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孤立理解“免除瑕疵担保责任”

在《拍卖法》颁布近十六年的时间里,第61条第二款的不保真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一直是争议焦点,买方质疑此条款的合理性,但卖方则将此视为赦免条款。

2013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日前在京召开,此次论坛是继2005年、2009年两届国际论坛后,中国拍卖协会举办的第三届国际论坛,吸引了来自国内外拍卖界及相关学界的代表近200人参加。在当前因对拍品真伪和质量瑕疵存有疑虑而频频引发纠纷的背景下,关于艺术品拍卖行业标的瑕疵不担保责任的讨论尤其受到在场拍卖人的关注。免责条款是拍卖人可以随心所欲利用的保护伞吗?拍品瑕疵的担保责任由谁来承担?如何才能在保障买卖双方权益的基础上进行保真交易?对此,与会部分专家进行了深入研讨。

2013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在京举行

2013年新一轮春拍渐次展开,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下称中拍协)上周在北京举办了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其中,《拍卖法》起草人、学者、拍卖行等多方人士对拍卖行业中拍品瑕疵担保责任以及其艺术品鉴定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免责不能作为孤立条款理解

2013年4月18日,四年一届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上,与会者普遍关心的一个话题是如何看待拍卖行业拍品瑕疵担保责任。

免除瑕疵担保责任不是行业规则

瑕疵担保责任是《拍卖法》很重要的内容,但是近年来很多人对这一条款发出质疑。《拍卖法》起草时,之所以做出拍卖企业免除瑕疵担保责任的规定,主要是考虑到文物艺术品作为拍卖标的物的特殊性。有的文物就连鉴定人员也各执一词,拍卖企业很难辨别真伪,要求执法机关鉴定真伪也有难度。为了保证竞买人利益,《拍卖法》规定拍卖企业应当依法对拍卖标的物进行公告和展示,以使购买人有足够的时间了解。考虑到对于保值和不保值拍卖而言,其成交价有所差别,直接影响拍卖企业佣金的收取,所以拍卖企业也不应当在所有拍卖中都申明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谈起文物艺术品拍卖中的瑕疵不担保责任的由来,中国《拍卖法》起草人之一陈佳林说。他表示,免除艺术品拍卖瑕疵担保责任并不是一条孤立的条款,因此,拍卖行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这项条款。

不保真条款不能简单废止

瑕疵担保问题是艺术品拍卖各个链条中最核心的问题,也是拍卖行的重要内容,但买卖双方对此问题折持的不同立场是否都存在片面性?

首先,拍卖企业瑕疵担保责任免除的前提是拍卖企业不知道或者不应当知道标的物存在瑕疵。如果拍卖企业在拍卖前虽然做出免除瑕疵担保责任申明,但事后证明拍卖企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标的物瑕疵,拍卖人可以向拍卖企业承担责任。第二,免除瑕疵担保责任的申明不能免除拍卖企业对拍卖标的物基本审查义务。拍卖企业应当为委托人提供的文件进行审核,需要对文件标的物鉴定的应当鉴定,对于标的物数量和面积、通过其他手段鉴定出来的问题,即使拍卖企业申明不担当担保责任,也不能免除责任的承担。第三,标的物瑕疵不等于标的物缺陷。根据我们国家产品质量法和侵权责任法规定,产品缺陷是指产品存在危及人身的风险,拍卖企业和委托人承担无过错的责任。陈佳林表示,拍卖行首先应当处理拍卖标的物的宣传和免除瑕疵担保责任之间的关系,一方面要选择标的物,明确提出文物的回流、授权经过;另一方面提出免除瑕疵担保责任。他强调,免除瑕疵担保责任不应当成为拍卖行业规则。《拍卖法》本意也不是把免除瑕疵担保责任作为整个拍卖活动的规则,否则也不会出现要求委托人告知瑕疵等相关规定了。

伴随着拍卖行业的迅速发展,假拍和拍假问题近几年越来越多浮出水面,一方面买家在拍卖行买到赝品后,无论是与拍卖行交涉还是通过诉讼手段,均难以得到赔偿,另一方面众多拍卖机构,依据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中第六十一条的相关规定,在拍卖前均以不保真声明来规避应负的责任。业界认为,尽管不保真条款带来问题重重,但如果这一条款被废止,拍卖行业将因此遭遇重大冲击。

《拍卖法》起草人之一的陈佳林表示:在拍卖法起草过程中,主要考虑的是拍卖标的物的特殊性。拍卖标的物大致分为文物艺术品和公物两类,赝品长期困扰文物艺术品市场,让拍卖企业很难判断真伪;另外,要求执法机关对公物做真伪鉴定也有难度,所以当时就确认了一个买者小心的原则。为了保证竞买人的利益,我们是要求拍卖公司对拍卖物进行说明的,而且最初是要求保真和不保真的拍品成交价和佣金不一样。

拍企对拍品负审查和检验之责

现行《拍卖法》制定者之一的陈佳林在其演讲中明确指出,赝品问题长期困扰艺术品行业,但在拍卖行业中,不应当孤立地理解第六十一条中免除瑕疵担保责任的规定,应当结合《拍卖法》订立时的其他规定,做出如下综合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