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的王牌:曾8比0击败歼10歼11

1950年6月,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4混成旅在南京成立,装备的飞机有英制、美制、日制,机种有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教练机。

揭秘:新中国空军第四师组建前后图片 1

  北部战区空军的那俩,一个是赓续光荣的“空一师”血脉,在比武演习中成绩出色,多次参加重大任务的老王牌;一个则是换装后异军突起,两度斩获“天鹰杯”的新贵。西部战区空军的“库尔勒雄鹰”,多次参加“雄鹰”系列中巴联训,也曾捧得“金头盔”;中部战区空军的歼-11B部队,好歹也因亮相沙场大阅兵而为人知晓。唯独面对东海的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近来似乎消息不多。

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为何命名“空4旅”不是“空1旅”?时任空军司令员的刘亚楼曾向空4旅领导做过解释。

图:中国人民志愿军航空部队严阵以待

  然而这支从训练单位重回战斗部队序列不到10年的年轻力量,不仅是空军航空兵最早对外公开亮相的“太行”版歼-11B部队

刘亚楼表示,“第一”容易让部队骄傲自满,应该把空军部队的前几个番号,例如第一师第一团等,作为荣誉番号留给在今后作战中战功卓著的部队使用。

1950年10月27日,刚刚建立的新中国,为了加强自己的国防建设,决定组建空四师,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刚刚用两个多月的时间组建完成我空军第三驱逐旅的方子翼同志身上。当日午夜,方子翼接到了一封空军首长的急电:奉军委命令,驻沪的第四混成旅旅部暨第十驱逐团于10月底移防东北辽阳,改编为第四驱逐旅。要方子翼接电后立即赴辽阳接应空四旅,并任旅长。

  当年接机时的场面也很热闹,等您读完下文,了解接机的背景之后,相信会更有感触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武军介绍,1950年10月,空军部队番号名称由旅改师,空4旅更名为空4师,首任师长为方子翼、政委李世安。当时,空4师辖两个团共2000余人,装备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60架、雅克-12通信飞机2架。

方子翼接到电报后,一夜没有合眼。原因是一年来已经完成了包括空三旅在内的三项工作,效率极高,可谓“神速”。虽然身体上还扛得住,但精神上的确有一些疲惫,况且,也有些舍不得离开亲手建立、拥有三个团列装喷气式飞机的部队。

  一些空军老前辈们,私下里常常把人民空军历史上的50个歼击机师按照组建时间分为四类:即抗美援朝战争前组建的空1师、空2师和空3师;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组建的;1960年代初期组建的;以及“”期间组建的。“中线撕裂者”的前身——成立于1960年6月的空32师,显然属于第三类。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空4师先后5次参战,击落敌机64架、击伤24架,涌现出张积慧、李汉、邹炎等一大批著名战斗英雄和功臣模范。

次日上午,方子翼首先向空三旅的领导班子道别,然后径直赶到东北空司晋见段苏权司令员。寒暄过后,方子翼问:是什么情况这么紧急?段苏权回答说军委将部署在华东的我空军第四混成旅及第十团调来东北,补充、改编为第四驱逐旅,准备参加抗美援朝战斗,支援志愿军地面部队作战,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方子翼一听,马上问:“东北空司由谁到辽阳去布置空四旅的宿营问题?”段苏权笑着说:“东北空司无人可去,还是由你自己张罗吧。”

  第三类部队的特点,从装备上来说就是“吃百家饭”。1960年,前两类部队基本都用上了米格-17F/歼-5,第一类部队更是已经部分换装引进的米格-19;而空32师,恰好是由当时驻扎浙江的空3师和驻扎吉林的空16师——正好一个是第一类、一个是第二类——各抽调一个装备米格-15比斯的团组建而来。

1956年3月,中央军委决定将空军航空兵第4师番号改为空军航空兵第1师。

从段苏权司令员处出来,方子翼便到苏军一五一师向别洛夫师长告别。别洛夫见到方子翼非常高兴,对他说:头两天就听说我华东空军的第四旅要来东北辽阳,但不知是老熟人方子翼要去当旅长。并对方子翼说他的副师长阿列柳亨上校带领着苏空军七十二团驻在辽阳,团长是沃尔可夫中校。方子翼的空四旅,将由阿列柳亨和沃尔可夫负责协助改装训练和战斗训练。

