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网文资源新闻:一3年潜心创作长篇小说《梨木湾》 7旬老前辈痴迷写作赞家乡巨变

摘要:
44万字,纯手写,这是郑州大学2014级教育系林根书近一年时间一直坚持做的事,终于他完成了《玉溪溝》这部讲述了南方小村庄80余年历史的长篇小说。“在梦想的道路上,你不要说我是傻子,我也不会说你是疯子,做最好的
…44万字,纯手写,这是郑州大学2014级教育系林根书近一年时间一直坚持做的事,终于他完成了《玉溪溝》这部讲述了南方小村庄80余年历史的长篇小说。“在梦想的道路上,你不要说我是傻子,我也不会说你是疯子,做最好的自己,不忘初心!”他在小说介绍中写道。郑报融媒记者
张竞昳通讯员 赵凡瑜 王艺科
文/图写小说想留住曾经的故事早在高中时,林根书就成功发表过两篇短篇小说并赚到了文学创作上的“第一桶金”——160元稿费,随后他便开始琢磨起创作一篇长篇小说的事。林根书来自浙江省的一个小山村,从小便常常听村里的老人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故事,渐渐地一个个故事串联成了他心中小说的雏形。为了让小说在各个历史节点上更真实,林根书开始不断地向老一辈询问当年的故事,同时阅读一些资料,参考部分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等。随着时间推移,不少经历了那段历史的老人相继去世,这让林根书感到“是时候动笔了”。“我想把这一段故事记录下来,留住老一辈人所经历的故事。”《玉溪溝》中名为“玉溪沟”的村落就以他幼年时生长的一方村落为原型,其中不少人物形象也有些许老人的影子。6本练习簿,44万字全是手写林根书的右手中指第一个关节附近有一个又厚又硬的老茧,他自嘲“这是我写小说获得的馈赠”。与如今大部分人习惯用电脑码字不同,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林根书更喜欢以手写的方式来记录小说情节的发展。这一写,便写完了整整6本练习簿。“这是我多年学习养成的习惯,一字一句地写下来,能给人一种踏实感。”一笔一画地纯手写,自然比键盘码字辛苦。为了保证小说的进度,林根书给自己立了一个“硬指标”,每天必须完成一定篇幅的内容。于是,每个在校的夜晚,他都是在自习室里度过的。大二时的国庆长假他更是整日泡在自习室里创作。但林根书很享受这样“痛并快乐着”的生活,他称这段时间为自己的“创作高产期”,“有时晚上做梦都是小说里的画面。”大二学年末,44万字的长篇小说最终完成。写作不耽误学习,拿下国家励志奖学金“林根书特别喜欢文学,但也没有因为写小说落下自己的专业课。”在专业课老师许慧眼中,林根书总能把学习与兴趣安排得十分妥当。在忙碌创作小说的大二学年里,林根书还凭借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很多人好奇,花这么大功夫写成的这部小说到底讲了哪些故事,不过,截至目前,还没有人通读过。目前,林根书正往杂志期刊投稿,并希望小说能够成功出版,让更多人了解到80余年里曾发生的变化与故事。小说开头节选记得那是前年的冬天,天气已接近晚冬了的,人们熙熙攘攘、陆陆续续地回到这偏僻的浙南小山村中,预备着清理一下那厚厚的积蓄了一年的桌面灶台上的灰尘,刷净碗筷,迎接农历新年的到来。…
…我就倚靠在大门的石壁上,望着这绵软的大雪铺在小道上、躺在瓦面上、挂在柿树上,不知不觉,天地就很不经意地被刷白了。北风在水渠里翻了个跟头,倒立着身子一跃而起撞到瓦檐上,眼冒金星地径直掉落到我的领口里。我跺了一会儿脚,用手裹了裹领口,好让自己暖和一些。斜坡上的竹林被积雪压弯了身体,仿佛驼了背拄着拐杖的老者。几只麻雀哀鸣着在光秃秃的石榴上上蹿下跳。瑟瑟冷风,打断邻家几根房梁,袅袅炊烟,升起人间几许苍茫!无论如何,新年一过,待那烟火退却之后,我又要挥泪告辞了,走进寥寥人间。

近日,郑大教育系2014级本科生林根书用一年时间手写完成44万字小说一事,经我校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学生记者采写,被河南电视台、大河报、郑州晚报报道,并被新华网河南频道、大河网、网易新闻、新浪河南、搜狐网、中原网、映象网等媒体转载,原稿刊登如下:

摘要: 夫妻俩一起研究新书《梨木湾》陕西日报记者 邓月娟 通讯员
冯长涛因为不会五笔和拼音输入,手写连笔王的平板中间部分都被写烂了一块,手握着秃了头的写字笔,坐在电脑边,78岁的高勋认真写下梨木湾三个字。随后拿起

