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揭秘美国情报卫星计划:中国军事演习遭监视

美国卫星收集到的这些数据不仅仅是苏联的防空通信信息和其他微波通信信息,连阿拉伯国家的高频通信信息也被“峡谷”计划卫星的天线接收到了。因此,“峡谷”计划卫星很可能为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期间美国紧锣密鼓的情报工作发挥了很大作用。这些卫星可能还为越南战争期间的美国飞行员提供了帮助,因为它们截获到了北越军队的超高频通信,包括高炮发射连与团部之间的通信。这些截获到的通信信息在1972年12月美军对河内和海防发动的空中进攻行动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峡谷”计划卫星对监视中越边境地区的活动来说也非常有用,因为美国担心美军的空中进攻行动可能会促使中国加强对北越的支援。此外,“峡谷”计划卫星还提供了中国于1970年至1971年秋季和冬季频繁进行军事演习的有关通信情报。美国国防情报局的一份报告称,“每个军区都在一定程度上参加了这些演习”,“通信情报反映出了其中的一些演习活动”。

  1979年10月,“小屋”计划的第二颗卫星发射升空,该计划的代号也改成了“旋风”。第二颗卫星进行了改造,使其既可以截获通信数据,还可以截获导弹遥测数据。最终,由3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实现了对苏联、中东和亚洲地区的广阔覆盖。这些卫星能够将苏联研制和试验导弹与核武器的通信信息、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通信信息(包括“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期间伊拉克的通信信息)以及中国的各种通信信息悉数截获。

  反卫星武器主要有“反卫星卫星”和“反卫星导弹”。

美国空军的一份内部材料指出,“这是肯尼迪角自1963年以来进行的首次非公开发射”,“记者们给这个物体取了各种非官方名称”。

  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卫星与地面站之间的通信偶尔会中断,有时卫星也会停止工作。1971年12月4日的第4次发射未能将代号为7504的卫星送入轨道。据说“峡谷”计划卫星项目遇到了一种新系统会遇到的所有初期问题。

  “宇宙-459号”卫星撞毁。美国航天专家通过大量资料分析,证明这是苏联进行的一次“反卫星卫星”试验。这颗“宇宙-462号”卫星便是一颗高空“凶手卫星”。苏联到1977年底,就已经发射了27颗“反卫星卫星”,其中有7次成功地“截击”了供试验的目标卫星。目前苏联拥有的“反卫星卫星”一般长约4.6~6米,直径1.5米,重达2.5吨,带有5台轨道机动发动机,用雷达或红外制导系统,可以接近到距离目标卫星30米内的有效摧毁范围。

美国空军早已研究过使用低地球轨道卫星来截获通信情报。但此类卫星不适合用作截获通信信号的平台,因为它们掠过特定通信信号发射器上空的时间很短,导致只能截获通话的片段。美国需要的是一种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其天线可以持续监听来自特定信号源的通信信号,截获全部的通话。

  1998年,最后一颗7500系列卫星在发射时发生了爆炸,没有进入轨道。当时,美国另外一个继任计划(至今仍处于保密状态)已经将几颗监听卫星送入轨道了(第一颗卫星于1994年发射)。这些卫星都源自美国开发用于截获通信情报的地球同步卫星的决定,即开发“峡谷”计划卫星的决定。

  “宇宙神——阿金纳A”又运载着另一颗间谍卫星“萨摩斯”升上了蓝天。它在太空运行中可以进行大量的录音和录像,比如它在苏联和中国的上空轨道上飞行一圈所收集到的情报比一个最老练、最有见识的间谍花费一年时间所收集的情报还要多上几十倍。苏联也于1962年发了“宇宙号”间谍卫星,对美国和加拿大进行高空间谍侦察。载止1982年底,美国和苏联分别发射了373颗和796颗专职间谍卫星,总数达1169颗,这一千余名“超级间谍”在几百公里高的太空上,日日夜夜监视着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现代的技术侦察主要是空间侦察,而空间侦察则又是利用各种间谍卫星来实施的。这类间谍卫星主要包括照相侦察卫星、电子侦察卫星、海洋监视卫星、导弹预警卫星和核爆探测卫星。

