除藏家因素外,说明它们本身附加的文化价值也很高,而且这些价值受到了世界的广泛关注和认可。尽管我买不起,但我为此感到高兴。文化艺术值钱了,难道不是好事吗?”知名主持人王刚感叹。

  现场的热烈气氛,可见一斑。从佳士得事后公布的现场视频来看,一个又一个的天价,一浪又一浪的掌声,几乎掀翻了拍卖大厅的屋顶。现场好似一场中国藏家的狂欢。

“安思远的这批珍藏之所以高价成交,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出处和新鲜度。这些拍品不但有很好的出身,而且在市场中鲜少露面,所以买家对其有很高预期。”北京歌德拍卖有限公司总裁王晓文表示。

  作为最后一位进入安思远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公寓内采访的亚洲记者,项立平认为,佳士得的营销策略是系列拍卖获得空前成功的关键。拍卖行在北京、上海和香港做了一系列推广宣传活动,反复强调安思远的生前名言:“于我来说,艺术收藏为世间最妙的事业。你永远不会厌倦,也永远不会有终点。”,“如果你无意与一件藏品朝夕相对,就不要去收藏它”,“朝夕相对”成了佳士得打出的一张重磅感情牌。拍卖会上对安思远公寓样貌和生前状况的还原,买家与藏家情景模拟的现场体验,加上大家早已口口相传、称道不已的安思远的传奇故事,都为藏家们高价购买增添了不少筹码。

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对媒体表示:“现在看来,佳士得甚至不用做宣传就能轻易获得此次拍卖的成功,因为‘安思远’三个字就是绝佳的广告,只要是他的收藏,必然都是生货。”董国强强调,无论市场活跃与否,只要是出处好、流传有序且较为稀少的作品,一定会受到市场追逐。“一是特别稀有,如某艺术家特别不常见的题材且艺术水准非常高的拍品;二是文化属性比较强的拍品;三是出自资深藏家之手的拍品。”

  广东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在肯定拍卖行广告成功的同时,认为安思远独特的收藏眼光以及中国人注重“传承有序”的观念也是中国藏家争相竞拍的原因之一。安思远对中国国情的了解以及对中国古董的独特见解、“中国古董教父”和“明朝之王”的称号,大大增加了藏品的信任值以及中国藏家的渴望度,并且,能在这样一位以收藏中国作品闻名的“教父”手中得到一两件宝贝,是让中国藏家心之向往并万分荣幸的,这才有了首场拍卖90%华人的参与及拍品的100%成交。

“安思远现象适合于任何地方,必然也会在今年国内的春拍中有所体现。”董国强说。

  活跃过后的反思

中国买家国际“扫货”

  本场拍卖,中国藏家纷纷有大手笔,但在这看似火热的竞拍背后,却引起人们的反思。项立平认为,虽然近些年来的拍卖市场上时常能够见到中国藏家的身影,但即使是安思远的这一系列拍卖,中国藏家以合理或不合理的高价拍下藏品,也并不能够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增添光芒。

继纽约佳士得上中国藏家纷纷发力,甚至将最高价拍品收入囊中。2015年3月19日,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的一件拍品――明代郑和书法写经《发心愿》在三个中国人之间被抢夺。最后“任性哥”刘益谦(上海知名收藏家)以1402.6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780万元)的成交价拍得。对比其10万美元的起拍价,拍品竟增值了120倍!

  “冲动性出价”和“土豪式购买”也许能体现中国藏家的经济实力,但艺术品收藏不只讲财力,更多的是要有对艺术的思考和解读,内地收藏家任性挥金下的藏品已经远远脱离了艺术品的本质,他们争相举牌的背后,是雄厚财力的支撑和现场阵阵惊呼的推力,艺术的内在价值被财富与面子所取代。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在其博客《朋友间竞买同一件拍卖品时的趣事》中详细记录了三个中国人拍场争抢国宝的过程:

  安思远的近两千件藏品在七日的竞拍中散落世界各地,其中大部分还是回到了中国这片原本就属于它们的土地。中国藏家高价购藏有盲目追随或斗富之嫌,对于这些已经散尽的藏品,佳士得的成功营销也好,安思远的传奇经历和人格魅力也罢,这些外在因素为其加分的同时,也许,藏家自身的收藏眼光和艺术判断应该成为成交价背后最具重量的一颗砝码。

