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凤阳明中都西汉木桥重见天日 云霁街构造罕见

  去年9月,媒体报道了凤阳明中都遗址发掘的消息,日前本报记者再次探访遗址发掘现场,据文物专家介绍,就在去年年底,在遗址外围发掘出一座明代的古桥,明史专家介绍,这座桥坐落在明中都云霁街上,这条东西走向的街道被称为皇城的副轴线,与中轴线垂直交叉,形成了国内古都中绝无仅有的构造。同时在现场,明中都的东华门和东南角楼以及午门,也已基本修复完毕。图为2017年4月7日,安徽凤阳,记者探访遗址发掘现场。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消息
去年9月,媒体报道了凤阳明中都遗址发掘的消息,日前本报记者再次探访遗址发掘现场,据文物专家介绍,就在去年年底,在遗址外围发掘出一座明代的古桥,明史专家介绍,这座桥坐落在明中都云霁街上,这条东西走向的街道被称为皇城的副轴线,与中轴线垂直交叉,形成了国内古都中绝无仅有的构造。同时在现场,明中都的东华门和东南角楼以及午门,也已基本修复完毕。

作为明清两代的皇宫,北京故宫几百年来一直以其恢宏、精美绝伦的建筑让人赞叹。但世人却很少知道,在明太祖朱元璋的老家——安徽省凤阳县城的中轴线上,曾座落着一座比故宫面积还要大12万平方米的皇家都城。它曾为故宫的修建提供了严格的规制和风格要求,更被誉为我国封建社会最恢宏的都城。

图片 1

数十年后明代古桥再度露面

历经600多年的沧桑,这座“即将完工却被紧急叫停”的皇家都城早已面目全非,远远望去仅剩断壁残垣,周围老百姓只知它叫“老县”。直到2015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有关部门才正式开始对其发掘和保护,人们才知道,原来它曾是明朝的第一座皇家都城,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都。

  在古桥发掘现场,工人们正在清理外围的泥土。据了解,这座桥是在去年底发现的,由于桥位于当地李家庄,因此被居民称为李家大桥。省文物所专家王志介绍,李家大桥为青砖砌筑,修建于明代,位于明中都城的云霁街上。建成后,该桥一直在使用。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出于修建凤淮路的需要,云霁街两次拓宽,李家大桥也因此被埋在公路以下。直到去年,凤阳县再次改造云霁街,李家大桥才重新被挖掘出来。图为2017年4月7日,安徽凤阳,记者探访遗址发掘现场。

在古桥发掘现场,工人们正在清理外围的泥土。据了解,这座桥是在去年底发现的,由于桥位于当地李家庄,因此被居民称为李家大桥。省文物所专家王志介绍,李家大桥为青砖砌筑,修建于明代,位于明中都城的云霁街上。建成后,该桥一直在使用。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出于修建凤淮路的需要,云霁街两次拓宽,李家大桥也因此被埋在公路以下。直到去年,凤阳县再次改造云霁街,李家大桥才重新被挖掘出来。

图片 2

图片 3

凤阳县明史专家陈怀仁告诉记者,云霁街在明中都的建造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是中都的副轴线,与中轴线垂直交叉成十字形。“在国内现存的古都中,不论是西安,北京还是南京,都城只有一条南北向的中轴线,只有在凤阳的明中都,才有一主一副两条轴线,这种建筑构造是独一无二的。”

明中都遗址模型,气势恢宏。摄影/记者 时婷婷

  凤阳县明史专家陈怀仁告诉记者,云霁街在明中都的建造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是中都的副轴线,与中轴线垂直交叉成十字形。“在国内现存的古都中,不论是西安,北京还是南京,都城只有一条南北向的中轴线,只有在凤阳的明中都,才有一主一副两条轴线,这种建筑构造是独一无二的。”

陈怀仁说,中都南北向的中轴线,为“经”,两侧建筑东西对称,体现了皇权的威严;而云霁街东西走向,为“纬”,道路上的建筑主要是用于祭祀和与祭祀相关,体现了朱元璋敬天法祖的祭祀理念。

