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后传  5

今生

     
那满天晚霞确实很美,各路法宝映照着轮回山。满天神佛偷偷的看着,不敢与我对视。金蝉子率先冲下凡尘,佛光冲天,照散了几缕乌云。接着二郎神那莽夫不知所谓的冲了下去,眼中带着激动。那泼猴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一如六百年前一样的蔑视,原来六百年了,一切都没变。最后,连四大天王,南无金身罗汉也一同冲下凡间。那群妖怪败了,四散奔逃。

“快活快活。没了猪脸我就快活。”

农历八月十五。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姑娘陪在我的身边跟我一起过生日。我们一起坐在路边看着天上那个又大又圆的月亮。她对我说:“这月亮看上去不怎麽圆啊。”

     
六百年前的那一天,我竟然怕了,我在颤抖。那猴子把天庭搅了天翻地覆,天蓬竟然也败了。我从猴子的眼中看到了蔑视,不只是我,仿佛蔑视天地。历经数万劫,修炼几万年的我,竟然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幸好如来相助,我看见那之后,他那一口差点吐出的鲜血,于是我理解了后来的西天之行。

倒是一旁的观音接话了,“胜佛,华山的事是不是你有一份!”

我一听但是,知道原来她还有别的意思要表达,于是我更安静了,安静的等待她的下文。

     
我囚禁了王母,吸走她一身法力。以西天秘密要挟如来,他自知已不是我的对手,不再插手天庭。此刻,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只差那一人之心。

“你们一个个烦不烦?我成佛已五百年!”

“我说这月亮不怎麽圆!”她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天蓬还是每日和猴子坐在南天门看月亮。只是他不知,嫦娥找了王母和如来,转世投胎为蛇精,唤作沐绵。月亮上从此空空如也,我还是习惯性的一直望着。我永远忘不了她下凡前的眼神。我问她值得吗?忘却前尘,丢失仙体,堕入轮回,经历劫数,被七情六欲所困,被凡尘俗世所扰。她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见恨意:”那才叫活着。这一次,我去凡间等他。”我摔碎了玉杯,砸了仙桌。修炼数万年,也没能淹没了我的愤怒。

嫦娥叹了一口气:“你忘了不负如来不负卿,天蓬也忘了。剩我一个人。听天命。”

“啊?”我没反应过来,问她,“你说什么?”

   
我以为天蓬不记得嫦娥。那一次蟠桃会,只一眼,我便知道有些事,任转世轮回,也无法遗忘。找了个借口,我把他贬下凡,化作一只猪!我恨!恨嫦娥看他的眼神。

“这不是我想要的,可原本诸多都是不随心意的。”

前世

   
区区数百年过去,天蓬竟然西天得道,化作净坛使者,重返天庭。我气愤之极,用法力封住月亮,除了我,再也没人能看见月亮上的嫦娥,嫦娥也看不见任何凡尘。

还是那么冰冷。

爱情也许是幻觉。就在嫦娥抱着天蓬的瞬间,天蓬这样想着。他碰到了那只死猴子,然后他又来找她。她看见他的瞬间就紧紧抱住了他,在那棵永远也砍不倒的月桂树下。风吹起来,天蓬觉得脸上有些凉,他伸手抹了一抹,发现是些晶莹的水滴。

     
我慢慢的起身,脱下宽大的黄袍,换上铠甲。那猴子说:”从今往后的一万年,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孙悟空!”而我是张百忍,我已经被人记住了上万年。这一次,没有忍耐,我不是玉皇大帝,我是满天神佛的主宰!我要让反对我的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我是这世间的永恒,舍弃了七情六欲,却又动了凡心尘念。从今往后的一万年,我不要世间记得我,只要你,默默地看着我,纵使屠戮整个世间。

