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2

于今世小说:《烦恼人生》简单介绍、书评

摘要:
中篇小说《烦恼人生》是著名作家池莉的成名作,从这一作品开始她就将笔触锁定在民众身上。该作品以其特有的琐屑、平淡、鸡毛蒜皮的罗列和不故作小人物状的朴实展现了现实人生。
小说琐碎地记录了武汉一名普通工人
…中篇小说《烦恼人生》是著名作家池莉的成名作,从这一作品开始她就将笔触锁定在民众身上。该作品以其特有的琐屑、平淡、鸡毛蒜皮的罗列和不故作小人物状的朴实展现了现实人生。
小说琐碎地记录了武汉一名普通工人印家厚从凌晨到晚上一天的生活经历,最大限度地凸现了主人公所处的烦恼的生存状态和生命形式:带孩子、挤公汽、赶轮渡、上班、发奖金、接待日本人参观……平实地写出了生活的本色,道出了我们这个社会一个普通工人过日子的辛苦与无奈。
虽然作品只写了主人公一天的生活,但我们从中可以看到这个操作工人一年或一生的生活,看到一代人一年或一生的生活。
作者以一种平和、温馨、同情、幽默、赞许的叙事口吻书写现实,给人以真实感和时代感。同时摆脱了以往歌颂或批判的模式,只是以一个有过平凡人生深切体验的普通人的姿态和情感,平平静静、切切实实地展现着既充满烦恼与艰涩又充满意趣与欢愉的人生;透过纷乱、琐屑的原生态生活表象而显露出了丰富的内涵。小说通过对人生的凸现、透析与认可不仅勾勒出当时人们的社会生存状况,而且对现代人的生存状态及生存意义进行探讨,从而揭示出现代人的精神特征及对人生的态度,捍卫了普通人的平凡人生。作品虽然主要描述人生中的无奈,但也展现了人物的忍耐及支撑他们生存的温情。正是印家厚这样的普通人,组成了显示社会的基流,推动着整个社会向前发展。
书评池莉是当代一位优秀作家,她的作品具有鲜明的女性意识,是以对世俗人生的深切关注和“原生态”的叙述方式为读者所熟知的。池莉的《烦恼人生》是作为“新写实”小说产生的标志而现于文学界和评论界的。与《烦恼人生》一并作为“新写实”小说产生的标志的还有方方的《风景》,以及刘恒、刘震云、刘庆邦等一批青年作家的作品。“新写实”小说有着比较一致的审美追求和创作倾向,那就是:密切关注凡俗、琐屑而又无奈的生存状态,极力抹平艺术与生活的沮沟、消解创作与阅读的隔膜,以“零度感情”叙说生活的冷峻与沉重,揭示人生的本相与原态。这些特点,在《烦恼人生》中都得到了非常充分的体现。“新写实小说从文学价值学着眼,它对‘宏大叙事’的解构主要表现在:宣告形而上意义与价值的无效,使意义与价值回到形而下,回到凡俗人生。”[1]池莉的《烦恼人生》就摆脱了以往歌颂或批判的模式,进入了纯粹属于文学的叙事状态。小说以实证的方式考察生活,以实录的方式复现生活,时时刻刻警惕任何理性的先入之见和精神预设,拒绝一切按主体意愿杜撰生活,拒绝形而上的平面化叙事手法描述了“毛茸茸”的现代都市最普通人物最平凡的日常生活,实现了对普通人平凡人生的有力捍卫。《烦恼人生》以其特有的琐屑、平淡、鸡毛蒜皮的罗列和不故作小人物状的朴实展现了现实人生、日常生活及婚姻关系中的困窘、辛酸和艰辛,真正搔到了生活的痒处、痛处、烦心处、苦恼处。《烦恼人生》虽说是一篇虚构的小说,但更象一部新闻记实短片,长长的镜头聚焦于工人印家厚一天的生活。他的烦恼正代表着那个群体千千万万人内心压抑的苦恼,那烦恼本身锥心隐痛,却又无能为力。烦恼与木然的生活摩擦,生出无端的矛盾,形成一种悲哀。作者没有去写哈姆雷特的悲哀,那样的悲哀又几人有?在《烦恼人生》中,池莉以平静、冷峻的写实风格,极力仿真平民世界中艰难的生活现状,表现着他们活着的艰难和生命的卑微。在生活层面的描写上,池莉用“奔跑”框定了人生的基本姿态。主人公印家厚作为工人阶级的代表人物,他对工作充满自豪感,他的精神状态极好,但他一天的生活内容就是从早到晚不停地奔忙,从凌晨一直马不停蹄地跑到深夜。印家厚在这种无暇喘息的奔忙中显得渺小、无奈、孤立无援、处处受制约,始终置于生活的困窘和烦恼之中。纵然如此,他依然无法主宰生活中的一切。随着空间的不断转换,他不断地变换着父亲、丈夫、儿子、邻居、工人、情人、女婿、乘客、拆迁户等身份。同时也经历了许多烦恼,既是生计的烦恼,也是生命的烦恼;既属于他个人的,也是社会的,特定时期的。从印家厚的烦恼中,不只感到了他个人生活的困窘,生命的焦灼,心灵的疲惫,还感受到了人类某些共通的困扰。那单调的、漫长的、周而复始的人生之路,那生命力点点滴滴无可奈何的耗损,是当今这个特定社会历史时期人们所难以超越和摆脱的。惟其如此,人物那善良的心地,那烦恼中并不放弃的追求,才显得实实在在,既让人深思,也让人感动。