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假拍”与“拍假”骗局

在当前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假拍”和“拍假”的现象依然存在,这种行为的性质十分恶劣。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在进行拍卖时,出手更应万分谨慎。

以近4亿港元成交的定窑美人枕占据了6月艺术品市场的新闻头条。

2013年11月23日晚,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曾梵志《协和医院之三》三联画拍出了1.13亿港元的天价。而此前万达以1.72亿元拍得毕加索的《两个小孩》及苏富比携伦勃朗、罗丹等艺术品进京拍卖,显示中国实力雄厚藏家正将目光转向西方艺术品。

价格虚高需警惕

艺术圈的资深藏家和鉴定专家最近纷纷对这件拍品提出质疑,近日又曝出这单高古瓷器市场的高价买卖实则名为琮尚文化公司自买自卖的炒作。自买自卖在艺术圈并非新鲜事,包括部分当代艺术明星与每平尺数十万元的国画家、能够卖出千万元的当代瓷,其背后或都有自买自卖的嫌疑。

曾梵志只是个案

近年来,我国艺术品市场十分红火,拍卖价格迭创新高。如2013年10月5日,在香港苏富比亚洲四十周年晚间拍卖中,当代艺术代表人物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以1.8044亿港元的天价,刷新本人作品最高成交纪录,同时也将亚洲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推向新高。对于该作品的成交天价,这半年多来业界专家意见一直有所不同,有人认为此次成交系人为做局炒作,有“假拍”嫌疑;有人认为《最后的晚餐》属曾梵志的代表作,它就应该值这个价格。

高价美人枕涉嫌自买自卖自做局?

《协和医院之三》三联画是曾梵志继10月6日香港苏富比秋拍《最后的晚餐》以近1.81亿港元成交后的第二件亿元作品。

对于《最后的晚餐》是否存在做局炒作,笔者不得而知。但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分析,这件作品确实有明显的人为操作痕迹,这件拍品的卖家是尤伦斯夫妇,买家是高古轩画廊,而尤伦斯夫妇同时又拥有高古轩20%的股份。买家和卖家如此这般关系,你还敢完全相信它吗?而近年来确有不少高价艺术品有假拍的嫌疑。据2012年有关资料显示,拍卖价千万元以上的高价艺术品,竟有超过48.2%没有最终付款,迟付拒付、虚假拍卖已成为当今艺术品交易领域普遍存在的毒瘤。尤其是随着我国书画收藏不断升温,一些无良拍卖行为了牟取暴利,竟昧着良心干起了书画“假拍”和“拍假”的勾当,蒙骗一些不明真相的收藏爱好者。

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于6月6日举办的首场拍卖会上,一件被定名为宋代定窑美人枕的拍品在经过60余口叫价后最终以3.5亿港元落槌,加上13%的佣金后的成交价接近4亿港元(合人民币3.164亿多元)。据称,这是澳门历来艺术品最高的成交纪录,也是世界拍卖史上定窑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

《协和医院之三》创作于1992年,是曾梵志从湖北美术学院毕业后的大型早期代表作。它和此前的《协和医院之一》、《协和医院之二》都为连贯性的三联画作品,其灵感来自曾梵志在武汉协和医院的见闻。《协和医院之三》描绘了病人排队准备用餐、接受输血及领药等场景,展示了残酷生活中的一丝乐观。画面中人物的头、手都被突出夸大,是曾梵志“面具”系列的雏形。

投资出手应谨慎

拍卖公司还出示了香港中科研发中心专门出具的热释光测定报告,结果显示,这件拍品的最后烧制年代距今900-1100年。

自《最后的晚餐》跨入“亿元俱乐部”以来,曾梵志便成为市场风头最劲的艺术家,人称艺术品市场的“招财猫”。2013年9月,全球艺术市场信息网ArtPrice发布的香港当代艺术拍卖排行榜显示,曾梵志以其著名的三张面具系列作品跻身榜单,稳居自2012年7月至2013年6月香港当代艺术十佳拍卖榜单的首位。