  该师组建初期布防在京津一带,故而也被戏称为“青年近卫军”。1963年,空32师被调往山东,1967年9月,该师所属的空6军被改组为济南军区空军,空32师就此成为了济空的“原始股”。然而仅仅一年之后,空32师又移防江苏,成了南京军区空军的一员,这才算是初步安定下来。其下属几个团也经历了多次调离重组。这就是第三类部队的另一个特点——根据上级需要,拆分移防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下午,方子翼一人赶到辽阳后,开始忙着找房子。他先赶到空三旅第八团,请参谋长将八团的营房让一部分给到来的空四旅旅部进驻。得到承诺后,又赶到北大营见到了苏军一五一师副师长阿列柳亨,请他腾出一部分房子供我空十团进驻。阿列柳亨说:别洛夫已经来过电话,明天就可腾出房子。

  除了飞机相对新一点之外,米格-17基本型相比米格-15比斯很难说有什么优势

29日,方子翼又马不停蹄地赶往辽阳市政府,向市长同志说明我空军第四旅进驻辽阳的情况,并提出尚差两个团的营房,希望在市区的边沿部得到一些空房。市长一听,慷慨答应将火车站附近的仓库交给空军使用。

  注意,这可是没有F后缀,也就是仍然使用无加力的VK-1A涡喷发动机的米格-17基本型啊!这时候,米格-15已经在航校颐养天年了,米格-15比斯则被强击机部队用作强-5到来前的代用品,剩下的也都被改成了靶机或者双座教练机。所以即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民空军整体装备水平也就那么回事,但“不知加力燃烧室”为何物的空32师,仍然在歼击航空兵里显得十分“出挑”。

方子翼忙了不到两天,旅部、飞行团、供应大队、旅直的营房就基本敲定了。

  将近40年后,他们又成为全军第三个改装同样来自沈阳的新型单座双发战斗机的部队,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当然,这是后线III的性能逐渐稳定了下来,但空32师线年以新任师长蒋道平(曾在抗美援朝空战中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为首的新班子的到来。这些实战经验丰富,在“”后重新担任领导工作的老飞行员们的言传身教,让这支部队的训练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

10月31日,我空军混四旅旅部、第十团、第十供应大队一齐开赴辽阳,按已接洽好的驻地进入各自营房。

  1978年,空军提出恢复在“”期间中断的“甲类团”建设。甲类团,当时指的是能够在复杂气象条件下执行任务的航空兵团

混四旅在辽阳驻定后,即按空军10月31日的电示将部队番号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驱逐旅”,代号仍为“太平洋部队”,旅长由方子翼、政委由李世安担任。部队下辖阮济舟的第十驱逐团和张怀礼的第十供应大队。

  两年后,空军组织了甲类团射击轰炸考核,空32师下属的两个刚刚“升甲”的团,在歼击机航炮空靶/地靶科目中表现非常出色,战胜了多支老牌劲旅,分别获得团体总分第一、第二名。正是这种过得硬的成绩,为空32师后来在那次著名的大裁军期间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1950年11月2日,方子翼又接到空军首长电令,内容是将空军部队的旅由三团制改为二团制。为此,方子翼在16日接纳了奉命调至辽阳归空四旅建制的我空三旅第七团和第七供应大队(其番号已改为第十二团,第十二供)。

  1988年下半年,根据总参谋部批准,空军陆续发布了在各军区空军组建空军航空兵训练(下文简称X空训练)的命令。作为一种变相保持编制的方式,沈空、北空、广空训练都是由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组建的歼击机师改组而来,属于前面提及的“第二类部队”。

3天后,方子翼接到空军首长电令:为了统一部队的番号和便于保密,自11月起,将飞行部队番号中的机种名称取消,并将空军部队的旅改为师。为此,方子翼和同志们又展开了一场忙碌,由于空四旅改为空四师,方子翼自然升任师长,李世安任政委。全师辖第十团、第十二团,指战员共2000余人。

  空32师能在强手云集的南京军区空军保留下来,以南空训练的身份延续血脉;虽然这意味他们从此以后更得长期与老旧战机为伴,但相比那些在“”期间匆匆建师,在这场大裁军中被整建制裁撤,历史不过十几年的兄弟部队,这个结果显然要好很多。

