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海外捡漏的可能性有多大

海外不知名的小型拍卖行屡屡产生天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众多国内资深行家的跨国参与。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藏家开始到纽约和伦敦的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行参与中国艺术品的拍卖,但是对于其中的资深行家来说,逐渐公开透明的价格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而来自海外那些小型拍卖行的拍品,由于源自一些著名的家族或者藏家,因而更值得关注。而从近年来内地以及中国香港的拍卖市场来看,越来越多来自这些不知名拍卖行的拍品,也逐渐开始露面,并带来巨大的赚钱效应。

海外不知名的小型拍卖行屡屡产生天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众多资深行家的参与。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藏家开始到纽约和伦敦的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行参与中国艺术品的拍卖,但是对于其中的资深行家来说,逐渐公开透明的价格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而来自海外那些小型拍卖行的拍品,由于源自一些著名的家族或者藏家,因而更值得关注。而从近年来内地以及中国香港的拍卖市场来看,越来越多来自这些不知名拍卖行的拍品,也逐渐开始逐渐露面,并带来巨大的赚钱效应。

据考证,画面上的“唐后”就是武则天。因为在唐代称“唐后”大概是中年以上的人,不可能是杨贵妃,因为杨贵妃未当过皇后。不可能是韦皇后,因为韦后谋杀了唐中宗,唐玄宗把她杀了。从画的气派上看,“唐后”所穿的日月袍,在当时只有武则天敢于日月花纹绣在双肩上,其他唐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服饰打破了当时宫廷典制的约束。所以,这无疑是做了皇帝的武则天。这幅画描绘的是出游场面,所以武则天头载凤帽,在平时,她应载冕旒或金凤冠的。

图片 1

对不熟悉海外拍卖市场的人来说,在内地拍卖市场上看到这些艺术品往往会觉得是“生货”,会产生非常大的竞拍冲动,但只要关注一下网上的艺术品拍卖动态以及业内资深行家的微博,你就会发现原来许多拍品在海外早已被充分挖掘了价值,因而在内地拍卖的时候,对其可以多一份谨慎。同时,对于你感兴趣的那些海外回流拍品,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包括资讯业内行家了解其最原始的拍卖行,并通过查询网址以及电子邮件与其建立联系,这样可以使你把握更多的投资机会。

从拍卖行的图录获悉,这件作品曾经被民国时期的著名收藏家张珩递藏并著录。张珩(1914—1963),字葱玉,为著名收藏家张石铭之孙,以收藏和鉴定唐宋名画名扬收藏界。唐代张萱的《唐后行从图》无疑是其藏品中最负盛名的。这幅作品曾经被宋代的《宣和画谱》著录,图上所谓的“唐后”方额广赜,颈长而丰满,竖立着的浓眉,头缀宝饰,身着日月袍,被二十八人簇拥着,其中有少数人是宦官,多数是宫娥。宫娥均著男装而有耳环。

但有机遇肯定也会有风险,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藏家开始涉足这一领域,不仅最终的价格会也越来越高,而且其中的赚钱机会会逐渐的消失,并最终积累起一定的风险。就拿今年5月15日在邦瀚斯在伦敦新邦德街(New
Bond
St)举行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会上,封面作品的一件嵌瓷屏风,估价80万至120万英镑,结果流拍,而这件艺术品在2013年意大利的一场小型拍卖会上的成交价为170万欧元。

北京时间6月16日,在法国巴黎的一家名为TESSIER&SARROU的拍卖行中,一件清乾隆寿山石雕九龙云纹纽“所宝惟贤”玉玺,高10厘米,宽8.5厘米,以150万欧元落槌,约合人民币1180万元成交,为国内藏家林霄竞得(如图)。印面达8.5平方厘米,硕大庄重,为同类宝玺中罕有之杰作。宝玺的云龙纽秉承乾隆帝一贯的慕古之风,应石纹随形巧雕九条龙穿行于云层之间,或隐或现,极见动感,仿若陈容《九龙图》的重现,令人叹为观止。拍品来自20世纪初法国驻华外交官家族。

小拍捡漏大拍“赚钱”

图片 2

内地艺术品春拍市场如火如荼的时候,海外拍卖市场也是屡放“卫星”,只不过因为这些拍出天价的拍品,大都出现在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拍卖行中,只有业内行家才给予了足够的关注。

