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唯一官网】【丁香】一张汇款单(微型小说)

摘要:
●番薯仔老妇眼瞅着老头子的背影消失在村口,麻溜地闩上院门,走进卧室,她搬来凳子,从衣柜顶上摸出一把小钥匙,打开衣柜里那个连老头子都不知道放些啥的抽屉,取出钞票,仔仔细细地数了一遍:没错,整十万。这些钱
…●番薯仔老妇眼瞅着老头子的背影消失在村口,麻溜地闩上院门,走进卧室,她搬来凳子,从衣柜顶上摸出一把小钥匙,打开衣柜里那个连老头子都不知道放些啥的抽屉,取出钞票,仔仔细细地数了一遍:没错,整十万。这些钱是老妇省吃俭用攒下的“老人本”。老妇拿上钱急匆匆去了镇上的银行。她走到最里面的柜台,低声说:“我要存十万定期。”柜台人员热情地介绍:“您买这种保险理财产品吧,存一年有4000多元利息,还能保各种意外和疾病,利息比定期存款多出1000多元呢。只是您得注意,这钱必须存满一年,提前取可要‘扣钱’的。”老妇动了心,想着手边不急着用钱,就办了手续,揣着保单回家了。周六晚,老妇照例张罗一桌好菜——大儿子每隔一周都会带孩子回来看二老。老妇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最有出息,考上了重点大学,当了公务员,儿媳妇也孝顺,唯一让老妇牵肠挂肚的是,大儿子一家如今还租房住。二儿子和三儿子务农,都已成家,各自盖了两层楼,都未装修。饭桌上,全家人一起吃着饭聊天。老头子开了瓶白酒,大儿子心事重重,酒也多喝了几杯。老妇问:“遇到啥难事了?”大儿子说:“没啥,就是最近想买房,可房价涨得厉害……”二弟放下筷子,点头说:“妞妞明年要上小学了,得买房!读个好学校,以后才能像我哥这样有出息!”三弟接话:“大哥,咱先买个小点儿的房,以后再换大的!”三兄弟推心置腹,老大听得心头热乎。第二天,大儿子酒醒起床已近中午。老妇正准备午饭,老头子则忙着把自家种的菜和两兄弟送来的土鸡蛋、土鸡给大儿子装进车里。吃过午饭,老妇悄悄把大儿子叫到里屋,拿出一个油纸袋,说:“妈前两天去存的十万,今天去取,扣了几千。对不起啊,儿子,没凑个整数给你。”“妈,这钱我不能要。”儿子推着,却最终没能拗过老妇,红着眼接了钱。回城的路上,大儿子一路无言。突然,后座的老婆“哎呀”一声,他急忙刹车,扭头问:“怎么了?”老婆递过来一黑一红两个塑料袋,说:“我在包里给妞妞拿水杯,就看见这两包……”两个袋子里都装着钞票,大儿子立刻明白:这是两个弟弟早上送来的钱,老婆数了数,各两万!一瞬间,他的眼睛湿润了……

  这是多年前,发生在我大伯身上的故事。
  我大伯是典型的老实巴交的农民,生活的重负把他的腰背压成了一张弓,因此村民都叫他驼子。这年双抢过后,他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儿子从广东寄来的五百元汇款。
  次日黎明时分,他起床后匆匆吃了一碗炒冷饭,便在亚麻色的晨光里,佝偻着身子赶往十几里外的大忠桥镇邮电局。一路翻山越岭,累得汗流浃背,终于赶在邮电局中午下班前的半小时到达。
  当他将汇款单和身份证往那个身材肥胖,面色红润的女营业员手中一塞时,方才如释重负地嘘口气。谁知,女营业员瞅瞅汇款单的日期,看也没看身份证,啪地一声将它们扔在柜台上,冷冷地说:“一个月后再来取。”
  “啊呀,同志啊,我现在是脚踩火丝等水浇,就等着这钱买化肥农药呢。”大伯听后,大惊失色,连忙讲明自己的情况。
  “那我不管,按规定,凡是汇款必须存足一个月才可以取。当然,到时我们会给你算利息的。”女营业员面无表情地说。
  “再等一个月,那买化肥农药还有什么用,季节不等人啊,同志,我不要什么利息,你就给我现钱吧!”大伯急了,又连忙苦苦哀求。
  “求我也没用!”女营业员依然不为所动。说罢,看看戴在那有如香肠般手腕上的小坤表,便收拾东西,一副准备下班的神情。
