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好书推荐:李正明新书《编号645》出版上市

摘要:
媲美《风之影》的全球畅销书!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李正明新书《编号645》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李正明:韩国畅销小说作家,作品大多以黎明前的黑暗时代为背景,突显崭新年代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小时候,我在乡下奶奶家长大,特别羡慕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有漂亮衣服,有趣的玩具,街上车水马龙,漂亮的霓虹闪烁。而长大后,居于城市,突然很庆幸自己拥有在农村长大的童年,它是那样有趣生动,让人留恋。不论是自然风物还是手工玩具,都充满了浓厚的鄂东南风情。

其实有些音符从来没被歌唱过,

媲美《风之影》的全球畅销书!

而最让人留恋的玩具,就是风筝。风筝,古时叫纸鸢,极其优雅美好的名字,如同风筝本身一样。

其实有些火把从来没被点燃过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李正明新书《编号645》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李正明:韩国畅销小说作家,作品大多以黎明前的黑暗时代为背景,突显崭新年代开始的氛围。整体风格以充满历史深度、炽热的时代意识、明快的节奏而备受瞩目,开启了韩国小说的新篇章。

每年春天,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我们家乡的习俗在这一天去放风筝。不同于现在满大街卖的彩色喷绘的风筝,我们小时候放的风筝大部分都是父亲或者爷爷自己手工做的,简单却雅致。

可是世界有了声响有了光

编辑推荐
媲美《风之影》的全球畅销书他是一名会写诗的囚犯,企图将灵魂送出被禁锢的牢笼韩国百万级畅销书作家李正明震撼新作同名电影拍摄中知名作家张铁志、骆以军,电影导演戴立忍联袂推荐

每年一进入农历五月,爷爷怎会提前买好各色彩纸,准备好竹片和尼龙线以及转轴。通常在黄昏的时候,开始手工制作风筝。

可是你我有了心疼有了爱

内容提要

二战时期,在日本占领下的朝鲜,许多宣扬独立自由的知识分子被关押在福冈市的监狱内,遭受到残酷虐待。尹东柱便是其中之一,编号645,一位会写诗的囚犯。他利用帮狱友代写家书的机会,在信件中传达秘密信息,逐步试探审查官的底线,尝试穿越思想的禁区。审查官杉山逐渐被645号的文字所吸引,为了能继续读到他的诗歌,不惜以身犯险。然而有一天,杉山在监狱内惨死,身上唯一的线索是上衣口袋里的写着一首诗的纸片。新一轮的调查开启,揭开的将是最令人不寒而栗的真相。

将竹片劈成竹条,用棉线捆绑衔接,扎成风筝的骨架,有时是蜻蜓,有时是蝴蝶,有时是花朵,有时是蜈蚣,有时是简单的四边形。骨架完成后,就可以糊上彩纸,于是,蝴蝶有绿色的翅膀,蜻蜓有鼓鼓的黄色大眼睛,蜈蚣有黄绿相间的肚子。糊好后,系上尼龙线,拴好转轴,平铺晾干。这样,一个手工的风筝就完成了。