随后,军委决定由东北军区监督空三师和空四师分别接收苏军一五一师和二十八师的装备。据此,方子翼和空四师的指战员又开始了接收驻辽阳基地的苏联空军第二十八师的装备。11月25日,方子翼和苏联空军二十八师师长阿列柳亨进行了签字仪式。这次接收,我空四师一共获得了喷气式米格-15驱逐机60架、活塞式雅克-12通信机2架、Π-3指挥雷达1台、对空指挥电台3部以及运油车、加油车、牵引车台、备份器材和地面设备若干。至此,我空四师改编组建完毕。

  等到2005年空军进一步缩减编制时,先后改装苏-30、歼-10和歼轰-7A多型新机的南京军区空军,保留一个仍然装备歼-6、歼-7的训练已无必要;于是根据空军命令,南空训练被原地转隶给济南军区空军。重返“老公司”的他们,还把1988年由空19师某团改组而来的老济空训练(济空规模小,故而原训练编制也小)吃了进来,改组为新济空训练的第三个团。

组建工作基本就绪后,方子翼刚刚准备休息一下,未料11月29日,刘亚楼司令员从沈阳打来电话:“朱总司令明日上午到辽阳机场检阅新空四师的飞行。”接到命令后,方子翼和政委李世安当即召集师、团、供的领导干部开会,研究如何迎接朱总司令。会上,大家情绪都非常高昂,一致认为:四师刚组建起来,朱总司令就来检阅,这是四师的光荣,是大喜事,一定要以饱满的热情和严整的阵容隆重地迎接朱总司令。经过讨论决定四点:第一,将所有的飞机和所有的车辆整齐地排列在跑道北端滑行道停机坪上,形成壮观的阵容;第二,将全师的干部、空地勤人员和供应保障人员整齐地排列在飞机的前面,形成严整的阵容;第三,挑选8—10名技术好的飞行干部组成两个飞行中队,准备飞行表演;第四,准备一辆卡车放在指挥塔台跟前,作为检阅台。

  2010年,面对来自半岛和东海方向的威胁,经总参批准,空军决定在济空建设全军第三支歼-11B部队。出人意料的是,这个部队并非来自济空原有的两个歼击机师,而是将济空训练某团升格为战斗团改装新机,并编入空19师战斗序列,这使得空19师一下子成为了空军少有的下属两个“侧卫”团的航空兵师。

30日清晨,方子翼和同志们将部队开到机场,迅速按上述方案准备完毕,等候朱老总的到来。

  Q:为什么不选择济空其他几个装备歼-7/8的二代机作战部队呢?

9点30分,朱老总和苏联总顾问等在刘亚楼的陪同下,乘坐专列,冒着严寒来到辽阳机场。朱总司令下车后,方子翼跑上前去,向朱总司令报告说:“报告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师的全体干部和空地勤人员全部到场,准备飞行,请总司令检阅!师长方子翼。”

  A:这些部队驻地普遍偏北偏内陆,更适合应对半岛方向,所以换装的是歼-10A

朱总司令检阅了部队后,来到检阅台上就座。10点整,空四师8架银白色的米格-15喷气驱逐机,成双机队形连续起飞,在500米的高度上,分别编成4机和8机的密集队形,两次通过检阅台前,然后在机场上空进行了简单的特技表演。

  2010年6月12日,央视报道了济空训练最后一批,也是全军最后一批歼-6的退役。作为济空战斗序列内最靠近东海方向的单位,从歼-6直接换装歼-11B的他们,也创造了空军航空兵近年来换装机型跨代最大的记录——当年“歼-10第一团”在换装前,用的好歹是有雷达、还能外挂霹雳-2导弹的歼-6新甲啊

飞行表演结束后,朱总司令满面春风地接见了在场的干部和空地勤人员。朱老总表示,他对这支刚组建起来的空军部队有如此矫健的阵容和飞行技术感到高兴,并讲话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空军!你们的部队很整齐,你们飞得很好。你们即将飞赴前线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前方的部队正盼望着你们。你们的任务很光荣,希望你们在政治上和思想上、技术上和战术上不断提高,成为战无不胜的空中英雄。”

  尽管很模糊,却反映了那次跨两代换装时难得的交接班场面

送走了朱总司令,刘亚楼单独留了下来,向全师的飞行员和营以上干部作了动员讲话。在对部队当日的表现作出了肯定后,刘亚楼说:“我建空军是要过‘三关’的,也就是建航校、建部队、打空战。前两关都顺利地闯过来了,你们的方师长、李政委等都是亲手建立者,你们大家也是亲历者。现在要过最过硬的第三关,空军党委决定将这第三关的任务仍然交给空四师,我们相信你们是有能力完成任务的,预祝你们闯关成功!”

