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一个黑帮老的爱恨情仇《连载系列之初遇真爱》

摘要:
林寒接到小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像猪一样的酣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小强公鸭嗓子的叫声,哥你到底还来不来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兄弟们都来了,就等你呢。林寒慵懒的看了一下表,六点二十,然后说,好的我一会就到。

这是我的第一篇短说,故事均发生在身边最好的朋友身上。听着轻快的歌曲,脑神经思维就这么推赶着我写啊写啊。

“猪儿”的生日

林寒接到小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像猪一样的酣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小强公鸭嗓子的叫声,哥你到底还来不来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兄弟们都来了,就等你呢。林寒慵懒的看了一下表,六点二十,然后说,好的我一会就到。

“卵子战队”?不会吧!你LOL坑的更B一样,还想组战队?人倒是齐全,可这战绩足以把人吓3丈远吧!

“猪儿”的书名是朱建,长得猪头猪脑的,性情温和老实,邻居有什么红白事,都愿请他来帮忙。本姓朱,工友们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猪儿”。

林寒,十九岁,外号黑面苍龙,A市黑社会傲龙家族老大,自幼丧父,十六岁出来闯荡一手创建了这个社团。小强和小伟是他的左右手,小强,十八岁,外号笑面飞龙,为人机灵,一肚子坏水,社团开国元勋之一。

你又想坑大哥,你看你自己的维恩每次打团都打脸,一过去就被秒,还玩ADC,你就玩玩你拿手的鳄鱼和盲僧得了,都是奇葩~一个个搞得跟专家一样,借口倒是不少。呵呵~大哥又在那里偷笑。

张博士的书名是张成功,喜欢看文学书。有闲余时到茶馆坐坐,当起业余评书人,工友们感觉他有文化人的味道,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张博士。

小伟,十八岁,外号冷面傲龙,自幼在少林寺学武八年,善打拳,重义气,沉默寡言,社团开国元勋之一。

我们这帮人在一起有10个年头了,性格各异却能玩到一块去,还算团结。加在一起也有10来个人。一下班就去网吧坐一排玩最热门的游戏,大哥是个老好人,在我们当中最大,人缘也最好,没有脾气重情义。反正就是不会拒绝人,有人说大哥是个滥好人,还有人说你们这帮坑B天天瞎混,大哥天天给你们插屁股。

宋滚滚的书名是宋伟,长得体壮腰圆,如果井下有什么笨重的体力活,工友们得叫上他帮忙,工友们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宋滚滚。

林寒拿着刚买的礼物到达酒店的包间时,满屋的喧嚣戛然而止,。小强笑道说哥,我以为你不来了呢,你不来大家也不敢开始啊。林寒坐下来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都是自己兄弟没那么多规矩,再说今天兄弟的生日,没有大小大家尽情的玩乐。顿时整个包间的场面又开始热闹起来。

前年大哥结婚的时候兄弟们都去了,都从武汉赶到后湖为他庆祝,可以说是我们结婚中最热闹的,大哥的哥哥帮他搞了6俩豪车气派十足,说到底大哥的在追他老婆的时候兄弟们都帮过忙,当时大哥在新疆出差,除了干活天天闲的蛋疼,大哥亲戚给他介绍了个姑娘,大哥不善言词,但也每天都打打电话,发发短信,跟在大哥旁边的浩子和万宝就开始出谋划策。

陈酒罐的书名是陈潇洒,每天一到晚上,只要不上夜班,至少也要喝一杯酒,工友们给他取了一个歪号叫陈酒罐。

林寒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小强的旁边坐着他的女朋友圆圆,也是此次宴会酒店的大堂领班。在她旁边安静的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再就是永远是冷面孔的小伟,还有七八个兄弟,全是社团的骨干。林寒又看了看陌生女孩,披肩的长发,大眼睛,皮肤白皙,标准的美人胚子,穿着一身校服,这样的打扮和屋里的人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此时可能注意到林寒正在看她,马上脸红红的低下了头,手不停在玩弄桌布。林寒心想,呵~~现在还有这样的女孩,有点难得啊~

开始推广大哥:大哥是天下间最好的男人,非常会照顾人,勤劳又老实。非常实在的人。慢慢汤嫂子就开始认定大哥了。大哥是个非常肯花钱的主,不管在哪方面。爱面子和装B是大哥的强项。可以在这方面做到巅峰造极。短短半年大哥就把汤嫂子哄到手了,回去都是直接飞回去的。

他们四人是铁杆的兄弟,平时有时间都喜欢聚在一起吃喝玩乐,有时互称呼歪号,有时也互称兄弟。

小强这时候介绍说,这是圆圆的邻居小轩,周末不上课在家无聊,跟着出来玩的。林寒拿起酒杯客气的说道,初次见面干一个吧。小轩慢慢抬起头,还是脸红红的怯怯的说,不好意思哥,我,我不会喝酒。小强接着说嗨,大哥跟你喝你就喝就喝一杯就好,这时候别的兄弟也跟着说,大哥跟你喝酒你不喝,不给面子是吧。小轩赶忙解释道,不是的,真的不是的,我真的不会喝酒啊。

大哥的家在后湖,一路过后湖的“田光河”就开始介绍,说这条大河以前埋了好多死人。原来这里是一方土,后来我的爸爸就跟队里的人一起每天拿把乔铲子挖啊挖,就挖了这么大一条河出来了,现在河上面架的主桥。起码听了5遍了,每次我都是主动问的,一问大哥就来精神了。大哥是个非常讲究的人,天天把自己打扮的精神十足,一点灰尘都不能有。一遇到街上的洒水车就跑十几米远,我说:大哥又开始装B了。

