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嘉德秋拍:古籍善本 · 金石碑帖专场导览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嘉德2017秋拍古籍部征得养研楼裒集历代碑帖善拓102种,册间多钤劫灰余物,多为周均亭先生旧藏。今承惠允,以无底价形式起拍,想此102种历朝碑帖法书,定能誉享书林,嘉惠来学。

佳椠善拓,如约而至,中国嘉德2017年秋拍古籍善本金石碑帖专场一如既往为大家呈现古籍善本、碑帖法书等门类的众多拍品,涵盖元明故籍、明镌版画、民国精刻、明季善拓、商周金石、西文善本等各类精品365件。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

养研楼旧藏碑拓多得贾景德、胡汉民等人题签,承王懿荣、张祖翼、邵章、陆恢、张伯英、王同愈、陆和九、戚叔玉等人旧箧之余绪,可窥近百年来碑帖收藏之大观。可论说者如清晚期精拓本石鼓文,陆和九题签清初期拓本唐李靖碑,张伯英旧藏清道光间拓本汉张迁碑并碑阴,王懿荣旧藏、龚心钊题签明拓本宋表忠观碑等,均为学人案头摩挲之物。

古籍善本历来为藏家所宝,所谓传先哲之精蕴,启后学之困蒙是也。今得历代善本百五十余种,期与广大同好共赏。

何为善本碑帖?

2167 石鼓文 清晚期精拓本 11张 纸本

2372 (元)马端临撰 文献通考 三百四十八卷 明嘉靖三年(1524)司礼监刻本
20函100册 纸本

大致可分为如下几个部分来说:拓本部分,应该是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题跋部分,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流传部分,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

石鼓文内容最早被认为是记叙周宣王出猎的场面。刻石共十碣,每石刻四言诗一首,削石形似鼓,因得名。现于唐初,其文为大篆,自唐以来为世人所重,宋代郑樵《石鼓音序》之后石鼓秦物论开始盛行。原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石鼓馆。

钤印:广运之宝、表章经史之宝

其实若满足了这些条件中的某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是全部的条件都符合,那便是善本中的善本了。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并双钩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

2262王懿荣 旧藏 龚心钊 题签 宋表忠观碑 明拓本 4册 纸本

古籍善本中以明嘉靖三年(1524)司礼监刻本《文献通考》为最。是书钤明内府广运之宝、表章经史之宝,卷首载明世宗《御制重刊文献通考序》、马端临《自序》等,凡三百四十八卷,条分缕析,载《宋史》各志未备之宋制,按语亦多能贯穿古今,折中至当。白棉纸精印,抚印极精,装帧整饬,煌煌一百巨册,为明代中期内府刻书白眉。

《石鼓文》明末清初拓本(陈叔通旧藏本)

《表忠观碑》成于宋元丰元年(1078),苏轼撰并正书,碑文并载于《东坡文集》和《宋文鉴锣》。原石在杭州钱塘钱氏坟,明嘉靖三十六年知府陈柯重刻。是拓龚心钊题签,首有钮嘉荫、翁斌孙题识。

2412 (明)罗懋登著 新刻全像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 二十卷一百回
明三山道人刻清初步月楼重修本 4函20册纸本

水墨纸本 手卷 45703cm

龚心钊(1870-1949),字怀希,号仲勉。安徽合肥人,寓居上海。笃好文物,精品颇多。如秦商鞅方升,战国越王剑,宋代米芾、马远、夏圭等名家书画。

明三山道人刻清初步月楼重修本《新刻全像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内收明代版画近二百幅,以明代永乐间三宝太监郑和七次出使西洋的史实衍义而成,勾画出海上丝绸之路的壮美蓝图,可谓海洋文学的楷模。版画摹绘精当,镌刻细致,神态生动,确系明季版画范本。

注:

钮嘉荫(1857-1915),字叔闻,号闻叔。江苏苏州人。工书及篆刻,金石考证,真草篆隶,均能入古。

2425 (唐)李白 撰(宋)杨齐贤 集注 (元)萧士赟补注 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二十五卷
元建安余氏勤有堂刻本 1函8册纸本

1.周大烈、黄君寔题签条;

翁斌孙(1860-1922),字弢夫,又作弢甫、韬夫,号笏斋,又作简斋、笏庵,又号廉访,晚号冰楞、笏居士。翁同书孙。光绪三年(1877)进士。历任武英殿纂修、内阁侍读