这正是普通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写照,这就是现实的此岸:“不再是苦海中的涉渡,不再是朝向黄金彼岸的畅想;而是一幅困窘而丰满、琐屑而真切的市井众生图。不是被击毁的海市蜃楼背后显现出的肮脏世相,而是果敢撕碎的虚幻景片的裂隙间呈现出的现实人生。”[2]这份烦恼人生不仅别无选择、不可逾越,而且是他——印家厚一个普通人的全部拥有和财富。“在描述生活的本来面目,‘新写实’作家总是力图将叙事情感压制到‘零度状态’,以‘流水帐’式的‘只作拼板工作,而不是剪辑,不动剪刀,不添油加醋,使当下此时的真实’凸现出来。”[3]《烦恼人生》将印家厚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巨细无遗地以原始记录的风格显现出来,形成了所谓“生活流”的创作特点。小说第一句是“早晨是从半夜开始的”。这就把这一家一天的那种忙乱揭示了出来:生存空间的狭仄,生活和工作的紧张忙碌。小说从凌晨三点五十分儿子摔下床时的一声哭叫,惊醒了印家厚的睡梦写起,然后是排队上厕所,带孩子赶轮渡,上班工作评奖金,买生日礼物,读朋友来信,下班后忙家务,直到深夜才休息。在这一天中他遇到了许多事情“公共卫生间两个十户人家共用,一起床就得为上厕所、洗漱伤脑筋;挤公交时被一个姑娘骂为“流氓”;因迟到一分半钟只得了五元钱的月奖;徒弟雅丽、幼师晓芬、初恋情人聂玲所激起的心灵震荡与感慨;食堂就餐时扒出了半条青虫;物价上涨,买不起给岳父祝寿的贺礼;被人栽赃挨了批评,报考电大的事泡了汤;贺同事结婚、救熊猫;住房要拆迁,姑妈的儿子还要来家里住等等。作品虽然写了是印家厚一天的生活经历,实际上则是揭示了他一生的周而复始的人生轨迹。在《烦恼人生》中语言不仅显露出淡淡的诗意,也常常闪烁出理性睿智的光芒:“少年的梦总是有着浓厚的理想色彩,一进入成年便无形中被瓦解了”;“老婆就是老婆。人不可能十全十美。记忆归记忆,痛苦该咬牙吞下去”;“为什么不把江疏浚一下?为什么不想办法让轮渡快一些?为什么江这边的人非得赶到江那边去上班?为什么没有一个全托幼儿园?为什么厂里的麻烦事都摊到了他的头上?为什么他不能果断处理好与雅丽的关系?为什么婚姻和爱情是两码事?印家厚真希望自己也是一个孩子,能有一个负责的父亲回答他的所有问题”;“长江总是后浪推前浪,前景应是一片诱人的色彩”。作品尽情地表现了现代都市平凡普通的生活和弥漫着尘界的灰蒙蒙的人生。厚实的生活底蕴和强烈的平民情怀,构建了一种真实、冷峻的表达,表现在语言上则形成了一种调侃与反讽的风格。印家厚半夜里受到老婆尖刻的鄙薄;与小白的侃谈文学;与厂长有理有节的交涉等等。作者就是这样以无知者的姿态,平静地叙述和调侃着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从而在反讽和调侃中揭示出假象与真实间的矛盾。在《烦恼人生》中作者以一个冷静客观的观察者、体验者、叙事者的身份,细致入微的描述了主人公印家厚一天的生活,这里没有造作,没有人工的痕迹,从而再现出生活原生样态,也就是所谓的“纯态事实”。[4]小说真实地展现了现实生活的原生状态,在平凡琐屑的描述中大胆的“凸现人生”,强调了过程本身的含义和意境,从而将社会内容与个人的生命体验融为一体,把生活的过程变为生命的过程,同时也揭示出精神追求在不自觉中迷茫消失在物质生活的困窘之中,而人的精神困窘,灵魂的无所依又使生活、物质困窘更加暗淡的恶性循环。在小说中,作者不是有意告诉我们什么,而是让我们自己“观看”,“告诉”的东西是有限的,而在如实的追踪生活的过程中,作品强烈的现实感与生命感的紧密贴合,却能激起我们复杂的,难以言叙的人生感受,统一起历史与人生的秘密。可见,作者是用“新眼睛”来审视着这个世界,在写作中,不许自己有半点游离;同时她极有勇气的撷取了常常被我们忽略、漠视或不敢正视的原生态的生活表象,暴露出生活的本质。“在池莉的‘撕裂’与补白之中,在她对新秩序的书写与回归之中,却不期然地超越了其早期自恋、自辩、自我印证式的女性写作,使新女性的现实生存悄然地浮现于池莉摇曳生姿的日常生活画卷之中。”[6]池莉的小说始终都是以鲜明的女性意识来关照和表现女性的生存状态,然而让池莉首次体验文学大奖的——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烦恼人生》中的主人公印家厚却偏偏是个男性。