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名人书信拍卖行情未来或走低

图片 1吴祖光之子吴欢出示的行将上拍的《清明前后》一书。图片来源:北京日报

图片 2
最贤妻最才女 图说杨绛与钱钟书的百年深情

连日来,百岁老人杨绛先生叫停拍卖钱钟书私人书信一事备受外界关注。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出诉前禁令裁定后,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裁定只是要求“拍卖中不能侵犯著作权,并没有说不能拍卖”。不过,记者昨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发现,原本拍卖预告中的“钱钟书书信手札专场”已悄然删去了“书信”二字,这也被外界视作撤拍的前兆。一些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预测,在这次争议风波的冲击下,名人书信拍卖行情未来或将走低。

  中新网北京12月4日电
(唐云云)近日,著名学者、戏剧家吴祖光赠北京戏校书籍出现在秋拍图录上,其家人强烈不满。校方则称,该书应该是已经从学校流出,正考虑报案。名人物品具
有较高价值,常被拍卖行青睐,但可能会有归属权的争议,也可能涉及著作权、隐私权等问题,常引发其家人反对甚至惹上官司。当然,也有例外。

  本文原发于2014年2月18日

法律界人士解读“诉前禁令”――

  吴祖光赠北京戏校书籍将上拍 家人不满

  中新网2月18日电(上官云)
17日,备受社会关注的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案,有了最新进展。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钱钟书遗孀杨绛一审获赔20万元。近年来,名人手迹频遭拍卖,也引发了公众对书信文物价值和隐私权的热烈讨论。

“法院叫停书信拍卖”属误读

  据《北京日报》报道,近日,吴祖光之子、作家吴欢发现,茅盾赠与其父亲的图书《清明前后》出现在北京传是国际拍卖公司的秋拍图录上,估价1-2万元。这本书正是当年吴祖光捐给北京戏曲学校(即如今的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图书中的一件。

  钱钟书及家人手迹遭拍卖 杨绛上诉获赔20万

6月3日,北京市二中院发出诉前禁令裁定,要求中贸圣佳拍卖公司在拍卖、预展及宣传等活动中,不得实施侵害钱钟书、杨绛以及钱瑗写给李国强的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这份裁定公布后被一些媒体理解为“法院叫停钱钟书书信拍卖”,但记者昨日采访法律界人士时却得到了不同的解释。

  吴祖光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戏剧家。其女儿、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霜称,这批书在1998年底捐赠,总数约三四千册,主要是戏曲方面。促成将这批书捐赠的重要原因是时任校长、荀派表演艺术家孙毓敏积极要求接收。

  2013年5月,一批总量逾百件的钱钟书及其家人的信札、手稿将亮相北京中贸圣佳春拍的消息引起社会各界关注。据了解,钱钟书及其配偶杨绛、其女钱瑗与这批书信、手稿的持有人李国强系朋友关系,三人曾先后向李国强寄送私人书信共计百余封,上述信件由李国强保存。

江苏天淦律师事务所的胡一鸣律师认为,这份裁定书主要是明确了杨绛对这批书信拥有著作权,对拍卖方的要求则是不能在经营活动中侵害权利人享有的著作权,并非“叫停拍卖”。“书信拍卖本身是一种物权转移,拍卖方之前的违规之处是在未征得权利人同意的情况下公开发表、传播书信内容,这侵害了权利人的著作权和隐私权。如果不公开这些内容,只是对书信进行物权上的合法转移,那拍卖行为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学校曾给吴家回赠了一份捐书目录。通过这份名录,吴霜确认此次上拍的《清明前后》,确系出自父亲所捐书目。吴霜称,书的封皮上有茅盾亲笔题写的“祖光兄惠正”字样。据了解,《清明前后》创作于1945年夏天,是茅盾一生中创作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剧本。

  2013年5月26日,杨绛发表公开信,坚决反对钱钟书及其本人、女儿的私人书信被拍卖。27日,在制止无效的情况下,杨绛代理律师向中贸圣佳发出律师函,并于随后向北京二中院提交诉前禁令申请书。在二中院“叫停”之下,中贸圣佳最终宣布停止该拍卖活动。

