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世界最强也不过如此:解放军歼六0:5完胜美军战机

原标题:3年击落11架美军无人机! 自己零损失, 中国战机被称为“地狱使者”

图片 1

  中国空军60年传奇

国土防空对于稳定战局、保存战争潜力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歼-6战机在我国防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曾多次击落越界战机。俄罗斯《历史之谜》杂志此前刊登的文章中,就提到了上世纪60-70年代,美军战机越界被中方击落的事件。很多资料直至90年代才逐渐公开。

歼-6战机作为中国海空军曾经的主力战机,凭借着超越时代的推重比所造就的加速性和机动能力,以及气动外形所赋予的优秀盘旋能力,取得过辉煌战绩。解放军之所以在二三十年间保持了3000架以上的歼-6机群规模,很大的原因之一是歼-6拥有在1分06秒内爬升到10000米高度的强悍飞行能力。从1964到1968年,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歼-6战机共击落击伤各型敌机22架,包括RF-101、A-3B、A-3D、A-6A,以及性能远在歼-6之上的F-104、F-4B、F-4C,而歼-6却从未被击落一架!

  第一场战斗就是最大的一场,而且是和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对手较量,这在世界军事史上堪称绝无仅有

图片 2

在1965年至1968年三年时间,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还在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作战4次,以劣势装备击落美海空军战机4架,敌误击自毁1架,干净利落打了美军个0:5,取得空中较量0的完胜,美军在侵犯我领海领空的行动中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号称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海、空军也不过如此。

  本刊记者/唐磊

歼-6是我国第一代超音速战斗机,主要任务是国土防空和夺取前线制空权。曾是解放军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装备数量最多、服役时间最长、战果最辉煌的中国产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在多次实战中,歼-6共击落20多架各型战机,而自己没有被击落一架。

1965年,美国全面升级越南战争,美军除大量增兵外,开始对越南北方实施大规模轰炸。在大批美军战机自南越基地和海上航空母舰起飞北侵的过程中,不时有美军机窜入我南海上空活动,其主要目的一是试探解放军的防空反应与截击能力,二是侦察我海南岛的机场、高炮等部署情况。因为当时越战正打得不可开交,中国是北越的坚强后盾,解放军高炮部队开始入越参战,老美自然对中国恨之入骨,欲寻衅报复。加之北越空军战机在机场被美军轰炸或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曾紧急避险飞到中国境内机场降落,美军就叫嚣要进入中国领空追击北越战机,轰炸停留北越战机的中国机场。

  派空军,两难的决定

图片 3

面对美军机频繁入侵我南海领空,1965年初,中央军委命令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第
8师接管海南岛及周边海域的防空作战任务,调北海舰队航空兵第4师的一个歼-6型歼击机小分队进驻海口机场,加强空防力量,厉兵秣马,严阵以待,坚决回击美军机的挑衅行为。

  1950年10月2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次战役发起的前两天,毛泽东发电报给彭德怀,询问敌机对我军的杀伤、限制我方活动的威胁力有多大?毛泽东认为,中国空军具备参战的能力,至少还需要半年到一年,在这段时间里,志愿军的处境将很困难。

1964年11月,中方雷达报告:一架美军BQM-147G无人侦察机越界。我军一架歼-6紧急起飞拦截,在1万7千米高空发现目标,距离目标230米时中方战机果断开火成功将其击落,创造了战机在平流层击落敌机的记录,也为空军之后的胜利积累了经验。从1964年到1967年,短短3年内,歼-6就击落了11架美军高空无人侦察机。

图片 4

  当时志愿军的防空能力只依靠36门75毫米高炮,美军飞机得以表演般地轰炸扫射,毫无危险的情况下,有飞行员还因不断降低飞行高度而撞山。11月,美军发动为期两周的空袭,每天出动飞机1000架次,扬言要摧毁我方所有军事设施、交通工具、工厂。

图片 5

我军歼-6型歼击机是中国仿苏制米格-19型生产的第一代超音速战机,1964年首架交付使用,曾是我军装备数量最多、服役时间最长、实战中击落敌机最多的机型

  而年轻的中国空军尚处在襁褓之中。1950年3月8日,空军司令刘亚楼和中国驻苏联大使王稼祥等人跟苏联政府谈妥,向苏订购280架歼击机和198架轰炸机,但后来发生变故,改为由中国空军接收苏联空军留在东北、上海等地的旧飞机,这批旧飞机成为中国空军的第一批作战装备。

在1969年4月的一次战斗中,越界的一架F-4鬼怪战斗机和一架F-100,在仅仅3分钟后就被我国空军的两架歼-6击落,总共消耗炮弹80余发。不少美军飞行员称,在越南执行任务千万要小心,不要过界,否则“地狱使者”会让你回不来的。看来在那个年代,英勇的歼-6着实让美国人感到头疼。

但在此时,有一个极不利的因素在束缚着我军的手脚。中央军委曾颁发《南海地区对美舰、美机斗争的六项规定》,这个规定强调“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核心就是我军在南海“不开第一枪”。也许正是由于我军的这种克制,让美军更加肆无忌禅,入侵中国南海领空领海的次数越来越多,而我军却处于被动应对的境地,最终发生了美军战斗机率先向我军战机发射导弹的事件,揭开了南海空战的序幕。

  同年6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混成旅”组建,这是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

图片 6

1965年4月9日8时许,我军对空警戒雷达在海南岛三亚正南海面110公里处,发现从美海军航空母舰上起飞的8架F-4B“鬼怪”式舰载战斗机,正朝我领空线飞来。第一批4架敌机向海南岛西南的莺歌海域靠近.经过白龙尾岛后循原航线返回。第二批4架敌机窜人中国领海上空后,从黄流入陆继续北犯海南岛。

