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神州军官多能喝 酒桌子上灌醉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结盟老大哥拿下苏27

图片 1

“米格29”战斗机

这个戴眼镜的老铁就是了

原标题:苏联代表团都表示佩服, 17名将军在酒席上都被喝倒, 苏27卖给中国

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一直到1997年林将军到莫斯科试飞苏-30飞机,互相间已经很熟悉的二人才在一次聚会中提出这个问题。原来那位“约尔什”其实是一个根本不相干的勤务军官,在解放军的总部机关以永远无法被灌醉而闻名。据说他的体内能分泌一种特殊的元素,即使全世界的烈酒都无法对他产生任何作用。对俄罗斯人的性格和作风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林,在会谈前将这位“特异人士”才他管理的军官食堂调到了自己手下,并给予了一个艰巨的任务:“祖国现在需要您的胃来收服那些干死的俄国佬!”最终,特异人士圆满地完成了林将军赋予的任务,并获得嘉奖。

沙波什尼科夫一看就明白,这是他们对外军事合作局的老把戏,从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主掌阿尔巴特军区时就是这样。苏联军事代表团总是以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对待印度、越南和朝鲜等兄弟国家的同行们,最拿手的一步就是在宴会上端来高烈度的烧酒,然后当着目瞪口呆的主人面一饮而尽。虽然这些国家也不乏贪杯之人,但是考虑到人种的差异和所处维度的关系,能像俄国人那样痛快淋漓的豪饮者毕竟不是很多,更别说在一个国家的国防部或者总参部中寻找这一类的酒徒。

众所周知,由于地理位置因素,苏联有绝大多数的冰天雪地地带,而当时的士兵就非常喜欢喝酒,一方面在战后士兵用酒精麻痹战争带来的疼痛,另一方面喝酒能够为士兵驱寒。即便是苏联瓦解后,这样的情况还是存在。俄罗斯人民素有“战斗民族”的美称,彪悍的性格让他们越战越勇,当然俄罗斯民族爱喝酒也是出了名的。

而在谈第二批苏-27的时候,因为配置改动较多,另外要搭配一些新的系统和武器,后来的俄罗斯借口工厂关闭要重新开,在价格上要求提高,林虎大怒,然后指着对方的鼻子说:看着我的眼睛,我们都是飞行员,你怎么能跟个奸商一样敲诈自己的同志呢?是谁昨天还说友谊地久天长?是谁昨天还在那里要求我们抗住美国人?真可耻,真可耻,对方顶不住林虎的压力,做出了让步,最后谈判的结果虽然是按照俄罗斯的价格订,但是附加一批发动机和备件。中国最终没有吃亏。

曾经有过很多次,我们的将军在宴会中放肆地讥讽印度国防部的官员而使对方难堪地下不来台,因为那些可怜的素食主义者这辈子也没有接触过有度数的饮品。有几次甚至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的沙波什尼科夫都感到看不下去了,他觉得如果不是在印度教的熏陶下使当地人的性格较为温和,同时莫斯科又以非常优惠的条件提供米格飞机和萨姆导弹。他很怀疑对方是否会如此地忍耐。苏联元帅乌斯季诺夫似乎认为,首先在酒桌上击败对方是取得绝对心理优势的第一步,而这条怪异的法则至今仍然影响着我们的一些军人和外交官。

图片 2

苏-27的生意经过艰难的谈判终于达成,中国终于引进了这款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满足了自己的国防需要,而这其中,林虎通过私人关系上下协调,功不可没。他始终站在祖国的立场上,对中国无比忠诚。

之后这位酒司令还跟着林虎赴了不少酒局,可谓是战功磊磊了。

据了解,在苏联时期,乌斯季诺夫担任元帅的时候,就出现了一种乌斯季诺夫法则,这种法则被称作酒桌上面的最后较量。乌斯季诺夫当时在处理一些外交事务上面,充分发挥了自己能喝酒的优势,而这让乌斯季诺夫元帅在谈判的时候就轻松了很多,并且能够将被动化为主动的局面。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家伙喝起酒来就像是头饮水的驴。更要命的是,他的最爱居然是将白酒和啤酒混合起来的“约尔什”。最后整个代表团17个将军都是被抬出宴会厅的。就这样,“乌斯季诺夫法则”被反过来用在了我们自己的身上。

图片 3

在中国北京谈判,沙波什尼科夫同样豪放,对接待人员表示:“如果是点不着的酒,就不要乘上了,那不是男子汉喝的”,众所周知,酒的度数越高,越易点燃,这明摆着沙波什尼科夫想把中国也撂倒在酒桌上。据了解,当时苏联代表团起初执意推销的是米格-29战机,当然中国必定想买苏-27,谁不知道,苏联代表团来到中国谈判,必然是已经做好了出售苏-27的准备,至于米格-29战机的订单,只不过是想在苏-27订单中多推销一点而已,从中获得更大的好处。

“苏-27”歼击机

祖国需要你的胃是那兔的多少集的故事?那年那兔那些事是一部反映上个世纪中国外交大事的萌化动画,里面有很多梗不了解历史的小朋友是不懂的,来科普一下

责任编辑:

中国知道苏-27远胜米格-29后,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在之后的谈判中强烈要求购买这款飞机,而这件事传到当时国防部长亚佐夫耳朵里后,他暴怒的教训了空军司令,咆哮道:”怎么回事?空军上将同志!收土豆收砸了吗?命令是清楚无误的,向中国同志重点介绍米格-29!干嘛要鬼扯什么苏-27?怎么还需要我这个国防部长亲自跟您解释一遍,还是您想改变政治局的决定?”

图片 4

印度同样如此,印度代表团在采购米格-23战机的时候,
同样被摆平在酒桌上面。而在中国采购苏-27飞机的时候,中国有没有被“掰倒”?在苏联末期,沙波什尼科夫担任国防部长,他就讲说过这样一段事,当时他作为空军总司令,陪同国防部和军工委员会代表团前往北京,同中国谈判苏-27的出口事宜,在当时,中苏关系刚刚解冻。

图片 5

宴会中,中方代表团中的一位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参谋被林虎指派为酒司令。那位身穿空军制服的大校参谋是个瘦得像竹竿一样的家伙,如果穿着军大衣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估计一阵风吹过可以向风筝一样飞起来。起先我们还以为是中国同志舍不得那些茅台酒,因为我们听说这个品牌的烈酒在中国也是很珍贵,因此才派出这一位酒司令来糊弄我们。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家伙喝起酒来就像是头饮水的驴。更要命的是,他的最爱居然是将白酒和啤酒混合起来的“约尔什”。最后整个代表团17个将军都是被抬出宴会厅的。就这样,“乌斯季诺夫法则”被反过来用在了我们自己的身上。

图片 6

1938年,不到11岁的林虎参加了八路军,投身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50年后,人民空军的将军行列中,出现了他的身影,时任空军副司令员的林虎,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中将军衔。将军祖籍山东招远。其父早年闯关东到了哈尔滨,同一俄罗斯姑娘相爱结婚。父母双亡后,将军进了孤儿院,后被一林姓人家收养。参加革命后,改名林虎,曾任鲁中军区1团2营战士、班长、排长,在沂蒙山区坚持对敌斗争。1944年秋,入山东抗日军政大学1分校2大队5分队学习。正是这位混血将军,在苏联人面前摆了一道。

历史真实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