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宜川战役:彭德怀的口袋装进了国民党两个师,外带一个军部

图片 1

1948年2月,中央军委根据全国战局,指示西北野战军迅速发起春季攻势,转入外线,南下陕中作战,打击和拖住胡宗南部,支援中原我军作战。

众所周知,军队是最注重组织性、纪律性的组织,部队行军战斗必须严格遵守既定的作战部署,不能私自改弦易辙。然而,在解放战争期间,有那么一位纵队司令员,偏偏在未经请示上级首长的情况下,临时改变了自己的阵地和作战计划,却没有被批评被处罚,反而得到上级的表彰。

资料图:彭德怀

根据胡宗南集团的部署情况,彭德怀认为,西北野战军南下直接进攻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攻取延安,一是攻取宜川。如先取延安,政治影响大,但延安有守军整编第十七师2个旅和坚固的设防,而我方粮食供应困难,一旦攻城不得手,我西北野战军将会陷入被动。先攻宜川,则具有较多的有利条件。宜川东临黄河,西连洛川、富县,是陕东的战略要地,胡宗南视为关中屏障,以整编第七十六师二十四旅守备。但与延安相比,兵力较弱,且地处黄龙山区,道路崎岖,有利于西北野战军设伏围歼敌援军。因此,彭德怀选择了后一个目标,决定采取“围城打援”的战术,以一部进攻宜川,吸引敌军来援,集中主力消灭增援之敌。

这位纵队司令员就是我军著名的“独臂将军”贺炳炎。

“围魏救赵”,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计。对于这段典故,彭德怀并不陌生。后世”围城打援”的战法也当由这里起源。

图片 2

1948年2月29日,一场血战在西北高原进行:彭老总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四个纵队,把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四个旅团团包围在陕西黄龙县瓦子街那狭长的山沟里。

在南征北战的岁月中,彭德怀极善”围城打援”,以求既攻城克坚,又歼灭敌方援兵,一举两得。

【1948年2月宜川战役瓦子街战斗中,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与副司令员张宗逊、副司令员赵寿山政治部主任甘泗洪一起研究作战方案】

瓦子街南山是敌指挥部所在地,也是敌人突围的主要突破口。

1948年1月初,在西北野战军司令部讨论战略进攻方向时,彭德怀提出转入外线作战,南出陕中:”我们是打宜川,调洛川;歼灭刘戡,收复延安。”宜川东依黄河,西连洛川、鄜县,是陕东战略要地,胡宗南视之为关中屏障,在这里设有兵站,由整编第七十六师一部防守。

展开剩余87%

解放军1纵714团占领南山阵地以后,敌人拼命反扑,战斗相当残酷激烈。在坚守南山的战斗中,714团的团长牺牲了,参谋长牺牲了,政委和副团长负伤了。2营6连140多人打得只剩下十几个人仍在顽强战斗。2班班长刘四虎一把刺刀与十几个敌人搏斗,接连刺倒7个敌兵,自己被捅了11刀。整个连队象一块啃不动、砸不烂的硬骨头牢牢钉在阵地上。这就是后来声震全军、名扬全国的“硬骨头六连”。

延安仍被敌占,由整编第十七师两个旅驻守;在延安、宜川之间,整编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两个整编师集结于洛川一带地区机动,以便北援延安,东援宜川,阻止西北野战军南下,企图实现其所谓”监视三面”的目的。

2月17日,西北野战军再次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进一步研究战役部署,区分作战任务。经过充分讨论后,决定以第三、六纵队各一部围攻宜川,集中第一、二纵队和第三、六纵队各一部合力打援。

图片 3

1月底,彭德怀在米脂县吕家沟召开野战军旅以上干部会议。会议确定进行宜川战役:以一部兵力猛攻宜川,调动洛川等处敌军来援;先集中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援敌,然后再夺城。为确保援敌欲罢不能和打援成功,他明确提出:”在战术上,攻城部队应积极动作,但勿急克,逼敌驰援;打援部队应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速战速决。”

