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退伍后,还可以回部队看看吗?需要什么手续或者证明吗?

原标题:老人要进部队被哨兵拦住,亮出“军人证”,司令:赶紧敬礼!

问题:退伍12年了,想去原部队看看。

图片 1

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类型的感情,其中战友的情谊是很特别的,因为这种情谊是经过生死的,所以格外宝贵。

回答:

彭德怀、张宗逊、甘泗淇、阎揆要致一兵团的嘉奖电报。

图片 2

铁打营房流水兵,

图片 3

在建国初期,不同部队的干部是居住在不同部队大院的,有一天在大院门口站岗的士兵拦下了一个老兵,这个老兵说自己是来见战友的,但是因为当时国家还没稳定下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卫兵让老人出示证件,老人说他叫李海平,证件没有带,卫兵没听说过这个人,就不让进。

每年都要旧换新。

1949年12月,为及时粉碎聚集在和田的国民党残匪的暴乱,遵照军首长郭鹏、王恩茂的命令,团长蒋玉和率领小分队于12月12日先期抵达和田。15团主力部队1800名指战员在黄诚、贡子云、白纯史的带领下,于12月5日从阿克苏出发,克服了狂风暴沙、饥饿干渴等常人难以承受的困难,昼夜兼程行军15天,行程近800公里,于12月22日,胜利解放了和田,开创了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这一死亡之海的奇迹。
1950年1月13日,15团收到了一野司令员彭德怀,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委、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参谋长阎揆要致一兵团王震司令员、徐立清政委、张希钦参谋长的嘉奖电报:该部冒天寒地冻,漠原荒野,风餐露宿,创造了史无前例之进军记录,除在报章披露外,特向我艰苦奋斗胜利进军新疆的光荣战士致敬!
1950年,在和田,只有15团才有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和党员。战士们,尤其是民族军的同志,迫切希望在和田建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经过军事管制,改选旧政权,在和田建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和人民政府的条件基本成熟。
经上级批准决定,各县的党政干部由15团派出,各县的行政干部由39团派出。新政府成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发动群众组织生产,有领导、有步骤地进行减租减息和清理债务运动。全团抽调57名骨干,由政治处主任刘月负责组成社会改造减租清债训练队,经培训后,分成和田、于田两组到农村开展工作,工作组到农村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
1950至1953年,根据中央的整编命令,军区部队整编为国防军和生产军,15团改为3团部队,师部设在农一师。农一师前进总厂看到墨玉分场土地分散、零碎,决定撤掉墨玉分场,人员全部迁往阿克苏沙井子。
时任和田地委书记的黄诚不让走,他说为了和田的稳定,你们必须留下来。于是,黄诚向王震发了一份电报汇报情况,王震得知消息后迅速复电道:十五团驻和田,万不能调。也就是说,一纸军令把这些老战士永远地留在了这块土地上。
军令如山,15团官兵就此一生长留在了昆仑山下。排长张友林当了水管员,机枪班长汪传德当了兽医,士兵李炳清当了水库大坝的看守员,士兵杨世福当了放牧员,士兵董银娃当了拖拉机手,团长蒋玉和拉上妻子宋爱珍开始上街拾粪……
20世纪90年代初,当年从15团走出去的老领导专程来和田看望当年一起穿越沙漠的老部下。
老领导连问当年的老部下,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
老兵们左顾右盼,都说好着呢,好着呢。是呀,一起扛枪打小鬼子的,一起西进新疆的,一起走过沙漠的,牺牲了多少好战友老伙计啊!哪一个人不是九死一生?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还有啥计较的?最后,还是老兵刘来宝说,想去月亮湾看看。
老领导听了一脸茫然,这个月亮湾在哪里呀?
刘来宝说,当年进驻和田时,看见沙漠边的一湾清水,水岸上的梧桐叶子还没落完,黄艳艳的,真是美得很!只一眼,几十年再没忘记。
刘来宝念叨的月亮湾,就在和田市一处以林木为主的公园里,一泓形如弯月的湖面,被当地维吾尔族兄弟称为“月亮湾”。
老兵们自从进驻和田的农场后,再没有走出过沙漠,没坐过火车没进过城,没去过百里外的和田市。
1994年国庆节,当年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进驻和田还健在的17位老兵,从他们的农场到了百十里外的和田市。刘来宝终于又见到了念叨了一辈子的月亮湾,然后坐火车到了乌鲁木齐。第一次坐火车,他们感叹,火车就是个坐着能走的家嘛!
从乌鲁木齐又坐火车到了早就听说的“戈壁明珠”石河子。他们去了军垦文化广场,走到王震将军雕像前。步履蹒跚的老兵们列队肃立,向他们的老旅长行军礼,向他们的司令员报告:“报告司令员,2军5师15团的老战士报到,你交给我们屯垦戍边的任务,我们完成了。”最后,老兵们唱起了他们唱了一辈子的歌《走,跟着毛泽东走》,围观者无不动容。
后来中央领导又请这些老兵到了北京,上了天安门城楼。
他们的大部分战友没能看到今天。
开荒时,神枪手孙春茂被毒蜂子蜇死在荒野;副连长伍兴云夜里巡渠时落水后再没有回来;饲养员宋长生过度劳累猝死在牛圈里;文化学发高烧死在卫生队里;王毛孩负责给学校挑水,天天挑年年挑,一直默默挑到离休。几十年后,炊事员郭学成患了老年痴呆症,家人说什么他都呆呆的没反应,但只要问他是哪个部队的?老人立即站起来挺胸高喊:“15团2营3连战士郭学成。”
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时任3连连长、15团整编为兵团47团的首任团长王二春,临终前嘱咐儿女一定要把他送回沙漠边的老家,送回战友身边,送回“三八线”。
“三八线”是47团的墓园。
老兵进驻和田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他们整天嚷嚷着要跟彭老总抗美援朝,打过“三八线”。第一位归宿在此的是打日本鬼子时参军的老兵周元。
1955年深秋的一天,战友们打着火把在这里找到他时,他趴在地上,嘴里全是血,手中还紧紧攥着坎土曼。周元开垦的这块田,宽300米,长800米,巧与“三八”合拍。战友们合计,周元死在战场,就埋在战场吧。这地界儿被大伙称为“三八线”。这之后,哪一个西去了,都埋在这儿。生在一起,死聚一处。老兵们又在“三八线”四周栽种了一圈防风御沙的白杨,树木成林,风拂树梢,冬去春来了,不寂寞。
老兵们生前一年年绿染沙海,死后也要守望家园。

