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香港秋拍买家持币观望情绪浓

方召麐的书画作品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见诸拍场,80年代价格持续攀升,1996年达到顶峰。1996年以后,市场流通数量与价格在波动中上升,尤其是2009年以来,随着内地市场规模的扩充与藏家信心的提升,方召麐作品成交数量与成交金额不断上扬。经过2012年的短暂盘整,2013年市场规模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方召麐作品的价值得到市场的肯定。

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外在受经济环境制约,内在除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巨头和本地拍卖行外,加上进军香港的嘉德、保利,此扎堆将使竞争白热化。

图片 1→意大利画家郎世宁作品《纯惠皇贵妃朝服像》。

图片 2

目前内地拍卖行的优势多集中在书画、瓷杂、文玩上,而苏富比、佳士得的强项更在于当代艺术及珠宝、红酒等奢侈品,以往一直充当着内地拍卖市场风向标。不过今年春拍人们对香港艺术品市场更加关注的是价格调整会到何种程度。

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期间,香港艺术品市场举办了多场重量级秋拍,包括苏富比、邦瀚斯、嘉德香港、保利香港、香港翰海等多家拍卖公司相继举槌。记者从上述拍卖行获悉,今年香港秋拍成交平稳,藏家出手谨慎,但当中也不乏亮点。优秀精品依然获得不少识货藏家们追捧。此外,与过往相比,今年秋拍上拍的高价拍品不多,故“天价”成交者也较过去锐减,拍品流拍、低于估价成交的现象增多。

方召麐作品

当代艺术还是风向标吗?

业界指出,在不太明朗的经济环境下,市场观望情绪浓厚,藏家对拍品选择审慎,更倾向竞逐质精量罕的艺术品。拍卖行们也努力挖掘多种新板块、新领域,并针对各地市场特点做出诸多调整。

图片 3

在今年春拍中,内地拍卖行北京保利、嘉德把重心转向“中国古典艺术”的挖掘,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当代亚洲艺术拍卖仍有3个专场,不过在2012年秋拍中该板块曾遭遇大幅下滑,比同年春拍时成交额缩水了近1亿港元。

不过,一些拍卖行仍乐观看待香港和内地市场。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张益修宣称,该公司对亚洲尤其是中国拍卖市场持相当乐观的看法。“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艺术品市场消费能力不断增加,中国艺术品市场规模也在不断地扩张,亦肯定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但拍卖行业对比西方历史,仍算起步阶段,因此上升空间很大。”

方召麐作品

此次香港苏富比的“赫斯九十年代当代中国艺术收藏”,推出法籍收藏家赫斯的46件藏品,大部分为上世纪90年代人像作品。作为拍品宣传的是岳敏君的《飞翔》(估价900万至1200万港元),和周春芽的《绿狗3号》(估价750万至850万港元)。

市场

香港上流社会竞相收藏的“硬通货”

拍卖行称这些作品代表了当代中国艺术在国家经济发展及全球化背景下的重要美学转向,并记录了中国人在时代转变下对身份的迷思及矛盾。

香港秋拍首轮成交稳健

晚年居于香港地区的方召麐,由于种种原因,并不为内地所熟知。但在香港地区和海外艺术圈,方召麐享有极高赞誉。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方氏作品是香港上流人士竞相收藏的艺术“硬通货”。“方先生一张画可以换香港一套房”之言至今流传。

刘炜的《革命家庭系列:爹妈》(估价500万至800万港元)和方力钧的《系列一之四》(估价1000万至1500万港元),是当代亚洲艺术常设拍卖专场的两件宣传拍品,并且都是艺术家在上世纪90年代成名前的早期作品。

近期,香港多场重量级的秋拍在热热闹闹中顺利降下帷幕,香港苏富比、嘉德香港、保利香港、香港翰海等拍卖行的秋拍成绩表也陆续出台,部分拍卖行成绩稳健,当中也出现不少亮眼表现。

