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抗制服利的钟声是几点敲响的

8月15日,美国隆重地欢庆和平。盼望已久的对日战争的胜
利之日终于来到了。再没有战争了。纽约人民自发地走上街头载歌载舞。在圣地亚哥,醉了酒的
水手砸碎了商店橱窗。中西部的公路上,一向严肃抑郁的农民不
断地揿按着汽车喇叭,俨然似违法乱纪的少年。小伙子们回归祖国后,或许会感到姑娘们变了。战争期间,
她们与男人们肩并着肩在工厂做工,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立
性格。但是那些飞向国外的信上却说:“回来吧,让我们建立起
象我们的长辈所过的那样的家庭。”与美国相比,欧洲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值得庆祝之事可就少得
多了。华沙、柏林、巴黎、伦敦在这六年的炮火轰击之中都已破
烂不堪,丧失了元气,饥饿笼罩着欧洲、亚洲和非洲。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五千万死去的人们。

在仔细研读了日本的诏书后,邱维骥认为,所谓由日本天皇裕仁于1945年8月15日中午,通过广播《诏书》录音,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说法,是不符合当年的历史进程实际的,日本政府向盟国表示投降的是正式的外交照会,即四国公告公布的日本《复文》,而并不是《诏书》。《诏书》录音的广播在时间上晚于四国公告5个小时,晚于日本政府投降《照会》13个小时,而且,《诏书》广播前是密件,它纯属日本的国内文书,并没有递交中美英苏。《诏书》全文并无投降之词。该《诏书》从国际法律和惯例上,都不具有对战争双方同时产生制约的效力,而完全是告知日本国民应如何应付已经向中美英苏发出无条件投降照会、并经四国宣布了的局势,其主题不在于宣布投降,而在于如何应付投降后的时局。

1945年8月15日中午12时,日本天皇广播停战诏书,标志着抗日战争的结束——翻开今天的中学历史课本,上面都是这么写的。对于这个“定论”,云南昆明72岁的退休历史教师邱维骥提出质疑。这位在抗战时期度过童年的老人,20多年来埋头研究抗战史。他认为宣布抗战胜利的是中美英苏四国政府,时间也比日本天皇广播停战诏书早5个小时。

8月15日晨,上海国际饭店之顶升起上海最高的一面国旗,
临风招展,数千人仰头致敬。上海全市停业,爆竹声整天不绝,人们自发地上街游行,欢呼中华民族的解放和胜利。在敌后的晋察冀、晋绥、冀鲁豫等抗日根据地,当边区政府
和报社接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连夜组织宣传队奔赴附近
农村,传播胜利的消息,赶印号外和传单,飞送各地。人们奔走
相告,一群一伙的人们欢呼聚谈,庆贺胜利的到来。

邱维骥进一步指出,如果以日皇8·15《诏书》来标志宣布,那么,就等于不承认四国公告宣布的有效性,就等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刻比当天早上7时晚了5个小时,5个小时在大战中将意味着多少伤亡,这是不言而喻的。况且,按国际惯例,战败者可以乞降,而考核乞降的真伪,允准和正式宣布接受投降,则是战胜者的权利和荣誉。

邱维骥进一步指出,如果以日皇8·15《诏书》来标志“宣布”,那么,就等于不承认四国公告“宣布”的有效性,就等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刻比当天早上7时晚了5个小时,5个小时在大战中将意味着多少伤亡,这是不言而喻的。况且,按国际惯例,战败者可以乞降,而考核乞降的真伪,允准和正式宣布接受投降,则是战胜者的权利和荣誉。

在73年前的今天,1945年8月15日
(农历七月初八),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结束。

1945年8月15日中午12时,日本天皇广播停战诏书,标志着抗日战争的结束——翻开今天的中学历史课本,上面都是这么写的。对于这个定论,云南昆明72岁的退休历史教师邱维骥提出质疑。这位在抗战时期度过童年的老人,20多年来埋头研究抗战史。他认为宣布抗战胜利的是中美英苏四国政府,时间也比日本天皇广播停战诏书早5个小时。

邱维骥分析,历史书籍之所以记载有误,可能是因为在编写抗战历史时,大量参考了日本方面的资料,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而有一些日本历史著作刻意隐瞒历史真相,把停战归功于天皇的诏书,竭力宣扬天皇裕仁在终结战争时的作用,将他装扮成和平的缔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