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八月五日:太平净土将领李秀成被害李秀成被害

图片 1

图片 2

洪秀全如此冥顽不灵,谁都救不了他。1864年7月,九帅曾国荃麾下“吉字营”攻破天京,太平天国灭亡,李秀成在突围时被俘虏。作为“匪首”之一,李秀成必死无疑,清廷不会放过他,正如其在《自述书》中所言:“今已被拿,本应早日诛刑,承蒙遲究,感戴靡涯。”表示自己对“免死”不抱任何希望。有意思的是,明知要被杀头,可李秀成还是写下几万字“爆料”太平天国,讲述此次运动之经过、得失,并对诸王进行点评。如其所言:“时逢甲子六月,国破被拏,落在清营,承德宽刑,中丞大人量广,日食资云。又蒙老中堂驾至,讯问来情,是日逐一大概情形回禀,未得十分明实,是以再用愁心,一一清白写明。”

李秀成(1823-1864),广西藤县人,雇农出身。1849年全家入拜上帝会,1851年8月,太平军过藤县境,举家入伍。由于作战机智勇敢,秀成从一普通“圣兵”,迅速晋升为青年将领。李秀成一生业绩,主要在太平天国后期。天京内讧后,封合天侯,任副掌率、后军主将,与陈玉成主持军务。1859年,继洪仁玕、陈玉成之后,封忠王,成为独当一面掌管太平天国军政大权的重要领导人之一。

图片 3

为反击列强,李秀成提出如下建议:“欲与洋鬼争衡,务先买大炮早备为先,与其有争是定。我天朝已末,我乃大清民根,亦愿军民之好,免以惊动我大国人民,见中堂情深义厚,说直明言,并未半言虚语。现今广东人众近在海,知洋鬼之来情,知其鬼利情节之人,查寻数人为用,去办此物,非广东之人不能。”希望曾国藩能更新武备,铸造大炮,加强防御,将太平天国此种反侵略之精神继续传承下去。由此可知,李秀成虽身陷囹圄,但忧国忧民之心不减,很值得敬佩。

1864年8月7日(距今154年),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在江宁被曾国藩杀害。1864年7月19日天京陷落,李秀成把自己的好马让与幼主洪天贵福,掩护其突围,遭曾国藩军截击,彼此失散,幼主脱险,而秀成自己却因“马不能行”,22日在江宁东南方山丁村被俘。28日,曾国藩自安庆乘轮船到南京,亲讯李秀成。30日,在曾国藩怀柔和诱骗下,李秀成表示“罪将定要先行靖一方酬报”,开始书写供词即《李秀成自述》。8月6日曾国藩再讯李秀成。8月7日秀成写毕供词,即被杀害。李秀成表示供词经曾国藩删改毁灭,现存3万余字,绝大部分为叙述天国始末,本人战绩,总结天国失败教训。这部分以秀成个人见闻和经历写下的太平天国革命的兴衰史,基本可信,是十分宝贵的资料。但其中不少恭维颂扬清廷之词和表示愿将部下“收全投降以酬高厚”的话。

综上所述,被俘虏后,李秀成内心充满矛盾,对洪秀全不满,他大吐苦水,发泄情绪,可又想着布局复兴太平天国,为幼主去陕西创造条件;对清廷不满,可又忧国忧民,希望曾国藩能继续传承太平天国抗击列强之精神。所以,明知要被杀头,李秀成还是要写下数万言自述,爆料太平天国。

天京陷落时,李秀成已经让人护送幼主到广德,而后去湖州找黄文金,此时居然说“幼主已死”,在温室中长大的幼主,就算不被乱兵杀死,也会饿死,岂不是欺骗曾国藩。后在“收齐章程”十条中,又说:“查幼主果能到外,再有别样善谋,又再计较,此人必不能有了”,说是就算幼主还活,我们也要弄死他,防止有人利用幼主名号造反。李秀成此举,是想得到曾国藩信任,让曾相信自己别无他意,太平军余众也不再是威胁。后来,曾国藩果真如此上奏慈禧,说洪天贵福已经死了,左宗棠则上奏说“未死”,曾乃“欺君”,从此两人矛盾公开化,老死不相往来。可以说,李秀成爆料那么多信息,是想博取曾氏信任,为幼主顺利到达陕西,在关中建立基地,从而复兴太平天国创造有利条件。