“假拍”就是书画委托人或画家与拍卖行联手做戏,在拍卖过程中自拉自唱,把一些身价不是很高的画家作品的价格哄抬上去,造成该画家作品很抢手的假象,以误导一般的书画收藏者。例:前年秋天,在南方某省城举办的一次书画拍卖会上,某中年画家的一幅国画作品从10万元起一路拍到300万元才成交,该价格甚至超过了我国一些已故国画大师作品的成交价,一时间,这位画家的身价陡升,其作品已达数百万元成交的消息不胫而走。善良的人们也许根本没有想到这样公开的书画拍卖竟会是一次骗人的虚假拍卖,这个价格实际上并没真正成交,它只不过是拍卖行与该画家联手导演的一出双簧戏,其根本目的是为了将这位画家的身价炒上去,为以后的“拍卖”能拍出好价钱做前期准备,等到条件成熟时再将这些国画高价拍给其他不明真相的书画收藏者,而普通收藏者一旦高价买入这些书画后,便立即会成为套牢族,这些书画以后若想出手是没人会来承接的,其根本原因是这些画家的画艺远没达到已故大师们的水平,这种所谓的高成交价缺乏坚实的市场基础作依托,是靠虚假拍卖哄抬上去的,其最终结果必然是价格重新回落,最可怜的是那些单纯的收藏爱好者,望着深度套牢的书画藏品,还蒙在鼓里不知所措。

多位市场人士及瓷器方面的专家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对澳门这家拍卖行及该件定窑“美人枕”不了解,很少听说,所以对该件瓷器创造的天价拍卖纪录感到“吃惊”。也有圈内人士则直指这一拍卖是一场闹剧和笑话。

香港艺术市场主要面向中国艺术家,因此其当代艺术拍卖榜单极具权威性。数据显示,曾梵志属于中国艺术市场少见的“双高”艺术家:上拍作品共457件,成交比例则高达88.84%,总成交额超过15亿元,作品均价高于300万元。早在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面具系列No.6》创下7536万港元天价之时,曾梵志就毫无争议地成为中国当代“最贵”艺术家。而《最后的晚餐》1.8亿港元的成交价,既刷新了曾梵志个人画作的最高纪录,也成就了亚洲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外界评论,曾梵志的一路走高数度登顶,得益于他多年来所走的国际化路线。曾梵志的作品一直由国际一流画廊推广。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香格纳画廊就开始代理曾梵志的作品。而与香格纳画廊打交道的画廊和藏家,80%-90%为欧美人士。2000年,中国当代艺术仍处边缘时,香格纳画廊便开始携曾梵志作品参加巴塞尔艺博会。

除“假拍”外,拍卖行公开“拍假”的性质就更为恶劣。“拍假”就是拍卖行知假拍假,蒙骗书画投资收藏者。这些年来“拍假”现象在国内书画行业屡见不鲜。由于拍卖法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因此,一些心术不正的拍卖行或委托人就钻法律的空子,明知是假画而故意“拍假”。在整个书画市场里,传统水墨一直是最强势的板块,作伪者把主要目标放在了这一门类上,因为造传统水墨的假,经济回报率最高。从而形成了国内几乎所有知名的水墨画家,都逃不开赝品的“如影随形”,无论是拍卖场上,还是艺术店堂里,无论是价格上千元还是上百万元,都很难“保真”。

佳士得瓷器工艺品专家戴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件“天价”拍品跟此前创造天价纪录的“鸡缸杯”显然不同。“鸡缸杯”的年代、品质得到一致公认,但是这件定窑“美人枕”拍品的年代、品质、拍卖情况大家都不甚了解,这个成交价只具有新闻性,不具有公信力和引导性。

除香格纳画廊外,曾梵志还和纽约老牌家族画廊阿奎维拉画廊、韩国都亚特画廊签约合作。2011年,曾梵志转投世界一级画廊高古轩之后,又将个展从香港一路开到了伦敦。2013年10月,曾梵志在巴黎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个展,这不仅极大地拓宽了他的国际影响力,更在无形中为他贴上了一张“保值”的标签。《最后的晚餐》在完成的第二年,即被尤伦斯夫妇纳入私人收藏。

笔者认为:“假拍”和“拍假”的性质十分恶劣,此等现象若长期发展下去,我国艺术品市场的正常秩序将受到损害,收藏爱好者的积极性将遭受严重打击,艺术品收藏前景将难以大有作为。而广大的收藏爱好者,面对艺术品市场“假拍”和“拍假”的乱象,出手更应万分谨慎。

一位瓷器专家表示,“单纯从照片上看,觉得这件定窑‘美人枕’形式上不太准,造型很别扭。包括釉色和花纹的纹饰都不太确定。”

但曾梵志虽有两幅作品拍价过亿,显示中国当代艺术正急速赶上西方价格,但此亿元非彼亿元,何况纵观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群体,曾梵志仍属于个案。中国当代艺术从2008年之后开始调整,真正在市场上留存下来的高价艺术家少而又少,诸如曾经热门的艺术家岳敏君、张晓刚,如今都表现平淡,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当代艺术正处于青黄不接状态,未来走向更让人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