1971年,美国工程师、记者克拉斯在其《太空中的秘密哨兵》一书中指出,那是一颗运行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先进的“米达斯”预警卫星。他还透露,1969年4月12日美国又发射了一颗同型号的预警卫星。后来,其他一些作者在文章中认为这两颗卫星属于美国“949计划”中的预警卫星。实际上,虽然美国有一个开发预警卫星的“949计划”的说法,但1968年8月和1969年4月发射升空的那两颗卫星并不是“949计划”的产物,也不是导弹预警卫星,因为它们担负的任务与预警卫星完全不同。

  最后三颗“峡谷”计划卫星先后于1972年12月20日、1975年6月18日和1977年5月23日被成功发射到了预定轨道,而且这几颗卫星遇到的问题要比以前发射的卫星少。据一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说,后来发射的三颗卫星与工作时断时续的7502
和7503卫星一起传送了“具有极高价值的通信情报数据”。

  美国为了打破苏联反卫星武器的垄断领先地位,也不惜耗费巨资和众多人力来研制发展各种反卫星武器,主要的就是“反卫星导弹”。1984年夏天,美国陆军从太平洋贾林岛试验场发射了一枚截击导弹,成功地摧毁了从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的一枚“民兵”式洲际导弹。这一次试验表明,美国已经具有在外层空间击毁敌方间谍卫星的攻击能力。美国空军拥有的“小型反卫星导弹”长5.4米,直径0.5米,全弹重1136公斤,装备有红外探测器、激光陀螺、信息处理机和机动火箭发动机。把它携带在美国目前爬升性最佳的F—15“鹰”式战斗机的腹部,在15~21公里高空向太空中的目标卫星进行攻击。在发射后,它的弹头上的8个红外探测器便自动跟踪目标,同时加速飞行,最高时速可达到3~12公里/秒,用高速撞击卫星,将其彻底摧毁。它的优点是灵活机动,反应迅速,生存能力强,命中精度高,造价便宜,可在接到命令后1小时之内完成截击敌方卫星的任务,其最大作战高度达到1000公里。

1979年10月,“小屋”计划的第二颗卫星发射升空,该计划的代号也改成了“旋风”。第二颗卫星进行了改造,使其既可以截获通信数据,还可以截获导弹遥测数据。最终,由3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实现了对苏联、中东和亚洲地区的广阔覆盖。这些卫星能够将苏联研制和试验导弹与核武器的通信信息、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通信信息(包括“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期间伊拉克的通信信息)以及中国的各种通信信息悉数截获。

  美国卫星收集到的这些数据不仅仅是苏联的防空通信信息和其他微波通信信息,连阿拉伯国家的高频通信信息(包括地对空导弹发射场收到和发送的通信信息)也被“峡谷”计划卫星的天线接收到了。因此,“峡谷”计划卫星很可能为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即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美国紧锣密鼓的情报工作发挥了很大作用。这些卫星可能还为越南战争期间的美国飞行员提供了帮助,因为它们截获到了北越军队的超高频通信,包括高炮发射连与团部之间的通信。这些截获到的通信信息在1972年12月美军对河内和海防发动的空中进攻行动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峡谷”计划卫星对监视中越边境地区的活动来说也非常有用,因为美国担心美军的空中进攻行动可能会促使中国加强对北越的支援。此外,“峡谷”计划卫星还提供了中国于1970年至1971年秋季和冬季频繁进行军事演习的有关通信情报。美国国防情报局的一份报告称,“(中国的)每个军区都在一定程度上参加了这些演习”,“通信情报反映出了其中的一些演习活动”。