以上二本之外,又有元建安余氏勤有堂刻本《分类补注李太白诗》,版风古朴,字体古拙,犹有宋版遗韵。

2.吴昌硕题引首;

2239 陆和九 题签 唐李靖碑 清中期拓本 1册 纸本

2419 百万塔陀罗尼经 公元770年印本

3.王国维、马叙伦、谭泽闿、曾熙题跋;

李靖碑又称《卫景武公碑》,为开国功臣李靖之功德碑,镌于唐显庆三年(658)。由许敬宗撰,王知敬正书,额篆书,阴刻元祐四年游师雄等题名。此碑所见最旧为明拓,加之数本清拓,皆凤毛麟角之佳品。陆和九题签。

经文1卷、包纸1截,附木塔1座、法隆寺证书规定4份纸本

4.张文魁、陈叔通旧藏;

陆和九(1883-1958),本名开钧,以字行,别署墨盫。湖北沔阳人。历任武昌大学汉文科长、中国大学国学系讲师等教职,精于金石之学,收藏碑刻砖瓦拓本甚富。著有《石刻名汇》、《历代造像存徵录》、《宋辽金元碑目》等。

《百万塔陀罗尼经》以其确切记录的刊刻时间,被认为是世界上已知现存最早的印刷品之一,根据日本古籍记载,称德女天皇于太平宝字八年(764)至宝龟元年(770)发愿制成一百万座小木塔,并将所刻印的《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分藏其中,因而得名《百万塔陀罗尼经》。此件百万塔陀罗尼附有明治41年(1908)法隆寺转让时出具的让与规定和证书。塔身及经文完整,状态良好。塔上部九轮的底端和塔身露盘上有制作者的签名,在紫外光下可见。

5、1996年佳士得《上海张氏涵庐旧藏宋元翰牍明清书画精品》图54,此专场包括曾巩《局事贴》等极为罕有的巨作。

2189 张伯英 旧藏 汉张迁碑并碑阴 清道光间拓本 1册 纸本

2360 (宋)姚铉辑 重校正唐文粹 一百卷 明嘉靖三年(1524)徐焴刻本 4函16册纸本

出版:《石鼓墨影:明清以来石鼓文善拓及名家临作捃存》P67-76,天一阁博物馆编,2018年上海书画出版社。

是碑全称《汉故榖城长荡阴令张君表颂》,碑文隶书,额篆书。石刻于汉中平三年(186),明初出土,现置泰安岱庙。董麟、张伯英旧藏。

此次古籍善本专场明版古籍亦有可观,明嘉靖三年(1524)徐焴刻本《重校正唐文粹》,明万历凌启康刻三色套印本《苏长公合作》,明成化刻本《大明成化丁亥重刊改并五音类聚四声篇》等,均为白棉纸抚印之善本。

展览:石鼓墨影明清以来《石鼓文》善拓及名家临作展,2018年1月30日-3月2日,宁波天一阁博物馆。

董麟(1830-1881),字祥甫,号云舫。道光二十九年拔贡,任刑部郎中。同治四年俸满截取,长官奏保,奉旨以繁缺知府用。精鉴赏,收藏碑帖字画甚丰。

2314 (清)何绍基、许翰、王澍、何绍业、何绍京跋 唐争座位帖
明拓本1函1册纸本

自去年中央电视台的国家宝藏栏目开播以来,故宫所藏的《石鼓文》可谓家喻户晓,说是中华民族石刻文字之祖亦不为过分。《石鼓文》唐代初期出土于陕西省宝鸡市凤翔三畤原,共十件,因其刻在鼓形石上,故而称之为《石鼓文》。其内容为记述秦王游猎之事,每鼓均刻四言诗一首,故又称猎碣。因曾被弃于陈仓田野,也称陈仓十碣。

张伯英(1871-1949),字勺圃、一字少溥,别署云龙山民、榆庄老农,晚号东涯老人、老勺、勺叟。室名远山楼,小来禽馆。江苏徐州人。清代光绪壬寅年举人。

碑帖法书部分有明拓本《唐争座位帖》,内有何绍基、何绍京、王澍、许翰等人跋语,又有明拓本《绛帖卷第三》,字划清劲,内有叶恭绰跋语,跋文著录于叶恭绰《矩园余墨序跋第二辑》。