她的画是深受香港上流社会青睐的艺术收藏品。李嘉诚、霍英东、邵逸夫、赌王何鸿燊、特首董建华、犹太收藏家玛丽庄智博夫妇,以及英国收藏家许谟士、水竹松石山房主人(香港大收藏家)都藏有她的作品。著名词作家林夕不仅收藏方召麐的作品,还临摹她的书法写经,林夕认为方召麐的字“美得不得了”。在他看来,“齐白石的虾和方召麐的船,都是可以不断重复而别有韵味的”。英国王妃戴安娜和查尔斯王子大婚时,伦敦大学送的礼物是方召麐的“磐石图”。方召麐曾获得香港特区政府的至高赞誉“紫荆勋章”,她的梅花图还被印在香港地铁票上。

张晓刚、岳敏君、曾梵志、王广义等知名当代艺术画家在去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上,均有作品流拍,即便成交作品的价格与鼎盛时期相比也缩水至少三四成。中国当代艺术在被资本炒作,挤压完泡沫后拍卖价格能回归到何种程度,此次香港苏富比春拍是一个重要的信号。

香港苏富比秋拍总成交额26亿6900万港元,共拍出2974件拍品。该公司秋拍中最突出的两大亮点,一是在该公司今季新增的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上,一幅意大利画家郎世宁手绘的清代后妃肖像《纯惠皇贵妃朝服像》,加上佣金,这幅珍贵画作最终的成交价格为1.374亿港币,刷新中国御制画像的世界拍卖纪录。

2000年前后作品面世量短暂下降

去年香港苏富比秋拍在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上加大了日、韩及香港本地艺术家的比重,降低了内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数量。此次春拍在全球首次举办当代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的专场,包括亚克力画布、纸上绘画、版画,以至限量品等35组珍藏,拍卖行预料成交价将超越1800万港元。

另一个大亮点是,“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专场取得100%的成交率,总成交额高达2.6亿港元,获得“白手套”(原本成交率100%的拍卖师将会获赠“白手套”,现泛指成交率100%的拍场)。该专场价格之冠为“明末·黄花梨插肩榫绿纹石面酒桌”,成交价高达2528万港元。

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特区政府出面请方召麐书写香港回归纪念碑,立在黄帝陵内。1998年,方召麐在中国美术馆办展,上下两层500多幅作品,盛况空前。

收藏者黑河内作为东京一位寻常上班族,早在奈良美智成名以前已是其忠实拥趸,这个独特私人珍藏系列见证他以自己的储蓄累积每一件作品的热忱,以及与奈良美智之间在过去二十年来的友情互动。

仇国仕表示,“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竞投激烈,38件/套拍品全数拍出,成绩骄人,不少更超越高估价多倍成交。“从拍卖结果可见质精量罕、市场鲜见的精品继续受到现今市场青睐。”

2000年以后,她的作品在内地拍卖市场亮相机会较少,导致价格有所下降。但2009年以后,方召麐作品的上拍量、成交量皆有明显提升,截至2014年2月,共有368件作品见诸国内外艺术品拍卖市场。

相比之下,中国当代艺术的“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艳俗艺术”、“卡通时代”潮起潮落,内地收藏家对这批当代艺术家及作品有一部分是跟学术的风,绝大部分是在跟资本的风,没有真正的审美认可。

保利香港秋拍共举办12专场,总成交额高达9.14亿港元,数十件拍品超过千万港元成交。其中,备受关注的国宝级珍藏《金陵图》最终以5192万港元(含佣)成交,创下五年以来古代书画在香港及海外地区(除美国外)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常玉传世之作《蔷薇花束》受到各地藏家热捧,最终以5900港元高价成交。另崔如琢的《山水四条屏》作品更以1.34亿港元成交,成为今季拍卖罕有的“亿元”级作品。

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数据表明,2013年春季,方召麐作品价格指数升至史上最高值,为8.27万元/平方尺,是2005年春的2.5倍。2013年秋,指数回调为6.33万元/平方尺。其中,经香港苏富比[微博]拍出的1989年作品《壮丽山河》以126.24万元位列高价成交榜首,是最高估价的4.2倍。