  美国曾经提出两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一个是研制“飞弓”雷达型海洋监视卫星,一个是研制“白云”电子窃听型海洋监视卫星。1978年6月27日,美国空军范登堡发射基地发射了一颗长12.2米,重2274公斤的“飞弓”间谍卫星,它装有四种微波遥感仪器和一台可见光和红外扫描辐射仪,即合成孔径侧视雷达,测高雷达,雷达散射计,微波辐射计和可见光与红外线辐射计,以此来对海洋实行大面积的监视。可惜好景不长,3个月后,这颗间谍卫星便因电源严重短路而一命呜呼了。

196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科学技术处处长阿尔伯特•惠朗提出建议,开发一种主要用来截获苏联导弹遥测信号的地球同步卫星,而最终截获通信情报却成了这种卫星所担负任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惠朗的建议对美国国家侦察局和空军部门推动发射一种地球同步监听卫星起到了促进作用。

  于是美国国家侦察局与洛克希德公司联合开发出了一种这样的太空系统,其秘密代号为“峡谷”计划,对外公开名称是“827工程”。1968年8月和1969年4月发射的那两颗卫星就是该计划的产物。

  1979年9月22日凌晨3时,一颗高于地球11万公里的间谍卫星,发现在非洲南部出现了一种神秘的闪光,并且在1秒钟之内,连续闪动了两次。10月底,美国发表了一项声明,宣称该地区发生了一次2000~4000吨级的核爆炸。然而,处于这一地区的南非却矢口否认与他们有关。但是,不论是怎样否认也无法排除这颗间谍卫星侦察的可靠结果。这颗间谍卫星就是美国1971年发射的“核爆炸探测卫星”——“维拉号”(拉丁语,“监督者”的意思)。卫星上有二十几个探测器,可以探测核爆炸时产生的X射线和Y射线,也可以数出核炸时产生的中子数目和记录核爆炸火球的闪光及电磁脉冲。它能够探测到高空(爆炸高度在30公里以上)、大气层(爆炸高度低于30公里)和近地面的任何核爆炸。并且还可以运用先进的探测仪器系统侦察到地下的种种核爆炸。

“峡谷”计划卫星的地面站

  在“峡谷”计划项目结束前5年,美国已经开始实施“峡谷”计划的继任计划,该计划的最初代号为“小屋”。1978年6月,“小屋”计划的第一颗卫星进入了地球同步轨道。实际上“峡谷”计划和“小屋”计划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这一点从后者第一颗卫星的代号为7508就可以看出来。

  “反卫星卫星”是一种具有轨道推进器跟踪与识别装置以及杀伤战斗部的卫星,能接近与识别敌方的间谍卫星,并通过自身的爆炸产生的大量碎片将其破坏击毁。1971年,苏联从丘拉坦火箭基地发射了“宇宙-462号”卫星,它的运行速度极快,几个小时便赶上了4天前就送入250公里高空轨道的“宇宙-459号”卫星。这时,“宇宙-462号”突然自行爆炸成了13块碎片,将

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卫星与地面站之间的通信偶尔会中断,有时卫星也会停止工作。1971年12月4日的第4次发射未能将代号为7504的卫星送入轨道。据说“峡谷”计划卫星项目遇到了一种新系统会遇到的所有初期问题。

  1971年,美国工程师、记者克拉斯在其《太空中的秘密哨兵》一书中指出,那是一颗运行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先进的“米达斯”预警卫星。他还透露,1969年4月12日美国又发射了一颗同型号的预警卫星。后来,其他一些作者在文章中认为这两颗卫星属于美国“949计划”中的预警卫星。实际上,虽然美国有一个开发预警卫星的“949计划”的说法,但1968年8月和1969年4月发射升空的那两颗卫星并不是“949计划”的产物,也不是导弹预警卫星,因为它们担负的任务与预警卫星完全不同。

