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徐震:我很真实 所以变成了陷阱

  来源:中国财富网 郑啸川

运气这一说,总是显得很缥缈,却又不能完全否定它。它在西方指代得是一种机会,被没有目的且不可预计的力量所驱使,偶然而来;在东方,运气却更偏向指代物质本原、生命运动的规律。无论是哪一种说法,运气都有迹可循,运气都不会是一蹴而就的。

图片 1艺术家徐震图片 2“徐震艺术大展”

  3D打印技术对于雕塑行业的影响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早在2015年3D打印技术首次进入公众视野之时,对此话题的争论就一度甚嚣尘上。近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三年展中展出的一件作品再次引发了公众对于3D打印技术会给雕塑界带来怎样影响的讨论。

此次,徐震专卖店(上海)在5.27日推出的新作系列《运气》,结合了永生系列作品和当下新的历史语境,持续去探讨多元人类文明的共存、变革与奇异再生。

徐震,这个被描述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标志性领军人物”、“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国际当代艺术家”,又“张扬”了一把。从现在至5月24日,“徐震艺术大展”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三万余平米空间呈现超百件作品,包括绘画、雕塑、装置、录像、摄影和行为等,涵盖了其早期、中期和新近的作品。

图片 3徐震 《永生(卧佛)》

图片 4

徐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展览没有什么太明确的主题,特征就是视觉性非常强,所以不想在展览名字上再做引导,于是直接取名‘徐震艺术大展’。展览的广告词——
“见证历史创造的时刻”的由来与展览名字同样简单。“我们把希腊和中国的历史符号性的东西重新创作了一下。这些元素本来也很好,所以作品会成为比较经典的代表作。”徐震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公司“没顶”的作品的赞赏与肯定,比如嫁接了东方庄严静穆的佛像与希腊典雅精致雕像的《永生》;《永生-双人头部支撑单手平衡雕塑》拼接了两座运动中的人物姿态的西方雕塑,荒诞而又平衡;《没顶曲项瓶》将中国经典古瓷的脖颈旋转九十度……

  这件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品来自于艺术家徐震。作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GV)史上最大的展览作品,《永生(卧佛)》创作耗时800多天,是一个长达十八米,重达十几吨的雕塑作品。这尊中国传统造型的卧佛以侧卧姿态躺着,环绕在其四周的或攀爬、或伫立、或凝视、或倚靠的是一共十五个来自各个典型时期的古典人物造型雕塑,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和新古典时期,分别是垂死的高卢人、法尔内塞赫拉克勒斯、夜、昼、受伤的阿喀琉斯、波斯战士、酒神女祭司、克里斯托弗·德的陵墓雕塑、跳舞的农牧之神、蹲着的阿弗洛狄忒、那耳喀索斯、垂死的斯巴达、坠落的伊卡洛斯、河和克罗托那的米罗,云云总总,十分热闹。据艺术家本人说,这件中西结合的雕塑作品象征着“世界和谐共融”。

展览现场

空间与作品在展馆中形成了强烈的冲突感,甚至会作用于观者自身:看久了《永生》,不禁会脖颈发酸。除了作品本身,让本次展览在空间上排布出强烈视觉效果的,还有一个策展上的“创新”——徐震展出了所有作品的所有版本,比如5件一模一样的《永生》排成一列;再比如《艺术品套装》,顾名思义,数件不同类型、大小的艺术品被放在礼品盒里,5件一模一样的礼盒平行排开……这种直截了当的、赤裸裸的呈现方式,恰如徐震的说话以及为人,以至于人们有时候怀疑或者害怕,这直白的背后隐藏着某种陷阱与算计。

  据悉,整尊佛像并不是整体运输到澳大利亚的,而是切分成很多小块,3D打印之后运输到澳洲的展览场地,再进行拼装。创作耗时了八百多天,运输又花费了七个月之久,来自中国的专业队伍利用起重机对佛像进行再拼装,又将费时三周左右。而整件作品的主体卧佛雕像则是艺术家徐震以中国涅槃石窟中的一座卧佛佛像的3D扫描为基础而复制出来的。这场大费周章的恢弘之作在展出之际不负众望地赚足了眼球。

《运气》系列作品是徐震创作于2017年的全新绘画作品系列,以油画的方式将象征东方文明璀璨光泽的玉环与古代西方哲人的雕塑头像结合起来,创作出一幅东西方文明的圣像画。徐震在访谈中指出:“《运气》这一系列作品是多元文明在当下历史语境中的再造再生,也是一种变革,它带着偶然性也是一种必然性,以柏拉图为首的三位哲学家的雕塑头像进行绘画创作,在头上加上东方的玉环,玉环简单而润泽的圆形,让整幅画作看上去更像是佛像背后的圆光或是西方基督教背后的光环,代表着人类几千年文明的成就。”