有关《石鼓文》的刻制年代,诸家聚讼纷纭,近来多以唐兰的《石鼓年代考》所载刻立在秦献公时期为准。《石鼓文》是由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又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书法古茂雄秀、圆融浑劲。为历代书家学习篆书的重要范本。

2251 唐八关斋会报德记 清初期拓本 1函4张 纸本

又有前贤裒集历代碑帖善拓102种,为养研楼旧藏,今承惠允,均以无底价形式起拍。可论说者如清晚期精拓本石鼓文,陆和九题签清初期拓本唐李靖碑,张伯英旧藏清道光间拓本汉张迁碑并碑阴等。想此102种无底价起拍之历朝碑帖法书,定能誉享书林,嘉惠来学。

《石鼓文》在唐代时被发现时原石已有损泐,随之也有了拓本,惜唐代拓本今已不传。之后则以天一阁所藏北宋拓本为最古,惜此本咸丰十年(1860)毁于兵燹。至明清时,《石鼓文》拓本渐多。

是碑刻于唐大历七年(772),为八棱石幢,八面刻字,字大如拳,颜真卿晚年撰并正书。其字笔法似散实凝,消散苍茫中多精到森严。唐武宗时灭佛,曾毁其五面,后唐大中三年(849)由郡守催倬根据拓本将其补全。

2286 俞宗海 旧藏 汉魏隋唐墓阙碑额集 清拓本 1函1册23件 纸本

石鼓原石

前人收藏碑帖,亦有匠心,俞宗海旧藏汉魏隋唐墓阙碑额23件,佳品如汉石门颂、北魏张猛龙碑、隋龙藏寺碑等,每品均有俞宗海墨笔题识,可见珍重之情。

国内现存最早的《石鼓文》拓本,为明代中后期拓本,主要特征是第二鼓(汧殹鼓)第五行黄帛二字未损,称为黄帛本。这时期拓本的时间跨度大致在明中期至明后期,期间也有一些损泐变化。最早的跟最晚的加在一起,目前国内已知者仅五件,上博两件,故宫两件,上图一件。

2120 (清)陈介祺旧藏 金城跋 毛公鼎并铭文拓 清拓本 1轴纸本

之后便是氐鲜本,这时期拓本的时间跨度大概在明末之清乾隆初年。最主要的特征是第二鼓(汧殹鼓)上氐鲜等五字未损(见对比图一)。

商周金文部分首推陈介祺旧藏、金城跋《周毛公鼎并铭文拓》,器形宏阔,传拓精良。

对比图一:上为陈叔通旧藏明末清初拓本,

2102 龚心铭旧藏 秦商鞅方升拓 民国七年(1918)拓本 1张纸本

下为乾隆晚期拓本

2122 李国松、王襄旧藏 秦旬邑权、秦诏版拓等 民国间拓本 9张纸本

据笔者近来考证(详见2018年第3期《书法》杂志中明清间《石鼓文》拓本校勘记一文)氐鲜本亦有早晚之别,区别在第四鼓(銮车鼓)第四、五行倒数第二字之间是否泐连。第六行阴字阝部竖笔末端是否已连石花。未泐连者可称为氐鲜早本(见对比图二)

引而申之,此次秋拍所集陈介祺等名家旧藏秦汉、新莽时期权量文字亦夥,约略言之,计有陈介祺旧藏《汉瓦登文字拓》,陈介祺旧藏汉灯拓四屏,龚心铭拓题董康《秦始皇诏方升拓》,李国松、王襄旧藏秦权、诏版拓,何楚侯旧藏端方、王孝禹、金城等人题跋烬余本《新莽嘉量拓》,何楚侯旧藏崇彝跋烬余本《新莽嘉量拓》等,秦汉新莽之际权量文字,大备于斯。

对比图二:上为陈叔通旧藏明末清初拓本,

2457 君王版新约全书 清光绪二十年(1894)上海美华书馆印本 1册纸本

下为徐渭仁旧藏清初拓本

西文善本部分此次裒集清光绪二十年(1894)上海美华书馆印本君王版《新约全书》,15世纪摇篮本奥古斯都《上帝之城》等,西风东渐,可鉴中西交通之变迁。

陈叔通旧藏《石鼓文》即氐鲜早本,也可称为明末清初拓本。此时期拓本存世极少,据笔者目前已知者尚不到十件,且多存公藏单位。吴昌硕定为雍乾拓本,实在是有些委屈了这件善拓。

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