如今大家又都在提出选择年轻艺术家,这更需要健全、成熟的审美体系。除了直观鉴赏和听取批评家的意见,还要多关注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和成长路径,包括艺术家的追求和理念,以及一如既往的精神和毅力。

“此次秋拍常玉《蔷薇花束》和清代冯宁《金陵图》均拍得超港币5000万元的佳绩,更证实珍罕的顶尖拍品永远是市场的宠儿,更将引领市场的成长。”保利香港执行董事张益修向记者表示,随着艺术市场不断发展成熟,藏家面对收藏也变得更加理性,拍品本身的质量与稀缺性往往是决定最后成交价的关键。

早期海外艺术家正被重新发掘

珐琅彩预示瓷器走势

嘉德香港秋拍获得总成交额1.97亿港元的成绩,总成交与今年春季拍卖相比维持平稳。此次该公司秋拍共推出8个专场,其中,“所济弥远——王济远书画撷珍”专场实现100%成交,再获“白手套”佳绩;而“见微知着——奉文堂吉金”专场最受本地及国际知名藏家追捧,现场竞价踊跃,气氛热烈。

而随着早期海外艺术家市场的抬头,作为足迹遍布世界的20世纪杰出女艺术家,方召麐在书画创作中的成就与美术史地位再次被挖掘。

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张永珍珍藏康熙御制珐琅彩瓷专场拍卖,给平淡已久的瓷器拍卖市场注入新的活力。清康熙御制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图碗,曾经于1999年出现在香港佳士得的拍卖会上,当时的成交价为1212万港元,此次香港苏富比给出的预估成交价将达8000万港元。

据嘉德香港方面介绍,“所济弥远——王济远书画撷珍”专场,大部分作品以高出估价6到10倍,甚至数十倍的价格成交,现场竞价激烈,总成交额逾526万港元。其中,一件王济远绝笔作品《瓜果》,引起现场买家与电话委托竞价,以远高于估价30倍的24万港元成交。

2014年适逢方召麐先生100周年诞辰,回看刚结束的春拍,方召麐的作品价格明显升温。尽管市场大环境仍在调整、拍场氛围理智谨慎,方召麐的作品却以高出估价几倍的价格成交。如北京匡时春拍中,1980年的作品《神》估价为18万元至20万元,最终以63.25万成交;北京保利拍卖中,方召麐镜心作品《一树红花》估价36万元至56万元,最终以74.75万元成交;而在4月份的保利香港拍卖中,其镜心作品《闲云流水》估价30万元至50万元,最终以高出最高估价近4倍的价格184万元成交。

清宫珐琅彩瓷虽然近年来频频出现在海外市场,但其总数大概不超过50件,所以每次拍卖会上有珐琅彩现身,都会引起藏家的热捧,并且最高成交纪录多由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家拍卖巨头获得,因为大致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定的价格空间,和相对源流清晰的收藏路径。

嘉德方面另一备受瞩目的专场“见微知着——奉文堂吉金”,呈现香港着名收藏家陈淑贞女士的藏品,近八成成交,总成交价逾3717万港元。现场买家竞价踊跃,一件“汉青铜烙银瑞兽纹杯”,估价为100万港元,最终以逾624.5万港元成交,由着名收藏家刘益谦竞得,为本场之冠。另有一对“春秋青铜辟邪席镇”,以高于估价15倍的价格,306万港元成交。

方召麐一生笔耕不辍,回望她不同时期艺术风格变化,脉络清晰,堪称整个二十世纪中国画坛师古、融西、求新大趋势的缩微图。“于无人处开新路”,相信在市场大环境的助推和艺术史的再发现之下,方召麐作品的艺术价值必将得到人们的重新认知,其各个时期的作品均会在市场上体现出应有地位,未来价值走势值得期待。

现存清代宫廷收藏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珐琅彩瓷器,多数都收藏于中国和国外的博物馆,少量在私人收藏家手中。2006年,张永珍的哥哥著名收藏家张宗宪收藏的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在香港佳士得以1.51亿港元成交,创造了中国珐琅彩瓷器拍卖世界纪录。

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