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荒野猎人》:只要一息尚存 就一定要战斗下去

摘要: 缩编
潘卓盈2月29日,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凭借影片《荒野猎人》摘得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项。这究竟是部什么电影?居然能让陪跑奥斯卡长达22年的小李子一圆夙梦。遗憾的是,电影正式在国内上映还得等到3月18日。按捺

图片 1

一群猎杀动物、贩卖毛皮的猎人在森林中遭到异族的截杀,伤亡惨重的他们迅速登船逃离。其中一个叫格拉斯的猎人不幸在逃亡途中遭遇黑熊的袭击而奄奄一息,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和危机四伏的险情,无奈之下的队长重金雇佣两名同行的伙伴菲茨杰拉德和布里杰留下来照顾他,陪他度过生命的最后时间。然而,菲茨杰拉德却背信弃义、心狠手辣,他残忍地杀掉了格拉斯的儿子,并欺骗了布里杰和他一起将危在旦夕的格拉斯弃之荒野。当被黑熊撕咬得体无完肤之后遭遇了儿子被杀、自己被伙伴抛弃的格拉斯奄奄一息地躺在这片荒野之中的时候,他将如何面对这险象环生的自然以及穿梭其中的异族枪刀,他将会遭遇怎样的命运?生命垂危的格拉斯过五关斩六将,从垂死挣扎着爬行到战胜自然与死神,最终骑马归来,故事就在其间呈现出了千变万化的可能。

图片 2

荒野猎人的剧情简介:休·格拉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饰)是一名皮草猎人,在一次打猎途中被一头熊殴打成重伤后被同行的乘船船长安德鲁·亨利(多姆纳尔·格里森Domhnall
Gleeson饰)救下,船长雇佣了两个人约翰·菲茨杰拉德(汤姆·哈迪Tom
Hardy饰)和吉姆·布里杰(威尔·保尔特Will Poulter饰)来照顾他。

相较于“复仇”,我更倾向于将“生存”看做影片的主题。影片贯穿始终的梦境与回忆,始终回荡着这个声音:只要一息尚存,就一定要战斗下去。这也是格拉斯不论面临地狱般的折磨还是走投无路的险情都颤抖着灵魂坚持到底的信念。