  间谍卫星具有侦察范围广、飞行速度快、遇到的挑衅性攻击较少等优点,苏美两国都对它格外钟情,把它当做“超级间谍”来使用。当前美、苏两家的战略情报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是通过间谍卫星获得的。1973年10月中东战争期间,美、苏竞相发射卫星来侦察战况。美国间谍卫星“大鸟”拍摄下了埃及二、三军团的接合部没有军队设防的照片,并将此情报迅速通报给以色列,以军装甲部队便偷渡过苏伊士运河,一下子切断了埃军的后勤补给线,转劣势为优势。在此同时,苏联总理也带着苏联间谍卫星拍摄下来的照片,匆匆飞往开罗,劝说埃军停火。1982年英、阿马岛之战期间,苏、美频繁地发射间谍卫星,对南大西洋海面的战局进行密切的监视,并分别向英国和阿根廷两国提供敌方军事情况的卫星照片。可以说,间谍卫星的数量和发射次数,已经成了国际政治、军事等领域内斗争的“晴雨表”了。

图片 1

图片 2
“峡谷”计划卫星的地面站

  4.导弹预警卫星

美国《纽约时报》在1968年8月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美国将一个秘密物体送入轨道》的文章。文章说,“前一天,美国利用阿特拉斯火箭将一个绝密物体送入了地球轨道,上面可能装有新型的军事监视传感器”。文章指出,美国空军承认有一个“实验性物体”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角发射升空,但仅此而已。此外文章还写道,参与这次发射的官员已经向一些记者发出了劝告,希望他们不要询问此次发射的有关问题。

  不过记者们和其他观察人员都相信:这个秘密物体是一颗红外预警卫星,用于探测苏联和其他国家的导弹发射。

  “全景照相机”可以旋转整个相机,其旋转角度达180度,可以用来进行大面积搜索、监视、进行地面目标的“普查”。“画幅式照相机”主要用于“详查”地面目标,把某一个重要目标拍摄到一张分辨率很高的胶片上。美国“大鸟”照相侦察间谍卫星上的画幅式照相机,从160公里的高空拍摄下来的照片,竟能够分辨出地面上0.3米大小的物体,也就是说能够看清是一只狗还是一只猫。“多光谱照相机”装有不同的滤光镜,对同一目标进行拍照,得到几张不同的窄光谱的照片,由于不同的物体具有不同的光谱特性,所以,只要用“多光谱照相机”对伪装的物体进行拍照,就可以揭露它的真面目,识破敌方的诡计。

1998年,最后一颗7500系列卫星在发射时发生了爆炸,没有进入轨道。当时,美国另外一个继任计划已经将几颗监听卫星送入轨道了。这些卫星都源自美国开发用于截获通信情报的地球同步卫星的决定,即开发“峡谷”计划卫星的决定。

  中国网12月19日讯
美国《纽约时报》在1968年8月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美国将一个秘密物体送入轨道》的文章。文章说,“前一天,美国利用阿特拉斯火箭将一个绝密物体送入了地球轨道,上面可能装有新型的军事监视传感器”。文章指出,美国空军承认有一个“实验性物体”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角发射升空,但仅此而已。此外文章还写道,参与这次发射的官员已经向一些记者发出了劝告,希望他们不要询问此次发射的有关问题。

  “联盟号”宇宙飞船复合对接。这样便使得人类能够在外层空间不运用仪器而是用具有生命的人对地球进行各方面的侦察监视。美国也不甘示弱,在加利福尼亚州森尼维尔快车道附近的一幢3层无窗蓝色水泥的大楼里,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支“航天师”的作战指挥中心。这支航天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在苏美两国爆发战争时,运用各种当代最先进的武器摧毁敌方的间谍卫星。1985年,美国又计划建立一个以太空为基地,以定向能武器(如激光武器、粒子束武器和微波武器)为它的多层次反弹道系统,把弹道导弹摧毁于外层空间,并“顺手牵羊”地摧毁各种航天间谍器。这个计划也叫做“星球大战”。苏美两国在外层空间的“天门阵”现在已经摆开,沉寂了多少亿年的太空已经不再平静了,它充满了形形色色的、光怪陆离的“间谍”(卫星),又暗中潜伏了许许多多“暗杀凶手”(反卫星武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