拍卖预告删去“书信”二字――

  但如今在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图书馆留存的当年赠书目录里,已经没有了这本书。“如今的目录里登记的赠书都还在馆内,只能证明,《清明前后》一
书早在2005年前后就已经从学校流出去了。”院长刘侗回应称,当年经手人非常多,一时难以查明。学院已经开始往前排查可能接触到这批书的人,正考虑向派
出所报案。

  而杨绛于该裁定作出后15日内诉至二中院称,李国强作为收信人将涉案书信手稿交给第三方的行为、中贸圣佳公司在司法裁定前为拍卖而举行的准备活动已构侵犯自己及家人的著作权和隐私权,请求判令中贸圣佳公司与李国强立即停止侵犯自己隐私权、著作权的行为。

重压之下拍卖方或将选择撤拍

  传是相关负责人表示并不知情,将如期上拍。资深拍卖研究学者季涛认为,“整件事情与拍卖行关联不大,主要是学校管理不善,把公共资产给弄丢了,应该报案处理,学校要追究管理者责任。”

  2014年2月17日,二中院在官网上公布该案审理结果。法院最终判决中贸圣佳公司停止涉案侵害书信手稿著作权行为,赔偿10万元经济损失;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停止涉案侵害隐私权的行为,共同向杨绛支付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公开赔礼道歉。

尽管拍卖方相关负责人在前日接受采访时依然坚称“不会因为法律方面的裁定就停止拍卖”,但种种迹象显示,在相关部门纷纷表态支持杨绛维权以及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拍卖公司最终有可能以“如期拍卖但撤下书信拍品”的方式从争议漩涡中脱身。

  吴华、吴霜则对整件事情颇为不满。“如果是这样,我捐给你干什么?”

  名人书信频遭拍卖引发有关“价值与隐私”讨论

在中贸圣佳拍卖公司的官方网站中,位于醒目位置的拍卖预告有了悄然更新:原来的“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札专场”删去了“书信”二字,变成了“钱钟书手札专场”。这个微妙的“更新”,或许是拍卖方撤拍的前兆。

图片 3挂在孔夫子网的屠呦呦亲笔信,其中一封拍到4万多元。网站截图
图片来源:现代快报

  名人书信频遭拍卖,也引发了公众对书信文物价值和隐私性质的热烈讨论。主要的质疑声集中在三点,即私人书信拍卖是否合法、拍卖委托人信息是否该保密以及物权、隐私权由谁先行等问题。

南京一家拍卖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国内以往因为拍卖书画、书信、手稿等名人遗物惹出过很多纠纷和官司,起因也大都涉及拍品的归属权、著作权,但鲜有拍卖公司因此选择撤拍。“在拍品问题上,拍卖公司本身是不怕惹上些争议或官司的。从营销层面来讲,这些争议引发的公众关注,往往比做预展或打广告的宣传效果更好。”

  屠呦呦书信拍卖遭家人反对 卖家后撤拍

  此前在杨绛努力叫停拍卖钱钟书及其家人书信期间,作家协会作家权益保障委员会、及文学界人士等纷纷发表意见,声援杨绛。中国作家协会作家权益保障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书信不同于一般物品,其内容的著作权仍属于写信人。在作者明确表示反对的情况下,拍卖私人信件涉嫌侵害作者的著作权、隐私权及名誉权,如开此不良之风会对作家之间的文笔交流带来不利影响

该负责人表示,此次钱钟书书信拍卖引发的巨大风波,很大程度上超出了拍卖方的预期,尤其是在国家版权局、中国作协、中拍协等机构相继表态力挺杨绛后,近乎一边倒的舆论压力让拍卖公司很难硬着头皮继续拍卖,“如果坚持拍卖,对拍卖方的社会形象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多数买家也会因为怕惹官司而无人肯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