【1】

章节试读

冬日渐深,刺骨的寒风从囚服缝隙里钻了进去。落叶发出沙沙脆响,风从树梢掠过。一片灰茫茫的操场上,偶尔,干燥的灰尘会如口中呼出的白色热气般卷起。杉山的事情多了起来。他忙着做一个比东柱做的更坚固、更大、飞得更高的风筝。他准备了小张的再生纸、打散饭团煮出来的糨糊、细竹骨架和拿来当风筝线的棉线。风筝在星期二之前,放在审查室保管。星期二户外活动时间,杉山将自己保管的风筝交给东柱。囚犯全都聚集到操场上来。风筝线闪着光亮,拉了开来。朝着高墙上方升高的风筝,像面白旗似的迎风招展。不管是谁,男人都被风筝吸引住了。他们想起了与此时不同的过去,没有高高砖墙和粗粗铁窗遮住视线的时光。他们想起了曾经尽情奔跑过的原野和田垄,还有风筝线传过来的紧绷的风。风筝在天上飞来飞去,时而扭曲,时而高升,时而颠倒,时而打转。一动一静,都是他们失去的希望。他们无法飞上天,他们的希望却能高飞。他们被监禁,他们的梦想却能越过高墙。他们欢呼着,笑着,望着的不是风筝,而是他们自己。风像个善变的孩子,不时改变方向和速度。东柱用指尖感应风的变化,眼睛专注地追寻着风筝的动向。有时候,被卷入强风里的风筝会侧歪到一边。此时,囚犯们的嘴里便会发出惊叹声。那与其说是惊叹,听起来更像呻吟。东柱用熟练的技巧放松线轴上的线,风筝马上找回重心,再度平稳了下来。快速敏捷的手指动作,让风筝看起来像在空中做出两三圈高难度的回转动作似的。最后,东柱放下线轴的握把,棉线从线轴上快速回转着放了出去。紧绷的风筝突然晃动着尾巴,往下直落。男人们不约而同地爆发出呻吟声,惊慌的杉山赶紧伸手将散开了的棉线握住。“你这是做什么?”风筝线深深地陷入掌心,手掌上渗出黏黏的血。晃动着往下掉落的风筝,再度迎风往更高处飞了起来。“想飞得更高,就得把风筝线放长。放出去的线愈长,风筝就能迎风飞得更高。”这时,高墙外面突然有什么腾升了起来。是一只有着蓝色的身体、天青色尾巴的大风筝。风筝不容置疑地用沉甸甸的尾巴乘着风势高飞起来。男人们都将目光转向蓝色的风筝,高声喊了起来。风筝如看准了食物的鲨鱼般,用迅疾的速度冲了过来。杉山脱口而出:“迎上去挑战啊,囚犯全都兴奋起来了。”东柱没说话,赶紧卷起风筝线。蓝色的风筝对着东柱失去重心、摇摇摆摆的风筝线钩了上去,线轴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蓝色风筝不停地改变高度和方向,固执地缠着风筝线。男人们屏住呼吸,注视着为躲避蓝色风筝的攻击,显得左支右绌的风筝。他们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埋怨东柱还是该为他助阵。最后,东柱的风筝终于挣脱缠绕的棉线,随即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东柱赶紧卷起风筝线,高度愈降愈低的风筝飞回了高墙里,男人们也发出低低的叹息,仿佛受了伤的野兽充满痛苦。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男人三三两两地朝着劳役场、牢房的方向消失了。刚才还热闹喧腾的操场上,只剩下寂寞。

每次,大人们在做风筝的时候,我们堂姐弟几个就搬出小板凳,围坐在四周,不是帮忙递递彩纸,系系绳子,似乎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我们几个也会叽叽喳喳喊着:我要蜻蜓,我要蜈蚣,我要蓝色,我要红色,为此争论不休,但都会得到自己的风筝。

我向窗外望着。

专业点评

为自由与人性二战的史诗小说,惊悚、推理、悬疑、人性的巧妙碰撞,媲美《风之影》的全球佳作。——《时代周刊》

爷爷毛笔书法极佳,每次都会在风筝上写上我们几个的名字,黑色的笔法俊逸,配上彩色的风筝,总觉得比其他小朋友的风筝多了一份古雅。

那只风筝挂在那棵已有些岁月的梧桐树上。

鄂东南的农村,端午节前后,气候宜人,非常适合放风筝。

随着微风,晃啊晃啊。

当天吃过早饭,各家各户的小伙伴们就迫不及待带着自己的专属风筝去往一个山顶,那个地方因地势平坦空旷,周围无任何高压线路和树木,被称为”飞机场”。

粗大的枝干以老者惯有的不可一世与深沉,以一股莫名的力量生长着。

在去往山顶的路上,风筝PK就已经拉开了序幕,谁的风筝好看,谁的丑,谁的花纹繁复,谁的简陋,谁的线长,谁的线短,一目了然。其实从风筝里也能看出每家大人的秉性。有的大人做事毛躁,风筝的纸也糊得马马虎虎,竹条也不光滑。有的大人做事精细,那风筝也做得漂亮,匠心独运。

浓绿的新叶拥抱着风筝,一言不发。

到了山顶,各自占好地盘,目测好风向,就展开风筝,迎风奔跑,边跑边放线,有的人技术好,三两下风筝就上天了,越飞越高。有的人技术掌握不好,或者奔跑速度不对,来回跑得满头大汗,风筝也还是飞不起来。

老树下的男孩用力的拉扯着线轴,细线摩擦着枝桠,叶子,风筝,带出一阵沙沙的声音。

一般来说,男孩子比女孩子擅长放飞风筝,每次我弟弟的风筝飞得老高,我的风筝一头栽进土里,怎么奔跑都飞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的风筝在天边变成了小黑点。