  这时,邮局门外走进一个熟悉的村民,他听了大伯的诉说,建议说:“还是回去找王村长帮忙吧,上次我女儿寄钱回来,邮局也是不给取,后来我托王村长找了他在邮局的熟人,就给取了。”
  大伯听了,像是绝处逢生,心里又充满了希望。他赶紧冒着晌午火辣辣的烈日,又匆匆往回赶。
  回到村里,已近黄昏,又饥又渴的大伯家也没回,便径直去找王村长。王村长听后,二话没说,答应帮忙。
  正如那位村民所说,次日,大伯和王村长到邮局后,王村长径直去找邮局的熟人。一会儿那个瘦得像猴子一样的男人来到营业厅,在与女营业员一番嘻嘻哈哈打情骂俏中算是搞定了。
  待猴子走后,女营业员不再说什么,一会儿,她头也没抬,就把身份证和一叠钞票扔到柜台上。大伯急切地将钞票抓在手里,用手指舔舔唾沫,一张张细数起来,可一连数了三遍,还是发现少了三十元钱。
  “同志啊,这钱……”
  大伯刚一开口,女营业员这才抬头解释说:“另外扣除征订报刊费三十元。”说罢,又将一张收据递过来。
  “啊!”大伯仿佛挨了一记闷棍,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声音颤抖地说:“同志啊,在我眼里,那小字墨墨黑,大字认不得,我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两箩筐的老头子订报纸干什么啰。”
  “这订报呢,是上面规定的,看不看随你。再说,这报纸糊墙总可以吧。”
  大伯知道跟女营业员说不通,便将求助的眼光转向一旁的王村长,哀求说:“王村长,你再给我说说看,就这点钱,买化肥农药还不够呢,哪里还有钱订报啰。”
  谁知王村长听后,连连摇头说:“我已经麻烦过人家一次了,怎么再好意思跟人家开口,何况收据都开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想了想又安慰说,“这报纸就留着等你儿子春节回家看也可以嘛,年轻人看看报纸,也可以增加见识嘛。”
  听王村长这么一说,大伯知道这钱是再也要不回来了,他一面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气,一面挪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出了邮局。
  刚出邮局,他突然省悟过来,连忙招呼跟在后面的王村长:“王村长啊,都晌午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王村长假意推辞了一番,便说:“那就去我常去的那家馆子吧。”
  接下来,大伯跟着王村长左绕右转,终于来到了一家小饭馆。谁知,才踏进门,一眼瞅见村里的张支书、李会计和妇女主任小郑,正说说笑笑地围坐一圈打着牌——
  真不知是巧遇还是他们有约在先,总之,那一刻,大伯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昏倒……
  

老太太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唯恐睡多了反倒影响晚上的正常睡眠。所以,丈夫躺下后,她就搬了个小凳子,想到外面找几个老伙伴聊天。
  她刚推开门,就见地下有一个方方正正的花红的纸,像是钱,老太太便拣起来,拿到眼前:还真是一张百元大钞!老太太有点喜出望外,看四周没人,攥着钱又折回屋里。
  老太太气有点喘,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这样的好事,一出门就拣钱。她把钱平展开,再次确认:没错,是一张新版的一百块钱!她按原样叠好,装到口袋里,等老头醒来再做商量。
  老头子睡醒了,看见老太太咧着嘴看他,并递过一杯绿豆汤。老头子一口气喝了,问:“啥事高兴的?”
