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因为你不努力,谁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图片 1

图片 2

转:请把文章看到最后,好吗?

  清晨,电话就响了。“喂,听见没?我刚刚从球场回来,我喜欢的葡萄牙队终于夺得冠军了。”电话是我大学同学彭打来的。

现在是凌晨0:38,刚刚挂掉朋友的电话,她拨通电话就兴奋的问:
“你猜我在哪里?” 我当时迷迷糊糊的就说:
“澳洲”。她呵呵的笑说:“NO,我在美国”。我一下子呆住了,她听我这边半天没有动静,生气的问我:“你是不是睡着了”。我说:“我好羡慕你”,她甩下了一句:“你活该的”,然后就挂了电话,我知道她生气了。

努力吧,不要废了青春!

  “怎么,你在法国?”我惊讶地问道。

2005年我们在学校相识,她推荐我看了一本叫《漂》的书,那时候我们才13岁不到。我说:“我看不懂”。她说:“你可以查字典”。从那以后我开始看她推荐的书,认识我的朋友都说我看的书挺多的。我每次听了心里都空空的,因为我比她差多了,只有我自己知道。

现在凌晨零点三十八分,我刚挂了电话,与我的好姐妹。

  “是啊,很吃惊吗?我们不是说过,要一年能够在欧洲住上一半时间。’’彭说。

2012年高考结束后,她留在北京了,我去了太原。我们生活的轨迹开始变的不一样,我被新鲜的事情吸引了,却忘记了她说过我们一起继续学习的约定。

她拨通电话就兴奋的问:“你猜我在哪里?”

  “这样的事,你可以,我却难了。”我低声说。

2012年11月,她说:“我们每天晚上10点练习一个小时的普通话吧”。有人总嘲笑我N、L不分,我说:“好呀”。半年后她兴奋的问我:“你的普通话考了多少,我考了一乙”。我说:“我忘记了没有考”。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说:“香港!”

  “我就知道你退缩了,也活该。”不等我说下去,那边的电话挂断了。

2012年的12月,她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学计算机”。我说:“学校现在没有要求,先看看其他人怎么做吧”。

她呵呵的笑,说:“No! 我在美国!”

  我知道,他又生气了。

2013年夏天,我说:“我计算机证考下来了”。她说:“她过的的是计算机二级C语言”。

我一下子呆住了,问:“国际长途?”

  彭是我下铺兄弟,湖北天门人。论智商,我不比他低多少。考试时,大多数功课的分数我都比他高。

2013年的9月我看了一部韩剧,然后我说:“我想学习韩语”。她说:
“那我们自学,就像一起学习心理学一样”。我说:“好”。

她不满的说:“你在乎的总是钱!我说我在美国,在我们说世界牛人汇聚的地方—华尔街!”她去了华尔街,这是好多年前一起看旅游杂志的时候,我们一起约好23岁生日之前要去的地方。

  现在,他去了我们曾经一起梦想的地方,还是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客座教授。可我,还在湖北。

而2013年的年底,我们在一家韩国料理店吃饭,老板娘是一个韩国大姐,我睁大眼睛听着她用韩语和老板娘交流,老板娘以为她是学习韩语的学生,最后还给我们打了八折优惠。而我只会说:“我爱你、对不起、谢谢你”。

可是,现在,我还在山西。

  那次他来看我,神情严肃地对我说:“你不坚持,再小的梦想都不可能实现。”我听了,无言以对。

2014年4月,她说:“她想跨专业考法语的研究生,问我要不要也学习法语。我说:“我要努力自己的专业课,不想学其他的”。她说:“好”。

她听我这边半天没有动静,生气的问我是不是睡着了,我说,我很羡慕她。她甩下一句“你活该的”,然后挂了电话。我知道,她生气了!