2019年2月,明中都遗址入围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座神秘的古都城为何在即将完工时被紧急叫停?它的金水桥为何与故宫“五龙桥”不同?3月1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走进明中都,探索600年前的中都谜团。

  陈怀仁说,中都南北向的中轴线,为“经”,两侧建筑东西对称,体现了皇权的威严;而云霁街东西走向,为“纬”,道路上的建筑主要是用于祭祀和与祭祀相关,体现了朱元璋敬天法祖的祭祀理念。图为明中都武门遗址。

根据明中都修建时的设计,从云霁街自西向东,分布着钟楼、历代帝王庙、功臣庙、城隍庙、国子学和鼓楼,其中两端的钟楼和鼓楼位于街道正中,而其余四座建筑并列在街道的北面,六座建筑呈一个半弧形的弯月状。这种建筑形制是中国古代都城的唯一创举。

图片 4

图片 5

东华门和角楼已经修复完毕

明中都承天门遗址航拍图。受访者供图

  根据明中都修建时的设计,从云霁街自西向东,分布着钟楼、历代帝王庙、功臣庙、城隍庙、国子学和鼓楼,其中两端的钟楼和鼓楼位于街道正中,而其余四座建筑并列在街道的北面,六座建筑呈一个半弧形的弯月状。这种建筑形制是中国古代都城的唯一创举。图为明中都遗址上的李家大桥遗址。

在去年9月的探访中,东华门和东南角楼大部分还是被泥土所包裹,只初步显示了一些青砖,在本次探访中安徽商报记者看到,这里已经基本修复完毕。

选址之谜

图片 6

和记者之前的想象并不一样,这里的修复并不是完全复原明中都当年的建筑,而是体现了“遗址公园”的风格。东华门在修建时,城门墩台采用的是夯土作为“内芯”,外面用层层青砖进行包裹的建筑方式,随着岁月的流逝,东华门城台外侧的青砖大多已经脱落,只剩下两个十米多高的大土堆。

明中都位于安徽省凤阳县府城镇西北,淮河中游南岸。公元1368年,曾经放过牛、种过田、当过和尚、讨过饭的朱元璋,率领家乡贫穷子弟,在元末战乱群雄角逐中取得最后胜利,建立了长达276年的大明王朝。

现场施工的负责人赵炳忠告诉记者,根据修复方案,土堆四周要培植草皮,防止土层被雨水冲刷侵蚀,土堆的腰部保留了明朝建造时留下的青砖,在最底部,则用砖修建了一道2米多高的围墙,将土堆围绕起来,将来可供游人参观。而在城门门洞里,则有三条走道的遗迹,这些遗迹也将被保留下来。

朱元璋力排众议,将都城建在凤阳的想法,让大臣们很是费解。

修复工程使用手工仿古青砖

其实,朱元璋起兵反元不久,在谋士们的策划下,曾将南京作为建都的首选之地。然而为时不长,随着战争形式和作战对象的变化,朱元璋正式称帝后,就对定都南京产生了动摇。如何选择一个既是政治中心又方便指挥北方作战的都城?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朱元璋。

在修复现场,不光有明朝建造时留下的青砖,施工方还特地运来了大量仿制的古砖用于修复。

“战争形势的变化,是朱元璋在南京之外另选都城的主要原因。南京远离战场,使朱元璋不能亲自指挥前方统兵诸将。而他深知,对北方元军的胜败决定着自己的政治命运。因此,朱元璋考虑选择北方适中的地方作为都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阚绪杭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

赵炳忠说,这些青砖都是仿照古代的做法,用黏土烧制而成。“都是用手工捏制而成,放在阴凉处用两个月的时间晾干,然后再进窑烧制。”这样做成的青砖表面看起来十分粗糙,并不像现在机器制成的砖块,表面十分光滑。据介绍,这样的仿古青砖价格不菲,每块成本要十多元钱。在矮墙上,还有一些砖块表面上有云纹,这也是用特制的模具做成,这样的砖价格更贵,每块要三十多元。