  老太太扬了扬手里的钱说,“运气好挡不住啊,一出门差点拌倒人呢。”老头子说,“那也太夸张了,轻飘飘的东西能把你拌倒?”老太太就笑,“重着呢,够咱俩半个月的菜钱了。”
  老头子挠挠头:“这一定是咱这个单元的人家丢的,这一百块钱可不少,丢了的人不定多着急呢。”他开始掰着指头数,从二楼到六楼,数了一整,感觉都有可能。而且通过这一数,让他还了解了一件事实,就是家家都不富裕。于是老头子就急了,说赶紧问问是谁家丢的。这上学的上学,害病的害病,都缺钱呢。
  老太太想了想说也是。可大中午的,不都在午睡吗?下午吧,下午他们一下班咱挨着门问。
  老两口意见统一后,就觉得很高兴,老太太打趣道:“都说雷锋死了,你看,是不是又活了。”
  俩人早早吃了饭,就等着听厂里的广播响。广播一响,工人就下班了。俩人推让了一番,还是老太太去。
  从二楼开始,老太太一家家地敲门:“你们家中午有没有丢什么东西啊?”老太太很聪明,不说是钱,怕人冒领,只说东西。人家一说没有,老太太就往高处上。每上一个台阶,老太太就喘气,也不怕扶手脏,依靠着上到了六楼。东户是个小男孩开的门,老太太刚问了一句,孩子就说:“奶奶,是不是你拣了钱了?”老太太说是啊是啊。男孩就高兴了,说是我爸爸丢的。老太太就从口袋里摸出钱,叫你爸爸出来。男孩说爸爸还没回来呢,家里就我一个。老太太想了想,把钱交给男孩说,“记着回头给你爸啊。”男孩答应着谢谢奶奶。
  老太太完成了一桩大事一样,坐在楼道的台阶上歇了会,才慢慢下楼。
  老头子心里轻松了,“走,咱还去散步去!”老太太说:“不行,今天不去了,万一人家大人来谢咱呢。”老头就笑,原来你是想图个谢吗?老太太坚持不出去,老头只好独自出门。
  天黑了,老头子回来,却看老太太不高兴。问人家来了吗?老太太安慰说,哪会这么快,说不定人家还没吃完饭呢。
  耐心地等到深夜,还是没有听到敲门声。
  睡觉,不稀罕来谢!
  老太太却睡不着,想这家大人不会一直没回来吧。
  第二天,老太太早上起来打扫卫生,却看见夫妻俩从她跟前走过,连招呼都没打。
  老太太生气了,说哪有这样的人,人家做雷锋虽然不图啥,可也不能见面不理吧。
  说给老头子,老头说,年轻人早上赶着上班,顾不上可能。
  老太太的午饭都吃得很窝心,说我不就是想要个谢字吗,开个口就这么难?这年轻人。
  晚上照例去散步,老太太不去,说今天可能会来吧。
  老头子又是一个人出去了。但这次老头没有去散步,他买了几斤又大又黄的香蕉直接提到了六楼。按了门铃,那家的女主人开了门问啥事?老头子就说,“是这样啊,那天我家老太婆拣了一百块钱,你儿子说是你家的,我老婆就给了你儿子,也不知小孩给大人了没有,我心里不踏实,怕孩子瞒着家长胡花。”
  “哦,是这样,孩子给我了”。那女人轻描淡写地说。
  “那就好,那就好,我家老婆小心眼,你看,我买了东西你提上去到我家看看好不好?”说着递过香蕉。
  “让我谢你们啊,哦,知道了。”正欲关门,却又补充道:我老公昨天丢的好像是二百块啊。”那女人翻着眼说。
  “什……什么?可我老婆确实只拣了一百块啊。”老头子急忙辩解。
  “那谁知道,现在这世道,有些人啊,是想昧了良心,还想落个好人哪。”说完就关上了门。钢制的防盗门的余音抖落了很久。
  老头子气得浑身发抖,也在楼道上坐了一会,才慢慢地下楼了。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一进门,看见老太太阴沉的脸,便故意高兴地说:“啊呀呀,老婆子啊,你看看,人家买了这么多香蕉来咱家要谢谢,我刚碰到,说算了算了,邻里邻居的谢什么呀,人家不答应,硬是让我提回来了。唉,多好的香蕉啊,你说咱啥时候买过这么好的香蕉。来,老婆子,吃!”
  说着自己剥了一个塞给老太太。
  老太太笑了:“唉,我不是图他们的东西,要图,那100块能买好多香蕉呢,我是想听他们说一声谢就行了。哎呀,你看吃人家的东西多难为情啊,其实我也是怕他们的孩子不懂事,不把钱给大人。”
  老头子一边吃,一边说:“孩子懂事着呢,孩子是好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