郑和出生于明洪武四年(1371年)的云南,回族,原姓马名和,小名三宝。洪武十三年冬,明朝军队进攻云南,马和仅十岁,被明军副统帅蓝玉掠走至南京,阉割成太监之后,进入了朱棣的燕王府。永乐元年(1403年),朝廷重臣姚广孝,法名道衍和尚,收马和为菩萨戒弟子,法名福吉祥。永乐二年,明成祖朱棣在南京御书“郑”字赐马和郑姓,史称“郑和”,并升任为内官监太监,官至四品。1405到1433年,郑和七下西洋,完成了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壮举。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原本这件拍品在拍卖图录上注明的是“无款(明)楷书佛经,金粉瓷青雅色书皮”,但经书款识有“大明国太监郑和,法名福吉祥,发心书写金字”字样,拍卖前,古代书画收藏家朱绍良用了近半个月时间对此进行了研究,发现这应是目前存世的第二件郑和书法。通过比较国家图书馆郑和刻本《佛说摩利支天经》姚广孝跋、浙江平湖博物馆藏国家一级文物郑和写经《妙法莲华经》本以及云南博物馆藏《伏婆塞戒经》刻本题记,确定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国宝级文物。为了能捡到这件“漏儿”,朱先生不动声色,没对任何人说起这个发现,暗地里派人到纽约,去查看此拍品。

拍卖会那天,场上有十五位竞买人一起出价,其中包括朱绍良、佛教学者一西平措、刘益谦等,他们三人间互相都十分熟悉,但事先谁都没有谈起这件事,暗暗地都想“捡漏儿”。最终,朱绍良和一西平措不敌刘益谦而落败!朱绍良在微信上遗憾道:“哈儿只?穆罕默德?赡思,速南咤释,又擦肩而过了,今年开年最重要的东东!”
这里前面的阿拉伯名称是波斯文郑和的名字,后面是郑和法名的音译。

而拍场获胜者刘益谦也高兴地在微信上留言:“第一次来纽约现场,最大的收获就是《郑和写经》,在上海预展时就感觉这东西不错。到了纽约发现来的各路收藏古代字画的高手不少,加上有人指名要我让他这件作品,感觉这件东西会拍出奇价,开拍时竞拍激烈,鬼老都争到700万美刀。最后在三人间竞投,有幸最后成功举下。”

朱绍良先生十分大度,拍完第一时间就在微信上毫无保留地公布了他的研究心得。有人认为郑和是穆斯林,不应该同时信佛教。朱先生说明:郑和为了在宫廷内有所上进,拜了姚广孝和尚为师,从此皈依佛门。姚广孝年轻时在苏州妙智庵出家为僧,后成为朱棣的主要谋士,明成祖继位后,姚广孝担任僧录司左善世,又加太子少师,被称为“黑衣宰相”。

也有人对郑和的法名存有疑问,朱先生解释道:郑和的波斯文法名为:“哈儿只?穆罕默德?赡思”,英文译音为:HajjiMahmud
Shamsuddin,中文音译为:速南咤释。据国家图书馆郑和刻本《佛说摩利支天经》在永乐元年的姚广孝跋中,称郑和为“福善”,郑和自述常为“福吉祥”,“福善”和“福吉祥”都是郑和的法名意译。这次拍卖的《郑和写经》上落款是“福吉祥”。

2002年9月,浙江省平湖市人民政府在对平湖报本塔进行维修时发现了黄花梨木质圆罐内的一本郑和泥金写《妙法莲华经》,上面记有郑和发愿文:“大明国奉佛信官郑和,法名福吉祥,发心铸造镀金舍利宝塔一座,永远长生供养。宣德七年九月初三日意”。这件《郑和写经》被认为是存世的唯一一件,因而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金沙国际登录网址),朱先生又查到:云南博物馆藏《伏婆塞戒经》刻本题记曾在永乐十八年提及郑和的法名:“大明国奉佛信官内官太监郑和,法名速南吒释,即福吉祥。”

也有人认为该写经是郑和在下西洋的船上所为,朱先生则认为,根据对写经仪式的庄重与时间差异上的考虑,这件《郑和写经》应该是在郑和第四次下西洋回来后在陆地上完成的。

有学者认为,目前国家正在制定“一带一路”的经济国策,铺设新时期经济发展的“海上丝绸之路”,发现这件作为当年大航海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代表人物郑和的《发心愿》写经,必将引起理论界、学术界的重视,可谓《郑和写经》回归恰逢天时!

去年年底,业内人士普遍预计今春还将是调整期。但是,国内藏家此次“大手笔扫货”,让人们开始期待艺术市场的回暖期是不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