  但等到这支新锐力量2012年公开亮相时,“编制党”们从战机的编号发现,它们又回到了空32师的战斗序列下——等等,空32师不是已经。。。。。。这就得说到,在他们改装新机刚一年之后,根据空军在2011年11月颁布的命令,走过22年历史的各军区空军航空兵训练正式结束了历史使命。

送走司令员后,方子翼看到全师上下求战热情非常高涨。三个星期后,方子翼即率领年轻的空四师投入到朝鲜战场,向世界展示了新中国空军的风采。

  当初我军建设航空兵训练的目的,除了保持编制之外,主要是利用这些训练与航空兵师装备机型的相似性,对刚刚从航校毕业的飞行学员们进行从双座战斗机到战斗机的“战斗转换训练”。这样一来,学员们进入作战部队之后,能够减少在双座机上的过渡时间。

请问解放军第一授衔校官人员名单

  在我军缺乏专用高级教练机的时期,训练起到了高级教练阶段的部分作用

本来想给你的搜搜说有敏感词汇,只能给你网址了,见谅.授大校军衔的太多了!
给你介绍一下1955年授予少将以上的名单吧!
授衔情况1955年首次授衔时,我军共有60余万名干部获得了准尉以上军衔.其中:
元帅和大将各10人. 上将55人,1956年和1958年又各补授一名.
中将175人,1956年和1958年又各补授一名.
少将802人,1956年和1958年又各补授4名,1961至1964年由大校晋升少将533 名.
十位元帅:
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
十位大将:
粟裕、黄克诚、谭政、肖劲光、王树声、陈赓、罗瑞卿、许光达、徐海东、张云逸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将 萧 克 李 达 张宗逊 李克农 王 震 许世友 邓 华 彭绍辉
张爱萍 杨成武 韩先楚 李 涛 傅秋涛 王 平 吕正操 傅 钟 萧 华 甘泗淇 宋任穷
赖传珠 洪学智 周士第 郭天民 周纯全 杨至诚 陈再道 陈奇涵 王宏坤 苏振华
刘亚楼 刘 震 陈锡联 韦国清 陈士榘 陈伯钧 锺期光 宋时轮 朱良才 董其武 唐
亮 叶 飞 杨得志 王新亭 黄永胜 李天佑 陈明仁 贺炳炎 阎红彦 谢富治 陶峙岳
乌兰夫 周 桓 杨 勇 李志民 赵尔陆 王建安 李聚奎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将 徐立清
肖向荣 张经武 张 震 刘志坚 阎揆要 钟赤兵 唐天际 谭希林 莫文骅 刘道生 陶
勇 吴法宪 成 钧 程世才 李天焕 廖汉生 郭化若 唐延杰 张南生 杜义德 王必成
王近山 万 毅 王 诤 孙 毅 朱 明 王宗槐 蔡顺礼 邱会作 张令彬 饶正锡 倪志亮
梁必业 李作鹏 赵启民 方 强 罗舜初 王秉璋 罗元发 聂风智 曹里怀 周赤萍
邱创成 匡裕民 向仲华 谭家述 李寿轩 崔田民 欧阳毅 冼恒汉 王恩茂 张国华
肖望东 丁秋生 赖 毅 旷任农 林维先 周贯五 刘先胜 刘培善 彭嘉庆 黄火星
刘兴元 文年生 詹

  但随着我军三代机比例越来越高,以及性能出色的教练-8中级教练机铺开装备之后,优秀飞行学员从院校毕业后“直上三代机”的现象方兴未艾,学员们在装备老旧机型的训练已经很难“转换”出多少战味了。所以作为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军区空军航空兵训练完成历史使命,功成身退也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