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战史今日1月17日:中共发布宣言停止内战

图片 1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在几个月之内便占领东北全境,将东北变成其继续扩大侵华战争的基地。中国共产党始终把领导东北抗战进而收复东北,作为党领导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在很长一个时期独立支撑了东北的抗日斗争。同时,中共还从战略层面经略东北,通过各种方式向东北渗透,在靠近东北的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威慑日本侵略者对东北的殖民统治,支援关内的抗日斗争。这些都为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力量迅速进入东北,进而以东北为战略后方,推进全国解放战争奠定了重要基础。

图片 2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
现在说到国内革命战争,一般都会说到十年内战。此即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此次战争的具体经过。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对外投降帝国主义,对内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及革命群众。中国共产党于1927年8月7日召开紧急会议。克服了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撤换了他的领导职务,确定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总方针。共产党领导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坚持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战争。同年10月,创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为中国革命开辟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武装夺取城市的正确道路。
从1930年底到1931年9月,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工农红军粉碎了蒋介石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二、三次反革命“围剿”。在此期间,其他革命根据地也取得了反“围剿”的胜利。同年发生了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中国共产党号召全国人民武装抗日,并领导了东北人民的抗日游击战争。
而蒋介石却坚持对日本侵略者采取不抵抗的卖国政策,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口号,继续进行反人民的内战,并于1932年6月和1933年10月,发动了对革命根据地的第四、五次“围剿”。在周恩来、朱德的指挥下,粉碎了第四次“围剿”。在反对第五次“围剿”的战争中,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已贯彻到革命根据地和红军中,结果使红军遭到严重损失。1934年10月红军主力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长征。1935年1月,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党中央召开了扩大的政治局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把党的路线转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轨道上。在长征途中,党又粉碎了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路线。1935年10月和1936年10月,第一方面军和第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标志着长征结束,后到达陕北,胜利完成长征。
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入华北,民族危机日益严重,中共中央发表《八一宣言》,号召停止内战,共同抗日。12月,党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1936年12月发生了西安事变,蒋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条件。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国共两党重新合作,开始了伟大的抗日战争。

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所在地:瑞金叶坪

一、中共领导东北抗战与收复东北的战略目标

1933年1月17日,由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起草,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名义发表了《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入华北,愿在三条件下与全国军队共同抗日宣言》。
同年1月26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中共中央名义写了一封《给满州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论满州的现状和我们党的任务》,其中决定了党在满州群众运动现阶段的总策略方针:尽可能的造成全民族的反帝统一战线,来聚集和联合一切可能的,虽然是不可靠的动摇的力量,共同的与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斗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将东北变成其侵略中国的后方基地和反对苏联的前哨。中国共产党始终关注东北战局的发展,坚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对东北的侵略,将领导东北局部抗战与收复东北作为战略目标,最早发出抗战号召。日本占领沈阳的第二天,9月19日中共满洲省委立即发表《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20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9月22日、25日、30日和10月12日,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又连续发表决议、宣言、告全国民众书和指示信等,提出组织东北人民群众,建立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支援和联合各抗日组织和军队共同抗日。1932年4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发布《对日战争宣言》,正式对日宣战。中共中央提出,“党应该特别加紧反帝斗争尤其是反日斗争的领导”,“工农武装起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是“党目前的中心鼓动口号”,要求“在满洲更应该加紧的组织群众的反帝运动,发动群众争斗(北宁路、中东路、哈尔滨等),来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加紧在北满军队中的工作,组织他的兵变与游击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以严重的打击”(《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8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560、568、569页。)。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大举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三次“围剿”的艰难形势下,仍然提出“必须坚决的同那些以为苏区只要土地革命不要反对帝国主义的倾向做斗争”(《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8册,第559页。),表达了坚决领导东北抗战和收复东北的强烈意愿。