  谁都觉得空军马上参战很难办到。美国共投入1100多架作战飞机,飞行员大都参加过二战,飞行时间在1000小时以上,而中国空军勉强装备起2个歼击航空兵团、1个轰炸机团、1个强击机团,作战飞机不到200架,如参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实际上,歼-6取得胜利是多方面的。首先,离不开飞行员们坚强的战斗意志、过硬的飞行素质,其次,当时我国已经建立起相对完善的防空网络,可以提供早期预警,我军战机能够快速反应。最后歼-6虽然不及当时的新式战机,但依然有其优点可用。所以在战斗中,我军的歼-6都非常英勇,取得了一次次胜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美军F-4战斗机于1961年服役,是美军第一型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都采用的重型战斗机。图为美海军F-4B舰载型战斗机

  12月3日,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向中央军委提交《关于空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方针的报告》。他提出,空军在正式参战前,可先驻扎在前沿机场,在苏军的掩护下进行实战练习,而后出动100至150架飞机,集中机动使用,寻找机会直接杀伤敌人。

责任编辑:

针对敌机来犯,海航第8师立即命令第24团第一大队大队长谷德合率4架歼-5型歼击机向战区飞去。我军歼-5型歼击机是中国仿制苏制米格-17型制造的第一种喷气式战机,1956年投入使用,是我军1960年代的主力机型,整体性能与美军战机差距较大。谷德合与战友们驾驶歼-5型既没有空对空导弹,也没有导弹来袭告警装置。而F-4重型多用途战斗机是美军1960年代最好的战斗机,属于典型的二代半战机,可携带4枚麻雀-3空对空导弹,雷达和电子设备齐全,各项性能远远在我军战机之上。这场较量,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毛泽东批示同意。

谷德合率队按地面指挥引导迅速逼近美机,在300米左右与敌机纠缠在一起。但由于有《六项规定》限制,我机不能率先开火。美军4号机趁机绕到我军4号机身后,连续发射2枚麻雀-3导弹,我军4号机急压舵转向躲避,这2枚导弹擦身而过。这美军发飙也是顾头不顾腚,美军的3号机原来正在我4号机前方,这导弹可六亲不认,直接窜过去命中了倒霉的美3号机,该机立马爆炸起火,坠落在海南岛西南的莺歌海域(后我军将该机残骸及2枚导弹打捞出水,用于研究)。剩余敌机在慌乱中盲目射出全部导弹,然后迅速逃窜。我机因油料不足无法追击,在地面指挥所指令下全部安全返航。

  世界上第一场大规模的喷气式飞机战争即将展开,而此时的中国空军未满周岁,年轻的志愿军飞行员在喷气式飞机上平均飞行时间仅有14小时38分钟。

南海首次空战,中美军机都是4架对4架。在美机性能和武器都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敌机共向我发射6枚“麻雀”-3型导弹,而我方严格执行军委关于对敌“不开第一枪”的规定,未发一炮,美军机却自摆乌龙,不仅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家的鸡也丢了,实在是贻笑大方。但此战让美军先下手为强,我军也是惊险万分,下次还能这么幸运么?我军广大边海防部队对这个自缚手脚的《六项规定》怨声载道,强烈要求主动出拳打击美军的嚣张气焰。

  拉起了一支队伍

毛泽东大笔一挥:美机入侵海南岛,应该打,坚决打!

  “一开始,只给你派遣双机或一个四机出动的指挥权限,前四机未落地,后四机不得升空。”空军司令刘亚楼命令空四师师长方子翼,他怕单薄的家底一下就被打光了。

美军战机公然在中国领空向我军战机发射导弹,是可忍,孰不可忍。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部第一副总参谋长的杨成武接到此战报告后,深感事态严重。久经沙场的杨成武认为这种局面如果不加改变,美军将更加猖狂,遂立即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并周恩来总理打报告,建议撤销《六项规定》,对入侵的美军战机采取打击的方针。周恩来接到杨成武的报告后批示:“请成武同志将此事报告主席,说明常委已予同意,看主席有无新的意见;如无,应该立即由总参下达命令。”杨成武接到周总理的指示后,知道中央政治局常委已经同意了他的意见,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毛泽东报告。

  1950年12月21日,方子翼率领空四师十团二八大队开赴安东浪头机场,开始战斗飞行训练,熟悉战区,但几次出动,都未能与美机交火。苏联空军也表示,中国空军还不能打,常常在战斗开始前就加速将中国飞机甩出混合编队。

说起这《六项规定》,难免让人吐槽。似乎还是以陆军思维去处理海、空军事务。外敌当前不让我步兵开第一枪也就罢了,敌人的第一枪也不见得打得准,可敌海、空军的第一枪那可不是子弹,而炮弹、鱼雷加导弹,可能直接导致我方人员和昂贵的军机、舰艇全部报销,连开第二“枪”的机会都没有。中国始终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没有错,但在新时代和新兵器面前,也应有新的解释和变通。

  1951年1月2日,刘亚楼告诉方子翼,要寻求单独作战,争取让每名飞行员空战锻炼两到三次,但一定要在敌少我多的时候才开打。1月17日,二九、三十大队进入安东浪头机场,刘亚楼批准方子翼拥有批准八机出战的指挥权。1月21日上午,美军20架F-84战斗轰炸机沿平壤至安州轰炸铁路,意图切断志愿军的补给线。方子翼命令二八大队27岁的大队长李汉率机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