44万字,纯手写,这是郑州大学2014级教育系林根书近一年时间里所一直坚持做的事,终于他完成了《玉溪溝》这部讲述了南方小村庄从20世纪30年代到如今这80余年里历史变化的长篇小说。他在小说介绍中写道:“在梦想的道路上,你不要说我是傻子,我也不会说你是疯子,做最好的自己,不忘初心!”
喜爱传统文学写小说想留住曾经的故事
早在小学时,林根生就感受到了“文学之力”,写出的作文常常受到老师的表扬。到了中学,林根书的“创作之力”便一发不可收拾,散文、短篇小说是他最常写的类型,几年下来,累积的文稿约有三四十篇,其中有两篇短篇小说还曾成功发表并赚到了他文学创作上的“第一桶金”——160元稿费,随后他便开始琢磨起创作一篇长篇小说的事。
相比较当下流行的畅销书,林根书更喜欢阅读余华、莫言、路遥等严肃文学创作作家的作品,《活着》《丰乳肥臀》《平凡的世界》《百年孤独》等作品让其感受到了文字的力量。“《活着》中所描写的每个人物都很丰满,即使是最坏的角色,也是有某些无奈的原因导致他的坏,令人同情。”,因为与余华同为浙江人,有相似的生活背景,林根书对其作品的感受更为深刻,“想向他们学习,在传统文学上有所创作。”
林根书生活在浙江省的一个小山村,从小便常常听村里的老人们讲起他们年轻时的故事,渐渐地这些一个个故事串联成了其心中小说的雏形。
为了让小说在各个历史节点上更真实,林根书开始不断地向老一辈的老人们询问当年的故事,并阅读一些资料,参考部分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等。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不少经历了那段历史的老人们相继去世,这不禁让林根书感到“是时候该动笔了”。
“我想要把这一段故事记录下来,留住曾经老一辈人所经历的故事。”《玉溪溝》小说中名为“玉溪沟”的村落就是以他幼年时生长的一方村落为原型,其中不少人物形象也能在老人们中看到些许的影子。林根书笑着说:“这是一部既有真实又有想象的魔幻现实类型的小说。”
6本练习簿 44万字全是手写
林根书的右手中指的第一个关节附近有一个又厚又硬的老茧,这是他写小说过程中得到的一个“产物”。与大部分人习惯用电脑码字不同,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林根书更喜欢以手写的方式来记录小说情节的发展,“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手写作业,已经养成了习惯,一字一句地写下来,能给人一种踏实感。”这一写,他便写完了整整6本练习簿。
在小说写成之前,除了比较亲密的朋友和父母,几乎没有人知道林根书正在手写一部长篇历史小说,而林根书很是陶醉于“闭关”创作的环境中:“没人打扰会让我觉得非常的安静,更加专注,况且书还没写成,也没什么可告诉大家的。”林根书的妈妈是他这部小说的唯一一位“听众”,由于手写内容还没有完成,根书便用讲小说的形式,将书中的情节讲给妈妈听,“我妈不会有太多的表扬,总是耐心听我讲完后对我说‘好’,有时也会对我所写的不对的地方,提出修改。”
为了保证小说的进程,林根书还给自己立了一个“硬指标”,每天必须写作一定篇幅的内容,于是不论刮风下雨,每个在校的夜晚他都是在自习室里度过的。大二时的国庆长假他更是整日泡在自习室里创作,常常晚上回到寝室后手都会因握笔用力时间太长而疼痛。但林根书却十分享受这样“痛并快乐着”的生活,他还称这段时间为“创作高产期”,有时晚上做梦都是小说里的画面。
经过了6个月的手写创作与5个月的第一次修改,直至大二学年末,44万字长篇小说最终完成并输入为电子稿。目前,林根书正往杂志期刊投稿,并希望小说能够成功出版,让更多人了解到80余年里曾发生的变化与故事。
写作不耽误学习拿下国家励志奖学金
为了保证每晚的写作时间,常常到了下课,其余同学都急匆匆地赶往食堂时,林根书总仍坐在教室里复习课堂知识或完成相关作业,“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不仅可以巩固课上学的知识,还可以避免用餐时的拥堵,两全其美呀!”
正是凭着这一股“挤时间”的劲儿,在忙碌创作小说的大二学年里,林根书还凭借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
为了增加文学方面的专业知识,林根书还曾跑到文学院蹭课。文学院的江磊老师对这位旁听生印象颇深:“他不仅上课提问,课下还常常与我讨论文学问题、名家名作。”在看过《玉溪溝》部分内容之后,江磊认为“这是一种有历史感的厚重的作品,若能出版或发表,能让更多人了解那段历史。”
除了学习、写作,林根书的课余生活并不单调,担任组长与同学一起参加“挑战杯”比赛,参加读书分享会,做校园兼职,同班同学张璐瑶就曾感叹:“仿佛他有用不完的时间。”其实这些都得益于林根书较好的自制力:“没有‘拖延症’,时间自然而然就有啦!”
未来,林根书会继续坚持文学的创作,并将文学视为其一直的事业。(学生记者赵凡瑜
王艺科 撰稿)
图片 1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