  大学时,彭的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每次大小病,都是我送他去校医院。

2014年年底,她用法语给我朗读了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然后她问我专业方面的知识,我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你不努力,谁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那一年的春天,彭推荐我看英文原版《呼啸山庄》。他知道我的英语是弱项。从那以后,我开始看彭推荐给我的一系列书。可我看英文版太吃力,还是喜欢看译本的,特别喜欢中国古诗词。

2015年年初,我用生活费请她吃了一顿西餐,而她却用翻译英文稿费给我买了一整套原版的藏书。她说:“我们说好一起继续学习的,别忘了”
,她还说:“你之前说过你的梦想,你不要忘记它”。
我说:“好的”。

2003年,我们在图书馆遇到,她推荐我看了一本叫《飘》的外国书籍,那时候,我们才13岁不到。我说我看不懂,她说,你可以查字典。从那以后,我开始看她推荐的书。认识我的朋友都说我看的书挺多的,我每次听了心里都空空的。我比她差多了,只有我自己知道。

  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写诗,写散文,担任了系学生会宣传部长。同学们以为我读了许多书,我知道,与彭比起来,我差远了。

2015年年底,我说:“我四级才过,我不想考研了”。她说:“好”。

2009年高考结束,她去了北京,我去了西安。我们的生活轨迹开始变得不一样,我被新鲜的生活吸引了,忘记了她说过我们一起考香港中文大学的约定。

  那年,毕业了。彭留校,我到了鄂西。我们的生活轨迹开始向不同方向延伸。

2016年3月初,她说:“她如愿以偿拿到了研究生入学的offer”。我说:“好”。

2009年11月,她说,我们每天晚上十点练习一个小时的普通话吧!有人嘲笑我N、L不分。我说,好!半年后,她兴奋的问我,你的普通话考了多少?我考了一乙!我说我忘记练习了,没有考!

  彭说,一起考研吧。我回答说,好。彭不时给我寄来很多参考书,还帮我联系了导师。

2017年有天我跟她说:“我要辞职,我觉得这日子过的挺辛苦的”。她气愤的说:“你很苦吗?北京被大水淹时候,水淹到我的膝盖,我也穿着拖鞋,卷着裤腿去图书馆看书,那个时候我都没有说过我的日子苦”。

2009年的12月,她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学计算机,我说学校没有要求,先看看其他人怎么做。2010年夏天,我说我计算机软考证考下来了,她说她过的是计算机二级C语言。

  那年,彭开始读本校的硕士,我报考中南财大,英语没有达线。彭说,来年再考。

而今天,我说我羡慕她,她却生气了,我知道这是为什么。现在,我突然间清醒了,我一直只看到她闪闪发光的地方,却不知道她这一路走来,到底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换取了这样的一个很多人都想要的人生。我走进她的卧室,卧室里到处堆满了书籍,每一本书都有她密密麻麻的笔记,这样的时刻我怎么忘了。

2010年的三月,我爱上了一部韩剧,我说我想学韩语。她说,那我们自学,就像一起自学心理学一样!我说,好!

  那几年,彭在读研究生.我说要参加律考。彭说,好呀!他说,他顺便考个一级建造师。

我打电话想和她分享我和某某搞的恶作剧时,她小声说:“我在图书馆学习,回宿舍联系你”。那个时候,明明已经晚上11点多了。

2011年的年底,我们一起逛街,那家精品店的老板是一个韩国大姐,我睁大眼睛听着她用韩语和老板交流。老板以为她是学韩语的学生,给我们便宜了五块钱。而我,只会说“我爱你”、“对不起”、“谢谢你”。

  我考了两次律考,都只差那么一点点儿,没有通过。彭却在第三年,收获了建造师证。

我在家里和爸妈吵的天翻地覆的时候,她自愿申请去了贵州当志愿者的名额。她说:“要翻过两座山才能有班车回家”。

2011年四月,她说想跨专业考法语的研究生,问我要不要也学习法语。我说我要自学新闻学,不想学其他的。她说,好!2011年底,她用法语给我朗读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问我新闻学的知识,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那年,我突然喜欢上看法国电影,对彭说我想学法语。彭说,好呀,我们一起学。

而此刻我又有什么理由在这里抱怨。她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过去辛苦换来的,我也被她拉着走,只是我放弃了前进罢了。是我自己亲手掐死了自己的梦想,不是吗?

2012年初,我的小说开始好起来,我用稿费请她吃了一顿西餐。她用翻译美剧台词的稿酬,给我买了一整套季羡林的藏书。