按照故事情节的推算,主人公印家厚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与同时代的城镇青年一样,他也有过上山下洼的知青生活历程,返回城后则成了钢板厂的一名现代化的操作工。小说写了印家厚一天的奔忙,在这种无暇喘息的奔忙之中显出生命个体的渺小、无奈与认同。作为丈夫、父亲和儿子,印家厚必须负担起家庭的伦理、责任和重担,然而他从来都是力不从心或不称其职的:欲表孝心而囊中羞涩;欲庇荫家室,却只有蜗居一间,而且令“大丈夫”更为羞辱的就连这还是由“小贱内”托人告借的;他还必须迎战凶险莫测的人际关系,如车间主任绕着弯子扣发奖金,被人栽赃挨批评等等。在这些繁琐的事情中,他对本职工作怀有纯正的感情,生活中追求着真诚与善良,他为着自己应得的一切而苦苦挣扎,活得极为紧张和沉重。在小说中池莉冷静地、不动声色地对生活作亦步亦趋的自然主义复写,以自己“犀利”“敏锐”的女性目光,把一个男性形象描摹的淋漓尽致。其中不乏还有着对男性在家庭中承担责任超负荷的地位有着独特的透析,从中可以看出男性在生活中受动的一面,以及在“大丈夫”形象下的内心苦痛。小说中印家厚的一天的经历实际上是他的一年甚至将是他一生经历的一个缩影。正如主人公自己说的一样:“找对象,谈恋爱,结婚。父母生病住院,天天去医院护理。兄妹吵架扯皮,开家庭会议搞平衡。物价上涨,工资调级,黑白电视换彩色的,洗衣机淘汰单缸时兴双缸——所有这一切,他一一碰上了,他必须去解决”。在池莉的女性眼光中,印家厚的性格特征用“人情味”三个字再恰当不过的了。面对着生活的琐屑、芜杂,他常常焦躁、烦恼,甚至无奈和迷茫;面对妻子的任意鄙薄,他偶尔会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但更多的是体谅、理解并巧妙地平息夫妻间出现的风波;面对天真、美丽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徒弟表露的爱慕之情,他能理智地予以拒绝;他虽然对昔日恋人有着温馨回忆,但对于老婆递过一杯开水,扔过的一条湿毛巾,他便觉得这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当他接受了同事的香烟,又大方潇洒的朝周围撒上一圈作为回报;他热爱工作,尊重领导和同事,但惹急了也会把有青虫的饭菜扣进食堂管理员口袋里;碍于面子他极不情愿地收拾锅、碗、筷,但当看到在公共卫生间里洗碗的都是男性,他也就心安理得了。可以见得,主人公的一天又可以说是在知足与不足中度过,他是用自己内心的标尺来衡量着这一切。小说还有两个男性形象:印家厚的知青伙伴江南下和厂办秘书小白。江南下在作品中并没有直接露面,而是从一封信中述说了他与印家厚,聂玲等人的那段知青生涯。江南下正面临着婚姻危机,生活在比印家厚更加复杂的烦恼之中。小说也并没有过多地叙述小白的烦恼,但这位热心于文学创作,有着满腔激情的青年,同样也摆脱不了生活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1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2
姓名:池莉 国籍:中国.湖北沔阳 年代:1957年 职位:小说家
  姓名:池莉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57年  籍贯:湖北沔阳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池莉(女)(1957—)湖北沔阳人。高中毕业后下乡插队,在农村当过小学教师。曾读过三年医专,毕业后在武汉钢铁公司当过五年医生。后就读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任《芳草》杂志社编辑,后在武汉市文联从事专业创作,任武汉市作协副主席。1978年开始创作诗歌、散文。1981年开始发表小说。主要作品有《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来来往往》、《小姐你早》等。其中《烦恼人生》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她的小说大多取材于寻常百姓的凡俗生活,呈现本真的原生状态。朴实流畅的语言风格,冷静客观的叙述态度,使她成为80年代末新写实小说的代表作家。她的小说放弃终极理想,面对琐屑的现实,以“零度情感”叙写“此岸”的生存状态,来揭示平凡生活的生命本质。 
     