缩编
潘卓盈2月29日,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凭借影片《荒野猎人》摘得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项。这究竟是部什么电影?居然能让陪跑奥斯卡长达22年的小李子一圆夙梦。遗憾的是,电影正式在国内上映还得等到3月18日。按捺不住的粉丝们纷纷把目光聚焦在《荒野猎人》原著上。获奖消息传出后,刚刚上架的《荒野猎人》中文版迅速脱销,一天之内杭州所有《荒野猎人》全部售空。记者一连跑了好几家杭城书店,回答都是“立马被抢光了”。这本书讲的是19世纪前期美国内陆毛皮贸易时代一桩真人真事。一次偶然的机会,作者迈克尔·庞克在飞机上读到传奇人物休·格拉斯“熊口余生”的故事,深为
所动,就决定把它写成一部小说。这个叫休·格拉斯的皮草猎人在一次捕猎远征中,遭遇母熊袭击,重伤濒死。远征队安排了两名队友留下来照顾格拉斯,但这两个
人不久便将奄奄一息的格拉斯抛弃在荒野中,还掳走了他所有的枪支等财物。万幸的是,格拉斯活了下来。随后,他发起了疯狂的复仇行动……电影中,为众多影迷津津乐道的一些脑洞大开的小李子受虐桥段,如目睹亲生儿子惨死、骑马坠下悬崖、活埋坑自救、剖马腹取暖等等,实际上原著中是没有的。但
小说里主人公面对的荒野逆境绝对真实残酷到有过之而无不及,爆发出的求生潜能也是让你瞠目结舌。现在,就让我们先睹为快吧。遭遇母熊袭击
头皮剥落、脖子割开、食道裸露十一个人蹲伏在宿营地,不敢生火。这群捕兽人要想防止再次遭遇攻击,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隐蔽行踪。枪是格拉斯生活中惟一的奢侈品。这是一支安斯特枪,当年,这种了不起的好武器都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德国工匠制作的。格拉斯有西部平原的生活经验,懂得火枪的性能在紧急关头与自己生死攸关。其他人都为这支精美火枪着迷,常常要求把玩一下。一头庞大的母熊忽然出现。格拉斯举起了安斯特火枪。透过枪的准星,他惊恐地看到,这头庞然大物动作竟如此轻盈。燧石火花点燃了安斯特枪的引信,弹丸射进灰
熊的胸膛,但它咆哮着并没有降低进攻速度。格拉斯无可奈何了,丢下手中的火枪,动手抽腰带上刀鞘中的刀。熊爪打下来,六英寸长的熊爪深深划进他上臂、肩膀
和脖子,格拉斯顿时感觉一阵剧痛。灰熊肚皮向下整个身子朝格拉斯压过来。熊从后面咬住他的脖子,把他叼离地面使劲甩。格拉斯觉得自己脊梁骨发出嘎巴声,可能折断了。他感觉到熊的牙齿咬进了
他的肩胛骨。他痛苦地惊叫起来。熊把他丢在地上,牙齿深深咬进他的大腿,把他叼起来再次甩动,接着把他提到空中狠狠甩下来。他摔得太惨了,躺在地上一动也
不能动。……布莱克·哈里斯望着脚下大熊的尸体。他气喘吁吁地把死熊拖开一点儿。上帝哪!格拉斯伤得这么惨,他从未见过。从头到脚都血肉模糊。他的头皮给刮下
来耷拉在一侧,哈里斯一时分辨不出他脸上的各器官在哪里。伤得最严重的是脖子。灰熊的爪子切开三道深深的伤口,从肩膀径直横过脖子。假如再靠近一英寸,爪
子就抓断格拉斯的颈静脉了。眼下,他的脖子给剖开,肌肉给撕断,食道裸露出来。熊爪还撕开了他的气管,伤口的鲜血中冒出很大的气泡,哈里斯看得惊恐不已。
这是格拉斯还活着的第一个迹象。哈里斯没去应付冒着血泡的喉咙,先应付他的脑袋。至少该让格拉斯的头皮复原,让他看上去比较体面。把耷拉下来的头皮贴回原处,几乎像是给一个秃顶的人扶正掉落的帽子。哈里斯把格拉斯的头皮贴回他的颅骨,把额头上的皮肤压紧,掖在耳朵后面。留下来照顾他的人竟抛弃他并夺走了枪支上尉曾闪过一个念头,不知是不是该对着格拉斯脑袋开一枪,结束他的不幸。他迅速驱散了杀死格拉斯的念头,不过他想,不能让全队人继续冒险了。他们可以给他找个躲避的地方,给他留下火种、武器和装备。要是他的伤势好转,可以在密苏里河上跟他们会合。“上尉,我留下来陪他。”所有人闻声转过脑袋,没想到自告奋勇的竟是菲茨杰拉德。然后,吉姆·布里杰踉踉跄跄站起身。“我留下。”菲茨杰拉德朝格拉斯瞅了一眼,目光落在那个伤者身旁的安斯特枪上。用不了多久,这支安斯特枪就归他所有了。他们从来没跟上尉说过这事,但是,留下来陪格拉