2月20日,野司命令各纵队于22日向进攻出发位置攻击前进。为了暴露野战军的作战意图,彭德怀把打援部队集结于预伏地区10多公里以外,待确实弄清敌情后,再命令各纵队以急行军进入伏击区。

其实,南山本不是1纵714团的阵地,只是因为1纵司令员贺炳炎突然改弦易辙,这个团才得以在这里杀敌立功。

图片 4

2月22日,按野司的部署,第三纵队司令员许光达、政治委员孙志远率领第二旅,第六纵队司令员罗元发、政治委员徐立清率部向宜川攻击前进,肃清城周围反动地主武装,扫除外围据点后,于24日将宜川城包围并发起攻击。

就在十多天前,西北野战军以全部主力5个纵队,发起宜川、瓦子街战役。当时,宜川之敌兵力薄弱,仅1个旅把守,又较孤立。于是决定首先围攻宜川,诱使洛川、宜君之敌刘勘集团来援,继而集中主力,围歼援敌于瓦子街地区,最后实施攻城,全歼宜川守敌。

资料图:胡宗南

与此同时,第一纵队司令员贺炳炎、政治委员廖汉生,第四纵队司令员王世泰、政治委员张仲良亦率部进至瓦子街以北指定地域集结,待机打援。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率部于23日由禹门口强渡黄河,击溃守敌陕西保安第六团后,向宜川西南圪台街地区开进。

此战的具体部署是:3、6纵队各一部围攻宜川,另一部在宜川城西阻击来援之敌;1、2、4纵队集中于瓦子街地区,围歼援敌。其中1纵由西北向东南侧击敌左后,断敌归路;4纵由北向南攻敌左翼;2纵由禹门口酉渡黄河后,由南向北攻敌右翼。

在部署攻打宜川的同时,彭德怀即着手进行打援的准备。他依据侦察的材料,分析敌军从洛川等地增援宜川,可能走三条路线:一是经瓦子街到宜川。

宜川,黄河岸边的一座古城,是西安通向陕北的要隘。抗战时期,阎锡山带领他的战区司令部退过黄河,就驻扎在宜川东秋林镇。在整个抗战时期,国民党军在此设立关卡,严密封锁陕甘宁边区。宜川城周围环山,这些山头均高约100米,在阎锡山驻扎期间就构筑了许多永久性和半永久性国防工事。胡宗南部接防后,又由专门的军事专家考察设计。费时五个月,将这些工事进行加强和改造。国共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军又多次对城防进行加固。在1947年冬,国民党军守军在宜川城周围大量敷设防御工事,每天抽派民工二三百人配合部队在城外修筑外壕。在凤翅山和七郎山山麓山腰,除削山切壁外,另设有外壕,并架置鹿砦、铁丝网,还埋设了大批地雷。凤翅山上仿效国民党军推崇的“王凤岗”工事,构筑了梅花型地堡,配备了各种火器。1948年元月,胡宗南专程从西安到宜川视察城防工事,他对新到任的守军整编第二十四旅旅长张汉初说有如此坚固的城防工事,即使是遭到解放军的猛攻,也必能坚持下来等待援军增援。

2月24日,3、6纵包围宜川。胡宗南急令刘勘率敌整编29军军部及整编27、90师驰援,于28日进至瓦子街以西地区。

这是条公路,便于大部队机动,距离近,增援快,可迅速解宜川之围,但有遭野战军伏击的顾虑。二是经石堡到宜川。虽也是一条公路,但路况差、距离远,不利于速援。三是沿第一条道路以北的进士庙梁到宜川。这是条山间小路,地形复杂,重武器不易通过。

图片 5

28日下午,贺炳炎率1纵358旅、独1旅进入战斗位置。29日拂晓,攻击开始,担任前卫的独1旅3团全歼敌90师搜索连,攻占一了瓦子街,并迅速向南北两山攻击,切断了敌军后退之路,封住了“口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