在154年前的今天,1864年8月7日 (农历七月初六),太平天国将领李秀成被害。

图片 4

图片 5

01.何谓《自述书》,实乃“供词”、“笔录”,李秀成照做而已

图片 6

1863年7,太平天国“进北攻南”作战计划惨遭失败,10余万精锐损失殆尽,湘军吉字营乘机全面合围天京,城池陷落乃早晚之事。为此,李秀成向洪秀全提出“让城别走”建议,希望能放弃南京,前往敌人力量薄弱的陕西发展,开辟新的根据地,继续与大清抗衡。就当时形势而言,“让城别走”计划还算比较符合实际,是挽救太平天国之希望。可惜,洪秀全直接拒绝,还怒斥李秀成:“我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不用尔奏,政事不用尔理,尔欲出外去,欲在京,任由于尔。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口者乎!尔怕死,便是会死。政事不与尔干,王次兄勇王执掌,幼西王出令,有不遵幼西王令者合朝诛之。”死到临头还对天父、天兄抱有希望。

多数人看来,以忠义著称的李秀成,被俘虏时写下数万言《自述书》,实乃其人生之一大污点,是他变节之表现,是投降“清妖”之证据。其实,《自述书》只是被俘虏者之“供词”、“笔录”而已,是受审者口头或书面交待的内容,主要是讲述自己参与起义之经过。作为“叛乱者”,太平军高级将领被俘虏后写自述是再正常不过了,林凤祥、李开芳、石达开、陈玉成、洪仁玕、赖文光等被清军俘虏后,也是一样写自述。如陈玉成自述:“我系广西梧州府藤县人,父母早故,并无兄弟。十四岁从洪秀泉为逆,自广西随至金陵。”石达开自述:“达开久想占踞四川省,同治元年由利川入川,到石硅、涪州,有二十多万人,后来沿途里胁人更多”。(截取石、陈自述片段)就此而言,李秀成被俘虏后写数万言自述,算是“例行公事”,照做前人之事而已。

洪秀全如此冥顽不灵,谁都救不了他。1864年7月,九帅曾国荃麾下“吉字营”攻破天京,太平天国灭亡,李秀成在突围时被俘虏。作为“匪首”之一,李秀成必死无疑,清廷不会放过他,正如其在《自述书》中所言:“今已被拿,本应早日诛刑,承蒙迟究,感戴靡涯。”表示自己对“免死”不抱任何希望。有意思的是,明知要被杀头,可李秀成还是写下几万字“爆料”太平天国,讲述此次运动之经过、得失,并对诸王进行点评。如其所言:“时逢甲子六月,国破被拏,落在清营,承德宽刑,中丞大人量广,日食资云。又蒙老中堂驾至,讯问来情,是日逐一大概情形回禀,未得十分明实,是以再用愁心,一一清白写明。”

03.李秀成玩“缓兵之计”,《自述书》与李秀成之复国布局

李秀成是忠王,号称“万古忠义”,他明知不能免于一死,为何还要写下数万字的《自述书》来“爆料”太平天国呢?

1863年7,太平天国“进北攻南”作战计划惨遭失败,10余万精锐损失殆尽,湘军吉字营乘机全面合围天京,城池陷落乃早晚之事。为此,李秀成向洪秀全提出“让城别走”建议,希望能放弃南京,前往敌人力量薄弱的陕西发展,开辟新的根据地,继续与大清抗衡。就当时形势而言,“让城别走”计划还算比较符合实际,是挽救太平天国之希望。可惜,洪秀全直接拒绝,还怒斥李秀成:“我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不用尔奏,政事不用尔理,尔欲出外去,欲在京,任由於尔。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於水,何惧曾口者乎!尔怕死,便是会死。政事不与尔干,王次兄勇王执掌,幼西王出令,有不遵幼西王令者合朝诛之。”死到临头还对天父、天兄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