斯的是他,谁比他更有权得到这枪?当然,他比布里杰更有权。捕兽人都喜爱格拉斯的这支枪。菲茨杰拉德留下,为的就是得到这支安斯特枪。其他人离开了。第二天早上,布里杰醒来时,见菲茨杰拉德正俯身看格拉斯,一只手压在伤者的额头上。“你做什么呢,菲茨杰拉德?”“他发烧已经有多久了?”布里杰迅速来到格拉斯身旁,摸他的皮肤。他烫得像是要冒蒸汽,浑身冒着汗水。“我昨天夜里检查过,他当时看上去没事的。”“可他现在有事了。这是死亡前的汗水。这狗崽子终于要断气啦。”布里杰望着他,不解地问:“你这是干吗?”菲茨杰拉德再次弯腰,抓起格拉斯的刀,丢给小伙子。“拿着。”布里杰接住,瞪大眼睛看着手中的刀鞘,露出恐惧神色。最后只剩下那支火枪了。菲茨杰拉德抓起枪,迅速查看一下,见枪里填装了火药弹丸。“对不起啦,格拉斯老伙计。这些东西你一样也用不着了。”布里杰愕然了。“咱们不能不给他留下装备把他撇在这儿。”布里杰低头看看手中的刀,又看看格拉斯。格拉斯两眼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忽然变得像风箱鼓起的火焰一样有生气。布里杰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行动。最后,一种情绪忽然占了上风:他害怕了。小伙子转身逃进树林里。生吃蛇肉忍痛贴地爬行前进格拉斯感觉饥饿,饿得要命。他的头等感觉是侵袭着全身的饥饿感。他抓到一条蛇,从蛇脖子向下划开肚子,刀片很快就钝了,每割一英寸,刀就变得更钝。他总算
设法把整条蛇都剖开,到排泄口将近5英尺长。蛇肚子剖开后,他把蛇肚皮朝上,掏出内脏丢在一旁,接着从蛇脖子开始,用剃刀把它鳞片状的皮与肌肉剥离开。亮
闪闪的蛇肉展现在他眼前,对他的饥饿是个极大的诱惑。他的牙齿咬下去,撕扯蛇的生肉,仿佛那是一穗玉米。终于撕下一片。他嚼着有弹性的肉,牙齿很难嚼碎。大块生肉穿过他受伤的喉咙,就像石头一样坚硬。他疼得干呕起来,接着又咳嗽,一时以为这团肉要把自己噎死了。那团肉终于咽进食道。那天,格拉斯又爬行了三个多小时。他估计,已经爬行了两英里。格兰德河两岸地形多变,有的地方是长长的沙岸,有的地方草丛遍布,有的地方是岩石。假如他能站起身,就能涉过经常遇到的浅水区,利用比较容易走的地形。但是格拉斯不能选择涉水,他只能爬行,只好利用河的北岸。左臂上的肌肉开始痉挛,他也再次因缺乏食物感到浑身虚弱颤抖。不过他认为,待着不动,就不会有运气。第二天早上,他要再次爬行。假如运气不来找他,他就要尽最大努力去找运气。……那天,他头一次想到抛弃他的人们。他两眼望着远处一头母鹿,心中升起怒火。说他们抛弃实在太宽厚了,他们的行为完全是背叛。抛弃是一种被动的行为——跑走
或把某种东西丢在身后。假如看护他的人只是抛弃他,那此刻他就能用自己的枪瞄准那头鹿,向它射击,然后就能用刀宰割,用火石火镰点火烤熟。菲茨杰拉德和布里杰的行为远不止于抛弃,比抛弃他严重得多。他们的行为是故意的,故意抢走他可用于救自己命的几件工具。他们偷走他的自救机会,等于杀了
他。那是谋杀,就像用刀刺向他心脏,用弹丸击中他的脑袋。那是谋杀,只是他不愿束手待毙。他发誓要活下去,因为他要活着杀死谋杀他的人。追赶上队伍迎来复仇时刻格拉斯现在确信,队长和他的人走的是这条路;三十个人踏出的路很容易辨认。根据研究过的各种地图,“肯定走不远,在这个季节不可能远行。”他对大致距离有了个判断。至于他自己走了多远,就只能猜测了。……房门突然撞开了,仿佛门外有个巨大的力量一直在积蓄,最后门彻底绷开了。寒风裹挟着雪片从敞开的门涌进屋里,仿佛冰冷的手指抓住屋里的人们,要把他们从温暖舒适的路边拽开。吉姆·布里杰望着这个幽灵,两眼露出恐惧。人们目瞪口呆。整个屋子一片寂静。人们竭力辨认着站在眼前的这个形象。布里杰跟别人不同,他马上就明白了。他在
心里曾见到过这个场面。他的负罪感升上心头,肚子里像让桨轮搅动一样翻腾着。绝望中,他想逃走。“但自己内心中的东西怎么逃避呢?”他知道,这个复仇者找
的正是他。过了片刻,布莱克·哈里斯才终于喊道:“老天哪。是休·格拉斯。”格拉斯扫视着一张张目瞪口呆的面孔。他注意到,布里杰的腰带上插着他那把熟悉的刀。格拉斯举起枪,扳开了机头。为了这个时刻,他心中已经酝酿了多久?如今这个时刻终于来临,这次复仇比他想象的更痛快淋漓……至于菲茨杰拉德,后来被他想办法送上了法庭,但在法庭上,他还在狡辩:“直到昨天前,我都不知道格拉斯还活着。不过我的确想到过,我撇下一个人,没有体面
地埋葬他。即使是在边疆地区,人也应该得到体面的埋葬……”格拉斯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把手伸到斗篷下面,掏出藏在皮带下面的手枪,开了火。弹丸轨迹失准,
打进菲茨杰拉德的肩膀。格拉斯听到菲茨杰拉德喊了一声,与此同时,他自己感到两条胳膊被紧紧抓住。他挣扎着想脱身。法庭顿时一片混乱。推荐阅读:小李得奖电影原著小说《荒野猎人》作者不能谈论作品:

约翰·菲茨杰拉德根本无心照顾格拉斯,一心只想着将格拉斯的财产占为己有,于是残忍的杀害了格拉斯的儿子,并说服吉姆·布里杰将格拉斯抛弃在荒野等死。两人原以为格拉斯就会这样离世,但格拉斯凭借坚强的毅力在野性的蛮荒之地穿行了好几个月,终于回到了安全地带并开始了复仇计划。

荒野之上的自然力量是影片的最大看点,那风景美不胜收而又险象环生。冰雪之上长空寥廓、晚霞凄美,雪山之巅宁静肃穆、震撼人心。流淌着的不单是潺潺流水的婉转动听,更有湍急汹涌的波涛怒吼。参天森林之中不止有鸟儿的鸣啭,还有猛兽的嘶喊。这片荒野就像是一个极致美艳的女杀手,当她是美人的时候,冰冷、孤傲、大气磅礴;当她是凶手的时候,凶狠、残暴、猝不及防。在这片荒野之中穿梭着不同族群的人,每当他们相遇,不可避免的碰撞、杀戮就开始触目惊心地上演,给这片荒野更平添了血腥的味道。

影片根据迈克尔·庞克同名长篇小说改编。

创作者执意于在真实的场景中捕捉真实的光线,试图去还原和呈现荒野自然最摄人心魄的那一面,试图去营造在荒野自然中最震撼人心的故事。这就注定了整个创作团队也必须和故事的主人公一起走过“九死一生、茹毛饮血”的心路历程。

首先要说的是,《荒野猎人》是一部了不起的佳作,导演冈萨雷斯去年的神片《鸟人》让不少大叔哭天喊地得爱不完,这部新作则有更多凌厉与荒蛮气质,非常震撼;再者,影片的摄影同样无与伦比,摄影师(《鸟人》《地心引力》摄影师)擅长长镜头、旋转镜头,每一帧画面无可挑剔,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壮美奇观,荒野景象,浩瀚壮阔。

本片观影体验实在虐心,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格拉斯被黑熊袭击的段落,接二连三的暴力动作与血腥镜头的冲击实在让观众难以接受。不过,也正是这样极致的镜头才能够让观众真切地、感同身受地产生切肤的痛感。我一直在想,要有怎样的如同影片主人公一样坚韧、决绝的信念才能创作完成这样一部叫人痛彻心扉、触目惊心的影片?

当然,这部电影自拍摄起,几乎所有的关注点都在男主角小李子身上,先是他又变肥了,变邋遢了,惨不忍睹了,后来,人家证明,之所以型男变成挫男完全是因为《荒野猎人》的创作需要,为电影增肥变丑,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为艺术献身的崇高精神啊!

本片的重量级导演与摄影的金牌组合是影片质量的最佳保证。无论是美轮美奂、大气磅礴的远山和天际还是意境悠扬、如诗如画的森林和雪地,无论是血腥暴力、枪林弹雨的动作场面还是摄人心魄、细致入微的人物雕琢,都给人以极致、脱俗、直击内心的视听体验。长镜头的完整呈现与戏剧张力让人目不暇接。低视角与仰拍视角呈现了不一样的视觉角度和心理体验。升格慢镜头的自然穿插使得影片带有一种深邃的诗意。小鸟、教堂等意象更使得影片洋溢着浪漫的色彩。全片以晦暗的蓝和灰贯穿,但其中点缀的天际的晚霞、森林中的绿色、雪地里的篝火却给人以无限的向往。

然而,看完电影才知道,何止是增肥变丑这么简单,小李子为了这部电影,为了艺术,简直是把命都贡献出去了!

看着银幕上的格拉斯,我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身边的每一个普通人。其实,我们哪一个人不是身处荒野之中呢?不论是格拉斯还是他的儿子,不论是菲茨杰拉德、布里杰还是队长,他们都可能是我们。

关注他的《荒野猎人》,是从去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后开始的,据说是小李子的冲奥之作,还有汤老师,这样的一部作品,分量不言而喻。直到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了泄露版的视频,可以很负责的对大家说,这部电影是绝对意义上的佳作,个人已经把它列为明年十佳电影的第一部。电影中还是大量充斥着导演惯用的长镜头,把每个场面和细节都表现的触目惊心,鲜血与呻吟,残忍与死亡,与《鸟人》的“深度”不同,本片则更多的体现出了“广度”,广角镜头下,落基山脉的壮丽风光一览无遗,一个种族的命运正在上演。

当时的格拉斯虽然活着,但已经奄奄一息。面对这样的现实,同行的伙伴们将面临艰难的人性抉择。不论是离去还是陪伴,都是异常痛苦的选择。而对于格拉斯来说,面对着伙伴的枪口,要不要活下去,做这个决定也并不比其他人轻松。面对荒野之中的那份残酷,你会作出怎样的人性抉择?

就我的理解,在电影所有的线索和矛盾中一直贯穿着两个主题,复仇与生存。

 “只要一息尚存,就一定要战斗下去”是一份美好的信念,可是在某些时候,它又是那么沉重。沉重到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负担。

第一个主题,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