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这是对越作战烈士最后的合影, 弹尽粮绝后用光荣弹和敌人同归于

图片 1

1985年5月25日,越军开始对我军老山前线阵地进行炮击,24小时昼夜不间断,整整轰炸了7天。浓密的热带丛林里,生长着高大的竹子,在猛烈的炮火中,竹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铺在地面30厘米高的“筷子”。“双大功七连”的战士们只能躲在猫耳洞里,看着炮弹不断地在身边爆炸。

“受命之时忘其家,作战之时忘其身,人在阵地在,宁死不当俘虏。”这是战友在为烈士钱灿贤收拾遗体时,在他的军装内袋里一张稿纸上写的一句话。

在老山前线,1985年3月份,曾经出现过一支令越南军队上下都为之胆寒的敢死队,他们就是我军某部3连的一群决心血洒南疆不回头的年轻战士。正是这支敢死队,在夺取被越军长期占领的C高地的战斗中,写下了惊心动魄的一页。

图片 2

说实话,这样子的打油诗水平并不高,可是却每次读起,都会怆然泪下,因为这不是诗水平的问题,而是烈士在用生命践行的问题。

由于C高地情况特殊,我人民解放军几批换防的部队在执行防卫任务时都曾想彻底拔掉这颗”钉子”,但终因考虑到代价可能太大而未下决心。

5月29日,越军炮击达到高峰,“双大功七连”唯一有实战经验的排长陈菊生,不幸中炮牺牲。炮弹在他身上打了一个窟窿,手都能塞进去,鲜血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

这位烈士叫钱灿贤,很好听的名字,牺牲时年仅22岁。

1985年初,我军某部3连接换兄弟部队,担任C高地的防卫任务,进驻C高地。换防之前,上级明确指示,要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夺下C高地,歼灭全部守敌。一接手防务,连长焦天成就带了一批战斗骨干多次反复地察看了这里的地形,最后拍板决定成立一支敢死队,精兵突击,速战速决。

5月30日,越军炮火逐渐开始减弱,但七连的战士们却更紧张了,军事常识告诉他们,炮火准备完毕之后,紧随而来的一定是敌人大规模的进攻。没错,经过7天的火力准备,越军发起了自开战以来的最大一次反攻,开始对我军前沿阵地进行大规模渗透进攻,即“5.31大战”。

图片 3

2月13日,要成立敢死队的消息传开后,全连一下子沸腾了。战士们都说,别的可以让一让,但冲着“敢死队”三个字就丝毫不能再让了,弄得连长和指导员手忙脚乱,怎么也难说服大家,最后不得不采用“竞选”来解决。

图片 4

这张是烈士钱灿贤和战友们在出征前最后一张合影,前排左四就是钱灿贤。

第一个走上竞选台的是排长林秀勇。这个老兵经验丰富,立过战功,首先获得认同。第二个是自称为研究过多年古今中外军事论著的赵开红,他的精彩演讲也得到了通过。接着是从小就练就一身武术功夫的赵志华,闻名老山的军工”骆驼”等等许多战士纷纷上台老参加竞选。反复平衡后,连里决定了由林秀勇和赵志华分别担任两个突击组长,由十一名党员和一名战士组成敢死队。

山上的黑夜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敌我双方犬牙交错,开始一场看不见你我的殊死搏杀。我军很多战士都不敢开枪,一旦开火就暴露自身位置,只能朝着有亮光的地方拼死扔手雷弹。6月1日凌晨,7连防线开始出现缺口,伤员很多,还抬不下阵地,形势十分危急。就在这时,17岁的战士顾克路主动请战,要带几个战友摸到敌人后面去,发起反冲锋。

钱灿贤是江苏靖江县大觉乡人,35151部队某师二团三连战士,1963年11月生,1983年1月入伍,1984年4月入团,1984年7月随部队赴南疆参战。

图片 5

图片 6

1985年3月8日凌晨,3连负责攻打中越边境清水河门户–166高地。连党支部成立了由16人组成的敢死队,敢死队员中除了钱灿贤外,其他人都是党员。左路由赵志华带领从右侧强攻166高地,成员有何平安、王瑞良、于大红、师配属工兵二人、侦察兵二人。右路由林秀勇带领从左侧偷袭166高地,成员有钱灿贤、赵开红、查正明、陈裕祥和师配属工兵一人、侦察排长一人。

这一仗是个硬仗,敢死队员们心里都很清楚。C高地位于老山的东南侧,远看像一头狰狞的怪兽,近看又像一个多孔的蜂窝。而越军的阵地修得十分坚固险要,他们长期盘踞在这,对我军形成了很大的威胁,也给整个老山自卫防御作战的全局带来了不利影响。

在战争中无论敌我,最怕的就是屁股后面放枪。排长孙兆群平时最照顾顾克路,因为他年纪最小,总怕他出点事。但此时来不及多想,他批准了顾克路的请示。在顾克路的带领下,7连一个加强小组冒着枪林弹雨,顺利摸到了越军后方。经过一番激战,我军战士惊喜的发现,越军撤退了。顾克路的英勇表现,不仅让我军恢复了老山表面阵地,还稳定了整个老山防御态势,他因此火线入党,尽管年龄还不到入党标准。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