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丽人族传说(接上PART 2)ZUIXIN

卜世看他这个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将军想上啊?”见
西门先点点头,而后又猛烈地摇头,卜世忍不住笑道:“食色性也!不过以将军这四十多岁的非处子之身,莫说上了,多独处闻闻香恐怕都会虚脱啊!”与占·端木听了,知道这是在调侃西门,却不戳破,笑而不语。

青羽见状忙用袖子遮住两个孩子的眼睛,少儿不宜呀!族长怔住了,她似乎也没想到这帮男人竟会如此下作龌龊。

摘要:
这边丽人族族长因食甚全族十六岁以上的族女都身体不适,因缺月而全身灵力产生自侵,所以族长便命全族到天缺灵殿静修,以祖守清辉圣台产生的微弱守护力帮助众灵女缓解灵力自侵造成的自损,因此除了天缺灵殿,其他地方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

端木看到族长妥协了,便放开了紫痕,又令将士放开众灵女。族长把珂罗推出来,道:“这就是你们要的圣女,宁珂罗!”

焰四射,同时伴随着打斗声和喊叫声。隐仙嬷嬷捂着胸口正向这边跑来。以曌仔细一看,隐仙胸口上分明插着一柄尖利的匕首。她一边跑一边向以曌她们喊道:“快跑!魔鬼……一群魔鬼……来了!”

诸死士听后面面相觑
,不知该不该听话放弃。忽然那个被灵女咬了一口的人脖子上的伤口血不断溢出,溢出的精血被迅速吸入到那名灵女体内,灵女周身立刻变成了紫色,“啊!”一声凄号之后,灵女已变成魔女,挣脱束缚后,在军中乱杀起来。吸了精元的灵女似乎疯掉了,十七八个军士一起上都挡不住,最后还是卜世用灵咒封住了她。诸军回头一看,被吸的那人早已只剩一层皮包骨了,死掉了。

卜世以为是去领圣女,便想也没想就过去了。谁知卜世过去后,族长一把扯过卜世,在他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端木与占想去就他,拔出剑,架在族长的玉肩上,卜世忙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妄动,自己却一声不吭,任由族长吸食他的精元,族长这时却推开了卜世,率着众灵女往雪枫林去了,只留下两个小女孩。

族长抬眼一望,以曌正坐在星罗台第二台阶那里和珂罗两个抱着隐仙哭,她又看了看面前,重兵包围,圈子正在缩小,敌众我寡,众灵女拼死顽抗才使他们过不来,而青羽?紫痕灵力已近顶峰,怕也撑不了多久,便决定先让众灵女顶一阵子,自己带以曌先走,随后再杀回来帮她们脱身。于是族长果断飞身奔向以曌,拉了以曌,本想就此奔去,回身看了看珂罗,叹了一口气,腾出左手抓住珂罗的手,向绝穹谷飞去了。

众军都在京都呆过,自然知道那两个地方有多赞。先说说这“温柔乡”,其实它真的是个乡,只不过里边住的都是全国各地青楼挑出来的上等姑娘,也就是各分院的花魁,最少有三百位美人呢!“明月坊”则是京都有名的教坊,里边的十二簪,个个色艺双绝。平时只有达官显宦才能出入这两个地方。端木话说完后,那些军士仍然舍不得绑着的灵女。其实也难怪,丽人族灵女美若天仙,谁会舍近求远!于是卜世出马了,他不慌不忙地说道:“诸位听我说,灵女这东西上一次就会损精元,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的。像尔等身体吃不消的,最多一次,就会因精阳虚亏过甚而死!”|

“不行,只能带走一个!”族长想赌一把。

由于以曌与珂同岁,所以两人自小便玩在一起,感情十分好。平时,族长对她们非常严格,不让她们到处乱跑。但今天食甚族长已无暇去管她们两个了。于是以曌十分开心地同珂罗到星罗台去玩。两个小女孩正兴致勃勃地玩着那些虚空魔石,以曌突然看到灵殿方向斗

端木,与占原本在战斗中,看到卜世奔向星罗台,两人顿时热血沸腾
,打得似乎更起劲了。紫痕·碧落看到有人奔上了星罗台,大骇,立刻也飞向星罗台,想阻止卜世。很快端木·与占冲上来了,三对二,紫痕她们当然打不过了,卜世乘机脱身,一剑劈向台柱。霎时间,台柱像玉般碎成块块小玉屑射向四面八方,同时五彩的流光在空中乱飞,众灵女战斗力瞬时大降。青羽见大势不妙,大喊:“快撤!去圣地!”

族长心中一颤:“难道他识破了?”可又不得不把以曌拽出来,又说道:“这是澹台以曌,只是普通的灵女罢了,你要就带走好了。”把以曌往前一送。

丽人一族本就人口稀少这一代仅传下来了一百四十二人,其中有两个六岁的女孩。澹台以曌自被孕化出来就被尊为族中圣女,她继承的是上一代圣女的灵婴,也就是说她是由上一任圣女的灵婴直接孕化而来的。因此她六岁的童年里充满了族长这些长辈们的宠爱和自然的无忧无虑。另一个女孩叫宁珂罗,其实他本不是丽人族的人。五年前,有一位法力高深的巫师想要以三千童男童女给弱水河献祭。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弱水河突然暴涨把剩下的一千五百多名幼童卷入其中,连带着那个巫师和他的众弟子们。被卷的幼童及大人几乎全部被吞噬了,巫师的师弟郄蒙初奋力救出了两个男孩,一个就是后来的与占,另一个不久后迷失了,不知所终。其实弱水噬魂的时候,丽人族也觉察到了,她们在弱水河的另一岸聚合全族灵力以牵制弱水,但无奈那时的弱水已吞噬了大量的灵力,丽人族无法与之抗衡,族长奋尽全力只救得一个一岁的女婴。族长看见她手臂上刺了一个“宁”字,且又生得灵气逼人,便替她取名为“珂罗”。

摘要: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

族长抬头看了看卜世,伸出手指着他道:“你,过来!”

这边丽人族族长因食甚全族十六岁以上的族女都身体不适,因缺月而全身灵力产生自侵,所以族长便命全族到天缺灵殿静修,以祖守清辉圣台产生的微弱守护力帮助众灵女缓解灵力自侵造成的自损,因此除了天缺灵殿,其他地方都没人。

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剑,竟直奔星罗台最上面的台柱去了。

卜世看着另一个躲在青羽身后的小女孩,平静地说道:“我们要另一个女孩。”

以曌急忙跑过去扶隐仙,珂罗也去扶她,但见隐仙紫色的血不断淌出,怎么按也按不住,以曌害怕得快哭了,她哭着说:“嬷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族长呢?”

但貌似已经来不及了,变成普通人的灵女自然很快被抓住了。紫痕本想撤
,不料被端木一把抓住,成了俘虏,而碧落又被与占拿下了,青羽只带了剩下十一人逃走。

族长也很想跑,但无奈灵力已耗尽了,这里已是绝路,又打不开结界,有什么办法!很快她们就看到了他们的火把向这边涌来,唯一的出口已经被他们堵住了。族长忍无可忍了,她强撑着身子把以曌·珂罗护在身后,向卜世他们喊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以曌手按住着隐仙的伤口,泪不断落下,她看见有一群魔鬼般身着黑色玄甲的男人正往星罗台涌来,族长和青羽?碧落两位姑姑正组织众灵女抵抗,紫痕姑姑边奋力战斗边冲族长喊:“族长,这里有我们,你快带小圣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