有艺术家称其为“神经病似的布展”,充斥着看似重复、商业化、工业化生产的艺术品。从震撼的第一反应中醒来,理性的人们开始思考,这到底是艺术还是商品?商品与艺术品的界限似乎被推至边界。

  如此一座庞然大物跋山涉水远渡重洋,并非前无古人。耸立在纽约自由岛上闻名于世的自由女神像,也是在法国经历了十余年的设计与锻造后,拆散装箱,以支离破碎之状横渡大西洋,运至纽约。再历时一年之久,搭建而成。自由女神是金属的女神,以一百二十吨的钢铁为骨架,八十吨的铜片为外皮,再配以三十万只铆钉固定起来。女神的外貌设计灵感来源于雕塑家巴托尔迪的母亲,而高举火炬,象征自由与光明的右手则是以巴托尔迪之妻的手臂为蓝本。作为一件永久性的大型地标建筑,是由法国馈赠于美国,恭贺独立百年之喜,这样化整为零,再“聚沙成塔”的分解再集合的方式彼时不失为一件明智之举。纵观大多数大型3D打印项目,都是先打印出零件之后再进行后续的安装,不知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于此得到了灵感呢?

图片 5

身兼艺术家与当代艺术创作型公司创始人的“没老板”徐震,对这种质疑司空见惯,“因为我很真实,所以我变成了陷阱”。针对此次展览的独特策展方式,徐震解释道:“艺术品作为商品销售的时候,本身有不同数量的版本,全部一起展出的美学背后是有商业逻辑的。我们并不评判这种商业逻辑是好是坏,但艺术跟商业有关艺术就不好了吗?不要因为有商业就以为艺术必然会出问题。”

  再看先前《永生(卧佛)》的大型雕塑会发现,这并不仅仅是一座简单的扫描复制打印的项目,其中蕴含着艺术家本人对于多元世界,对于动荡世间的和谐与包容的思考。巨型卧佛与十五座小型西洋雕塑之间存在着某种意识形态的互动关系,吸引着观者去探索内在的关联与冲突。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此并不是给《永生(卧佛)》做背书,一件艺术品只要能够引发观众对于艺术家创作心路的探索求知,就已经不愧于艺术二字了。

徐震 运气-柏拉图 2017 布上油画 42×30cm 没顶公司出品

这样的回答,徐震需要说很多遍。“没顶公司和我,本身就变成了一个艺术现象。”他说。自从2009年没顶公司成立后,关于徐震的话题从来离不开艺术与商业,在大众媒体上,有时候这些争论淹没了事实本身,关于形式的讨论超越了内容——徐震作为国内最年轻的“威尼斯”参展艺术家,他的新作的创作路径、艺术内涵与学术价值,以及没顶公司在商业与艺术上的突破。

  雕塑是具有一定寓意、或象征、或象形的造型艺术。从远古时期为图腾崇拜开启了雕塑的造型艺术开始,古代希腊和罗马时期的雕塑注重力与美的结合,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对透视学和解剖学有了进一层的深刻理解,同时期东方的雕塑大受佛教香火的熏陶,二十世纪的雕塑艺术分裂成立体派、未来派和构成派,更追求个性与象征意义。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和人们观念的颠覆进步,雕塑的形式变得更加多种多样,声光雕塑、动态雕塑、软雕塑等等层出不穷。

灵气和哲学的结合,理性中带着一些浪漫,和“运气”一般,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却是人类一步一个脚印努力而来的成果。三位哲学家表情虽然显得特别凝重,但是徐震将偌大的玉环扣在头上,流光溢彩的韵律熠熠生辉,反而打破了这种沉重,就像是海面上升起的一轮朝阳,给人一种安定祥和的力量。

在艺术创作与制作模式上,徐震已率先完成了探索,至少,他以及他的没顶公司突破了许多人对艺术的理解。“像本次这种规模的展览,这么大的展厅,很多人可能觉得能把展厅填满就不错了。但我们的展览现场井然有序,这个前提是你要有很大的把控能力,包括人力、钱、制作,还要有一个非常大的心态,才能控制这个巨大的现场。”徐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龙美术馆的展览投入了整个公司五十个人的团队,花了7个月的时间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