“那你还叫我来!”悟空分毫不让。

今生

   
我有过爱,有过恨,有过豪情,有过怜悯。那时我叫张百忍。慢慢的随着名字的丢失,七情六欲都消失了,我凝视着一片大地,不带一丝感情。直至几千年前,我遇见了嫦娥。那是世界一个绝色女子,眉清目秀,眼中藏了一片汪洋,行走间踏过整个秋冬。那一刻,我的心跳漏了一拍,那一瞬,时空静止了一刹。可是她的手总被后羿牵着,坚定,深情。这一刻,这种感觉好像叫嫉妒,叫气愤,太久没有过了,久到我都无法形容。我想办法让嫦娥飞天,锁在月宫,让后羿以凡人的姿态,慢慢死去,不断转身。嫦娥不恼,也不怒,只是在月亮上静静的看着。她总能找到他,不管世世轮回,经年累月。没关系,我忍,我叫张百忍。

“好呢,好呢。”他笑得脸都快僵了。

我点头,觉得这个话应该是夸我的意思。我刚想说点感激她的话,她却抢在了我的前面说:“但是……”

     
我看着他们二人牵手望月,这一世,怕是又白等了。我要挑唆天地间各路妖怪围攻轮回山。这一世白等了,你们就进入下一世吧!不!这头猪没有来世了!

“你当了使者可还快活?”

天蓬终于明白嫦娥为什么让他去做一只猪了。这一天,是八月十五。他听见人们在说:“十五的月亮并不圆。”

     
最近在南天门看凡尘的人越来越多。二郎神说:”我左眼看天,右眼望地,第三只眼看见前世轮回,因果变化。”我心中笑他迷了眼,上天入地,我看了万年都未能看透。金蝉子说:”我只有两只眼,一只看乾坤轮回,一只眼看人心百态。”说吧,他扭头往九重天上,望了我一眼。我不自觉目光一闪,杀气陡然而生。

“天蓬随你们去了西天,我原以为等到他回来便会重回仙班与我团聚,那我呆在这月宫也算有盼头。可你们一个个都成了佛,八戒还真成了八戒。五百年,我再没见过他。敢问这是天蓬要的结局,还是佛祖要的结局?”

两个姑娘都说的没错。

读此篇前,请先读:孙悟空

悟空看得窝火,他哪里还有当年以一敌百的天蓬元帅的样子。

前世

 
数万年前,我叫张友人,大家称我为张百忍,遇事我愿忍一忍。后来经历万劫,过了无数年。世人忘了我的名字,开始叫我”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也叫玉皇大帝。

“不愿听你叨叨,有屁快放。”

最近,那个现实中的漂亮姑娘不怎麽爱理我了。但我是个执着的男人,我对待感情很专一,于是我坚持每个星期继续约她看电影。她有时候气急败坏地问我:“你能不能不这么老套,看电影是三十年前人们谈恋爱的方式。”

     
又过了百年,这头猪整整在南天门坐了百年。我以为他和猴子早就没有了七情六欲,不想他竟跪在我和王母面前,要弃仙下凡。我要抹去他的记忆,竟被王母阻拦。怎么这天庭之上,我也做不了主了吗?我还是偷偷散去了那头猪八成的法力,下令其自生自灭,有插手者拔仙根,毁仙骨。我的眼中带着恨意,盯着每个人。最近这千年怎么了,好像我找回了七情六欲。

“笑话,成佛了哪来灾病?”

嫦娥认真的回答她:“我不知道。”

     
几千年一晃而过,那后羿百般轮回,竟升上天庭。这一世,他得道成仙,掌管三十六万天兵,守护银河,名唤天蓬。

两边都不敢得罪的王母,赶忙差人去拿了一盒上好的龙涎香来送给观音,观音这才没好气的走了。

“你脾气怎么这么坏?”老太婆喃喃的说,“昨天有两个抱在一起的人都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还有啊,王母娘娘。我看您这皮肤也挺好的,想来是用不着什么珍珠粉了。你能不能和那东海龙王说一声,就不用每年上贡那么多珍珠了吧?”

我马上想起来了我现实中的那个得来不易的漂亮姑娘,于是我说:“姑娘,你认错人了吧,你说的不会是我吧?”

这月初一,佛祖讲经。

她嘿嘿的笑了,脸蛋白的让人心发慌,她说:“现在念旧的男人还真不多。”

“最讨厌别人碰我的头!”