他身子板挺的直直的,仰着头,稚嫩的脸庞上带着固执的模样,望着老树。

男孩子往往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风筝转轴往女孩手里一塞,边嘱咐:抓紧了,别放走了。然后帮女孩把风筝放飞起来。

太阳软绵绵的铺在地上,把男孩的影子拖长,印在布满青灰色鹅卵石的小道上。

怎样抓风筝线,怎样转动转轴都是有技巧的,风筝越高,看着它不动,其实上上头的风很大,对转轴的牵引力更大,如果握不紧,就可能会连同转轴一起带跑,再也追不回来,直至消失在视野里。

伴随着这个闷热的午后,世界一并与其沉默着。

在旁人的帮助下,大部分的风筝都会如愿飞上天,这时,我们也跑累了,就躺在高高的山岗上,紧抓着转轴,仰面朝天,看蓝天白云,眼神追着风筝的方向。刚开始还能看清楚风筝的轮廓颜色,之后就慢慢成了飘在天际的黑点。

风试图将把新春轻轻的刮到身边,却也无望,这个天依旧阴沉毫无血色。

放风筝的乐趣也在这里,看着写有自己名字的风筝飞上天,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小朋友们也总是在比谁的风筝飞得高,飞得远。目光追随处,总有留恋。

一摇一晃的时光在老树的氤氲下无限扩大,我就静静的望着他,不知多久。

总有人试图将已经放飞的风筝收回来,于是使劲转转轴,但事实上,这样做风筝线很容易断掉,脱离人的掌控,直至消失。

突然被一根神经拉回屋子,看到贴在窗户上面蓝色的一排便利贴。

小朋友们的掌控力大都有限,一部分风筝最后都会挣断线飞走,一部分风筝会成功回收到手上,但大多因为风力的影响,有些残破。我们也觉得很遗憾,就像是自己的一个新玩具弄丢了或者弄坏了一样失落。

一个名字印在上面:苏川。

不过,小孩子的失落一般只持续很短时间,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粽子的香味会冲淡失去风筝的遗憾。

无数的蓝色的便利贴上面记载了我的梦,那些个日夜突然惊醒后再也无眠,伴着微光写下不愉快的梦境。

就这样在吃吃粽子,放飞风筝的时光里度过每年的端午。

我揉了揉一直抵在床沿上的手臂,因为是木制的窗台,轻微的裂痕在手臂关节处印下一条条细纹。

现在,已经很少看到手工制作风筝的人了,也很少有人闲情雅致买材料回来做风筝,大街上的风筝一年四季都有卖,更结实牢固,图案花色更多,手工制作风筝也似乎成了失传的手艺了。

像是因为苍老了许多后生出了皱纹。

而当年一起追风筝的人,都长大了,各自成家立业,工作生活,见面都很少。我们堂姐弟几个也都分散在不同的城市,像放飞的风筝一样,散落在天涯。

我扭过头看着老树下的男孩,他依然在伸着手臂,拉扯着线轴。

家中日益老去的父母,就像风筝的转轴,既希望我们越飞越高,走向远方,实现梦想。又不希望那根线断掉,失去音讯,杳无飘渺。

因为他转过身,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们也像风筝一样,一头是工作和远方,一头是家乡和父母,中间那条线连接的是思念。

可我觉得,一种抑制的难过顺着男孩脚步的影子一直攀爬上窗台,栽进我的心里。

而世界正以旁观者的角度观望着它所孕育出的千万个生命在因苦难而挣扎,却无动于衷。

【2】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想起来,是莫莫打来的电话。

我看了看窗外,按下了静音。

那个男孩已经将风筝从老树上解脱。

是一只旧式的白色风筝,岁月的侵蚀给它染上了星星点点的斑迹。

因为被风吹到树枝上,被枝桠刮出了一条细长的痕迹,风筝伴随着被风筝带落下来的绿叶,躺在男孩脚边。

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激动,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愤怒。

他一动不动,小小的右手紧紧的攥着衣角。

线轴随后被他用力的扔在地面,缠绕着的线一圈一圈的散开,在地上滚动着,最后被风筝阻碍住去路,停下了。

男孩转过身,他的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滴落在浅蓝色的衬衫上,大片大片的晕染开来。

我看着他的面庞,十三岁左右的模样,却带着一抹难言的苦涩与倔强。

我看着老树下被风吹着单薄的他。

“那个风筝对你来说很重要,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