图片 4

我也曾经扛过枪,

就在他们发生争执后,一个老军官从这个小区里走了出来,看到有人在争吵,就过来看看怎么了,当他看到老人时,一下就认了出来,老人也发现了他,于是老军官让士兵赶快敬礼。原来这个老军官退休之前是一个司令员,叫范天恩,人称范大胆,因为带领部队打了很多胜战,被任命为司令员,这个老人是他曾经的一个部下,两人见面后,都激动不已。

四年三次换军装。

图片 5

八六年底我复员,

当时他们的部队在长津湖和敌人大战,老人负了重伤,在胜利后,就离开了部队回国养伤,但是留下了残疾无法再回到部队,国家就给他安排到了一家工厂工作,因为身体原因,厂领导就让他负责后勤的工作,还为他办理了残疾军人证明,在办理这件事的过程中,他知道了自己部队现在的驻扎地,出于对战友的想念,就一个人找了过来,最后和自己的老领导相遇,圆了自己的心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今三十加两年。

责任编辑:

十五年前回军营,

部队驻地换新人。

掏出我的退伍证,

门卫看了就让进。

前年战友去相聚,

我们再回营房去。

这次部队调走了,

营房驻军没有了。

高速公路穿营房,

看到此景好心凉。

如今开发搞景点,

看到营房想当年。

战友战友亲兄弟,

留下美好的回忆。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回答:

退役老兵把最好的青春奉献在了军营,对军营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随着年龄的增长,怀旧情节与日俱增。特别是随着交通条件大大改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大都有想回部队看看的愿望。

我记得当时在部队时,接待过很多回老部队的老兵,有的老前辈很是执着,硬是要回已经废弃的营房去看看,有的带着儿女来看看他曾经服役的地方。这些老兵都是有部队领导安排,有的还有领导陪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