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公司秋拍大打价格战

从上周末开始陆续举槌的北京第二轮秋拍的结果看,拍卖公司的价格战策略还是很有效的。相比以中国嘉德为首的北京第一轮秋拍,这一轮秋拍的成交率有明显回升,尤其是其中的那些高估价的重要拍品。而下调拍卖价格的策略就更是大显神威:其显著调低的估价,吸引了更多买家的参与,带来拍场上更热烈的竞逐,反而拍出了意料之外的高价。如北京匡时的(元)《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的拍卖过程,就很有代表性。尽管买家的出手较今年春拍更谨慎,往往以50万元为竞价的台阶缓缓爬升,但他们却志在必得,从一千多万元起拍,到最后成交价破亿。

11月中旬开始进行的北京秋拍,有一个突出的现象,那就是出现了拍卖场近几年少有的较大比率的流拍,与此相伴的则是成交总额的缩水。对将于12月先后举槌秋拍的拍卖公司而言,不得不临阵调兵,对秋拍拍品进行价格调整。“今年秋拍北京保利将主打‘价格战’。”该公司执行董事赵旭如是说。

       
北京匡时拍卖公司总经理在评论今年春拍书画拍卖的火爆时强调了通货膨胀的影响。他指出:去年秋拍市场普遍的说法是“现金为王”,到了今年春拍就反过来了,似乎谁手里攥着大把现金谁就是傻瓜。不光是艺术品市场,股市、房市都这样,连消费者的心理都变了。

不过,在这些成功范例的热闹与喧哗背后,却无法掩盖普通拍品的冷落,从它们纷纷流拍的遭遇中,我们可以切实感受到调整寒流的凄冷刺骨。正如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所指出的,那些平庸的作品以及那些多次在拍卖场上转手的老面孔,在这一轮秋拍中受到冷遇。对这一类拍品,价格战策略失效了。

北京保利估价缩水

  书画拍卖一场比一场好

这反映了艺术品价格与众不同的特性:首先,艺术品不是生活必需品,承载着的是精神价值,其价格具有虚拟性;其次,这种虚拟性,与决定价格高低的供需双方的心理预期有很大关系;第三,其形成过程又具有很大的随机性。我们可以从静态和动态两个方面去理解这种随机性。静态地看,随机性首先表现为时间性,即通常所说的“此一时彼一时”;其次则表现为价格弹性,其估价有低估价和高估价的不同,两者间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幅度。动态地看:当艺术市场在涨跌周期中的上升期,拍品的最高估价会快速提升,价格弹性加大;而到了下跌期,这种价格弹性会迅速缩小甚至消失,即使到了最低估价也无人问津。

据赵旭透露,他们早早动手,动员78个业务口的工作人员与委托人协商调整价格。协商的结果很有效,大部分人同意调整拍卖底价,有的人则接受拍卖行的建议,把可能破纪录的拍品推迟到明年春拍上拍。最后据统计,确定在秋拍中推出的拍品数量,较之今年春拍减少四分之一;总估价则共计28亿元,与春拍35亿元的总额相比,减去了三分之一。

  他指出,今年春拍一场比一场拍得好。朵云轩是最后一场,拍的成绩最好,成交价格超过了前面的春拍。对此他感触最深:春拍越往后买家的信心越足。这再次证明市场不缺资金,最宝贵的是买家的信心。

由此可见,这次艺术品市场的调整不仅仅是因为价格偏高,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拍卖公司的价格战毕竟是策略性的调整,如此应对难以满足当前的市场需要。艺术品拍卖市场已经经历了连续5季大拍的不断快速上涨,许多拍卖公司越来越倾向于推出已经上拍过并高价成交的拍品,这使艺术品市场积累了相当幅度的价格泡沫,其所需要的并不是技术性的价格调整,而是亟待更进一步的战略性调整。因此,价格战也就当然会失效了。

他表示,在今年秋拍保利推出的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与现当代艺术三大门类拍品中,在专场的布局与价格定位上,都为众多藏家创造了绝好的投资机会。以古代书画为例,在《石渠宝笈》中著录的有4件古代书画作品将与藏家见面;石涛的《罗汉图四屏》估价5800万元;王羲之(传)《三月帖》,疑为北宋临本,经过古代书画部与委托方的多次协商,估价仅600万元。而近现代书画方面,各专场更是异彩纷呈,其中徐悲鸿众多精品将现身拍场,一张《九州无事乐耕耘》估价为1.5亿元。现当代艺术还将推出“荷兰式”拍卖,让众多藏家十分关注。

  他还表示,春拍中书画拍品教好的,成交价格都超出大家预期,如北京匡时推出的八大的作品,最后的成交价格大家都没有想到。类似的情况还包括博山的书法与谢稚柳的画作。只要是精品,拍卖结果往往比估价翻一倍两倍乃至几倍。

拍卖的要义,是发现从未在拍卖场上亮相的新面孔,或者是5到10年未露面的生面孔。上述连续5季大拍的持续上涨,使拍卖扭曲,价格发现的功能失效,因此,这次调整就是回归拍卖的本义,恢复其价格发现的功能。

赵旭表示,这次价格调整涉及各个专场,以近现代书画最明显。拍卖数量、总成交额的调整最大。因为这几年近现代书画一直很热,参与的买家也最多。以致有人错误地把今年春拍的成交价当作这次秋拍的底价。

  拍卖天价推动精品换手

“价格战”不失为有效策略

  他还指出,今年春拍不像前几年的市场,拍卖的都是一些近年来拍卖场上熟悉的面孔,而是出现了多年不见的精品。查一下那些高价位的拍品,大多是10年之内未露过面的,如张大千的文会图,1996年在香港佳士得上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