    《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来来往往》、《小姐你早》等 
    

《烦恼人生》收录了作家池莉“新写实主义”代表作品的人生三部曲:《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

池莉的作品,一如即往地真实,真实地足以撕裂人的心扉。这本书收录的三个中篇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点:描写的都是现代都市人的婚姻场景。在这三部作品中,婚姻以既非神圣、亦非劫难的面目,从诸多婚姻叙事的遮蔽中浮现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池莉对婚姻现实的揭示成了她对人生此岸的一次勾勒与认可。婚姻并非伊甸之门,也绝非地狱入口,它仅仅是更为深刻而复杂地连接着、充任着社会现实。

作品所描写的婚姻现实,是许多主流叙事作品必然绕过或略去的琐屑细节。这些琐屑、庸常、不登大雅之堂的细节,在作者笔下重组成一幅幅熟悉却又陌生的人生图景:这是烦恼人生,充满了日常生活的困窘、心酸与纠葛,但它不仅别无选择、不可逾越,而且其间亦不乏一点点温情、一点点快乐,生之意趣便在于烦恼人生的延续。没有,也不该有一幅天堂图景来参照这一现实的乏味与苦涩;没有,也不该有一幅地狱的景观来歪曲或涂污此岸的生机……

在《不谈爱情》中,庄建非为了赢得一次出国访问的机会,终于深刻痛切地意识到婚姻的意义:它是一个男人自我形象的一部分、是秩序化的社会衡量你个人价值的重要标志,因此它在多重意义上是极为现实和实用的,你必须为它付出心血和代价。庄建非因此而“长大成人”,因此而成功地安渡婚姻危机,获得一份现实的完满。

在《太阳出世》里,不是婚姻,而是生育及对孩子的抚养,促成了一对年轻夫妻的文化成人礼。对于赵胜天和李小兰来说,新婚的一年有余,是他们经历了心酸、琐屑、艰辛、困窘的日子,但这却是一次太阳出世一般的新生。可能与作者曾经是医生的经历有关,作品细腻、逼真而情趣盎然地记述了一个女人从妊娠、生育、抚育孩子的有笑有泪的过程,记述了一对尚不成熟的年轻夫妻如何“个中甘苦两心知”地度过了这一全新的寻常岁月。作者将它呈现为一次学习与成长,他们在学做父母的同时,学会做丈夫,做妻子,学会生活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