1933年1月17日,毛泽东、朱德发表了《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入华北,愿在三个条件下与全国各军队共同抗日宣言》。
宣言说:全中国的民众们!日军侵入华北,造成了和居民的整批被杀,城市与乡村的毁灭,以及痛苦与饥荒的增加。因为蒋介石、张学良等的不抵抗与投降,因为他们对抗日士兵的压迫、遣散与屠杀,使中国士兵大批的死在帝国主义的枪炮之下。国民党帮助日本更进一步的屠杀,同时他们用一切力量镇压反帝斗争与组织武装的义勇军。
中华苏维埃政府与革命军事委员会再一次提醒中国民众,我们在去年四月已经号召全国民众与我们一起共同进行反对日本的武装斗争,而蒋介石对于这个号召的回答是动员一切军队来进攻中国工农政府与工农红军,而不去反抗日本帝国主义。
中华苏维埃政府与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在中国民众面前宣言:在下列条件之下,中国工农红军准备与任何武装部队订立作战协定,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立即保证民众的民主权利;
立即武装民众创立武装的义勇军,以保卫中国及争取中国的独立统一与领土的完整。我们要求中国民众及士兵,响应这个号召,开展武装民族革命战争,反对日本及一切帝国主义。

中国共产党提出在东北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积极地组织开展东北游击战争。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兴起为数众多的抗日义勇军,其领导人多数属于东北三省军警界人士。如何汇聚更多的抗日力量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是中共必须面对的问题。为此,中国共产党摒弃关门主义,勇敢地领导了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共中央严厉批评了中共满洲省委只提“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口号,而不提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口号。对于‘民众自动武装起来,驱逐日帝国主义海陆空军出境’的口号一字未提。对于蓬勃发展着的东北义勇军更是不闻不问,更说不上组织东三省各重要企业中的反日罢工”(《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9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219页。)的做法。为了加强党对中共满洲省委抗日斗争的领导,中央向满洲省委派了长驻代表,以改变“还没有什么大的斗争是在吾党领导之下”的困难局面(《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9册,第98、120页。)。1932年3月,中共满洲省委通过决议,明确了发动满洲游击战争,领导反日民族战争的任务和目标。中共中央指示“满洲省委、河北省委必须加强对于东北义勇军的领导,造成东北义勇军中的中心部队,把这一战争的领导权拿到我们的手里。各地党部应该发起‘东北义勇军后援会’、‘北上决死团’等组织,武装群众、动员群众尤其是工人到东北义勇军中去”(《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9册,第291页。)。在中共北方各省委联席会议上通过的决议,号召“开展义勇军运动与树立党的领导”,提出“开展援助东北义勇军运动,应成为北方党目前中心工作之一”。“在有些我们工作比较有基础的地方,我们可直接发展游击战争,创造强有力的游击队,来影响与团结广大的义勇军在它们的周围,来开展反日与反国民党的夺取政权的斗争。”(《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9册,第385、386页。)决议还明确反对“左”倾关门主义和空喊组织苏维埃等。在“南京政府拒绝给满洲义勇军任何帮助并尽力阻止义勇军参战”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发出《告全国民众书》:“我们必须组织义勇军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争取士兵积极抵抗。”
(《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10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6、17页。)
1933年1月26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出《给满洲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信中提出,要“尽可能的造成全民族的反帝统一战线来聚集和联合一切可能的,虽然是不可靠的动摇的力量,共同的与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斗争”。同时,要汲取1927年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加强和巩固满洲党的领导”,“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坚持和保存自己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夺取和巩固反日斗争群众的领导到自己的手里”。(《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10册,第43、44、52页。)为了扩大东北义勇军的战斗力量,中共中央要求“河北党必须以战斗的动员革命的工人农民与反日战士去加强扩大前线的抗日运动,满洲党应十百倍的努力去加强人民革命军与义勇军中的领导与组织”。河北、满洲党必须“发动游击战争,以扩大与加强民族革命战争的运动”。“北方的党必须用一切力量在国民党军阀军队的东北军与西北军以及‘满洲国’的士兵中,号召与组织革命的士兵来参加民族革命的战争。”(《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10册,第44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