有一天,“猪儿”用手机打通班长的电话,请了一天休班,邀请好友:张博士、宋滚滚,还有隔壁的陈酒罐,在家里庆祝自己50周岁的生日。

说实话此时的林寒有点尴尬,毕竟守着这么多的兄弟,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面子,但是想想就一小孩还是算了吧。于是自己端起杯一饮而尽,说道算了,还是个学生别难为人家了。大哥既然发话了,兄弟们也没再说什么,大家都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小强说大家还是去歌厅唱歌的吧。林寒骨子里不是爱热闹的人,于是站起来说,算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小强他们也知道大哥不喜欢热闹,今天这样的场面能来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于是说道,大哥既然要走,我们也没办法,那我们自己玩的了。圆圆站起来说道,大哥你顺道把小轩送回去吧,她爸妈不允许她回家晚了。本来小轩准备自己打车回家的,但是考虑到刚才没和林寒喝酒,可能是惹着他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只轻轻的点点了头,算是答应了。

结完婚汤嫂子随大哥来武汉定居了,大哥在武汉工作嘛,为了更好的方便俩口子在一起,大哥决定去外面租个房子,那天我们三个在离双方单位都不远的地方开始觅房……找房可是我的强项啊。

一大早,“猪儿”的妻子——蔡花在家里忙碌着,又是宰鸡,又是杀鸭,准备生日筵席。“猪儿”骑着自行车往矿上的菜市场驶去,购买一些酒烟菜等生活用品回来。

林寒和小轩出了酒店,上了他那辆破吉普。这车已经成了林寒在A市的一个标志,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喜欢户外狩猎,就买了这车一直没舍得扔。小轩的家在郊区,大概需要二十几分钟的车程。林寒故意开的很慢,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不过基本上都是他在说,可能是害羞的缘故,小轩的话很少,安静的看着窗外,微微打开的车窗吹进一阵暖风,飘逸的长发配着那张绝世的脸庞,宽大的校服也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林寒的心瞬间醉了,以前他根本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可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小轩在小区的门口就下了车,说是害怕她家里人看见。

先前走了几家,快烂的木头门和木头床,旁边还一个衣柜,还有个小阳台在外边,阳台上面打了一个小卫生间,妈呀。卫生间建在阳台上,那下面还有人在走……价格倒是适中400/月。我们主要是想找个带厨房的,当时我跟小周都在那边租了房子。我找的那间房倒是挺大的,就是黑了一点,卫生间厨房超大,还有一间大房,500一月,大哥最终在小周租的房子附近落地,可没多久就天天喊:“没阳光,好黑呀!。真无语。

能干勤快的蔡花在家里忙个不停,在圆座上摆满了佳肴美味,“猪儿”上街后早早地回到家,也帮着妻子忙前忙后,迎接亲朋好友的到来。

小区是A市环境最差的那种贫民区,到处脏乱不堪,也没有路灯,林寒说那你回家吧,我就在车上远远跟着你,看着你到家我再走,要不我不放心,小轩犹豫了一下说,那好吧再见。

大哥从原先的天天跟兄弟们在一起瞎混瞎玩到结婚后“独立”转变。虽然偶尔也出去玩玩,但不那么勤快了。后来又购置了一台电脑算是彻底稳定下来了。俩口子每天都在外面上上班,又有自己的小窝,还算幸福,关键是大哥的‘厨艺’了得。我们也偶尔跑去骚扰一下大哥,喊他出来吃吃饭什么的。

蔡花从厨房里跑出来,拿着手机递给“猪儿”,原来是远在广东打工女儿打来电话说,她不能回家给自己的老爸祝贺生日,女儿在电话里祝贺老爸:生日快乐!保重身体!
在井下注意安全……
女儿在外有许多话想给爸说。“猪儿”说,少聊一些,电话费太贵了,把手机给关了。

林寒在回来的路上把车停在路边想了很多,自己可能是喜欢上她了,可是又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她完全是两条道上的人,这可能吗?挣扎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小强的电话。小强说到什么事啊哥,林寒说,我需要小轩的全部资料,明天就给我整理好送过来,今晚你生日你先忙吧。小强说,我也不熟悉我问圆圆吧,明天答复你。林寒说,好的明天我等着,正要挂电话,小强突然问道,不对啊哥,你要人家资料干嘛?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林寒突然老脸一红,故作恼怒的说道,叫你准备就准备那来的那么多废。小强嘿嘿笑了半天,说道好吧,明天保证完成任务。林寒说道,忙你的吧,别闹事,玩的开心点……明天别耽误工地的正事。小强说,放心吧哥,我办事你就放心吧,说完就挂了。林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启动车子一路黑烟消失在那茫茫的夜色中……

有一天大哥跟我说住的都蛮好就是太黑了,好黑啊,没阳光。我说大哥都住了快一年了,本来单位也跟我们租了房子住,这边的房租不停的涨,从当初了500/月开销到现在的700/月开销还是有点难以承受啊!一年就是8400元,后来大哥跟汤嫂子商量了一下说搬回原先的宿舍住,反正都是兄弟们在一起,原先的房子是3室一厅的房子,俩口子一间房也还过得去,汤嫂子有点不乐意,但也不说什么。好像跟大哥是一路人,有什么都不爱说出来,憋在心里。其实可以看出来汤嫂子不喜欢这帮不务正业的兄弟们,整天就爱到外面瞎玩,瞎吃喝,不是那种靠谱的主~

中午12点,大家上座,亲朋好友举起酒杯为“猪儿”家人敬酒。酒过三巡,大家敞开心胸地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