嫦娥摇头,那老太婆对她笑说:“姑娘,你的眼睛真好看。”

“大师兄脾气不小啊,我还从没听谁告过观音的状。”净坛使者嬉皮笑脸的在悟空身边蹦跶着。

我冲她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这不关观音的事吧!说到底这是二郎神乃至王母娘娘的家事,就算该找我兴师问罪也不该是你。”悟空翘起鼻孔不看她。

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一辆宝马车把她接走了,顺便把她要说的话也一块接走了。

悟空闻着四处好像都是海带味儿,心里咒骂到:“一群傻蚌,都说了我不爱吃海带!”

现实中的漂亮姑娘有很长时间没有找我,于是我只好跟梦里那个白色裙子女孩说说话什么的。她最近也不怎麽爱跟我说话了,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我就想再看清她的样子一些,没别的什么要求。但是她太喜欢把脸别过去了,我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伸着脖子看啊看。有些时候她会很烦,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悟空还在人间闲逛,突然身边出现一妙龄女子贴着他紧紧跟着。

“哪个男人?”天蓬嘴里还有块桃子肉没嚼完。

一句话怼得王母下不来台。

今生

“观音菩萨,今天你的眼影画得也太重了吧。”悟空扭头对那女子说。

“哪个老太婆?”天蓬问。

“刚才是你在对我说话吗?”

“滚开!”王母气急败坏的大叫着,“你这个疯子!”

“噢,那你说一说,民间有何疾苦?”

我来世会是一只很念旧的猪。

“孙悟空你问问你的本心,这一切是你要的吗?当初你大闹天宫可曾后悔过?而如今修成正果你有没有后悔过?若有情之人定不能长相守,若浩浩世间终都是天庭说了算,孙悟空,你又何曾来过?”

嫦娥想:爱情,只是种幻觉。

往日的天蓬又蹦哒着去逗一旁的童子。

嫦娥许久才缓慢的抬起头,眼睛里有团天蓬不理解的火在燃烧,她问他:“你能带我去人间吗?”

王母在一旁尴尬极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前世

“孙悟空死了。也许,他根本就没生过。”

“哦,”我点点头说,“本来就是嘛,月亮十五不圆十六圆。”

“毛孩子来这里做什么?”悟空上前摸摸他的脑袋。

摘要:
今生我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五,我一直都希望在我生日那天能有个漂亮的姑娘陪我一起过。我最近也真的看上一个特漂亮的姑娘。一堆的哥们说我疯了,因为我跟这个姑娘站在一起一比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癞蛤蟆最近

“王母娘娘,叫这么多人来,架势也太大了吧。我早说过我不打架了,你又在怕什么。”

天蓬和嫦娥转头一起回答:“没有。”

“我,都忘了。”

我最近也真的看上一个特漂亮的姑娘。一堆的哥们说我疯了,因为我跟这个姑娘站在一起一比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癞蛤蟆——最近我内分泌失调,脸上的确起了很多的痘痘。但是我不自卑,为什么要自卑?即使被天鹅拒绝了,我至少还算是只有勇气的癞蛤蟆。

他不说话了,笑容在他脸上僵持了一秒。

今生

“那你还记得你想要什么吗?你要这天,你要这地怎么办?你要世人记住你多少年?紫霞呢?你都忘了?”

今生

“是啊,天蓬修成正果业已五百年。”嫦娥脸上挂着微笑,“净坛使者近来可好?”

天蓬问嫦娥:“你怕吗?”

“你就不怕如来佛祖知道你帮着凡人对抗天庭,治你的罪吗!”

王母的宴会散场了。天蓬在回去的路上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嫦娥住的月宫。他抬头看看这个冷冷的宫殿,心里说干嘛来这里!然后扭头就走,在路上碰到了在天庭里做弼马温的孙悟空,他过去跟那只猴子打招呼:“你去哪里啊?”

哪吒红了面孔。

结尾

“天蓬认了?你认了?若这结局根本不是结局呢?”

地上有一户人家的猪圈里的母猪生小猪了。一共十一只崽,每只都情拼命的往妈妈的乳头那里挤,只有一头小猪拼命的挤出猪圈,想抬头看看天,却怎么也看不见。它的眼角有滴泪缓缓落下来,落到了地上变成了一颗水晶。

“胜佛息怒,胜佛息怒。”王母上前打圆场,“二郎神的事我问过了,却是是他们的家事,沉香的罪也免了,母子团聚我们也不该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