有了这样的想法,朱元璋开始四处考察。1368年4月,徐达攻占汴梁后,朱元璋从南京出发前往汴梁,抵达汴梁的第二天,他便将汴梁改为开封府,之后亲自下令命浙江、江西两省及苏州等9府,运粮3百万石至开封。他还在开封设衙署,任官职、驻兵、屯粮,似乎有将都城选在开封的想法。但令人想不到的是,洪武元年8月(公元1368年9月)朱元璋第二次前往开封督战后,仅停留43天就返回南京,此后再也没去过开封。

记者了解到,按照文物修复“修旧如旧”的要求,在施工现场是不能有水泥出现的,如何将这些砖砌起来?赵炳忠告诉记者,古代筑城没有水泥,劳动者就用糯米汁与石灰搅拌,据史书记载,有的还要加上蛋清等物,以提高黏合度,在中都遗址的工地上,他们也仿照了古代的做法,熬制糯米汁与石灰搅拌,将砖块砌成墙。

当年9月,朱元璋再次将建都一事提上议程。“当时群臣建议都城建在洛阳、开封、关中、四川、北京等地,都被朱元璋否决了。朱元璋曾批评群臣,建议不全面,都不适应建都要求。从他的角度来说,当时的长安、洛阳、汴梁曾是周、秦、汉、魏、唐、宋的都城。受战争影响,地方经济贫瘠,交通不便。”阚绪杭说,最终,朱元璋提出将都城建在其老家安徽临濠,后将临濠改名为凤阳,大出众人所料。

实际上,朱元璋在凤阳兴建中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据史料记载,朱元璋决定在此兴建中都,目的是为了收买淮南集团,巩固明朝政权。据粗略统计,朝廷中公侯官员多为淮南人,与朱元璋一样出身农民,都有荣归故里、光宗耀祖的想法。在家乡兴建中都,以换取部下更多的支持。

洪武二年,由明朝开国第一文臣李善长主持全部工程的设计工作,明中都正式开工建设。

图片 7

凤阳博物馆模拟明中都建设场景。摄影/记者 时婷婷

兴建之谜

明中都修建之初,朱元璋对其极为重视。洪武三年12月,外城就已基本完工。为改变凤阳地区落后经济,洪武三年6月,朱元璋还下令将苏、松、夯、嘉、湖5郡共4000多户居民迁至凤阳耕种;同年6月,又将山西北部8238户居民迁至凤阳生活。在洪武四年2月,他令中书省“以傍近州县通水路漕运者”隶“兴王之地”,于是将寿、邳、徐、信阳等9州和五河、怀远、丰县、沛县等18县隶属中都。

为了保证施工建设进度,朱元璋曾下令浙江、江西、安徽、江苏等地向凤阳运送建筑材料。6年时间里,共从全国调集军人、工匠、民夫、刑徒等共计约100万人参与明中都的建设。

如今,在安徽省凤阳县博物馆里,一处仿真的建设场景雕塑,还原了当时的建设情景。上游新闻记者看到,人偶中有的在烧砖、有的在指挥、有的在运输石料,还有的在雕刻。“最多的时候,有150多万人同时施工,场景有多么宏大。”凤阳县文广新局工作人员袁媛说。

“与北京故宫平面基石和黄瓦装饰不同,明中都在建设中全部采用五色琉璃瓦,大部分出自江西景德镇。同时,每一块基石上都雕刻着荷花、龙、凤、狮子等精美繁复的花纹。金銮殿上的蟠龙石础,都雕有祥云图文。这座蟠龙石础质地为白色花岗岩,长2.62米、宽2.52米、通高1.25米,中间圆形突起础槽内直径1.2米,重达22.2吨;础面雕饰翔云纹图案,础槽突起精雕蟠龙飞舞,是目前全国罕见最豪华的都城金銮殿大基石。”袁媛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