名家递藏常有惊喜

正当内地艺术品春拍市场如火如荼的时候,海外拍卖市场也是屡放“卫星”,只不过因为这些拍出天价的拍品,大都出现在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拍卖行中,因而只有业内行家才给予了足够的关注,而从购买这些拍品的买家来看,绝大多数也都是资深藏家。

对于许多藏家来说,购买这些藏品不仅是关注来源,更要在拍卖之前做大量的功课,对于拍品本身要有充分的认识。像2013年京城春拍中,一件清雍正·黄地青花三多花口高足碗以138万元的价格成交,而其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是在几个月前的梅洛斯&柯克(Mellors&Kirk)拍卖会上,当时的落槌价只有5万英镑。藏家特意比较了其与故宫博物院所藏的“清雍正·白釉葵瓣碗”,认为极其相似,并写在了拍卖图录上,这也是吸引藏家的重要原因。

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日益火爆,内地藏家已不甘于在内地以及港台市场寻找拍品,越来越多的藏家走出国门,希望能够捡漏。但事实上,从上面的这些成交价格,我们就可以看出,在中国艺术品拍卖的第一波高峰来临的时候,海外的小型拍卖行就已经被行家们所关注。正所谓“无利不起早”,只要是真正的珍品,无论是世界哪个地方的行情都会以各种方式参与竞购的。因此,如果希望能够凭一己之力捡漏几乎是不太现实的。与此相反,在目前的海外收藏市场上,越来越多地出现以“讲故事”为特点的欺骗方式。一些作假者往往会与海外不法商家结合,将一些高仿品“伪造”成来自显赫世家的藏品,以蒙蔽来自内地的藏家,特别是20世纪六、七年代,由专业博物馆仿制的工艺品,现在很多都当做是真品流回到内地,这种现象无疑值得广大藏家警惕。

在2013年京城春拍中,一件清雍正·黄地青花三多花口高足碗以138万元的价格成交,而其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是在几个月前的梅洛斯&柯克(Mellors
&
Kirk)拍卖会上,当时其落槌价只有5万英镑。藏家特意比较了其与故宫博物院所藏的“清雍正·白釉葵瓣碗”,认为极其相似,并写在了拍卖图录上,这也是吸引藏家的重要的原因。

这样的情况在6月还有很多,像在丹麦小拍中,一件乾隆时期的五联抱月瓶蜡烛台,虽然残破多处,起拍价才3000多欧元,但经过激烈竞价最终以近60万欧落槌,加佣金合人民币600多万。在纽约的iGAVEL拍卖行上,乾隆时期的宫廷画家贾全绘制的《乾隆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7000美元起拍,经过58次竞价,历时一小时以348.5万美元落槌,加佣金达到了418.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了2600万元。

要学会理性收藏,凭着自己掌握的相关知识去“捡漏”,否则,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经济、心理的双重创伤。多比较,千万不要“漏检”,只有炼就慧眼、有舍有得,才能有收获。千万不要急功近利,有钱也要花在刀刃上。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只要是真正的珍品出现,无论是世界那个地方的行情都会以各种方式参与竞购的。而如果大家都没有热情拍卖的东西也好不到哪里去,像今年5月在英国霍尔斯(Halls
Fine Art
Auctioneers)拍卖行中出现的一件据说是来自大维德基金会的宋代定窑碗,成交价只有16000英镑。按照道理说,又是世界著名的瓷器收藏机构,又是市场热门的宋代瓷器,原本应该是受到激烈竞争,但最终只是到了一个市场平均价格,显示出藏家对其还是非常谨慎的。

图片 3

到海外市场寻找“捡漏”机会,已经越来越成为藏家所热衷的投资方式。记得在200年的一场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一块明成化青花会昌五老图瓷板以140.8万元的价格创造了当时瓷板拍卖的新记录,曾经引起过市场不小的轰动。因为其在2003年宝龙(Bonhams)拍卖行中国古代艺术品拍卖专场时被选作封面,拍卖当天竞买者中就有9人来自中国内地,而来自香港的有7人,来自中国台湾的有5人。最终,一位来自江苏的买家以40630英镑(约合48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买走了一块明成化年间绘有山水的瓷板,其估价仅为1万至1.5万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